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啤酒狗子
啤酒狗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7,275
  • 关注人气:8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3-06-28 09:59)

《新青年文化交流与创作计划》第一季

 

我们的目标:以青岛恒山路5号国际青年旅舍为园地,打造一个青年文化交流、艺术创作的平台,帮助有志于艺术创作的年轻人接触青旅的日常生活,为创作者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2 17:00)
标签:

杂谈

 

 

——蓝石小说《爱谁谁》读后感

 

《爱谁谁》在我看来算是蓝石的残酷青春小说系列的第二部,相比于第一部《兜比脸干净》,《爱谁谁》在叙述上更为成熟,语言更为干净有力,但是,关键就是这个但是,但是我觉得还不够狠,换句话说,还不够残酷。我这里的狠和残酷主要是指写作上的一种“到位”一种“正点”吧。

《爱谁谁》里充满了青少年之间的打打杀杀以及血腥暴力——这个我想蓝石明白,就是残酷不见得就跟暴力沾边,《爱谁谁》里写到暴力也不是为了凸显残酷,那确实是作者的少年环境和经历使然,我的不够残酷不是暴力不暴力的问题,我的问题是看《爱谁谁》经常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是好像别人写过,简单说就是:蓝石的《爱谁谁》还不够蓝石。

举一个例子。当《爱谁谁》里的主人公郝勇拿着一把发令枪指着对手大张伟的脑门——定格——让我们来想象一下结局:

1.郝勇开枪把大张伟打死了

2.臭子

3.打偏了,这里又分有意的和无意的,以及大张伟是否躲得开?

4.外力介入

5.大张伟毫不畏惧或者硬着头皮迎上来,郝勇退缩了,败了

6.与5相反,大张伟退缩了,郝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爱情、性与现代困惑

——关于“新型”两性关系的一次谈话(部分发表于《华夏时报》2012.10.29)

 

整理:狗子  沈山

 

对话者:狗子(小说家),

陈嘉映(哲学家),

简宁(诗人)

 

【狗子按:我和嘉映、简宁算是多年的朋友了,因为这二位不太喝酒,所以平常在一起神侃的机会不多,但偶尔也会在一起闲聊,每次这样的聊天之后,我都受益匪浅,并经常将这样的聊天内容搬到酒桌上。现在,受了《华夏时报》的邀约,我有了把这些谈话内容搬到媒体上的机会,可以让它不那么快地烟消云散了。】

 

排他性就一定是两性关系的宿命?

—— 一种生理学的视角

狗子:这个谈话之前,我们想到的基本都是文化、社会方面的话题,但对我而言,最让我困惑的,或者说最想谈的,恐怕还是两性或者男女关系,所以就先从这试试吧。

是这样,前段时间我突然发现我这大半辈子吧,是不是在两性关系上一直就比别人关注得多,或者说在两性关系上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亚林和他的青年旅舍作者:张弛



   青岛恒山路,是一条不足100米的一条坡道,国际青年旅舍就在路的最上坡的地方。这次出门,犹豫了很久,直到不能再耽搁了。因为这季节(9月)去青岛最合适,天气不冷不热,海鲜不咸不淡,随着游人纷纷散去,远飘的啤酒花又飘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1、人们如何能够谈论一个命题的“理解”和“不理解”;难道情况不是这样的吗:只有在人们理解它时,它才是一个命题?

    2、如下做法有意义吗:指着一树问“你理解这组树所说的事情吗”?一般说来这没有意义;但是,难道人们不能用树木的排列来表达一个意义吗?这难道不能是一种暗语吗?

