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陈忠坤,厦门市作协会员,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1983年11月21日出生,福建漳浦人,现为厦门凌零图书(www.linlenbooks.com)总编辑。酷爱文学写作,有作品散见加拿大诗刊《北美枫》、《儿童文学》、《散文诗》、《行吟诗人》、《怀化文学》、《赤壁文学》等。有出版专业文章发表于《出版参考》、《书香两岸》等。2007年9月,《天黑黑》文集由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出版。

QQ275857415  邮箱:chenzhongkun702@163.com

 
个人资料
凌零图书陈忠坤
凌零图书陈忠坤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135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别人眼中的我
满目文字 一往情“痴”

陈忠坤——一个走在失与真之间的文学热爱者

余全 邓福  

   他,曾经彷徨,为了寻找一个方向,在噩梦与现实之间游荡;他,曾经失落,为了寻求一个知己,苦度着每个无眠的夜晚。他说,他是一茎荷孤傲于水上,是一朵盛开后即可凋零的昙花。他孤独的生命和漂泊的灵魂,只为用“优美的文字弹奏着灵魂的音符,纯洁的生命只为爱低吟浅唱,沉重的肉体羽化成轻风明月。飘扬,飘扬;流浪,流浪。于是,他用痛苦的心灵和泡湿泪水的笔写下了自己的人生格言:

劝君洗掉无限愁莫洗心中一点痴

   这部《天黑黑》是作者陈忠坤人生的第一本文学专辑,个中的苦涩与忧伤,憧憬与希望,思想的火花与灵魂的碰撞,在开卷之后都能让读者感触到文字背后所经受的饿磨难和痛苦,触摸到他内心深处最软的那一抹沙滩。

笔者曾于作者同在《怀化学院》报当了三年记者,但直到采访之后,才得以了解作者内心的孤独寂寞和文学创作的苦难。他说,他的人生可以概括成一个字,那就是“痴”。他愿意把一生献给文学,写作的目的也只是为了表达出自己对信仰的追求和文字的痴迷。

“痴”情——一茎荷孤傲立于水上

   “作者陈忠坤无疑是年轻的,但他的文章给人的是一种成年甚至成熟的感觉。”这是中文系教授刘忠阳老师在文集《天黑黑》的《序》里写道的。刘老师告诉笔者,陈忠坤不是用笔在写作,而是用灵魂在创作,他写的不仅仅是文章,更是生命的液体,是生命的原汁。

   当今社会,网络小说与青春小说充斥着人们的生活,网络走红更成为时下的一种潮流。在这种时期,而年轻的作者却用老练的笔触,躲在文学的某个阴暗的角落,继续着他孤独的文字思索,继续着他纯文学的创作之路。作者深知,这条路一定会走的很艰难,也许走到最后还是不能得到他人的认同,但与其浪费生命追求物质的东西,不如花更多的精力追求理想,因为理想本身赋予生命以意义和价值。陈忠坤说,在他的创作中,没有频繁的评论者,也没有如雷贯耳的赞扬声,甚至也没有一个可以接受他文章的角落。每次走在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尽管人很多,他却感触到世界上似乎只有他一个人的寂寞与寒心。也正是由于这种性格,也只能注定他成为“一茎荷孤傲立于水上”。

痴”心——我要用我嘶哑的喉咙歌唱

   即使是孤单常常笼罩在作者年轻的心灵,可他依然用他粗鄙的笔来抒写豪情。“喊一句我是太阳/我成了尼采/在夜空,我便挡住了星光”,“从西方到东方,从远古到如今/问芸芸苍生/谁为圣,圣为谁”……捧着书思索,听诗人将自己最得意的话语穿越时空向你娓娓道来,可谁又能体会到这种豪情背后的脆弱?

他说,即使他的喉咙嘶哑了,他仍要放声高歌,因为他执着,因为他痴迷。

   他告诉笔者,白天的他是浮躁的,总是无法压抑内心的躁动。但冷静的夜更加让他恐惧,因为他总是难以入眠。然而这冷静无眠的夜却给了作者更多冷峻的思索。夜是属于他的,他常常在午夜12:00的钟声过后,睁着无眠的双眼,思索着人生,思索着信仰,思索着生命。《天黑黑》文集的大部分文稿都是作者在夜半时分完成的。从这些文字中,我们不难体会出作者的多少心血和汗水。

   当谈及他创作《你应背上的二胡》这篇文章的经历时,作者很激动。他说,这是他较喜欢的文章之一。在写作的前晚,总有一种字符躁动着作者的大脑,使他彻夜难眠。第二天大清早,就起床去操场走了几圈。回到教室里,想用自己清醒的笔记录下这些零零碎碎的字眼,没想到当他写完第一段后便写不下去了。他又跑去球场打了几个小时篮球,而后又到教室,依然写不出半字。直到最后去喝了几瓶酒,在半醉半醒时才完成自己的写作,不想已经是凌晨了。这种文字的煎熬也让他渐渐消瘦了下去,可他却依然无法走出这种“痴”心。

“痴”梦——寻梦,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如果说韩寒的文字给人的是反抗与叛逆,郭敬明的文字给人的是斑斓与零乱,那么,陈忠坤的文字给人的一定是一束纯净的火焰。这种文字决非作者在故作深沉,而都是作者饱经历练的字眼。读这样的文字,需要在一个孤独而寂静的时刻,只有在这样的时刻我们才能慢慢体味,作者用那支孤独的鹅毛笔吟诵出生命舞蹈的精神之曲;我们才能慢慢体会在这个喧嚣的尘世里,奔赴一次心灵的约会是怎样一种孤独之美!

