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之子9881198198
风之子988119819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379,114
  • 关注人气:18,0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喜马拉雅风语红楼
   风语红楼讲座在喜马拉雅开讲啦。直接在喜马拉雅搜“风语红楼讲座”即可收听。
新浪微博
红楼笔记1
出版消息


《风语红楼2.香尘逝》于11月1日由知识产权出版社出版发行,当当、天猫、京东、亚马逊和新华书店均有售。当当购书链接:http://product.dangdang.com/23801289.html
风语红楼微信平台

扫二维码加入,关注风语红楼!

博文
置顶: (2015-12-29 09:27)

 

     第一,目前已出版的书

 

《风语红楼—风之子解读<红楼梦>》2014年9月1日知识产权出版社出版,天猫、京东、亚马逊、当当有售,当当链接:

http://product.dangdang.com/23554440.html

 

         

《风语红楼2香尘逝》2015年11月1日知识产权出版社出版,天猫、亚马逊、京东、当当有售。当当链接:

http://product.dangdang.com/23801289.html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3 07:53)

            《风语红楼》(精读本)224
              风之子原创

    第五十回诗社,众人催宝玉作诗。所谓:
    李纨又问宝玉:“你可有了?”宝玉忙道:“我倒有了,才一看见那三首,又吓忘了,等我再想。”湘云听了,便拿了一支铜火箸击着手炉,笑道:“我击鼓了,若鼓绝不成,又要罚的。”宝玉笑道:“我已有了。”黛玉提起笔来,说道:“你念,我写。”
     这个场景,何其熟悉。
      第七十八回,宝玉诗赞林四娘:
     贾政听说,也合了主意,遂自提笔向纸上要写,又向宝玉笑道:“如此,你念我写。不好了,我捶你那肉。谁许你先大言不惭了!”
     然后,第五十回,宝玉第一句诗出:
     宝玉笑道:“有了,你写吧。”众人听他念道,“酒未开樽句未裁”,黛玉写了,摇头笑道:“起的平平。”
      第七十八回,宝玉第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11 07:53)


           《风语红楼》(精读本)223
             风之子原创


    第三十八回,凤姐席间曾对鸳鸯有一席话。所谓:
    鸳鸯笑道:“好没脸,吃我们的东西。”凤姐儿笑道:“你和我少作怪。你知道你琏二爷爱上了你,要和老太太讨了你做小老婆呢。”
     这句话,好多人以为贾琏真的喜欢鸳鸯。其实不是,是凤姐拿鸳鸯作筏子。意思便是,就算你位高权重,不把我当回事,将来也不过挣得偏房,还是在我之下。
     大家想想,以凤姐的醋意,她的心腹平儿,也是她指定给贾琏的妾,尚且不能容忍和贾琏发生关系。更何况她以为“素习可恶”的鸳鸯呢?
      凤姐的真意,果然在第四十六回暴露。众人说起鸳鸯之事,第一次,贾母这样说:
      贾母笑道:“这样,我也不要了,你带了去罢!”凤姐儿道:“等着修了这辈子,来生托生男人,我再要罢。”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09 07:52)

         《风语红楼》(精读本)222
           风之子原创


    我一直疑心,第四十六回,鸳鸯哭诉不愿做贾赦小妾一事,贾母的反应过激。你看:
     贾母听了,气的浑身乱战,口内只说:“我通共剩了这么一个可靠的人,他们还要来算计!”因见王夫人在旁,便向王夫人道:“你们原来都是哄我的!外头孝敬,暗地里盘算我。有好东西也来要,有好人也要,剩了这么个毛丫头,见我待他好了,你们自然气不过,弄开了他,好摆弄我!”王夫人忙站起来,不敢还一言。
     本来嘛,就算贾母不同意,满足鸳鸯的要求,不给贾赦做妾,也不至于气成这样。毕竟是儿子讨要嘛。就是熙凤生日,贾琏偷腥,借酒装疯,追杀凤姐,又责怪贾母惯着凤姐,这样的事情总比贾赦讨要鸳鸯做妾丢人吧?贾母也没气成这样。
     贾母这样气,我记得只有三回。第一回是打宝玉,气得颤巍巍,声泪俱下,那可以理解,毕竟是她的命根子。还有一回是宝黛吵架,不可开交,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04 07:44)

