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4-10-26 14:25)
标签:

艺术

油画

分类: 访谈

海男的另一种艺术生活的现场

扶韵

 

海男的画说来就来了,在师专路原昆明学院的宿舍区,海男租了工作室,她就在里面画画。海男画画始于2013年秋季,对于海男来说,那是一个囚禁的日子,一次意外的脚踝骨折,让海男有一段漫长的日子呆在家里,海男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拿起了画笔,而在之前,她就已经订好了无数的画框、颜料。就这样,海男在那段艰难的时光里画下了无数的黑色钢笔画和油画。在她荣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的诗集《忧伤的黑麋鹿》里,海男的四十多幅钢笔画和油画作为插图神秘地呈现在书中,赢得了读者们的惊叹和赞美。海男总是给热爱她的读者和朋友带来意外的震惊,那就是她多年来始终不渝的对于文学艺术领域的执著探索之后,倾心呈现在世界面前的一系列作品。待到受伤的脚痊愈之后,海男就在离她居住不远的地方租下了那套60多个平方的老宿舍,开始了真正的绘画,海男将这样的行为称之为涂鸦。对于从未画过画的海男来说,涂鸦是充满诱惑力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02 11:21)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歌

致费嘉

 

海男

 

最后一次见你,在你的家

你前来开门,诗人的目光

使地狱的栏杆也显得明亮

我们坐下,那天我给你带去

茄子、小瓜、青瓜和一只插满葵花的蓝子

惟愿你被太阳照着。那一天

我们谈论你的疼痛,你告诉我们

旦躺在你的沙发上,疼痛就会减息

噢,我们谈论你的病

你的眼睛潮湿,但忍住了疼痛

最后一次见你,我仍建议你去陈川的柿子园

住一段,那儿有山上的瓜蔬、水渠

你点点头。而此刻

我希望你在干净的天堂里

我祈愿你睡在明亮的月轮之上

我祈愿你在天上的房间里写诗

在你的果园里烹饪你喜欢的食物

生活依旧,你住天上

我们住人间,我们会爱你美丽的妻子和女儿

我们相隔云层,永远彼此祝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食

分类: 评论

每年橘花开,我都告诉你:费哥

 

陈川

 

我知道,死亡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总是要到来的。但没想到,费嘉的离世竟会是如此提前。

2014年的9月1日早6:40起床,这是学生开学的第一天,醒来的第一个念头便是龙翔街开始了它的繁忙。走出房间,海男满脸的忧郁:“费嘉昨晚谢世了。”

木然、内心突然被抽空,呆坐在沙发上,盯著微信,王宁已经发出了费嘉谢世的消息——这是真的了。手指在手机屏上划着,想说点什么,竟然找不到一个字一个词。手指划着屏幕,在微信记录里,诗人费嘉的头像还在:蓝色的运动外衣,黑裤,棕色的皮鞋,戴着头盔,右手扶自行车的手柄……想起海惠获知费嘉病情时说的话:“天哪,怎麽会这样!方萍怎麽办?丹丹怎麽办……他已经为自己买了一辆新自行,穿上了休闲的运动衣,他要开始一种新的生活……”视野中的物象仿佛一片黑暗版块的白——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远征军诗歌

分类: 诗歌

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出缅记

 

(长诗收录于海男诗集《忧伤的黑麋鹿》,云南人民出版社2013年12月版)

 

1

 

一直想有这样的机会,回到60多年以前,回到那个暗夜

如果天有多么黑,我的嘴唇、发丝、诗歌、足踝、双臂就会

有多么黑。因为黑,永远是战争的源头。我一直在黑色的箭头下

出发,穿过21世纪的虚伪冷漠,穿过那些人造心脏的宣言

穿过遗忘,尽管这遗忘是天性,我还是要力图穿过它的长廊

我以我自己的方式,正在穿过玻璃大厦的结构,穿过那些满城的谎言

贪婪。像巨蟒般舞动的21世纪,就这样,我来到了缅北

站在热气荡漾的中缅边境口,我的身体已经回到了

一团热浪深处, 它托起我身体将使我经历一种创痛的开始

因为战争,我的嘴唇开始变黑,这是硝烟之黑,战火之黑

这是我被战争所诱引之黑。它是一曲以黑色为主调的挽歌

将带我沉入那黑色的远方,噢,远方就是中国远征军

为生死之谜而赴约之地。远方,有子弹在飞,有子弹在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陈鹏

鲁奖

写作

分类: 访谈

还记得九十年代陈鹏来大家实习,那时的阵鹏正值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眼神中闪烁着幻想和纯净的光芒。如今几十年又过去,我们的陈鹏已经成为了最年轻而又会讲故事的小说家。

