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三郎
三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9,044
  • 关注人气:3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杜乃彤,男,1970年代生于苏北。做过教师、记者、编辑。出版过散文集和小说集。主编过文化和文学丛书。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塘河》文学杂志执行主编。
广而告之

  不替任何人代笔撰写任何形式的文字材料(包括修改)。如确看中不才,请付报酬,标准一字两元。

  一般不接听手机,有事请发短信或邮件。

 急事要事敬请拨打座机0515-82065907


古诗一首

朝卧待漏五更寒,

将军铁甲夜渡关。

山寺日高僧未起,

算来名利不如闲。

有关《塘河》杂志

本人编辑的《塘河》杂志为内部季刊。杂志每3、6、9、12月出刊,为方便编辑和制作,作者稿件请于当月发来,逾期只能顺延至下期。

欢迎各类原创文学稿件(欢迎6000字左右优秀短篇小说及有内容的长散文。旧体诗词不考虑,励志、鸡汤、治愈及一事一议类不在此列)。

为避免重复劳动和抄旧稿嫌疑,尤其请勿将已发往本地市、县报纸的同一稿件再发往《塘河》!请尊重编辑劳动,谢谢合作。

收稿邮箱:jsjhdnt@163.com

新浪微博
《塘河》文学杂志
每一次走散

如果我和家走散了

警察叔叔会收留我的

 

如果我和初恋走散了

成熟会收留我的

 

如果我和道路走散了

脚步会收留我的

 

如果我和爱情走散了

婚姻会收留我的

 

如果我和爱人走散了

孩子会收留我的

 

如果我和生命走散了

 大地会收留我的
没有什么是我的
不错!首先,你不是我的
 
一棵核桃树是我的吗
树上的小鸟是我的吗
还有那美妙的吟唱,随轻风一同消逝了
——它们,是我的吗
 
蝴蝶兰举起满枝蝴蝶
从窗台上朝我望过来
这蝴蝶兰,是我的吗
 
还有我的房子
如果我出一趟远门
我和它的关系尚不及蜗牛与背上的壳
还有权力,当我握住它时
我自己就是最听使唤的工具
 
所以说,没有什么是我的
你不是,我——也不是
我看见死亡在远处朝我诡秘地笑了一下
它暂且允许我在阳光下行走
偶尔,也在月光下逗留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4-23 00:56)
标签:

杂谈

1、换花盆的时候,无意中在花池的泥土中发现一只已经发芽的茨菰,莫名惊喜。思前想后,估计是去年冬天将长茨菰的黑陶罐收起来前,没有挖干净里边烂泥中的果实,这一颗当是被我遗忘并且粗鲁地遗弃在了花池里……过了一个寒冬,她忍着不死,竟然又回到了我身边!我小心翼翼地将她栽入菖蒲盆中,又愧疚,又欣慰。

2、吃饭时朋友发了一个视频到群里,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在一个景点表演新创的七十步舞蹈。开始女子有点害羞,说着很紧张之类的话,还用双手抹了下脸,说汗都下来了。有些忸怩,也有些胖。出于好奇,也正好有点闲心,便勉强看下去……只一会儿,她便随音乐跳了起来,变得投入、忘我。她的舞步青春、动感,充满活力。她格子衫衬扎在牛仔裤里,配一双白运动鞋,身材丰满却那般灵动,真是赏心悦目。突然觉得她很美,心里好喜欢!

3、中午饭后在院子里晒太阳,站在花池边的她突然说,唉,不知道去年在我们家的那只青蛙跑哪旅游去了,它今年还来不来了?我一边翻着报纸一边说,以往年年都来的,今年也会赶回来的吧……嘿,一说到这个小东西,还真有些难抑的期盼和想念了。

4、去参加前辈、兄长、诗人孙昕晨老师的新书分享发布会,见到那么多文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6 20:57)
标签:

文化

杂谈

朋友小聚,席间谈到另一位没到场的朋友,近来走了倒时运,多年来弄得风生水起的“民间借贷”事业遭遇了滑铁卢,原始积累全部被人席卷一空……具体到数字,百来万吧!多年兄弟,兔死狐悲,正当大家神色黯然之际,座中另一沉默不语半天的兄弟却哈哈一笑,说:“归,我本来以为我快要去跳楼的,现在跟他老人家比起来,我就能很轻松地活下去了。”一问,原来此兄替人担保,刚刚被人坑了十几万……听到这儿,悲喜交集的我直接打算到外边去先放一串鞭炮了。因为我一直在为被一个鬼骗了一笔不多不少的血汗钱而懊恼不已……

不由得想起几十年前的老邻居一家。

邻居家儿子多,经济条件不行,三个儿子眨眼间长得人高马大“十里无双”,却都讨不上老婆,这可愁坏了爹妈,出于责任感和使命感,他们四处托人,见谁都要拉住人家求一下:“帮我们家说个媳妇”。就是我们看了这一干雄风浩荡的光棍部队,也有危机感和紧迫感。运气来了,山都挡不住。这年,一个云南生意人云游到此,被邻居拉到家里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情感

