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郭灿金
郭灿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34,160
  • 关注人气:8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郭灿金
文学博士,河南大学教师。著有《古典下的秘写》、《郭灿金读史》、《解开历史迷局》、《趣读史记》系列人物卷、事件卷、悬案卷、《大唐盛世最有争议的30个人》、《中国人最易误解的文史常识》、《新说文解词》等;曾担任十二集人文历史专题片《发现豫商》总撰稿。
 
     法律顾问
    丁国文律师
北京市长济律师事务所
 
       维权声明
纸媒转载拙作,敬请尊重出版惯例,及时寄送样报、样刊及稿费。
 
        通   
 南开封明伦街85号
 河南大学(475001)
   
    电子信箱
 
新浪微博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6篇)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文化博客
博文
(2017-06-09 10:33)
标签:

康复训练

分类: 地狱呓语

    幽暗不明的江面,起伏不定的堤岸。

彼岸的火光那么切近,又那么遥远,仿佛就在前世和今生的边缘。而边缘就是岸,就是那一江水。

隔了岸的火光,没有了温度,没有了亮度,甚至没有了哔哔啵啵的声响。

彼岸的火就在那里兀自燃着,或火借风势,或杯水车薪,都与此岸无关。

或星星之火,或燎原之势,在此岸已无切身之感,也无切肤之痛。

嗯,为江水和堤岸隔开的火,才可以观。或曰,观火只能在此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4 22:48)
标签:

康复训练

分类: 地狱呓语

抽刀断水水更流,但为刀所断过的水,已不是原来奔腾不息之水。“更流”又如何?

水的伤痕在水里,水的伤痕在看不到的地方,水的伤痕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更流”又如何?

涛声喧豗,消弭了那一刀的伤痕,没有人知道那刻骨噬心的伤痕不会痊愈。

那一刀的伤痕在众水之上永远结疤,滔滔众流亦无力挽回。

断水,就是生离死别。

因为,生离的那一刻,过往已被一刀斩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4 20:34)
标签:

康复训练

分类: 地狱呓语

    那一年,是侠最后一次出现。

以往,侠佩剑迤逦而行,他面对的也一定是刀光剑影;偶尔,会有暗器像段子一样呼啸而来,可是,又有谁会理睬段子呢?

那一年完全不同。

那一年,侠手无寸铁,他仅有的兵器是自己的肠胃。这是怪异的兵器。这是热兵器、冷兵器之外的软兵器。显然,这并不是一件得心应手的兵器。所以,侠们麇集在某处,幻想用这件软兵器改写历史。

然而,侠不知道的是,这次,他们面对的是钢铁。

钢铁不惧肠胃,肠胃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03 21:19)
标签:

康复训练

分类: 地狱呓语
   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庄子·盗跖》)

盛夏,尾生与女子,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高考同题作文

分类: 闲言碎语



“赢在起点”何如“小步快走”?

郭灿金

 

我们接受了许多貌似正确实则可疑的观点,譬如:“要赢在起点”,“不能输在起跑线”……为了不输在起跑线,以至于大家习惯了“抢跑”,“陪跑”。然而,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起跑线难道真有那么重要?“赢在起点”必然会让人“含笑终点”吗?

有幅漫画,两个孩子在第一回合的较量中,一个满分,一个仅考55。很明显,满分的孩子似乎“赢在了起跑线上”,因而得到了来自老师或家长的鼓励。而那个55分的悲催伙伴,只能得到呵斥和巴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高考

分类: 同学少年

“不论有多少不公和歧视,我依然感谢高考:它将我带到了现在的地方,它将我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这是我枯坐书房时发在微信朋友圈里的一句话。

本是随手涂鸦,可再读之时,却心生酸楚。

30年前,我和另外两位堂兄在木桥镇读高三,我们三个都读文科,又在一个班级,因而,也算怪怪的一景。我们三个成绩尚可,偶而也可领个风骚。四哥历史好,我的记忆中似乎他在全县考过历史第一名;六哥数学好,当时深得班主任兼数学教师刘凤言老师的青睐;我的语文好,我作证,我真的考过全县第一名。因此,在我们木桥,我们三兄弟也算是牛叉闪闪亮了——真不是现在死无对证在这里瞎吹。

读高二时,我们另外一个堂兄三哥考到了郑大。返乡时,不喜言辞的他会淡淡地给我们讲大学里的故事——饭票如何,女生如何,宿舍如何……听得我们抓耳挠腮,急不可耐,巴不得第二天就高考。

因为有了堂兄的郑大作参照,我们有理由相信:共有一个爷,他能行,我们三人也会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11 23:32)
标签:

康复训练

分类: 地狱呓语

何草不黄?

