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范敏oo1
范敏oo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2,579
  • 关注人气:1,8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2018-09-14 08:41)

秋雨中那些草物

秋暑未收,依然热得很。阳光依然亮烈,却分明带了秋的金黄之色,不是夏日的白炽。这般时节,最难将歇,短袖早晚不够御寒,长衫到午间却奥热得令人恼,虽偶有秋风带点野矿之气,但并不能干我汗珠。前阵子是一味的木樨蒸天气,以为过后将有三秋桂子,但巴巴盼望着的桂花却迟了二十多日才开,真是姗姗来迟。此地没有可赏的桂花,前阵风送幽香,确定是桂花香气,却淡薄羸弱,并不浓烈,且闻香不见花,每几日也又没了。想起此时小镇桂花繁花满树,清香十里,真是向往。秋天少了菊与桂,分明少了些韵味。

白露已过,仲秋未至,昨下午逛街尚热汗涔涔,今儿一早,室内已觉微凉。抓一件长袖布衫,着布裙,赤脚穿皮拖,握伞出门。晨七点,院内车息人寂,除了连绵的雨线,便是连绵的雨声,再有一个连绵便是一处接一处的草,树,花,以及串起这些小物小景的石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9-10 19:13)

遍地风流

据说,阿城是中文里最会驾驭动词的作家。遂买来他的代表作《棋王、树王、孩子王》、《威尼斯日记》、《遍地风流》,虔诚阅读。读阿城的《棋王》,酣畅淋漓。便拜读《遍地风流》,感叹幸亏我是这个年纪遇到他。

读阿城的文字,总要被冲击一下。

或是如酷夏难耐一杯冰镇西瓜汁的慰藉,或是如寒冬郊外,燃起篝火,一簇又一簇火星溅起。读《遍地风流》,读着读着便不自觉地有凉意飕飕的从脚底渗入。是《溜索》中首领的畅快和豪迈,“往下看不得,命在天上”。再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9-07 19:54)

白露

时光如水,一个个节气,都在时光里流转,交替,一转眼,又见白露,秋意袭人。

这时的洞庭湿地,蒹葭白茫茫开得正盛,一年丰繁的色泽,此时为最。到了这个时节,早晨起来,风将一条路刮得发白,空气里仿佛都流动着透明的铅灰色。心里寥落又开阔,好比一幅笔法疏淡的水墨,便晓得,秋天当真来了,随同一个终古美丽的名词。

秋始白露。从此,风轻、云淡、天高、水长。白露含秋,是那晶莹的露珠折射出诗意般的韵味。这个季节最为写意,它兼有水墨的浓重与工笔的细腻。即使没有阳光的日子,秋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9-03 19:33)

葡萄

花很长时间收拾房间,然后打扫卫生。洗衣机在轰隆地响,是昨晚洗澡换下的衣服,地板拖得很干净。有些累了,便斜在沙发上看前几日画的国画,一串串水墨葡萄,晶莹剔透。自然,画没有我描述的那样好,只是因为是自己的作品,还是喜欢。

想着今天还没动笔,起身把笔墨纸砚一溜摆开。

水墨葡萄是用墨加水来表现的,墨色的浓淡干湿变化,关键在于用水,水量的多少与墨和色的结合会产生无穷的变化。水墨在生宣纸上易渗化,要区别葡萄枝、叶的墨色,就比画紫、绿葡萄更有难度。我先用大白云笔蘸墨色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31 18:56)

乱看北海

这世上,有些喜欢,是猝然降临的。也许只是一个回眸,也许只是一声轻叹,那种懂得,便入了心,入了肺。

仿佛,是前世今生的约定。

到达北海的那天早上,天突然阴冷起来,雨柔得悄无音息,盈耳的雨声,迷朦,缠绵,分明有一种梦幻的感觉。

都说,秋季不宜生梦。而这浮动的暗香,迷朦的烟雨,不知不觉,浸入我的意念中,仿佛伸出去的手掌,不是接住一二滴雨点,而是握住了北海的灵魂。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28 11:14)

