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独步无尘
独步无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20,584
  • 关注人气:3,4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草根名博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突然发现,我们
一直都错了。都说村上春树是诺贝尔文学奖最长情的陪跑者,其实,这个殊荣另有其人——格雷厄姆·格林曾21次提名诺贝尔文学奖。悲催的是,只要村上春树看上或推荐的作家,往往都会获得诺奖,而看上或推荐格林的作家,比如加西亚·马尔克斯、威廉·福克纳,可都是诺奖获得者所以人家还是诺贝尔文学奖的无冕之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拉仇恨之前,
分享一则娱乐花絮。趁着周末时光,我又看了一遍官版上海维密秀。我发誓,我可不是贪恋那些维密天使的美妙身材。不过,话说回来,上月末,全中国人民都为这场内衣秀而集体兴奋,同声惊呼,不仅奚梦瑶在T台上那美美的惊天一摔,更因张靓颖成为首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一部带有明显标签的电影。你只要随便输入几个关键词,比如全球十大禁片、评分最高的电影
TOP20、十大配乐神曲,包括十部被分错级的倒霉电影,都可能搜索到这部电影。当然,它还有一个心灵毒鸡汤式的片名——《梦之安魂曲》,一首关于梦想的挽歌。

       梦想,曾经是一个多么美好的词汇。因为梦想,我们的生活才显得生机勃勃,充满希望;只有梦想,人生才有继续下去的理由,让挫折与痛苦变得无所谓。有人说,人与动物的最大区别就在于人有梦想,甚至有人说,人靠梦想而活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失踪一个多星期的太阳公公终于露脸了,整个世界仿佛被谁调了亮度与色温,顿时万象更新,
画面暖馨。要知道,在这段暗无天日的时间里,阴雨连绵,很多人的内心都有一个歌神在高歌“我的世界开始下雪/ 冷得让我无法多爱一天/ 冷得连隐藏的遗憾都那么地明显.......”

       因为冷,只能蜷缩在蚕丝被窝里,作茧自缚——被窝是青春的坟墓,更是懒虫的温床,再美丽的蝴蝶,都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都说艺术源于生活,生活是最好的剧本。但是面对近期接连发生的虐童事件,还有一年后再度成热点的江歌刘鑫案,咱们的电影人没有一个敢于将这些真实事件改编成电影,形成道德舆论和社会批判,以儆效尤——正在上映并刚刚获得台湾金马奖最佳导演的《嘉年华》,作为内地首部未成人性侵影片,非真实事件,影响力有限。

       在电影人的责任与担当,电影的社会价值与力量方面,我们不得不对邻国韩国投去赞叹的目光。以光州聋哑学校儿童虐待犯罪案件为蓝本的电影《熔炉》,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大家还来不及恭喜石黑一雄,更多的人立即先心疼村上春树。看来,咱们村上的春树又进一步坐实了其诺贝尔文学奖的陪跑身份,路漫漫其修远兮,上下而求索不得,难道还要上穷碧落下黄泉?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对,我们就想看你谈陪跑的那一章节。

       老实说,在诺贝尔文学奖揭晓之前,我对石黑一雄的印象,仅限于根据他原著小说改编的电影——不是那部根据《长日留痕》改编、由安东尼·霍普金斯与艾玛·汤普森联袂主演并获得8项奥斯卡提名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A CLASSIC TOUR学友·经典世界演唱会”第113场厦门站——我第一次听张学友的演唱会还是十年前,在福州,跟我们前台妹纸去的。她男朋友送我们去长途车站,千叮咛,万嘱咐,生离死别一样。如果不是因为我是张学友的超级粉丝,而且这场内票巨贵,我也君子有成人之美,把票让给他。

       这是第三次去看张学友演唱会了。我旁边的小哥跟我热烈介绍说,他在外地刚看完两场,这是第三场。怪不得一票难求,我反应稍微迟钝,这场就剩看台票的最后一排了,明天的那场开售即告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到中年,因为冯唐的一篇文章,令很多男人莫名其妙突然就成了网红,还真有点不习惯。于是,一些长期身患葛优瘫的男人在沙发上呆不住了,揭竿而起,准备游行示威以示抗议。他们高呼口号:
“打倒岁月神偷,保卫家人,还我安稳,生活万岁!”

       可惜,身未动,汗先流,头上冒蒸汽。关键是,腰上挺着的大肚子碍事,就像沙滩上被浪打翻的王八,四仰八叉,拼命挣扎,怕是也很难翻身了。

       人们找不出自身原因时,通常把问题都归结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天早晨,我偷偷进了母亲的卧室,突然发现一叠剪掉了另一半的照片。照片上被剪去的一半,我想应该是我的父亲,我不在意他是谁,或者他曾对母亲做过什么,没有人,没有人能剥夺他是我父亲的这种感觉。”

       这是儿子写在笔记本上的一个秘密,过完17岁生日后就成了他的遗愿。埃斯特本是一个文学爱好者,他最大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小说家,他正在为了参加一个文学竞赛而创作一部关于自己母亲的小说。生日那天,母亲曼扭拉带他去看戏,散场后儿子索要嫣迷的明星签名时,不料被车撞飞身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1月11日早晨。社区公园居然被戒严似的不见人影,晨练者集体消失,连雷打不动风雨无阻的暴走队伍都作鸟兽散了。莫非一大早大家就上天猫抢购?还是抢了一个通宵,这会儿正在做一枕黄粱美梦?

       难怪这几天微信朋友圈有巡夜的更夫大声疾呼:“天干物燥,价廉物美。防火,防盗,防败家的娘们!”

       这一天,有人准备脱单,更多的人准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