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泥絮阁管淑珍
泥絮阁管淑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838
  • 关注人气:17,3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经历
学校:
  • 天津大学 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专业

    2007年入读

公司:
  • 天津大学

    2007年6月至今

基础资料
  • 性  别:
搜博主文章
自定义模块

津门布衣

有志者,事竟成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个人简介
发表散文、小说、诗歌、文学评论等作品,已出版散文随笔集《隔院笙歌》《问取扁舟》“津塔文丛”长篇小说《女刺客》。与人合著《诸葛亮集校注》《天津皇会遗产档案丛书静海县台头镇大六分村登杆圣会》。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留言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我看过的电影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1-06-21 09:58)
标签:

天津大姐

杂谈

分类: 泥絮阁小说

 

注:第一篇《天津大姐》是散文随笔,发表于《城市快报》上,感谢王瑞编辑;第二篇《天津大姐》是短篇小说,发表于《海河文化》上,感谢李莹编辑。我还想写个《天津大哥》《天津大爷》《天津大娘》系列,感谢天津这座城市,我是生在天津,长在天津,写字于天津的山东移民,感谢天津这座城市包容了我,养育了我,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成全了我。

天津大姐

(散文随笔)

                                      管淑珍

    在天津大姐中,像我这样的“窝囊废”不多。在我身边,大多数女性都是典型的天津大姐。她们总跟我说:“跟你这样的人呆在一块儿,我早晚得‘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戏剧、音乐及电影
我扮演紫鹃……
原文地址:徐玉兰-问紫娟作者:红萝卜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
世间再无柳梦梅


高马得作品《拾画叫画》高老一生画戏看戏得真三昧了,画中人物这小一步可真是活了。
图片来自未若絮起
h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旧体诗词对联及新诗
当诗人的身影穿过城池……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7-01-12 16:38)

是啊,我属于“小器晚不成”的那种人。或许是性格上存在缺陷,或许是个人天赋上存在不足,或许正是那句诗所形容的——“荒滩桑小作蚕难”,为了实现人生的梦想或理想,不论怎样命名吧,我走了太远的路,太远太远。当年,15岁时在某厂实习,站在机器前,想:小学时代像陈景润、李四光一样攀登科学高峰的梦,恐怕是难以实现了,正如踩在浮冰上,随时可能一脚踏空,就在那时,我给某报写了几篇小品文,登了一篇,退了一篇,退稿信是手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1 20:39)
    每年元旦都有一个“祸害”笔墨纸砚的仪式——新春试笔,字丑,心真,真心祝福笔顺心顺,以手中一枝笔写尽万丈红尘中的人生况味。或许是由于其俗入骨的缘故,字写得丑且俗,也罢了,继续修行,一直修行到洗尽俗尘为止。知不足则应自我反思,知足则在自我修行之外别无他求。

    笔弱多临秦汉帖,辞穷重读古今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陆小曼——纸灰难唤春梦回

管淑珍

    老上海人或许都会记得1941年陆小曼画展的盛况。当时,展出的作品有一百多件——山水画、花鸟画、人物画,精彩纷呈,轰动一时。令许多人惊叹不已的是,陆小曼竟然拥有如此深厚的文化底蕴。随着陆小曼的声名鹊起,她的自画像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有人说:“我一直以为陆小曼是交际花,画中人倒有一种不识人间烟火的灵气。”还有人说:“古人说,形神合时,则是人是物;形神若离,则是灵是鬼。陆小曼的自画像画出了自己的灵魂啊。”陆小曼的自画像线条流畅,给人以一气呵成的感觉,画中人物独坐窗畔,掩卷深思,毫无纸醉金迷的味道,一派超凡脱俗的气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赵瑞静眼中的管淑珍
    初次见到管淑珍女士是在天津师大的文学院。那天一个看上去年龄稍长的学姐问我,李逸津老师在哪间教室上课,能不能进去旁听。后来就经常在李老师的课上看到她的身影,在张连科老师的课上也有偶遇。她身背双肩包,一架黑框眼镜,言语轻缓,步履轻快,给人很浓重的书卷气息。每当快上课的时候,她低头快步走进教室;上课过程中,时而低眉速写,时而若有所思,时而面露微笑;下课后又带着自己的疑惑走上前和老师沟通交流,等问题解决才满载收获地离开。当时以为她和我一样是“三天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走了一会,柳艺阁欢快地说:“到家了,我们这里叫杏花村。”这里是南市“三不管”的一个居民区,有一条东西向的胡同,一边通向庆善大街,一边通向荣业大街。虽然此地房屋破败,街巷湫隘,却有一个好听的地名:杏花村。此杏花村非彼杏花村,唐诗上“牧童遥指杏花村”是诗意盎然的,这里百姓的生活却很困苦。

    到了大杂院,先去见芮姥姥,本来不相识的人,乍一相见,都打楞,还是柳艺阁机灵,忙叫着:“这位丁姑娘。”

    芮姥姥久惯江湖,话来得快:“贵脚踏贱地,您看,咱们可老没见了。”这本是老于世故的天津市民的客套话,丁至柔听着有点感慨,本来与柳艺阁不沾亲不带故的,听了芮姥姥的这句话,好像真的找到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在茫茫人海中与柳艺阁相遇,丁至柔这样一个内向的人也被柳艺阁的热情感染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循着花香,魂兮归来

管淑珍

    作家是一种特殊的社会角色。很多时候,作家孤独地伫立在宇宙之中,提笔而立,四顾茫然,既有创作丰收后的豪迈与自负,也有言不尽意的失落与沮丧。每逢此时,那些能够给作家带来精神慰藉的生命,便可称为宇宙之精灵。对于老舍先生来说,满院的花儿便是他的宇宙之精灵。

    从美国归国之后,老舍先生曾向周恩来总理申请以自己的版税购买一处小院,以求安静写作。周恩来总理同意了。

    这个小院,在北平。北平,有他的根。他的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