何日不行?

何人不将?

经营四方。

日暮途穷,何草不黄?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河边之草,岛礁之草,雅言曰“岸芷汀兰”,所有的草,以及一切的草,普天之下的草,乌有不黄。此即“何草不黄”。

荣是旅途,枯是终点。漫道“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对于草,一岁即是一生。今岁之枯荣,乃是此生之枯荣。他岁的枯荣,已和今生无关。

所有的花必枯,所有的草必黄。花枯草黄,天道使然。何花不枯?何草不黄?

黄草连天,行者遍地。时令之内,莺飞草长,而草,黄在时令之外;疆埸之内,歌舞升平,人行在疆埸之外。

黄草连天,却人迹板桥,皆人道使然。有草黄,有行者。草既然一定要黄,人也一定会行。行行复行行,日日皆可行。你看那草儿都黄了,你看那人儿都行了。此即“何草不黄,何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09 20:37)
标签:

康复训练

分类: 同学少年

春节的下午,登录久违的新浪微博。

系统提示有未读私信。

私信来自“zx”:“当看到你的名字的时候很惊讶,也很惊喜,我为老同学感到骄傲,祝贺你,祝贺你取得的成绩。”我下意识地“呵呵”了一下,心想,也许是广告推广一类的信息,私信也许是为了诱导回访吧。但转念一想,觉得这私信的口气又不太像广告,莫非“zx“真的就是”老同学“?

半信半疑间,我打开了“zx”的微博。

可是微博里并没有太多的有效信息,大都是一些转载,或者是一些和私人生活相隔较远内容。从微博里我无法判断此人是不是“老同学”,这个“老同学”又会是谁。

于是,我就查“zx”的简介。简介里说博主来自广州。我迅速地在大脑中检索,我有哪些“老同学”在广州。检索的结果是,在广州,可能会有两个人能称得上是“老同学”:一个是读本科时的女同学,现在在一知名媒体做副总,我们在微博上早已相互关注,这条私信不应该来自于她;另一个是中学的女同学,高考时,她考到了广州某学院。不过,我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1 17:24)
标签:

梦魇

康复训练

分类: 地狱呓语
岁月不居?
岁月常居,焉有“不居”的岁月?
岁月常居。
常居的岁月是容器,盛得下金木水火土,盛得下生旦净末丑,盛得下日月星辰,盛得下魑魅魍魉。只有常居的岁月,才会如此无远弗届。
岁月常居。
常居者为岁月,不居者为江河。
岁月未动,江河已行。子在川上,痛曰“逝者如斯夫”。
逝者为人,逝者为物,逝者为前尘,逝者为来者……他们奔来眼底,逝如川流。
岁月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岁月就在那里,不咸不淡,不痛不痒,无声无息,无影无踪,任一切腐朽,任一切随风,不留点滴。
岁月常居。
没有起点,没有终点,此之谓“常居”。常居的岁月懒得见证,懒得起兴,懒得看上一眼,却让一切沦为它的笑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1 16:52)
标签:

梦魇

康复训练

分类: 地狱呓语
有人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所以,沉默的一端是爆发,一端是灭亡。二者将沉默绷紧,他们说,这就叫“张力”。
被绷紧的沉默,此时,只能笑。此时的笑,不代表欢喜,也不代表悲戚。当笑被赋予情绪,它就被塑型。君子不器,被塑型的笑声就成了单极的象征。不喜不悲的笑声,才是最大的笑声。它或余音绕梁,或响彻云霄,亦或响遏行云。
沉默是疏离,对“爆发”和“灭亡”的疏离;沉默是淡定,对结果和终点的淡定;沉默是超脱,对二必居一的超脱。
既不爆发,也不灭亡,沉默在绷紧中自我松弛。
所以,沉默也是生长,沉默也是力量。
当空间生出时间,当时间躲开空间,沉默就是最大的笑声;当地狱开出白花,当海角直面天涯,沉默就是最后的回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