    3、于是,人们会把他们所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不能就他妈这么认了吧作者:大仙

               
              

&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转自G4摄影的影像记录 摄影王挺等
_MG_6733.JPG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这个夏天的北戴河,美女都是尽可能地暴露,尤其是那些来此旅游度假的外地及外国美女,大约很多平常在老家不敢穿的“露装”,到了这所谓的海滨,为了配合想象中的“海浪沙滩阳光仙人掌还有一位老船长” ——也便穿了出来。比如我前些天在街上见到一个身材修长匀称的比基尼鸡(我猜是鸡,这个下面再说),只披了件白纱,关键是她穿的那原本应该三点的黑色比基尼,只有下面一点,也就是说她没戴Bra,两个小乳基本清晰可见。

插一句,我感觉夏天北戴河的实际情形是海浪浑浊沙滩脏乱阳光乌涂仙人掌没有老船长更无只有遍地黑心小贩。

那天傍晚时分,太阳还很明亮,我走出宾馆去海边遛弯,与我迎面而来的是一帮一帮从海边归来的游客,他们有的穿着泳衣,有的披着浴巾,小孩挎着救生圈,他们是上坡,加之路边不断有海鲜大排挡的女服务员几乎是拦路抢劫般地揽客,所以他们走走停停很是缓慢。我因为下坡所以从他们之中快速穿行而过,直奔海边。

大约快到海边的时候,只觉眼前一亮,那个比基尼鸡出现了。

她和几个姐妹与我迎面走来,她们都穿着泳衣拖鞋,显然是刚游完泳,但她的那几位姐妹具体穿什么长什么样我完全不记得了。因我走得快,她在我眼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05 12:45)
标签:

杂谈

更多的是出于无聊,几年前的一个春天,哥几个陪蓝石回了趟他的老家河北乐亭,搞了一次“刨根之旅”。

那时我们每年都打着各种不着调的旗号去外地游荡几次,比如我们曾骑板车从北京到山东的“三轮之旅”,比如我们曾去中朝边境连续三天不说话的“沉默之旅”,比如我们曾在冬天去南方以三天不许穿鞋的方式搞的“赤足之旅”,比如我们曾以飞镖掇地图的方式在中原一带搞的“布朗之旅”……“刨根之旅”是其中一项,即去朋友的祖籍寻找祖坟家谱。在蓝石之前,我们已去过几个朋友老家,包括我的,我还在祖坟前装模作样烧了纸磕了头。

蓝石的老家离北京最近,迟迟没去的原因是,上世纪四十年代,蓝石他爹孤身一人被饥饿流放到东北(闯关东),之后就与老家断了联系,他爹已去世多年,他的几个姐姐对老家也一无所知。直到某日蓝石在他大姐家喝了酒翻箱倒柜找到一封几十年前的老家来信,信是他的一个远房亲戚写给他爹的,从那皱皱巴巴的信封落款上,可以辨认出乐亭县某某公社大队生产队以至某某组。几天后,哥几个捏着那个信封来到乐亭乡下。

按冯唐的说法,有两类作家,一类是二十岁前就写完了一生中最伟大的作品,之后再如何喝大酒睡女文青,却再也写不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10 16:06)
标签:

杂谈

 

  第一次见芒克,是十多年前了。那时我和几个文学青年想自办一份文学杂志,我们先认识的是徐星,有次去劲松找徐星约稿,徐星直接把我们带到了芒克家楼下的一家涮肉馆(芒克也住劲松),大家坐定,还来不及对芒克有什么印象,我就迅速喝大了,印象中那天喝的是二锅头。喝完酒,一帮人似乎很自然地就去了芒克家,很自然地就搓起了麻。芒克家很乱,是那种近乎可以随地吐痰的环境。我搓了没两把,酒劲上来,两眼一黑倒头栽倒在麻桌旁一张凌乱的单人床上昏睡过去,我身边还有一个姑娘,不是外人,是我那天带去的女友。

后来再见到芒克,就是在各种人组织的各种酒局上,芒克算得上谈笑风生,不落寞,也不特别张扬。想想看,他已经喝了半辈子了,可以说他不仅是文坛前辈,也是酒坛前辈,至今雄风不减当年,擅一切酒,不划拳,但从不拒绝干杯。据说芒克年轻时在白洋淀插队天天吃鳖喝衡水老白干,身体和酒量都是那时候打下的底。

诗人唐晓渡回忆1979年在《今天》创刊号上读到芒克的《天空》时的震撼和诧异,他迷惑于“多年的正统教育和主流话语在其中居然没有留下多少可供辨认的痕迹,哪怕是从反面”……以我对芒克的理解或叫猜测吧,他既不在正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