            《风语红楼》(精读本)221
              风之子原创


    我曾说,第四十五回是黛玉幸福的极致。
    宝钗彻底跟她摊牌,表示放弃,祝福宝黛。
    紧接着宝玉来了,那番体贴,那番殷切。所谓:
    一语未完,只见宝玉头上带着大箬笠,身上披着蓑衣。黛玉不觉笑了:“那里来的渔翁!”宝玉忙问:“今儿好些?吃了药没有?今儿一日吃了多少饭?”一面说,一面摘了笠,脱了蓑衣,忙一手举起灯来,一手遮住灯光,向黛玉脸上照了一照,觑着眼细瞧了一瞧,笑道:“今儿气色好了些。” 
      试问天底下的何人何事,让宝玉如此牵肠挂肚?
      然后黛玉自己整出个渔婆的缘故来:
      黛玉笑道:“我不要他。戴上那个,成个画儿上画的和戏上扮的渔婆了。”及说了出来,方想起话未忖夺,与方才说宝玉的话相连,后悔不及,羞的脸飞红,便伏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4-02 07:47)


           《风语红楼》(精读本)220
            风之子原创


     第四十五回这标题,说起来是有些头重脚轻的。所谓“金兰契互剖金兰语 风雨夕闷制风雨词 ”说的只是这一回后半部分的事情,宝钗探望黛玉,二人长谈,以及黄昏时黛玉作《秋窗风雨夕》。
     这前半部分说的什么开诗社李纨和凤姐调笑,赖嬷嬷和凤姐交道,压根儿没提及。
     雪芹这样的做法,只因此回的后半部分太重要太重要,以至于根本顾不得凤姐李纨平儿和赖嬷嬷了,只想着要告诉读者,这一章的题眼在哪里,在钗黛谈。
     钗黛谈,就是钗黛合一的标志性事件。
     那么,钗黛这二人聊父母兄弟聊健康聊保养的散漫的谈话,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第一,宝钗委婉的告诉黛玉,我成全你们。
     当黛玉把她凄苦的心境告诉宝钗时,宝钗是这样回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3-30 07:53)


                  《风语红楼》(精读本)219
                     风之子原创

    第三十三回,贾母看到被打得半死不活的宝玉,当面这样斥责贾政:
    贾母听说,便啐了一口,说道:“我说一句话,你就禁不起,你那样下死手的板子,难道宝玉就禁得起了?你说教训儿子是光宗耀祖,当初你父亲怎么教训你来!”说着,不觉就滚下泪来。
     这句话,蕴含无限深意。却是在第四十五回借赖嬷嬷之口表露:
     因又指宝玉道:“不怕你嫌我,如今老爷不过这么管你一管,老太太护在头里。当日老爷小时挨你爷爷的打,谁没看见的。老爷小时,何曾象你这么天不怕地不怕的了。还有那大老爷,虽然淘气,也没象你这扎窝子的样儿,也是天天打。还有东府里你珍哥儿的爷爷,那才是火上浇油的性子,说声恼了,什么儿子,竟是审贼!如今我眼里看着,耳朵里听着,那珍大爷管儿子倒也象当日老祖宗的规矩,只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3-28 07:41)


             《风语红楼》(精读本)218
               风之子原创


    贾琏偷腥,凤姐大闹的结果就是,鲍二家的上吊死了。
    事情闹到这步田地,贾府上下的主子奶奶丫鬟奴仆都知道,鲍二家的绝不会有好果子吃。
    贾母邢王夫人尤氏,哪个会站在鲍二家的这边?
    凤姐又岂会善罢甘休?
    还有林之孝家的这样管家,谁会饶过了她?
    所以鲍二家的,实在已无生路。
    鲍二家的这样偷腥,其实下人们暗地里是知道的,不知道也不会给贾琏穿针引线。但是这样的事情,一旦曝光,她便成为了过街老鼠,不会再有人搭理。即便是贾琏这样的主子,也要避嫌。
    鲍二家的在外偷情,其实是有回报的。比如这次和贾琏,便是:
    二爷就开了箱子,拿了两块银子,还有两根簪子,两匹缎子,叫我悄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3-26 07:46)

