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范敏oo1
范敏oo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5,701
  • 关注人气:1,8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2020-01-19 20:49)

腊月

儿时的记忆里,只要季节的脚步一跨进腊月的门槛,古老而新鲜的年味就日渐浓烈起来。年有多长,腊月就有多短;腊月有多长,年关就有多短。

一年之中,最富特色最富风味的应该就是腊月了。

一走进腊月,一种独特而浓厚的气氛就弥漫开来,不由自主地感染着周围。虽然现在的年味越来越淡,年轻人对腊月的概念也越来越模糊,但与上了年纪的人来说,腊月依然以其出世人俗的姿态立成一道风景,让人们在新年的前夕对生活进行朴实、精彩而别致的注释。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1-12 19:35)
标签:

美食

岁月

情感

霜降萝卜甜

霜降一过,萝卜开始陆续上市,这里说的萝卜不是大棚里栽种的反季节蔬菜,而是按季节自然生长的萝卜,母亲说:打过霜的萝卜才甜。

记得童年时,母亲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萝卜赛人参”。她说萝卜浑身是宝,比如萝卜的种子能消食化痰,叶子能止泻,就连结籽老死的根,也能利尿退肿。因外公是有名的老中医,我们相信,作为他的女儿,我们的母亲,自然也是半个中医了。

萝卜好吃也好种。“头伏萝卜二伏菜。”每年的入伏,就在土埂上下种。到白菜出苗时,绿生生的萝卜苗,已经长得很壮实了。时令一到立秋,萝卜的脊背就拱出了地皮。不用施多少肥,浇多少水。萝卜在岁月深处走动,没谁听得它的脚步声,白露、秋分、霜降。到了立冬节气之前,地下,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0-17 04:34)

也说烤鸭

第一次吃北京烤鸭,是在1981年冬天,父亲出差从北京带回来的,味道如何,基本毫无记忆,只记得父亲还在厨房片鸭,调酱,切葱段和黄瓜,我们兄妹就一人一筷子,把一盘吃烤鸭用的面皮给消灭了。待父亲端上来一盘烤鸭的时候,面皮已吃个精光。父亲哭笑不得,只说了句,买这只烤鸭他在全聚德排了两个多小时的队。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0-11 08:37)

沉默的民间英雄

——读刘醒龙《天行者》

这些年来,在网上陆陆续续下载了不少优秀作品,收藏在我的文档里,却一直无暇欣赏,想来,网络阅读尽管方便、快捷,但过于浮燥、喧哗,经不住咀嚼和回味,于我还是快餐文化,我喜欢的还是斜在沙发,手执书卷,沉心无语的那种安宁潜默。

拿到刘醒龙《天行者》这本书时就感觉沉甸甸的,铁青色的封面愈发加重了它的厚重感。我读书,从不去看腰封,谁推荐的不重要。对一本好书来说,这些都是皮相,可能会吸引眼球,实质却无足轻重。我看重的是,一本书自身择定的内容,以及内在是否从容的表达。

翻开书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0-01 07:22)
标签:

岁月

历史

情感

折枝

沿湖路圣大龙庭小区前面,种有三两株腊梅。因腊梅还小,又掩没在其它高大的树木中,所以常被人忽略。去湖边散步,为图清静,我喜欢朝偏一点的地方走。所以,也时有见到这几株腊梅。

腊梅,平淡无奇。不像它身边银杏树那样,整个枝干都是向上的,挺拨的,就连分枝也是向上的,挺拨的。远远一看,银杏就给人感觉挺拨俊逸,像有才且儒雅的男子汉。而腊梅就不是这样了。她的枝干是分散的,一棵树往往十几根枝干簇在一起,象单兵作战的个体,没有整体感。再之,腊梅个子不高,细细的不高的枝干,参差不齐地互相挨着。但腊梅插枝就特别好看。

明人折枝瓶花真美,高濂作《瓶花三说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9-21 12:41)

