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啤酒狗子
啤酒狗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0,016
  • 关注人气:8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3-06-28 09:59)

《新青年文化交流与创作计划》第一季

 

我们的目标:以青岛恒山路5号国际青年旅舍为园地,打造一个青年文化交流、艺术创作的平台,帮助有志于艺术创作的年轻人接触青旅的日常生活,为创作者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22 12:58)
标签:

杂谈

众声喧哗,文学已死?

文学在现代性中的窘境及希望

作者:狗子(小说家)来源:华夏时报发布时间:2013-01-11 23: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2 17:00)
标签:

杂谈

 

 

——蓝石小说《爱谁谁》读后感

 

《爱谁谁》在我看来算是蓝石的残酷青春小说系列的第二部,相比于第一部《兜比脸干净》,《爱谁谁》在叙述上更为成熟,语言更为干净有力,但是,关键就是这个但是,但是我觉得还不够狠,换句话说,还不够残酷。我这里的狠和残酷主要是指写作上的一种“到位”一种“正点”吧。

《爱谁谁》里充满了青少年之间的打打杀杀以及血腥暴力——这个我想蓝石明白,就是残酷不见得就跟暴力沾边,《爱谁谁》里写到暴力也不是为了凸显残酷,那确实是作者的少年环境和经历使然,我的不够残酷不是暴力不暴力的问题,我的问题是看《爱谁谁》经常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是好像别人写过,简单说就是:蓝石的《爱谁谁》还不够蓝石。

举一个例子。当《爱谁谁》里的主人公郝勇拿着一把发令枪指着对手大张伟的脑门——定格——让我们来想象一下结局:

1.郝勇开枪把大张伟打死了

2.臭子

3.打偏了,这里又分有意的和无意的,以及大张伟是否躲得开?

4.外力介入

5.大张伟毫不畏惧或者硬着头皮迎上来,郝勇退缩了,败了

6.与5相反,大张伟退缩了,郝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爱情、性与现代困惑

——关于“新型”两性关系的一次谈话(部分发表于《华夏时报》2012.10.29)

 

整理:狗子  沈山

 

对话者:狗子(小说家),

陈嘉映(哲学家),

简宁(诗人)

 

【狗子按:我和嘉映、简宁算是多年的朋友了,因为这二位不太喝酒,所以平常在一起神侃的机会不多,但偶尔也会在一起闲聊,每次这样的聊天之后,我都受益匪浅,并经常将这样的聊天内容搬到酒桌上。现在,受了《华夏时报》的邀约,我有了把这些谈话内容搬到媒体上的机会,可以让它不那么快地烟消云散了。】

 

排他性就一定是两性关系的宿命?

—— 一种生理学的视角

狗子:这个谈话之前,我们想到的基本都是文化、社会方面的话题,但对我而言,最让我困惑的,或者说最想谈的,恐怕还是两性或者男女关系,所以就先从这试试吧。

是这样,前段时间我突然发现我这大半辈子吧,是不是在两性关系上一直就比别人关注得多,或者说在两性关系上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亚林和他的青年旅舍作者:张弛



   青岛恒山路,是一条不足100米的一条坡道,国际青年旅舍就在路的最上坡的地方。这次出门,犹豫了很久,直到不能再耽搁了。因为这季节(9月)去青岛最合适,天气不冷不热,海鲜不咸不淡,随着游人纷纷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2-08-14 18:32)
标签:

杂谈

 

 

这些年,差不多每一年我会找一两个白天,去张松家和他单独聊天,聊的内容主要是我就一些生活中的困惑向他讨教,大到宗教哲学,小到家庭婚恋吃喝拉撒睡。每一次这样的聊天都让我颇有收益,有点像是充了一次电。

有意思的是,每一次这样的“充电”几乎都是张松主动约我,他会给我打一个电话,说“没事来聊聊”,我这才会想起来好久没去张松家了,我又在浑浑噩噩中混了一年。我暗自琢磨这个现象,或许就是,我已匮乏到浑然不觉了,而充实如张松者却需要放电了……羞愧之余,又小有欣慰,这大概也说明我还不是一块废电池甚至一块土坷垃。当然,在热热闹闹的酒桌上见张松每年会有那么几次,这样的场合基本上是天南海北家长里短地侃山,聊的什么也记不住。

张松生于1960年,大我六岁。我觉得我们是两代人,他属于五十年代我属于六十年代,我觉得五十年代的人还有凝聚还立得住,而从六十年代开始,人就越来越泄越来越无所依托越来越浑浑噩噩,除了物质上的依恋乃至依托——小到一碗卤煮大到一座豪宅的依恋乃至依托。

 

认识张松是在十多年前,是因为一本叫《手稿》的同人刊物,那时大家经常以商量办杂志的名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1、人们如何能够谈论一个命题的“理解”和“不理解”;难道情况不是这样的吗:只有在人们理解它时,它才是一个命题?

    2、如下做法有意义吗:指着一树问“你理解这组树所说的事情吗”?一般说来这没有意义;但是,难道人们不能用树木的排列来表达一个意义吗?这难道不能是一种暗语吗?

    3、于是,人们会把他们所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1,你在今年3月份出版的新书《迷途:一个啤酒主义者的独白2》可以说是《一个啤酒主义者的独白》的姊妹篇,书名用了一个费人思量的名词“迷途”,为什么不直接用“一个啤酒主义者的独白2”呢?

 

答:本来就想直接叫《迷途》,因为我觉得啤酒主义只是十多年前一帮常喝啤酒的文化人的自我调侃,作为小圈子的玩笑说说也就罢了,搞成一个标签甚至文化现象我觉得过了,甚至有点恶心;至于“迷途”,这是我这些年的一个比较强烈的感受,人到中年,正是所谓事业有成或居家过日子的平和时期,但对于我,无论事业还是过小日子,似乎都不是我年轻时想要的,真正的人生应该是什么样?人到中年,这个问题于我尤为强烈和真实起来,就像下围棋,进入中盘,才真正发现这棋不太对啊,这么平淡地收束这棋恐怕要输啊,得采取点非常手段了。当然,很有可能,无论采取什么手段,这棋已经输定了,那么也争取尽早明白这个现实,输个明白,输得体面,这也很难啊。

后来因出版方的要求,他们觉得《迷途》不醒目,于是我加了副标题“一个啤酒修正主义者的独白”,后来出版社说“修正”不能出现在封面,于是改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酒徒在路上,便是迷途作者:高星

——狗子小说《迷途——一个啤酒主义者的独白2》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不能就他妈这么认了吧作者:大仙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