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杜骏飞
杜骏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5,042
  • 关注人气:1,1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0-11-04 20:06)
标签:

腾讯

360

文化

  (摘自我昨天的微博:http://t.sina.com.cn/dujunfei        腾讯-360事件的背景,请参见这里:http://tech.sina.com.cn/z/qihuvsqq/index.shtml       

  1、腾讯将商业竞争的危机转向逼宫用户,其本质是劫持公共生活。任何一种公众依赖度达到一定强度的技术服务,其本质都已不单纯是商业应用,而兼具了公共服务性质。腾讯劫持公共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网络政治的问题与主义

——查德威克(Andrew Chadwick)《互联网政治学》译序

  
 
  
       传播学家、政治学家诺埃尔-诺伊曼(Elisabeth Noelle-Neumann)说:大众传播通过营造“意见气候”来影响和制约舆论,舆论的形成不是社会公众“理性讨论”的结果,而是“意见气候”的压力作用于人们惧怕孤立的心理,强制人们对“优势意见”采取趋同行动这一非合理过程的产物。[1]
 
   
  由此,我们可以领悟:对于追求社会舆论一律的政治而言,为什么掌控新闻媒体是重要的。历史上所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11 14:57)
标签:

娱乐


【按】郭德纲弟子打记者事件发生后,多蒙各新闻单位垂询,我一直没有接受采访。不过,在生活中和网络上聊天时,我已经就这一议题,和学生、朋友们讨论多次。昨天,偶见一位网络作家对知识分子阶层保持沉默的指责,我觉得,还是应该公开一下自己的看法。现将王慧同学整理的我的问答录稍加修订,刊登如下,各位如有兴趣发表批评,请读完再说,媒体可以引用本文,至于采访,还是免了吧。

 

【摘要】郭德纲徒弟打人事件本身,是一个普通的社会治安纠纷;郭德纲祸从口出,是一个艺人的文化道德修养问题;后续的双方角力,是北京台动用公权力为自己张本的“维权”事件;此后,网民的民意沸腾,是大众文化反抗精英文化、草根势力反抗庙堂势力的象征事件;最后,新闻界的舆论一律和权力部门的过度管制,是一个不完善的社会治理的典型案例。

 

【疑问一】:

 

有人说,郭德纲弟子打记者,是因为记者是狗仔队私闯民宅,侵犯了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华尔街日报》:在中国,像仇子明事件一样,新闻记者,特别是财经记者受到来自有影响力的公司的威胁的事件属于普遍现象还是个别现象?

 

——答:此类事件有多少,我没有统计数据,但我深信它不是孤立的事件,早在2006年8月,富士康状告《第一财经日报》社编委翁宝和记者王佑并索赔3000万一案就是典型的先例,富士康的起诉,其本质在于以法律诉讼为遮掩对敢于监督它的财经新闻记者实施权力威吓。另外,近期,因报道紫金矿业封口费事件,《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邵芳卿、《中国青年报》记者陈强家人同时受到人身侵害,两报已相继被迫安排记者退出报道以避难。这些案例都很典型地显现了企业利益集团挤压和控制新闻界的企图。我深信,这是一种时代病症,正如我在微博客中所说,在尚不健全的社会治理框架下,无良的财富阶层将尝试无止尽地扩张其政治统治力,这种企图和趋势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概莫能外,它不仅是对新闻业的威胁,也是对一个国家的威胁,它们不仅是新闻界的敌人,也是整个社会的敌人。

 

《华尔街日报》:您认为仇子明事件最与众不同的特点是什么?

 

——答:整个事件尚未有调查结果,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新闻的傲慢与谦卑》一文因为受到站方推荐而引起很多关注,我很意外也很欣慰:文章引得留言众多,不管赞许还是批评,公众对案件本身、对新闻伦理、对社会利益的关注,总是可珍惜的,这里就不一一致谢了,也恕我不作具体回应。

 

我要回应的是部分留言给我说没有看懂观点的读者,我觉得对他们作解释和回应是作者的责任。

 

先作解释。本文不是一篇观点严谨而表述系统的论文,也不是一篇口语体的日志,它是一篇写给特定读者群的专栏随笔,刊载在最新一期《财经》杂志上。贴在博客上的文字不是原文全文,而是经过编辑删节的版本(机会合适时我会把未能发表的部分也贴在这里,请读者指正)。这是本文看上去不够畅达明晰的原因之一。

 

再作回应。为使读者能祛除阅读的困难,特作文章的观点摘要如下:

 

1、系列杀童惨案引起了社会的巨大反响,其中包括对新闻界的质疑。限于作者的专业视野,本文不讨论案情,而试图以“自由而负责的新闻界”来研究新闻界的报道理念。

 

2、对杀童案件应该报道吗?是的。恐慌起于封锁,流言止于公开(此观点参见SARS初期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刚过去的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这一行动源于教科文组织大会“促进世界新闻自由的决议”,即承认自由、多元化和独立的新闻是民主社会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


今年的世界新闻自由日却因为多起伤童血案以及相关的媒介报道而蒙上了阴影。颇多社会人士怀疑,短时间内血案屡发,原因之一是媒体的报道可能带来“示范意义”:潜在的凶手在媒体报道中得到了启发或刺激。换言之,似乎开放环境中的新闻自由,伤害了新闻本欲保护的社会。这背后的着眼点,是媒介的社会责任。