鳜鱼

生活在洞庭湖畔,有一大乐事,那就是一年四季可以吃到各种鱼,洞庭湖的鱼,滋味鲜美者多矣,每到阳春三月,桃花流水时,小时读过的张志和《渔父词》便浮现脑际:“西塞山边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鳜鱼之名最早出现在《尔雅翼》,古人将鳜鱼称为“水豚”,《正字通》中有:“鳜鱼扁形、阔腹、大口、细鳞、皮厚、肉紧,味如豚。一名水豚,又如鳜豚。”李时珍说,鳜鱼之美味竟可与剧毒却让人宁可冒生命之险去品尝的河豚相媲美。还有偏爱鳜鱼鲜美的古代食客将其比成天上的龙肉。古人对鳜鱼之偏爱绝非其他河鱼可比拟,或正是因为如此,鳜鱼与黄河鲤鱼、松江四鳃鲈鱼、兴凯湖大白鱼齐名,同被誉为中国“四大淡水名鱼”。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9-14 09:22)

蝶殇

蝴蝶是少年。春天来,煦风一吹,少年的情窦“啪”地一声打开,它们从沉沉的梦里醒来,次第从茧中脱壳而出。不久,漫天都是蝴蝶了。

我到亚龙湾蝴蝶谷的时候,天空下,蝴蝶已舞得寥落,显然,春心已淡定下来,不再那么迫不及待,一腔柔情,转化为母爱,沉淀到孕育里去了。

夏天是蝴蝶的狂欢节。当地人说。

想象几十万只蝴蝶在山谷里舞蹈,呈现的奇妙景观,就觉得自己来的不是时候。这是一幅寓意深远的童年草图:一双双手伸向停留在栅栏、花朵、草叶上的蝴蝶,在雨后的短暂宁静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9-03 07:37)

木心印象

深秋时节,生活节奏放缓,人心较为舒缓、沉静,适合阅读木心的文字。读木心的书,有些许饥渴慕义,些许废寝忘食。如果你愿意,也可以一起读。

木心是近年来活着被“出土”的作家,他在海外的知名度远远高于海内。2006年以前,木心先生是作为画家出现在大陆的,直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陆续出版了木心先生的散文集,诗歌集和小说集,再加上陈丹青郑重其事推荐,我才开始关注他。

他在国内名声渐渐扩散开来,很大程度上是他的高徒陈丹青运作的结果。尤其在他死后,陈丹青把他在美国讲述文学课的课堂笔记整理出版,编成《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8-27 15:13)

木香

  这两天木香开得真盛,从阳台窗口看下去,楼下那木香棚真是白茫茫一片。说实话,每次从木香藤旁经过,真想揪下几朵花。因昨天看《人间草木》,汪曾祺先生在写木香时写道:“我的舅舅家有一架木香花。木香花开,我们就揪下几撮——木香柄长,似海棠,梗带着枝,一揪,可揪下一撮,养在浅口瓶里,可经数日。”后面那句话,可真吸引我。若自己家有木香,早就剪几枝插瓶了。

岳阳若要说什么花多的话,木香要算在里面了。这个时候,机关小区、君荷大道到处可见,白花多,黄花略微少些。不过,岳阳人不叫它木香,叫七里香。我以前也只晓得叫七里香,木香这名字也是从汪先生的文中才知道的。

木香花打花苞的时候很有趣,那一个个白色的小花苞如星星点点,掩映在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8-20 06:26)

扁豆

周末去菜场,见到一堆特别漂亮的扁豆,饱鼓鼓,紫盈盈,不由凑到跟前伸手抚摩。买菜时,常为长得水灵的瓜菜动心。细腰的葫芦、玲珑的小南瓜,还有带着花的黄瓜、丝瓜,等等,皆为倾心目标。

  扁豆,也叫蛾眉豆。螓首蛾眉,巧笑倩兮。扁豆开紫白两色花,形如小蝶,颇似蚕豆花。大约因其花形,扁豆才叫“眉豆”或蛾眉豆的吧。书上它还有好几个名:藕豆、鹊豆、沿篱豆、秋扁。老家皆称之为眉豆,多好听,像女子芳名。

扁豆开花漂亮。郑板桥是这样写的——满架秋风扁豆花。没在乡下生活过的人是读不出其中的意趣的。秋风飒飒的季节,植物们枯的枯,萎的萎,惟有扁豆依旧斗篷一样罩在篱笆上,婆娑的藤蔓上,弹出一根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