和友人说到一些生活的琐事,有很多眼前亟需解决的事情,却又因为自己不能拥有足够的能力和合适的时机,而心生纠结。她说,这些事情,应该在十年前就已经做好了,而不是现在。我深以为然。我说,可惜十年前,我们都没有这样的可能。这让我想到二十年前的那个寒冷的夜晚,在二十里外的乡村校园,夜深人静的女教工宿舍区的院子里,我对另一个人的信誓旦旦。我告诉她,不要急,我会努力给她想要的生活,包括一个说得过去的房子,还有一些别人都会有的东西,但前提是,你要相信我,要以爱情的名义,陪伴在我身边,不要因为我的贫穷和丑陋而放弃我。否则,我接下来所有的付出,都毫无意义。反之,如果只是我一个人想活成一个普通人,我又何必那么辛苦。事实上,那一个两人浑身冰冷、悄声说出来的话语却滚烫如火的夜晚,很快就成了一个笑话,或者是一个我不太愿意提起的往事的碎片。是的,我从未否认,那是最好的一段时光,但同时,也是我一生中最黑暗的一个夜晚。友说,如果当初你们坚持下去,准确地说,是她能够再给你一点信任和宽容,你们都会拥有你们想要的生活,对,是令人羡慕的“更好的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4 23:27)
标签:

文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5 23:54)
标签:

图片

情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杂谈

年关收到响水作家吴万群先生快递来的新作《潮涌灌江》,大十六开近三百页,拿在手里亮霍霍、沉甸甸。新年杂事繁多,上班后忙忙碌碌,均无暇捧读,每天晚上回到家,看着躺在桌上的崭新的书,心里很是纠结不安,犹如面对一桌肥美的大餐却迟迟不能开动,也似榻上美人轻纱浮动杏眼含羞那呆人却不知忙的个甚事如大禹般三过家门而不入。这种感觉颇不好受。这几天手头事稍稍理顺,便利用两个夜晚的时间狠狠大快朵颐了一通,终于将作品的内容与外观的感受达到了统一:精彩、厚重、大气!前天凌晨读完全书,思绪万千,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眼前不由得浮现吴老在灯下奋笔疾书的画面,不,应该说是他老人家挥汗如雨坐在电脑前唧唧复唧唧地敲打着键盘的画面,这一敲,就敲出了近三十万字,而且是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且不说吴老在这个不算老当然也不算年轻的年纪,还能用电脑写作,也不说这是一部结构完整、内涵丰富的长篇小说,光这三十万字一路敲下来,相信搞创作的同道中人定会为之感叹不已。这不仅是一个超强的脑力活,更是一个繁重的体力活。我十年前还很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杂谈

毫无征兆的一场雪,下在公元2017年1月31日的夜晚,从九点开始,整整下了一夜,天亮了,雪也停了。我们这儿下雪的机率越来越小,跟全球的大气候有关,也跟所处的不南不北的尴尬位置有关,当然,说成空气污染越来越严重气候越来越异常也行。身为大国草民,没资格做复兴大梦,身体力行一些小事还是可以的,比如,能不开车就不开车,能不放鞭炮就不放鞭炮……这跟有没有钱并无关系。看到路上小车大车堵成一条长龙,里边的人愁眉苦脸骂骂咧咧,我既有些幸灾乐祸,也有些哀其不幸。这几天自在地在车河的缝隙里健步如飞和大年夜听了一夜鞭炮声不能入睡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感叹了一番国人脑中的消费享乐意识之强和挂在嘴上的健康生活方式之间的悖谬。但这一场雪,下得真是时候,下得天空澄澈人心清明。第二天一早,推开窗,看着外面阳光普照,树梢上的积雪像璀璨的礼花在微风中簌簌飘落,感觉心情好得不得了。出了门走在路上,清冽的空气扑面而来,不由得深深吸一大口。相比去年小雪时的一场小雪,这场雪更显丰盈和优雅。为什么人在冬季的下雨天里不爱出门,怕泥泞弄脏亮洁的鞋面,怕阴冷潮湿的空气侵袭,而下雪天却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5 12:04)
标签:

情感

雪一直没有来
有的人只能把自己交给黑暗
沾满泥土和灰尘的脚板
是不配行走在一场雪上的
不需要刻意躲藏和隐匿
只有雪,一场足够大的雪
才能洗净苟且一生的污迹

雪让天地澄明飞鸟收起羽翼
雪融于泪水或者盐粒
冬天的一场雪,让低的更低
让白的更白
大雪会把我们的前半生掩埋
最后一片雪花落在冰凉的鼻尖
一如你隔世幽深的叹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