杀童惨案可以报道吗?这些报道是危险的、或者有害的吗?它是否违背了自己的社会责任?我们的新闻界是否正面临着一个充满壮烈色彩的观念转折?对这些问题的答案并不那么简单。


熔铸新闻业核心理念之一“社会责任论”的《哈钦斯报告》(一名《一个自由而负责的新闻界》)发表于1947年,60多年来已成为探讨媒介伦理的新闻学、传播学、法学、社会学、政治学人群最多引用的经典文献之一。在开篇中,“新闻自由委员会”声明:新闻自由处在危险之中,其原因有三。我们不妨据此来审视杀童惨案的媒介表现与这些原因之间的关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诺埃尔-诺依曼(Elisabeth Noelle-Neumann)

德国传播学家、政治学家,“沉默的螺旋”理论的创建者,阿伦斯巴赫研究所共同创始人,2010年3月25日在家中逝世,享年93岁。

 

 

入夜时分,我在微博客上写道:“沉默的螺旋”理论的创造者诺埃尔-诺伊曼(Elisabeth Noelle-Neumann)去世了。很快,后面跟了几条意料之中的评论:“默哀”;“伟大的先驱”;“沉默的螺旋几乎是我记住的第一个传播学概念”;“希望她的逝世,不会是一个沉默的螺旋”。

 

诺埃尔-诺伊曼悠久的生命,几乎横跨了一个世纪的时光,但与之相比,更为人所瞩目的,是她悠久的学术影响。


1916年12月,诺埃尔生于柏林,父亲是获得法学博士学位的商人,母亲对艺术和美学有浓厚兴趣。1935年,19岁的诺埃尔被柏林大学“报学”专业录取,主修新闻、历史、哲学和美国研究等课程。1937年秋至1938年夏,在美国密苏里新闻学院学习新闻学。1940年完成博士论文并获博士学位。她那篇名为《美国舆论与大众调查——政治与报业方面的民意调查》的学位论文,奠定了她一生的学术基调,自在情理之中。不过,其间涉及纳粹意识形态的章句,也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微博时代 一句话的生存哲学


专访杜骏飞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中国网络传播学会会长

记者:天津日报报业集团《假日100天》周报新闻专题部记者编辑 赵兰


微博像一个“围城”

 

以新媒体的研究者角度来体验微博,杜骏飞在使用中常常随手记录下微博传播中的有趣现象。由于微博被人们戏说为“围脖”,所以他称玩微博的人为“围友”、“微客”,而由微博、微博参与者和功能提供者三者构成的传播社区,就像是个“围城”。他解释说,微博通过话题社交和同台沟通,随性又有效地建立起人际交互的途径。比如现在新浪上活跃的微博们,就各类话题集结成人际交流的平台。


微型博客每次发表的字数有140个汉字的限制,杜骏飞认为却也是微型化的优势,能够用只言片语来满足个人的发表、交流欲。这些类似聊天的内容,可供参与者发表而不考虑文本的自足性,事实上是降低了写作的壁垒。“和博客写作曾经解放了个人写作出版的自由一样,随着3G浪潮的到来,微博让每一个人都参与到话题交流中来。”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以下是9月18日接受《解放日报》记者采访的记录,后期我改了几句话。不过,我刚才看到后来刊登出来的版本,好像已经被删节的面目全非了。于是录此备考,聊以为志。

 

(对话)《建国大业》引发的深层思考——

主旋律,如何才能成为大众旋律

 

    主持人:《解放日报》记者  支玲琳

    嘉  宾:杜骏飞(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级研究员研究员)

 

    支玲琳:172位豪华明星阵容,拷贝数创下纪录,票房有望超过《变形金刚2》……作为“一次主旋律的试验”,本周上映的国庆献礼片《建国大业》所引发的社会关注,超过以往任何一部主旋律作品。或许,是该换种眼光看主旋律了?

    杜骏飞:“主旋律”原本是个音乐术语,代表一首曲目的核心旋律。在我们国家的宣传和文艺部门,这个词有其独特的意涵,即要用符合国家利益和宣传主调、具有特定形式和既定内容的文艺作品来占据舞台,以强化主流意识形态,起社会教化作用。在此背景下,“主旋律”这个词屡屡被使用,并且大放异彩。但在实际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
答《人民日报》记者陈星星 

 

  网络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渗透至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如何解读“儿童迷网”?如何看待戒网呼吁?网络游戏是否该封杀?如何评价与中国互联网共同成长的“80后”?中国网络传播学会会长、南京大学网络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杜骏飞教授回答了本报记者的“迷网四问”。

 

  一问:“网瘾”是一种病吗?

  互联网是一种“泛媒体”,长时间上网未必有病

  针对不同身份的人群、不同的情况,“网瘾”应该有不同的定义。

 

  杜骏飞:

    我昔年自己拨号上网的时候,几乎就是全天在线研究。现在,很多成年人都因为工作天天挂在网上,不能说是“网瘾”。许多青少年长时间上网,也并不是有病,而是因为信息饥渴和社会化冲动,因为时代特征倾向于网络化生存,他们倾向于在网上娱乐,接触各种信息。

  从传播学角度来看,“网瘾”不是科学术语。通俗地说,它是指对计算机网络的精神依赖和资源花费超出常规。但这种泛化的意涵,显然不能说明大多数阶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