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范敏oo1
范敏oo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0,241
  • 关注人气:1,8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2019-04-16 06:39)

四月芳菲

我在等一场雨,从今晨,一直等到现在。这场雨,似乎酝酿了很久,下到夜里,就有些缠绵了。

夜未深,人却静了,雨下得似乎更密了,淅淅沥沥,拍打在雨棚上,发出悦耳的声响。窗开着,扑进些细细碎碎却清晰的凉意,撞在我这个身处异地的人身上,在孤单的夜里,有着分明寂寞的轮廓。

阴沉的雨天,总让人窒息,思绪又回到从前,开始想念远方的爸妈,一再藏匿在心底的亲情,经不住,我的反复迂回,那些长长短短的记忆,在四月的夜雨里,默默忧伤,心底,思念密密匝匝,绵绵长长。忍不住拿起电话,拨号,没人接听,再拨,通了,接电话的,永远是爸爸。电话在爸妈手上轮回转换,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释放这些天来无法言说的怅惘和恍惚,知道我五一回家,爸妈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4-11 19:59)

与鸟儿同眠在天穹下

在长沙市工作的小梅夫妇,从2002年开始,每年都来岳阳参加观鸟大赛。当得知我们家就在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内,离采桑湖观测站只有5公里,且来去非常方便时,就于123日晚在我家住下了。

第二天我们起了个大早,当我和背着“长枪短炮”的小梅夫妇赶到黄安湖时,天刚蒙蒙亮。沿着黄安湖机埠下的一条小径向湖的深处行走,发现呈现在我们面前的,竟然是那样油绿、茂密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4-05 11:52)

墓里墓外,前世今生

我的娭毑(祖母),离开我们已整整三十多年了。这么多年来,每当想起她,悲怆,刻骨的思念,萦绕心间。我清楚记得,娭毑的生日是农历212日,如果还健在,已整整一百多岁了。

三十四年前,当娭毑的遗体被推进炉膛,我哭喊着,追赶着想再多看一眼。脸色蜡黄,双眼紧闭,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向这个世界关闭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31 15:07)

画外音

这几天又翻出吴冠中先生的《画外音》,是前些年在省文联旁的那个旧书店买下的,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原价45元,给我打了五折多,20买下,算我捡了大便宜。买回来后就一直放在枕边,便于随手翻阅。

对绘画的感觉来自八十年代初油画《父亲》,特大号肖像,厚重、震撼,作者罗中立。此画得了全国青年美展一等奖。印象极深。后来又接触了一些国外的油画,如梵高的《向日葵》等画作,绚烂、热烈。年岁渐长,性情趋向平和,倒喜欢上国画了。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25 05:09)

香椿

香椿树,不限于只生长在江南,但水软风轻的江南,生长的肯定是最动人的村上春树。香椿树是树中丰仪伟岸的美男子,树形挺直,材质深红油亮,纹理清爽动人。春天里枝头长出最美味的叶芽,初夏天,它们飘着细碎白花的浓阴会洒满南方村庄所有的院落。

椿树的生命是偶然的,就像生在乡下的每一个儿女。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生地,我们的祖先就在这片丰饶或者贫瘠的土地上,落地生根。有植物的天性,也有一粒种子深深许下的诺言。墙角里,说不定哪天露出一枚小小的芽尖。那是椿树试探春天的眼神。屋后的池塘边,过不了几天就窜出拇指粗细的枝干。青嫩的树叶在朝向晨风微笑,那是椿树多情而执着的儿女,并不遵从落地生根的至理。而是,从母株庞大的根系上萌发出嫩嫩的枝条。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20 12:42)

春分

每年的春天一到,我心里总是蠢蠢欲动,以为会发生什么,但每次春天过去了,还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我在想,是不是只有我才这样期盼春天呢?往前推,夏末第一场寒风冷意,我在心里就已萌生了冬天快快过去的念头,到了冬天,数着日子一九二九三九……希望寒冷早早过去的盼头几乎天天膨胀,过春节经雨水过惊蛰,到今天,春分到了,在我的感觉中,我期待的心情这才最终落了下来,这一年的春天真的完全到来了。老天再刮风再下雨,那也是真正春天的风春天的雨了。

春分不是节,我却无意之中把她过成了节日,完成了春分这天“规定”的这事那事。这便有了内心欢喜:春分春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15 12:16)

平安时代的华丽魅影

——读《源氏物语》

在这春暖花开的三月里,闲暇时把厚厚三本《源氏物语》看完,心却掉进不可言喻的颓丧和忧伤里去了!

《源氏物语》是世界上最早的长篇写实小说,比《红楼梦》还早了700多年。我看的是1982年版的译本,丰子恺译。丰子恺文学功底深厚,用词遣句得心应手信手拈来,品读之际酣畅淋漓,一气呵成。从中也能看出日本深受中国大唐文化影响之深远,因为里面有很多精美的诗文,其华美真的不亚于出至中国人之手的文字。这就让人不得不由衷佩服起《源氏物语》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10 09:57)

三毛,如今,你又在哪里流浪?

三毛死了。只用了一只丝袜,就像一阵风一样,走了。

那天,我坐在黑暗的夜里,泪流满面,久久不语。

历史,或许就是一个影子,一声叹息。今天,我能做的,也只是在这样一个深夜,拧亮台灯,在一片氤氲的氛围中,静静地读三毛的作品,追忆她传奇的一生。

当我把她的书,一本又一本从书架上取下,却无法,从这些细细密密的文字里,抽取一段和这个女子有关的故事。

是三毛把这些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06 12:26)

梨花细雨黄昏后

很长一段时间,我把自己沉浸在宋词卷册里,怎么也无法跳过那个清冷的身影,怎么也躲不开那声声叹息。薄黄浅纸,被滴滴泪水浸染,节节愁肠,沉重得让我无法轻易翻过。秋风瘦瘦,箫声呜咽,斜阳里,朱淑真着一袭素雅白衣,款款向我走来。

(一)

“扁舟夜舶月明秋,水面鱼游趁闸流。更作娇痴儿女态,笑将竿竹掷丝钩。” 

南宋初建。 

北边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02 08:49)

苏青,在红尘烟火的最深处

很多人是认识张爱玲才认识苏青的,我也是。

张爱玲说:“把我同冰心、白薇她们来比较,我实在不能引以为荣,只有和苏青相提并论我是心甘情愿的。”以张爱玲的孤高自矜,居然肯引苏青为同调,甚至说出“只有和苏青相提并论我是心甘情愿的”这样的话来,很让我诧异。

这才留意苏青。

十年前,我靠在书店的柜前,漫不经心地翻着苏青的《结婚十年》和《谈女人》,书间,一会儿蹦出一句话,一会儿,再蹦出一句话,句句石破天惊。心,给大胆的苏青弄得一惊一跳,赶紧付款,抱书回家。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