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云南张雷
云南张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7,559
  • 关注人气:7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一个普通人。网络注册ID有:曾是刀客、雷十一、伏地魔等。
 
居云南山间,临沧闲人,嗜酒,好文,无作协文联名号,仅此而已。
 

原创文字,转载请留言。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4-10-03 11:44)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短篇小说

陈广陵走进药铺。许子慎板着脸,不理他。
陈广陵干笑了一声,说,许巽出门读书的日子到了吧,就让我带着他走,在省城我还可以照顾他。许子慎还是不说话。陈广陵说,你知道,我欠你一个情,一直未还的。许子慎这才开口道,那你就带上许巽一起去吧。陈广陵又说,谢谢你的药。许子慎点点头。
陈广陵突然诡异地一笑,说,其实我没有病,我那都是逗着郭离玩的。许子慎吃惊道,那你还敢吃我开的药?陈广陵说,你的药安神补脑,吃了只会补身,不吃白不吃。许子慎拉下脸来,说,你逗郭离干啥?看他为你着急的样子,你就忍心?陈广陵说,郭离什么都好,就是一问他八卦五行之术,他就哼哼唧唧,不愿意说实话。
许子慎不太相信陈广陵真的要学这个,他只是好奇罢了,所以郭离宁可咳嗽,也不愿发言。许子慎说,人家那是家传绝技,能轻易夸夸其谈?别打主意了,各有各的缘分。正说着话,郭离搓着核桃,就走了进来。
郭离说,我掐指一算,就知道你跑到这里来了。陈广陵笑呵呵也不回答。接着又一个人探进头来,双眼布满红丝,面色暗红。许子慎说,出去,在门口自己舀两碗凉茶喝了。那人退回身子,在门前的桌子上舀了一碗凉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02 16:58)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短篇小说

许巽在行囊中收了一部《本草纲目》。许子慎笑他,没了这本书,连走路都不会走了。没几天,许子慎又对他说,《本草纲目》是一本圣书,学医人要片刻不得离身。
临河镇还有些老住户需要许巽去登门告别。因为这几年,大家住得分散了,有时谁老毛病犯了,就托人带口信来。然后许子慎开方,许巽按方抓药,一路小跑地给送过去。现在得去说一声,以后抓药,得让带口讯的来人把药再带回去了。
现在,他走进崇文街赵氏造纸坊。赵老板还是笑眯眯地,一点没变。连续好几年了,每到特定的日子,许巽就来取纸。于是,赵老板说,怎么,日子变了,还是不要纸了。许巽说,都不是,是我要出门一段时间,以后到了取纸的日子,恐怕得麻烦你的伙计送一趟。赵老板摇摇头,我的纸坊也快开不下去了,到时候再说吧。
赵老板说,你看,我头发都白了,儿子不愿承接这门技术,市面上又有那么多纸可供人选择,虽然懂行的人知道我这纸有来历,可更多的人只会跟着瞎起哄,架不住那些商家的招徕。现在,我的手脚手快僵硬了,也做不了几年了,回去告诉药师一声。他又说,我妒忌许药师有你这样的传人,我没有,内心就很寂寞,有苦说不出来,只有等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02 16:04)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短篇小说


很多人都听说过临河镇,但没有来过,它很偏僻。这几年大搞建设,河里的沙子越捞越少,街道变宽了,楼盖高了,老住户大都搬迁了,新增不少商铺,来的都是外地人,说着不标准的普通话。
许巽要去省城上大学。许子慎摆了一桌宴席,请了几个朋友庆贺,大家都说了一些诸如鹏程万里的吉言。吃完饭,许巽来到河边,河流入秋,呈现出平静缓慢的样子,像一面镜子。许巽说,我就要离开临河镇了。那天接到邮差送来的通知书,当他知道自己已经被录取,表现出来的不是兴奋,而是遗憾。
遗憾。是因为自打他睁开眼睛,耳畔就响动着这条河流动的声音。许子慎说,他是随着一片落叶流进临河镇的。河流不断延伸,也许上游是他的出生地,而这里才是他的故乡。他不想离开。许子慎说,男子汉还是应该行万里路,你不出去走走,怎么知道世界之大。
世界很大。山外有山,河流之外有河流,城镇一座接着一座,它们里面行走着形形色色的人。
许巽能理解许子慎的话。但是他,药铺的小伙计,注定要在药铺里呆一辈子,他也只对草药感兴趣。他对外面的生活一点也不感兴趣,只想安安静静地呆在临河镇里,闲的时候爬上山顶眺望流云和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01 13:00)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中篇小说

15
第二天阴阴地下起细雨来,他们打算不走了。
“歇上一天也好,反正就要到了。”德五说,他的声音很虚弱。
邓无望着黑呜呜的天空不作声,直到德五故意在他面前第三回跺着脚走过的时候,才垂下眼皮说:“昨晚乌鸦叫的很惨,恐怕有些不吉利。”
“你害怕你先走,说不定三槐他们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等你呐。”德五鼓动他说。
邓文脸上的抽动了一下。他看了女人一眼。两人对在一起的目光有些不可思议的相通,湿湿地让人怜惜。
德五用力咳嗽了一声。
一股风吹过来,撩起的小股灰尘在地面上无声地打着旋。邓文也大声的咳嗽了一声。然后就是一阵雷声。
大雨如注。地上积水横流。
“邓文,你和我说句话。”德五无聊地喊着。
“老子去看看马。”德五又说。
德五踏着雨水,大步走了出去。雨哗哗的下着,用力地打在光秃秃的石头上,很像一种咬牙切齿的声音。风呼呼地吹在脸上,如剃头刀一样将他的脸刮得生疼。四处白蒙蒙的一片,除了雨水,什么东西也没有。德五肚子隐隐作痛,为了找一个合适的地方,他四处张望,并用力的跑了起来。
雨渐渐小多了。天色依然灰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01 12:56)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中篇小说

8
东华站在德五家的门口,他抬脚一踢那扇木门,哗啦一声,响得迷离而不真实。
“德五,跟我去灵山一趟。”东华喊。
德五从屋里小跑着出来。
“我去不了。家里有事。”德五说。
“真的是二老爷吩咐了他另外的事体,他走不开的。”德五的婆娘媚媚的从德五脊背后边探出脸来。
“你非随我去不可。要不让你婆娘跟我走一趟?”东华盯着那张媚脸,直勾勾的说。
“那更不成。”德五说。
东华挥掌对着德五的脸迎面一晃,乘德五扬脸朝天的机会,一把捏住德五的裤裆。德五叫唤了一声,身子弯得像条大虾,肚子使劲往后缩着。
“你去还是你婆娘去。”东华说。
“我……”
“现在谁去把那疯婆娘给我找回来?”东华说。
“我不。”德五说。
东华朝德五的婆娘笑笑,手一紧,德五疼痛难忍的又叫了一声。
“你去不去?”东华说。
“我不去。”德五说。
东华冷着脸再慢慢用力:“德五,你有本事不叫唤,我就让了你和你婆娘。”
德五全身在不住地抖动着,哆嗦着,最后情不自禁地尿湿了裤子。德五婆娘叫唤了一声,朝东华扑过来。东华一晃肩膀,女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