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友情链接
个人资料
独步无尘
独步无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57,948
  • 关注人气:3,4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草根名博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记得严歌苓在一篇《写稿老手记》中写过,一个小说家的成功有三个因素,天分除外。一是父母离异(或早丧),二是家道中落,三是先天体弱。她还粗粗核实了一下,发现曹雪芹和鲁迅符合后两宗,英国的布朗特三姐妹马马虎虎将三宗都兼擅。当然,严歌苓自己倒也恰巧具备这三个因素。

       不过,这都是外在因素。村上春树在他的首部自传性作品《我的职业是小说家》中,以超过三十五年的小说写作经验,总结出一个大多数小说家成功的内在因素:很难称得上兼具完美人格与公正视野的人,而且一见之下,有难以赞美的特殊秉性、奇妙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或许真的进入了网络时代,很长时间都没有看到那种娓娓叙述的有着传统情感色彩与史诗风格的影片。撇开投资者的眼光不讲,因为这种影片通常需要有一个纯文学(不是网络文学)作品为基础,就像《飘》之于《乱世佳人》。这部根据
M.L. Stedman同名小说处女作改编的《大洋之间的灯光》,应该是本年度最优美动人的剧情影片。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饱受战争情感创伤的军人汤姆,来到一个偏僻的澳洲孤岛当起了灯塔看守人,以独处的方式来表达哀莫大于心死。偶遇因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人问我,厦门鼓浪屿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成功了,有什么感想。咦,这种小城大事,不是应该采访咱们的市长吗?我只听说,因为小岛无法承受过多的生命之重,几欲沦陷,鼓浪屿早就采
游客实名制,每天限制上岛人数,观光者得提前半个月网上订票才行。现在“申遗”后,名声更上一层楼,估计得提前一个月了吧否则你只能望洋兴叹,顶多隔岸观望,看个大概,回去好向别人交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自从开了“悦读电影”的公众号后,我就比较少在博客写电影文章了,只是想单纯在电影公众号上为喜欢电影的人介绍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二季《中国新歌声》不知不觉进行到了导师盲选尾声阶段,正巧赶上
2017年世界女排大奖赛总决赛在南京如火如荼地举行。所谓文体不分家,在周五晚上前后脚相继开战,形成黄金周末,这是要我取消一切约会,独自在家守着电视过夜吗?

       自从中国女排第一宝贝(美女)张常宁伤愈归队后,形同一个人在战斗的朱婷就卸下了半边担子,两人双剑合璧,如虎添翼,小组赛3:0完胜昔日苦主巴西女排,算是破了魔咒。周五晚上面对第二个对手荷兰女排,中国女排首盘取胜后,我们都以为会轻轻松松9点钟前三盘结束战斗。然后电视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论起来,我外甥众多,遍布各行各业,是有些生活资源的。我小外甥卖原产茶业,我三外甥卖进口红酒,可惜我既不喝茶,也不饮酒,这样浪费资源,只能怪自己没品味。上上周末,三外甥电联,说新进口了一批红酒,要叫我大外甥去拍些商业宣传图片,并邀请我莅临指导。

       我去?我又不懂摄影,只会用手机傻瓜拍照,看热闹都是外行。难道是以一个看多了电影的观众身份,纯粹看画面?那我可是要以连续三届奥斯卡最佳摄影艾曼努儿·卢贝兹基的光影和构图,高标准严要求,届时切莫怪我吹毛求疵鸡蛋清里挑大骨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外人看来,像我这样的单身生活,一定是孤独寂寞冷,家徒四壁连个红香绿意都没有,真是花见花败草见草衰
——总之,与花花草草绝缘,回到家也形同入了空门。这就叫五行缺木,命中无花,三生三世都修不来十里桃花,该给自己点一首《凉凉》循环播放,以资警“凉凉十里何时还会春盛,又见树下一盏风存.......”

       我偏不信这邪,偏要“拈”花“惹”草,以不怕死(养仙人掌都会死)的精神,上下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假如猫从世界上消失了,这个世界会
有怎样的变化?假如这世上没有了我,究竟会有谁为我悲伤?

可惜,生命不是一个假设,而是一个意外。年轻俊朗的邮递员,突然被查出患有脑肿瘤,医生宣布他只剩半年的生命。当他垂头丧气地回到家,发现有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魔鬼,戏谑的眼神仿佛能看穿一切,自然也能看出他的心事。结果,魔鬼与邮递员达成了一个交易:“从这个世界上每消失一样东西,你就能延长一天生命。”这就叫有得必有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毕业季,一不小心就被我大外甥赶上了。他今年厦门大学会计专业硕士毕业,在职的研究生,全班同学都
已过而立之年,成家立业,职业生涯也大致成定局,没什么憧憬,亦无任何忧虑,所以好聚好散,没必要像未出过校门的毕业生那样为赋新词强说愁,什么“醉笑陪君三千场,不诉离殇。”但是吃喝玩乐等一系列毕业季压轴节目是少不了的,把酒言欢,借题发挥,而且大家都有收入,无论怎么AA或众筹,都不会像囊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喜欢
读亦舒小说来排忧解闷,亦舒小说的女主则喜欢其他人的小说陪伴寂寞从《聊斋志异》到《红楼梦》,从老舍的《骆驼祥子》到鲁迅的短篇小说——其中有一篇叫《伤逝》,子君和涓生因为自由恋爱而结合,后来涓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