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范敏oo1
范敏oo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4,964
  • 关注人气:1,8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2018-11-12 20:12)

有一种陶瓷叫铜官窑

喜爱了陶瓷许多年,它们出于土中,塑于形里,成于火上。陶瓷如美玉、或翡翠、或玉盘;其面如镜、如影、如梦;其色泽淡雅,赛比莲花出淤泥而高洁,又赛唐美人芍药前舞;回访千年于铜官窑,悦赏古人制陶瓷,釉泽美艳,器可容珠,塑神如活,似初雪降于梦中之妙感。梦醒时分,依旧如美......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1-09 21:00)

老花布

若非亲见,倒真是不会相信这画面里的一切。

是永州零陵徐家井的一条斜坡上,一家棉布店,柜台玻璃上,有一块块叠得整齐的花布,柜台里面,沿墙有长长的一排布卷。这些花布,就像几十年前供销社里卖布那样,用一块窄长的木板做芯,然后,花布一点点逐层裹在上面,成了一个个花布卷。五颜六色的漂亮的花布卷,沿着墙站成一排,有的粗壮些,有的细瘦些。或垂或卷,让人眼花缭乱。

一下子,脚步就涩住了。

这里存留着上个世纪末印象里特有的慵懒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1-06 10:33)

闲说立冬

季节不会错,窗外的银杏已是一片明黄,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金光,枫叶也红得正艳。再过两天,就是立冬。立冬在江南,这个节气只是一个象征,并无实质意义,人们不会把它当真。这时候,头上还有暖暖的艳阳,黄叶还在树枝上闪动,菊花繁盛散发着浓郁的香气,就连鸟儿也被明媚的日头欺骗着,枝头的叫声,像春天一样婉啭。

田里,稻子还赖着不想走,走了,就不是地主,再没了产权;树叶缠着枝头不放,舍不得离开,一别,就将是死别,再见只能以泥土的方式,拥在树的根部;雁群隶书般的身影还没写在蓝天,也许是没排好队,也许,是它们压根还没有做出起程的打算。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1-02 09:23)

为了一个民国的下午

是在图书馆无意中邂逅陈丹青的《多余的素材》,本来只是随手翻翻,没想到竟一发不可收拾,回到家里,赶紧上京东拍下,书到手,终于一口气读完。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29 16:17)

不知不觉中的事

秋露降了,这是不知不觉中的事。

微凉的清晨,出得门来,空气中都是秋露的味道,不由得人不深呼吸一下,发出会心的微笑,哦,秋露呢。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26 10:04)

炒米

       炒米是湘乡人以备不时之需的一种方便食品,简单地说;炒米先将糯米浸泡后,用木甑蒸熟成“阴米”,阴干后,再用河沙炒成米泡,即为炒米。吃的时候,将炒米放在碗内,用开水冲泡加盐或加糖,便可饮食。老家的炒米有多种:有用糯粟制作粟米(小米)炒米;有用糯高粱制作的高粱炒米;但主要还是用糯稻制作的大米炒米。

       说起炒米的来由;据传明宪宗时兴王的妃子害喜,什么也吃不进去,一个厨子灵机一动拿来家里的炒米,使得王妃胃口大开。从此炒米就进入了宫廷,成为贡品和民间馈赠亲朋好友的绝佳礼品。“买了四只鸡,五十个鸡蛋和些炒米,欢圑之类,亲自上县来贺喜” 这是《儒林外史》第三回对炒米的描述。还有《板桥家书》中说:“天寒冰冻时暮,亲戚朋友上门,先泡一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23 08:21)

霜降

 霜降了,霜降了。从此往后,秋天结束,冬天开始。

“霜降碧天静,秋事促西风。寒声隐地初听,中夜入梧桐。”霜降,秋天的最后一个节气,天气渐冷,露水已凝结成白霜,千里沃野上,银色冰晶,熠熠闪光,树叶枯黄,落叶飘零。秋将尽,寒渐深,霜面冷心寒,是叶的冤家,如伍子胥过韶关,一夜白头。叶一见霜,小脸儿一夜间就会变作蜡黄,继而枯,继而焦,接下来就是“无边落木萧萧下”,魂飞魄散了。

只是作为节气,霜降之时才是早霜的开始,所谓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18 18:41)

                苍凉底色               

有一段时间特别爱读张爱玲,把《倾城之恋》、《沉香屑第一炉香》、《金锁记》、《花凋》翻来覆去地看。那些小说里,父母子女之间,兄弟姐妹之间,夫妻之间,男女之间,种种温情面具乃至咬牙切齿的争夺背后,个个都心明眼亮地知道:“我还不是为了我自己。”一面看得胆颤心惊,一面又不肯放手。竭力想要探询,那样一个年轻的女子,要怎样的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14 15:30)

看雨

昨日雨中晚归,凌晨醒来听到雨声淅沥,颇有秋意。

近些天来,天气喜人,清爽幽阴,常有风,时有雨,太阳不过微曛,实在有难言的舒畅。街道边的栾树开满一树米黄的梅状花,盛时满地皆黄,远望如初雪;谢时又一地繁花,清疏可看。栾树花开,正是雨季之始,若不出门,看雨长脚般从远间赶场至跟前,以斜扑的迅疾姿势侵廊而入,把人逼迫进屋里去,然后看它如珠线般重重落下,是件有意思的事。下雨总是清静,坐在门口,在阴天缓静灰暗的时光里读周作人《雨天的书》,平明清淡,冲和秀雅,正是这雨天的心绪。周老虽说这雨是苦雨,又何尝不是从这苦的不便里味出点闲静。我则是如他文里不知世事的小孩,一味只玩味雨之清趣。蒋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11 19:28)

南江桥归来

国庆的最后两天,约了堂哥堂嫂陪姑姑去刘海老家平江南江桥,四台车,大大小小二十三人,在会展中心集合,九点钟出发,从杭瑞高速过湖北通州,再转京广澳进入南江桥。一路走来,只见涓涓细流汇成一条小河,小河像一个扎着长长马尾秀发飘逸的少女,哼着小曲悠然向西,快接近小镇时,倏地一甩发梢,转而向南,或许这就是南江的由来吧。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