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友情链接
个人资料
独步无尘
独步无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14,105
  • 关注人气:3,3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草根名博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首先
声明,这部在去年法国戛纳电影节首映的《爱恋》,不是前年参赛的那部惊世骇俗的3D情色电影《爱恋》,前者是“Loving”,后者是“Love”——爱,不只是一个引人注目的名词,而是一直在进行的动作或者姿势。然而这部“Loving”还有另一层意思,它是主人公Richard 和 Mildred Loving夫妇的名字,意味着他们跨越种族的藩篱、冲破世俗的禁锢而相结合,并相爱着,是一部关于“爱”的普遍与永恒的电影。

       这部根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尽管贾母表态:
“不大说话的又有不大说话的可疼之处。嘴乖的也有一宗可嫌的,倒不如不说的好。”但笨嘴拙舌的我,还是欣赏能说会道能言善辩的女子。言为心声,至少说明她心思活泛。

       试想想,像凤姐一样人话鬼话都能说,好话歹话皆可言,软硬兼施,恩威并重,最起码在职场上很有发挥。若单纯看热闹,还是伶牙利齿的黛玉与晴雯最可爱。那两张刀子嘴啊,一个尖酸刻薄,一个夹枪带棒,具有超强杀伤力,经常让宝玉躺着中招,看把他气得,都要离家出走(出家)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端午小长假前,我外甥诚邀我一起去有
“漳州垦丁”之称的镇海角。可是,我上周刚去了镇海角斜对面的火山岛,烈日灼心,至今仍未恢复英雄本色,看不清真相。隔周再去海边晒太阳,岂不是火上浇油?那可真要成如假包换的黑人了。我只好婉拒,反正我也习惯了节假日独自宅在家里,见不得光,见不得人。

       还有一个原因。去镇海角,无非是看海上日出和日落,你以为真有垦丁音乐节啊。但以今年的天气反常表现来看,万一下雨,虽不能“星沉海底当窗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虽然我认定贾宝玉是害死俏丫头晴雯的元凶,至少也是帮凶,但看在他后来念念不忘的表现上,就原谅了他。尤其是那篇词藻华丽、修辞秾艳的新奇祭文《芙蓉女儿诔》,集各时期文学风格之大成,可与《曹娥碑》一起列入历代悼文精选。如果他上了考场有这样的灵感发挥,这高考作文,必得高分。

       不过,这样哀哀戚戚地长篇大论,我只记得这几句,“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其为性则冰雪不足喻其洁,其为神则星日不足喻其精,其为貌则花月不足喻其色。”这是给晴雯盖棺论定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现在,
终于可以挺起胸,扬眉吐气,傲娇地说:我也拯救过世界在此之前,虽然女神能顶半边天,不过是给超级英雄打下手的,什么黑寡妇、猩红女巫,还有猫女、小丑女、凤凰女、暴风女、魔形女等等,全都是红花反衬了绿叶,是木棉。只有神奇女侠,能够自成主角,并且引领“妇联”崛起,是名符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论思想开放,我水土不服就服贾宝玉的曾祖父辈宁、荣二公。人都死了,在天之灵还嘱咐警幻:
“吾家自国朝定鼎以来,功名奕世,富贵流传,虽历百年,奈运终数尽不可挽回者。故近之子孙虽多,竟无一可以继业者。其中惟嫡孙宝玉一人,禀性乖张,生情诡谲,虽聪明灵慧略可玉成,无奈吾家运数合终,恐无人规引入道。正幸仙姑偶来,万望先以情欲声色等事,警其痴顽,或能使彼跳出迷人圈子,然后入于正路,亦吾弟兄之幸矣。”

       于是便有了秦可卿向贾宝玉梦中秘授云雨之事,并且使贾宝玉与袭人初试云雨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现在要组织一次部门活动,真的比上蜀道还难。从秋到冬,从春至夏,一拖再拖。原因很简单,除了像我这样的单身汉可以随叫随到外,其他人都有家室
——没成家的也有男女朋友,不是二人世界,就是三口之家,生活已被绑定,牵一发而动全身,到底不方便

       所以,革命就是请客吃饭,只能号召他们全家总动员,让家属随行,费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欢乐颂
2》每晚又是花开五朵,各表一枝——乱花渐欲迷人眼。我是有点看不下去了,同样资深HR,你看樊胜美转行做理财顾问,竟然也做得风生水起。谁说隔行如隔山?看来HR真不是个有前(钱)途的职业

       五个女人一台戏,中心话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浪漫的故事通常发生的地铁,比如开往春天的地铁,最后一班地铁,还有十点半的地铁:
“十点半的地铁/ 终于每个人都有了座位/ 温柔的风/ 轻轻地轻轻地轻轻地吹.....”啊,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坐着摇椅慢慢聊。

       可是同样的事发生在公交车上,结局可能就大不同。

       话说,多年前我从重庆大学招了一批土木工程专业的毕业生——唉,土木工程的,说起来都是泪啊。本身又土又木,工作又累又苦,风吹日晒雨淋,没有周末节假日,工资还不如民工,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爱玲在《倾城之恋》中写道:一个女人,再好些,得不到异性的爱,也就得不着同性的尊重。从这点上看,无论王熙凤在贾府有多高的地位,如何的风光,怎样的强势,做为女人,她也是失败的。问题不在她身上,而在
丈夫贾琏的德性上,下流种子,沾花惹草,总觉得家花不如野花香,女人还是别人的老婆好。

       听听王熙凤是怎么跟平儿说贾琏的天下哪有这样没脸的男人,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