 

写作是我生命中的遭遇

                                                                        ——与《大家》杂志陈鹏对话

 

2014年8月11日下午,中国作协公布了第六届(2010—2013)鲁迅文学奖获奖名单,云南诗人海男以其诗歌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诗歌的价值与灵魂的托付

——海男新诗集《忧伤的黑麋鹿》速评

 

大理学院人文学院    丹丹

 

哦这雨意绸缪的六月,每日清晨的静穆淡然之间,海男铸造的庞大的紫色忧郁包围了世事,她在《忧伤的黑麋鹿》中绵长地絮絮,像个巫师般神秘地播撒出繁华美丽的语词之花朵,无影地渗入到这些还在为昨日的世俗烦劳纠缠不休的神志中,——催幻术般地示范了灵魂的修炼与歇息。

《忧伤的黑麋鹿》,这美丽的紫色的书,八个主题的诗语在其间绵延与回环,是海男近年来自我灵魂的完型与总结。那些镇定自若、温柔恒长的叙说告诉我们:诗歌的价值不是千斤顶,不是集装箱,也不是信息高速公路,它是一种,灵魂的托付!

面对这样一部用尽了完美语言的作品,需要用什么样的言辞才能暗示出我们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从生活的背景中采撷古老的元素

——墨人钢与海男的访谈

1、你既是一位诗人也是小说家还画画,我想问问,这三者和你有何渊源?

海男:是的,这是一个渊源,犹如云南土著少数民族纺线织布的过程,直到如今,在云南许多边壤的少数民族地区仍在保留着这种习俗,他们采用各种神秘的草棵藤条纺织,最终结果织出了一匹匹各色各异的布料。从采撷到纺织需要漫长的过程,最终结果都是在一个他们生于斯,死于斯的背景中完成。他们生活的背景让他们采撷到了古老的织布元素,这是织布的初始,当然,纺织学也是云南众多少数民族发明和创造的一种生活方式之一。我想说的是渊薮,也就是渊源,回到这里,似乎是回到了一个生活在古老传统中的妇女生活中的一部份,一种伸手采摘的植物后来成为了织布机上的一根线头。对于我来说,所有这一切都要回到我的出生地永胜,它是滇西的一座小县城。很多次我都会回去,用形为或意识回到这个初始,正是它给予了我写作的那些碎片似的乡间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生命写作

分类: 访谈
海男  生命的绽放与完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海男新诗集出版发行

分类: 消息

    海男新诗集出版,莫言题写书名。

 

    海男最新诗集《忧伤的黑麋鹿》目前已由云南出版集团有限公司、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诗集名由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著名作家莫言题写。

    诗集收录诗人2009年作品:《亲爱的琥珀》;2010年作品《忧伤的黑麋鹿》;2011年诗人创作的《从紫色到紫色再紫色》;2012年作品《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出缅记》;2013年作品《古滇国书》《诗笔记》《诗日记》《我身体中的云图》。

    在诗集中,读者们将看到诗人海男最新创作的油画、钢笔画作品50余幅。

    海男最新诗集《忧伤的黑麋鹿》由云南非鸟文化传播公司创意设计,全书为精装书,设计精美简洁,全书内页370余页。定价:人民币69.00元。如有需要者,可与云南非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系定购,电话:0871—68179325;QQ:93176724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海男2013年诗日志

分类: 诗歌

 

 

1曼德拉走了

 

许多花落下来了,覆盖住了桌面

早晨听新闻,曼德拉走了,南非的伟大传奇陨落而西去

渐渐升起在天边的雾幔中有祈祷声

我的手指拂开这显得格外忧伤的布景

我的心停顿在属于南非国度的辽阔热带和海岸线

许多花落下来了,一个又一个人走了

紫红色的东方花束紧接下来开始调亡了

而我是多么爱你,你黑色的面孔,仁慈的双眼

为了南非而奋斗的漫长岁月

许多花落下来了,平凡而伟大的时间漫游者啊

你们此刻在哪一座磁场上飞渡时光彼岸

我窗外的天暗下来了,永远的曼德拉走了

因为爱,我看见了全世界的目光都噙泪目送曼德拉远去

 

2、无常是美好的

 

无常是美好的,它会时常让我们学会祈祷

当你开始祈祷之前,一定会穿上最干净的衣服

那些衣服不一定是新装,但一定要干净芬芳

除此外,当你开始祈祷之前,眼神一定要清澈专注

纵使你之前经历过了巨大的磨难和痛苦

在祈祷之后,也要学会逃离开脚下的荆棘和烈火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2014-10-26 14:25)
标签:

