加载中…
博文




    被称为“美国散文诗教父”美国著名诗人、作家、插画家拉塞尔·埃德森(Russell Edson,1935---2014)于美国当地时间2014年4月29日逝世,终年79岁。拉塞尔·埃德森以其极具先锋精神的寓言式散文诗体驰名于当今美国诗坛,并影响了美国当代诗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9 23:12)
标签:

车邻

诗歌

原创

分类: 车邻诗歌
这个时代,死物远胜活人
比如灰色的混凝土房子
在太阳底下,影子伸得很长
阻碍着我们的血红素生长
国家的手术刀正在四处乱割
我们只好把自己隐藏在浓雾里

“外面的烟花好绚丽”
脸色苍白的前律师这样说
春天就要来临,被篡改的判决书
并不能得到更正,一切都要
等最高指示,这会让老奥威尔
想起自己年少之时就读的
那所像监狱一样的贵族学校

至于我们这些活在新文明的囚徒
依旧继续保持沉默,因为
小脚委员的汗臭同样散发着
权力,没有人愿意丢掉它
他们依旧纷纷选择妥协和接近
有人感慨“我们还需拼关系争生存”

法国人又穿上黄背心上街闹事了
他们的游泳权和个税权被削弱
而我们只关心剧场里的演员表演
关心像木偶的一样表演,垃圾剧活像
一件假古董,丢之可惜,藏之不甘
只好自我安慰,一切要四大皆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3 14:38)
标签:

车邻

诗歌

原创

造神

分类: 车邻诗歌
造神


他们把自己的神
抬得高高的
并给塑了金身
他们又把
别人的神
撕成碎布条
丢到风里

上帝呀
真主呀
带红领巾的菩萨
要让你们的弟子
相信他的神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31 21:50)
四十年呼喊记


自从革命的太阳
从东方升起
乡亲们的脑袋里
就被种上了
一道道紧箍咒

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
那大片的人头呀
就像芦苇一样
四处倒伏

以至于出血的黄昏
到处是牺牲者
有人自解紧箍咒
但不要感谢
祖国的肉食者

铁锈还是红铁锈
菩萨还是伪菩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4 18:28)
先觉者之歌


天空之下
我们活得
气喘吁吁

有人试图
麻木我
洗脑我
愚弄我
收买我
拉拢我
就剩在春天
监视我
拘禁我

他们总是用
别人的血
涂抹红旗

月亮月亮
你已被人
修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30 09:58)
标签:

车邻

诗歌

族神

分类: 车邻诗歌
族神


他们假借天命
要掩住众人的耳朵

族神,族神
月白光
既生魄
既死魄
天夺其魄

某某主义
某某领袖
奉天承运
万岁万岁

王佐无良
众生在劫
繁灯死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像狮子一样吼呜

我像狮子一样吼呜,
我像青蛙一样呱呱,
我像猴子一样吱吱,
我像小猪一样呼噜。

我像野牛一样哞哞,
我像鹤一样喔哇。
妈妈正在做炒肝…
我想我该抗议了。

(车邻 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明天是我的非生日


明天是我的非生日,
我有些等不及了,
我每天都有这样一个
值得庆祝的日子。
我喜欢非生日的聚会,
我的朋友们也喜欢,
我们喜欢玩非生日的游戏…
我总能赢一些。

我喜欢非生日的礼物,
它们让我满心欢喜,
我喜欢非生日的大蛋糕
让我大饱口福。
明天就是我的非生日,
我很开心,万岁!
昨天我刚过了非生日,
今天我继续再过。

(车邻 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响当当的怪物


我是响当当的怪物
四处游荡,
声名远扬,
少有人见过我的真面目。
我的四肢瘦得像干柴,
我的身体也一样,
可我的双手出奇大,
这就是我响当当的原因。

不像我那些大大咧咧的同伴,
他们在空中呼啸而过,
而我天性安静,
直到我敲门。
敲一次门就够了
足可让门破得一塌糊涂——
人们都叫我破门怪物,
难道我该离开,或许吧!

(车邻 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林中追龙记

我在树林里追赶着龙,
喊了一整天教训他的话。
我吓唬他说“我很快就会捉到你的!”。
“你是跑不了的,
朋友,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我信心十足地嚷着。
“你最好乖乖停下来,
这里你无处可藏。”

“我想我会很干脆地
用剑砍下你的脑袋。”
龙停了下来,回过身
恶狠狠地狂叫起来。
“你最好再想想,”他狮吼着,
怒视着我。
“难道你没看出来吗,
我的块头比你大很多。
很明显我不会吃亏
如果我们真要打起来,
我会用利爪一招制服你
而且我还会咬人!”

我想着巨龙说的话,
实在想不通呀——
我在树林里追赶着龙,
如今他反过来开始追赶我。

(车邻 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口味很吓人


我的口味很吓人,
我都不敢想,
我吃的是腌制的蛇,
黑麦烤小鸡嘴。
我还吃了一碟蜜饯蜗牛,
和什锦猴唇,
再就是一碗海龟尾肉冻,
和一盘河马薯片。

我又尝了点鼬鼠奶酪,
和犀牛皮豆腐,
一杯浮游物做的布丁,
再加香蒜咖喱袋鼠肉,
一夸脱洋葱冰淇淋,
和一片海象馅饼…
我的口味很吓人,
我都不敢想。

(车邻 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公告

车邻,山西榆社籍,互联网工程师,主要从事PHP大型电商平台开发,出版有诗合集《在彼此身上创造悬崖》,翻译有《拉塞尔•埃德森散文诗选》和《谢尔•希尔弗斯坦童诗》,作品入选天津“芒种诗歌节”2017至2018跨年度十佳诗句。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