栾树

去新疆,过甘肃,沿途总碰见几排栾树,三五成群,毗邻而立。人在飞速的车上,一路看去,如看山水,真享受。秋天原本空无一物,徒剩长风万里,以及栾树粉色的荚在枝头哗啦哗啦地摇——如果她们高兴,摇上一整天,也不显累。

这个秋天,这条去新疆的路上开满了迷人的花朵……

这些栾树似乎在一夜之间就开满了灿灿的黄花,是啊,秋天了,再不开就来不及了。记得住在建新时,我的屋前的院子里种有一棵菊,阳光少,雨露少,那花长得很慢,秋日,它也孕育了花苞,虽然晚一点,花苞还是蛮大的,我每天都会去看她,满怀的期待。她一直没开,直到有一天,早降了冬雪,我看她时,她枯萎了。我轰的一下头就大了:原来花儿开得太晚,就会错过花期……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24 19:33)

酒事

今天,是出葡萄酒的日子,当我把瓶盖掀起,酒香扑面而来。

酒是个好东西,如果不过量的话。“何以解忧,惟有杜康。”记得一本叫《消闲四品》的书,是文化名人品评吃喝玩乐的闲情逸致。每篇只几百字,却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淡雅而博学的文化气息。

品喝是其中的一部分,国人谈到喝,必定少不了茶和酒,尤其是文人雅士。茶香酒浓,从周作人到梁实秋,到林语堂,到丰之恺,还有才女石评梅,竟然都写到了酒。周作人说到酒,下笔很亲切,看他描写自制糯米酒的过程,心情愉悦,感同身受。

时令进入冬季,是酿糯米酒的好时光。每年,我要到邮政局的老王家买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21 08:06)

处暑

一直以来,我以为处暑是夏天的节气,但时已入秋。立秋虽然是夏天的终止,但夏天犹自恋栈不去,最后的余光反而更为炽烈。由立秋至处暑,好比是一个告别时期,爱欲缠绵,分外着紧,然后光焰虽烈,势不可留,萧萧落叶后便一去不复。

处暑好像是来自盛夏的贵客,在秋中穿行徘徊。但是不管怎样,这都使处暑成了一个离别的季节。中国人的哲学智慧最高境界所谓“天人合一”,以自然气候更替去体味人间盛衰和情感消长,几乎没有一处是不贴切的。

大多数平淡的日子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总是在不经意间溜走,于无声无息之间远离我们而去。处暑,跟其它的平淡日子相仿,在二十四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18 20:10)

清欢 

从我家大院后门出去,不远就是团湖,那里是远近闻名的荷花公园,有着五千亩的野生荷花。每年花开的时候,四周的人都要去看。

我也去看。只不过我一般是在每年入秋的时候。入秋,荷花渐渐开得人困马乏,荷叶底下似乎就要弹尽粮绝,湖面上,东一朵西一朵,没有了夏日的声势不说,花色仿佛也黯淡下来,笑渐不闻声渐悄,美人迟暮了。

拣着晨曦初露,或灯火初上的黄昏,此时的园子静静的,有点落寞,可我觉得这恰是看荷的最好时候。一来月朦胧鸟朦胧,有灯下看美人的感觉;二来——也是最重要的——荷花本来就闲云野鹤,不喜闹,此时会它,最合它的心性了。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15 19:59)

初秋的午后

昨日上午出去逛了一圈,竟有不少收获;一个小木凳和一把大蒲扇。

这两样东西如今像是古董了,去泰和的小巷子才寻得到。小时候却常见,小木凳常被拎在手里看露天电影或坐在门口乘凉,大蒲扇也在炎炎夏日赶走了多少酷热。现在拿到手的这两样家什无奈只形似神不似,放在家中当摆设的意义居多,却也古朴典雅、赏心悦目。后在沃尔码商场内走了小半圈下来,就好几个人打听是从哪买的。原来,人类离自然远了,就时时想着返朴归真,想回到曾经的原生态生活。

最喜欢还是双休日的午后,泡一壶茶,倚窗而坐。时光便在馥郁的茶香中,慢慢沉淀下来,一如音乐般流淌而过,一切都是那么的恬然自得。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