艺术

油画

分类: 访谈

海男的另一种艺术生活的现场

扶韵

 

海男的画说来就来了,在师专路原昆明学院的宿舍区,海男租了工作室,她就在里面画画。海男画画始于2013年秋季,对于海男来说,那是一个囚禁的日子,一次意外的脚踝骨折,让海男有一段漫长的日子呆在家里,海男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拿起了画笔,而在之前,她就已经订好了无数的画框、颜料。就这样,海男在那段艰难的时光里画下了无数的黑色钢笔画和油画。在她荣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的诗集《忧伤的黑麋鹿》里,海男的四十多幅钢笔画和油画作为插图神秘地呈现在书中,赢得了读者们的惊叹和赞美。海男总是给热爱她的读者和朋友带来意外的震惊,那就是她多年来始终不渝的对于文学艺术领域的执著探索之后,倾心呈现在世界面前的一系列作品。待到受伤的脚痊愈之后,海男就在离她居住不远的地方租下了那套60多个平方的老宿舍,开始了真正的绘画,海男将这样的行为称之为涂鸦。对于从未画过画的海男来说,涂鸦是充满诱惑力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02 11:21)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歌

致费嘉

 

海男

 

最后一次见你,在你的家

你前来开门,诗人的目光

使地狱的栏杆也显得明亮

我们坐下,那天我给你带去

茄子、小瓜、青瓜和一只插满葵花的蓝子

惟愿你被太阳照着。那一天

我们谈论你的疼痛,你告诉我们

旦躺在你的沙发上,疼痛就会减息

噢,我们谈论你的病

你的眼睛潮湿,但忍住了疼痛

最后一次见你,我仍建议你去陈川的柿子园

住一段,那儿有山上的瓜蔬、水渠

你点点头。而此刻

我希望你在干净的天堂里

我祈愿你睡在明亮的月轮之上

我祈愿你在天上的房间里写诗

在你的果园里烹饪你喜欢的食物

生活依旧,你住天上

我们住人间,我们会爱你美丽的妻子和女儿

我们相隔云层,永远彼此祝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食

分类: 评论

每年橘花开,我都告诉你:费哥

 

陈川

 

我知道,死亡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总是要到来的。但没想到,费嘉的离世竟会是如此提前。

2014年的9月1日早6:40起床,这是学生开学的第一天,醒来的第一个念头便是龙翔街开始了它的繁忙。走出房间,海男满脸的忧郁:“费嘉昨晚谢世了。”

木然、内心突然被抽空,呆坐在沙发上,盯著微信,王宁已经发出了费嘉谢世的消息——这是真的了。手指在手机屏上划着,想说点什么,竟然找不到一个字一个词。手指划着屏幕,在微信记录里,诗人费嘉的头像还在:蓝色的运动外衣,黑裤,棕色的皮鞋,戴着头盔,右手扶自行车的手柄……想起海惠获知费嘉病情时说的话:“天哪,怎麽会这样!方萍怎麽办?丹丹怎麽办……他已经为自己买了一辆新自行,穿上了休闲的运动衣,他要开始一种新的生活……”视野中的物象仿佛一片黑暗版块的白——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远征军诗歌

分类: 诗歌

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出缅记

 

(长诗收录于海男诗集《忧伤的黑麋鹿》,云南人民出版社2013年12月版)

 

1

 

一直想有这样的机会,回到60多年以前,回到那个暗夜

如果天有多么黑,我的嘴唇、发丝、诗歌、足踝、双臂就会

有多么黑。因为黑,永远是战争的源头。我一直在黑色的箭头下

出发,穿过21世纪的虚伪冷漠,穿过那些人造心脏的宣言

穿过遗忘,尽管这遗忘是天性,我还是要力图穿过它的长廊

我以我自己的方式,正在穿过玻璃大厦的结构,穿过那些满城的谎言

贪婪。像巨蟒般舞动的21世纪,就这样,我来到了缅北

站在热气荡漾的中缅边境口,我的身体已经回到了

一团热浪深处, 它托起我身体将使我经历一种创痛的开始

因为战争,我的嘴唇开始变黑,这是硝烟之黑,战火之黑

这是我被战争所诱引之黑。它是一曲以黑色为主调的挽歌

将带我沉入那黑色的远方,噢,远方就是中国远征军

为生死之谜而赴约之地。远方,有子弹在飞,有子弹在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陈鹏

鲁奖

写作

分类: 访谈

还记得九十年代陈鹏来大家实习,那时的阵鹏正值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眼神中闪烁着幻想和纯净的光芒。如今几十年又过去,我们的陈鹏已经成为了最年轻而又会讲故事的小说家。

