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三郎
三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496
  • 关注人气:3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杜乃彤,男,1970年代生于苏北。做过教师、记者、编辑。出版过散文集和小说集。主编过和文学丛书。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
广而告之

  不替任何人代笔撰写任何形式的文字材料(包括修改)。如确看中不才,请付报酬,标准一字两元。

  一般不接听手机,有事请发短信或邮件。

古诗一首

朝卧待漏五更寒,

将军铁甲夜渡关。

山寺日高僧未起,

算来名利不如闲。

新浪微博
每一次走散

如果我和家走散了

警察叔叔会收留我的

 

如果我和初恋走散了

成熟会收留我的

 

如果我和道路走散了

脚步会收留我的

 

如果我和爱情走散了

婚姻会收留我的

 

如果我和爱人走散了

孩子会收留我的

 

如果我和生命走散了

 大地会收留我的
没有什么是我的
不错!首先,你不是我的
 
一棵核桃树是我的吗
树上的小鸟是我的吗
还有那美妙的吟唱,随轻风一同消逝了
——它们,是我的吗
 
蝴蝶兰举起满枝蝴蝶
从窗台上朝我望过来
这蝴蝶兰,是我的吗
 
还有我的房子
如果我出一趟远门
我和它的关系尚不及蜗牛与背上的壳
还有权力,当我握住它时
我自己就是最听使唤的工具
 
所以说,没有什么是我的
你不是,我——也不是
我看见死亡在远处朝我诡秘地笑了一下
它暂且允许我在阳光下行走
偶尔,也在月光下逗留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21-02-14 11:38)
标签:

情感

几天前在家中谈起谋生不易,还禁不住回忆起当年进城时的往事——当时虽然单位领导和同志们都比较看好我,但没有任何背景的我还是担心会被人挤掉,或者上边有人故意为难(事实上还真是,后来组织部的调令到了教育局,人家都敢坚决不批。结果自然是大费了一番周章),有一天晚上,从来都不会走门道找关系的父亲和我,硬着头皮拎了一些礼品,去求一位并不相识的组织部门的领导,也算是孤注一掷。结果,他对我们父子的“名气”早有耳闻,客气地把我们迎进了门。几句交流后,领导点头不语,始终一脸严肃,也没明说结果如何,只是轻描淡写道,小伙子有想法,果然是个人才,不错!就是不大肯说话呢……让人想不到的是,在出门前的一刻,她却让我们把礼品带走。推让之下,她忽然发怒: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是在败坏我的形象!没想到你们这两个文人,也学会了干这种不正经的事情!如果你们不带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2-05 15:47)
标签:

杂谈

文化

1、上周六那天傍晚,散步路过老森达集团北一个人家的门口,那是一座古旧的三层花园别墅。偌大的院子里,四面整齐地栽种着马路边常见的绿化树,中间的水泥场上,纵横交错的不绣钢横梁上,挂满了廉价过时的衣物……一瞬间,心里很是不平。我不是说看到了好房子,只是觉得,不应该这样对待一个院子。

2、听朋友说,九龙口景区开发力度很大,各种人造景点建设如火如荼。上周,他们请一帮本土作家朋友去参观,希望他们为这些人造景点写漂亮的解说词。九龙口是以九条大河交汇自然形成的浩荡的芦荡湿地,也是苏北地区面积最大的自然风景区。前几年,他们征地数千亩拆迁了几个村庄,并斥巨资建起了大得吓人的人造公园。以前有文友来,我都喜欢带他们去九龙口,撑撑小船,吹吹风,听听水鸟的鸣唱。但自从它变成了公园后,我就没有再去玩过(除了一次举办活动,主要还是陪朋友去的)。前天,我在微信朋友圈转发宣传景区的视频时,写了这么一句:自然的才是最美的。任何破坏上天赐予的自然资源的开发与建设,都是对大自然的犯罪。很多人点赞。他们可能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4-12 20:38)
标签:

情感

引子:吾乡在外成功人士松哥(闷骚型才子、情感专栏作家、大型旅游杂志主编——我不这么正儿八经地注一下,你们以为我是在不正经地扯淡)读过我的的文字《红尘深处人民路》后在我朋友圈留言,说他人生第一次去的大城市就是建湖,并且向大城市的人问好。这个大城市的人明显说的是我,哈。不过,我要说明的是,我还真不是大城市建湖的人,我和他一样,是从冈东乡炬东村外出求学并最终在城市定居的外来人口。虽然他在省城南京,我在县城建湖,但这不影响我们同时作为冈东乡炬东村某生产队在外成功人士,被乡亲们交口称赞竞相传颂(这个显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21 11:56)
标签:

杂谈

1
前年省作协组织作家沿丝绸之路采风。下午从南京乘高铁去始发地西安。我是第一次坐高铁,兴奋不安,一会儿看看外边一闪而逝的风景,一会儿观察车厢里形形色色的旅人,乐此不疲。四个多小时的旅程,一直目不暇接。黄昏时分,同行的作家们谈累了,或者习惯了,开始睡觉,听音乐,发呆。我正待收回目光,忽然发现靠窗口的一个女子,正安静地看着一本书,窗外的夕照,让她的脸成了逆光中一桢奇特的剪影,棱角分明。那一刻,我浮躁的心开始缓缓下落,慢慢地,整个人也跟着安静下来。我观察了她很久,她都没有抬头,像一尊雕塑。后来,到了西安,才知道她也是我们作家班的一员,但此前在南大同班学习两周,我都没在意她。此行十六天的旅途,我们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2
有一次去买菜,菜场外边的路角,一个农民模样的大爷招徕他的野生草鱼。看我犹豫不决,便热情地说,十块一斤,全是我起早荡里弄的,营养好,鲜。我蹲下来,伸手捉了一条,捏了捏,活力旺盛,皮肉紧实,好鱼。我还价,九块一斤,这盆全给我,如何?大爷不愿意,已经亏本了!这么好的鱼,菜场里边起码十五!我说,九块。大爷坚持,十块!我起身佯走,我还价是我还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17 22:54)
标签:

杂谈

情感

窗外有雨珠滴落
嗒,嗒嗒,嗒嗒嗒
一阵紧似一阵
仿佛那些出走的人
满怀久别重逢的喜悦
在夜色的笼罩下
匆匆返回家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06 11:24)
标签:

情感

杂谈

这些日子,感同身受和可以想象的一些事情,容易让人,不,是让我,生气,郁闷,痛苦,暴躁……没什么,我不以为我就是官员和一些可怜的人眼中的消极。生而为人,血肉之躯,我并不以为耻。博客和朋友圈很多东西发不了,也发出了一些,有热心人和长者私下奉劝我多次,不要乱说,不要发泄不当情绪,不要被一些胡编乱造的RJ蒙蔽,不要和官方的宣传不一致,不要不顾自己的前程……最后,看劝不住我,上升到“遗憾终生”的高度,一片好心天地可鉴。我很感激他们。但,我不同意他们。
在朋友圈痛骂了一些某些利益集团的走狗嚣张的颠倒黑白的文字,有些朋友点赞了,我看到了同理心,看到了支持的力量,也感受到了清醒和温暖。有的,则无一人点赞……当然,我理解他们,设身处地,他们有各种保持沉默与无视的理由,没什么,要自保,要安全,要赞同……有的人,心里想的某事,但表面上也不能说出来,还要保持沉默,好让某些人看不出来自己的态度,而得以保全。都能理解。何况,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百之分九十九以上的是不需要或者用不着自己大脑和眼睛的人类。不道德绑架任何人。生活,是每个人自己的,有权利如何去对待和支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2-29 17:57)
标签:

情感

杂谈

在朋友圈讨论一个话题
一位老师说整整两月都没有工作
对不起纳税人支付的工资
我想起一位官员曾经对我说过
他完全是在凭良心工作
财政一年给他们十几万工资
天天喝茶看报打游戏心里有愧
我安慰老师不要乱想
你是法定假日加上病毒蔓延
真的没有什么好愧疚的
真正不要脸的是那些官员
吃饱喝足之后讽刺指责某人的日记
人家尚且还能留下点记录和思考
而他们吸食着纳税人的血汗
排泄着充满病毒的污秽
一边悄悄盛满利益的饭碗
一边玷污珍贵的人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2-24 17:57)
标签:

情感

杂谈

急着出门
急着上街
急着逛公园
急着晒太阳
急着打一场麻将
急着在露天广场上
喝一个惬意的下午茶
……
一生很短
何必着急
你急着品尝生活的甜蜜
谁说不会很快收获无知的苦果
人生的路其实差不多长
奔跑的人无非是想
更快到达终点
不要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