          《风语红楼》(精读本)217
            风之子原创

    宝玉原是在闺阁里混的,又曾和黛玉说等着他回来调胭脂,但究竟如何,小说几乎没写,这也是奇文。只在这第四十四回,平儿理妆,方显出些脂粉色。
     贾琏偷腥,凤姐大闹,殃及平儿。李纨拉了平儿到大观园,宝玉让平儿到了怡红院。
     等平儿渐渐平复,换了袭人的干净衣裳:
     宝玉一旁笑劝道:“姐姐还该擦上些脂粉,不然倒象是和凤姐姐赌气了似的。况且又是他的好日子,而且老太太又打发了人来安慰你。”平儿听了有理,便去找粉,只不见粉。
      这下,宝玉于脂粉上的功夫显露了出来:
      宝玉忙走至妆台前,将一个宣窑瓷盒揭开,里面盛着一排十根玉簪花棒,拈了一根递与平儿。又笑向他道:“这不是铅粉,这是紫茉莉花种,研碎了兑上香料制的。”平儿倒在掌上看时,果见轻白红香,四样俱美,摊在面上也容易匀净,且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3-23 07:37)

         《风语红楼》(精读本)216
           风之子原创

    第四十四回,贾琏勾搭鲍二家的,只是吃了酒,并没喝醉。
    他借酒装疯,提剑追杀凤姐的时候,心里跟明镜儿似的。贾母在,邢王夫人在,嫂嫂妹妹们都在。可是,他为何敢如此放肆?只因:
     贾琏明仗着贾母素昔疼他们,连母亲婶母也无碍,故逞强闹了来。
     这个“他们”是障眼法,其实就是疼他贾琏。
     闹到这个地步,做母亲的和做婶婶的都觉脸上无光,于是:
     邢夫人王夫人见了,气的忙拦住骂道:“这下流种子!你越发反了,老太太在这里呢!”
     而贾琏的反应是:
     贾琏乜斜着眼,道:“都是老太太惯的他,他才这样,连我也骂起来了!”
     看到没有,居然敢指责他奶奶,这还了得。贾府换做他人,谁敢?贾政敢?贾赦敢?贾珍敢?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3-21 07:46)


           《风语红楼》(精读本)215
             风之子原创

    金钏死了,不过是几个月的光景,贾府上下,谁还记得?又或者为王夫人忌讳,装记不得。
    这便是浮云,这便是人心。
    偏偏宝玉还记得。
    第四十三回,他便叫上茗烟,满身缟素,去到水仙庵祭奠金钏。我说金钏是水仙,生命短暂之外,这就是依据。
    这次动静闹得大,刚好是凤姐生日,又是起诗社的日子,两头都少不了宝玉,因此宝玉此番出行,即便撒了谎是北静郡王一个爱妾没了,也闹得沸反盈天的。
     所以宝玉回来,见到独自垂泪的玉钏:
     一见他来,便收泪说道:“凤凰来了,快进去罢。再一会子不来,都反了。”
    今日是金钏的生日,妹妹玉钏自然记得。想起姐姐,就这么走了,自然垂泪。所以:
    宝玉陪笑道:“你猜我往那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公告

拒绝任何形式的免费转载发表,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博客好友已加满,请加关注或群: 

风之子红学群1:64676424

风之子红学群2:21357183

风之子红学群3:138148466

 

口出秽语者删!无理取闹者删!不知所云者删!色情广告者删!

购书链接

 邢夫人为何如此厚宝玉而薄贾环?

   《风语红楼》——风之子解读《红楼梦》系列1当当购书链接:http://product.dangdang.com/23554440.html

红楼笔记2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