 

写作是我生命中的遭遇

                                                                        ——与《大家》杂志陈鹏对话

 

2014年8月11日下午,中国作协公布了第六届(2010—2013)鲁迅文学奖获奖名单,云南诗人海男以其诗歌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诗歌的价值与灵魂的托付

——海男新诗集《忧伤的黑麋鹿》速评

 

大理学院人文学院    丹丹

 

哦这雨意绸缪的六月,每日清晨的静穆淡然之间,海男铸造的庞大的紫色忧郁包围了世事,她在《忧伤的黑麋鹿》中绵长地絮絮,像个巫师般神秘地播撒出繁华美丽的语词之花朵,无影地渗入到这些还在为昨日的世俗烦劳纠缠不休的神志中,——催幻术般地示范了灵魂的修炼与歇息。

《忧伤的黑麋鹿》,这美丽的紫色的书,八个主题的诗语在其间绵延与回环,是海男近年来自我灵魂的完型与总结。那些镇定自若、温柔恒长的叙说告诉我们:诗歌的价值不是千斤顶,不是集装箱,也不是信息高速公路,它是一种,灵魂的托付!

面对这样一部用尽了完美语言的作品,需要用什么样的言辞才能暗示出我们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从生活的背景中采撷古老的元素

——墨人钢与海男的访谈

1、你既是一位诗人也是小说家还画画,我想问问,这三者和你有何渊源?

海男:是的,这是一个渊源,犹如云南土著少数民族纺线织布的过程,直到如今,在云南许多边壤的少数民族地区仍在保留着这种习俗,他们采用各种神秘的草棵藤条纺织,最终结果织出了一匹匹各色各异的布料。从采撷到纺织需要漫长的过程,最终结果都是在一个他们生于斯,死于斯的背景中完成。他们生活的背景让他们采撷到了古老的织布元素,这是织布的初始,当然,纺织学也是云南众多少数民族发明和创造的一种生活方式之一。我想说的是渊薮,也就是渊源,回到这里,似乎是回到了一个生活在古老传统中的妇女生活中的一部份,一种伸手采摘的植物后来成为了织布机上的一根线头。对于我来说,所有这一切都要回到我的出生地永胜,它是滇西的一座小县城。很多次我都会回去,用形为或意识回到这个初始,正是它给予了我写作的那些碎片似的乡间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生命写作

分类: 访谈
海男  生命的绽放与完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海男新诗集出版发行

分类: 消息

    海男新诗集出版,莫言题写书名。

 

    海男最新诗集《忧伤的黑麋鹿》目前已由云南出版集团有限公司、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诗集名由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著名作家莫言题写。

    诗集收录诗人2009年作品:《亲爱的琥珀》;2010年作品《忧伤的黑麋鹿》;2011年诗人创作的《从紫色到紫色再紫色》;2012年作品《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出缅记》;2013年作品《古滇国书》《诗笔记》《诗日记》《我身体中的云图》。

    在诗集中,读者们将看到诗人海男最新创作的油画、钢笔画作品50余幅。

    海男最新诗集《忧伤的黑麋鹿》由云南非鸟文化传播公司创意设计,全书为精装书,设计精美简洁,全书内页370余页。定价:人民币69.00元。如有需要者,可与云南非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联系定购,电话:0871—68179325;QQ:93176724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海男2013年诗日志

分类: 诗歌

 

 

1曼德拉走了

 

许多花落下来了,覆盖住了桌面

早晨听新闻,曼德拉走了,南非的伟大传奇陨落而西去

渐渐升起在天边的雾幔中有祈祷声

我的手指拂开这显得格外忧伤的布景

我的心停顿在属于南非国度的辽阔热带和海岸线

许多花落下来了,一个又一个人走了

紫红色的东方花束紧接下来开始调亡了

而我是多么爱你,你黑色的面孔,仁慈的双眼

为了南非而奋斗的漫长岁月

许多花落下来了,平凡而伟大的时间漫游者啊

你们此刻在哪一座磁场上飞渡时光彼岸

我窗外的天暗下来了,永远的曼德拉走了

因为爱,我看见了全世界的目光都噙泪目送曼德拉远去

 

2、无常是美好的

 

无常是美好的,它会时常让我们学会祈祷

当你开始祈祷之前,一定会穿上最干净的衣服

那些衣服不一定是新装,但一定要干净芬芳

除此外,当你开始祈祷之前,眼神一定要清澈专注

纵使你之前经历过了巨大的磨难和痛苦

在祈祷之后,也要学会逃离开脚下的荆棘和烈火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海男
海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4,572
  • 关注人气:2,1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朋友的博客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