   作者的“文学之梦”是从初中开始的,十几年来他一直孤独地追求着,没有人理解,也没有人能够给予他更好的帮助,他只有艰难地爬行着。“只有青草更青的地方,才是我梦的归宿,才是我梦的所在,不管风雨兼程,依然云帆直挂!”这是作者的心声。在家庭和自身生活的磨难中,惟有文学这支长蒿,支撑着他生命的船,一步一步撑出他每一段暗淡或痛苦的历程,有苦,有泪,有辛,也有酸。对于作者来说,人生也许就是一片长满芦苇的湖,他愿意用一生的执着,用一生的努力,让生命的船,一步一步地向青草更青处靠近。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依消的人憔悴!这种“痴”是改变不了的,因为这种梦想让他痴狂。直到采访的最后,作者依然用他略带疲惫的眼神告诉笔者,“关于人生,关于信仰,关于生命,我仍然会用我无眠的双眼去探询,用我火热的心去思索,用我粗鄙的文字去抒写……

评论
加载中…
朋友和同事

刘福君

摄影师

小鱼糖

插画师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已经明确,此老师所有的图书,皆盗版我公司策划出版的白双法老师的《双法字理》,即日起我司将维权。
原文地址:汉字文化贞伊传承作者:开心老师

 

孩提时代受启蒙,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淘宝购买: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1-c.w4004-7315903347.2.WaNPgX&id=528011968104
本书集合了作者十年来在出版行业中的思考和见闻、写出了整个华文书业市场的经营之道,此次筹款,资金将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2016年,“老厦门”公众号诞生了,“老厦门”公众号以“温‘老厦门’而知新”为目的,搜集整理关于老厦门的一切,风俗、历史等,这是一个与老厦门有关的数字阅览室,在这里,你可以了解到与老厦门、闽南文化有关的方方面面。

各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dcd

《给淑兰的故事》当当网销售网址!

请大家多多关注和评论!谢谢!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7295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请问芳名  情寄何处

故事这样开始那样结束

一本中国版的《校花我爱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今,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出版图书已经不再像过去那么高深。但受限于体裁、内容等因素,很多图书还是受制于市场,没有办法得到出版社的认可,最终,为了让自己的著作早日面试,作者只能选择自费出版。而自费出版就会涉及到联系出版社、联系设计印刷单位,既费时又费力,所以,最好是能选择一家可靠的出版代理商,让它们来帮你敲定这一切,既能节约费用,又能保证出书质量。厦门凌零图书,就是一家号称“让天下人皆有著作流芳”的图书公司。但千万别贪小便宜,最后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因此,厦门凌零图书友情提醒各位作者:

1.弄清书号来源,到新闻总署官网查询cip

目前,按照国际惯例,单书号都是一书一号的,丛书号正常从2-10本不等。国内由于体制限制,只有国有出版社才可以申请,因此,民营出版公司最终都得跟出版社申请,购买,合作。而每一本大陆的正规出版物,正常都会有一个图书馆在版编目(CIP)数据,只要你登陆到新闻出版总署的网站,查询的网址是出版总署的网址:

http://www.cppinfo.com/zxgk/jgjs/ci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厦门凌零图书策划有限公司网址:www.linlenbooks.com 全面上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我的心情

职位描述:

图书选题策划,组稿,审核,修稿等文字工作。

 

待遇:试用期三个月,每月工资1200,加业务提成。转正后1800+提成+年终奖

 

要求:

1、应届毕业生,中文、编辑出版学等专业
2、必须在公司服务满三年
3、必须要有很深的文字功底,热爱写作
4、对中国古代文化有一定认识
5、普通话标准,形象佳
6、服从管理

公司介绍

厦门凌零图书策划有限公司是经厦门市海沧区工商局批准成立的服务性质的文化公司。公司业务范围包括自费出书、合作出版、版权代理、版权贸易、选题策划、品牌营销等,并强调以“让天下人皆有著作流芳”为使命。

地址:海沧沧虹路海沧生活区911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果有爱,几公分(男人笔下,女人口吻,撕心裂肺的都是爱情!)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culture/1/405468.shtml

     (我知道爱不可衡量,在车来车往、灯红酒绿、酒泡和食物混合物充斥的街口,我还是抬起沉重的头颅,用蒙胧的眼睛斜光睥睨你,“阿童,我亲爱的阿童,如果有爱,几公分?”
   
  我有时候很同情若南,他说,爱情就是上车和下车,每一段感情都如同是坐上了一辆计程车,到站了就得下,假如命里注定这生她属于你,你的站点就是无限的地方;如果注定不是你的,那也只能下车。我不喜欢他这种对爱情的态度,但我理解他的想法。
  
  若南经常挂在嘴边:“天要是塌下来有高人撑着,像我们这么矮的压不死人。”我不由笑了起来。我想起了他。
  
  我问上帝,明天在哪里?
  上帝告诉我明天在山的顶端,海的尽头,云的方向。
  于是我准备翻越群山,遨游大海,飞越云端。每当我想背起明天这个沉重的包袱的时候,我却将它轻轻地放在脚下。我想,明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十根血手指
暂无内容
自己眼中的自己
我只想用我年轻的生命诠释青春,我只想用我粗鄙的笔触抒写豪情!

…………

                             

 

最可怕的对自己陌生,但对自己,总是要面对的,至于苦的,累的,快乐的,伤心的,幸福的,一股脑涌出,情感便难以抑制。可是,人还是总是要生活的,这一切都得承受。

  我母亲曾经告诉我,在我出生七天,刮台风了,家里房顶上的瓦片都被风吹在空中,雨水就像断线的珠子倾泻在这个潮湿的屋里,没一处可以安身,只好把我用被子紧紧裹着,放在一堆新打的豆杆里,而我,一个微弱的生命,从小就注定要经受这一番的风雨。

   所以,母亲每次讲到这里,都会伤感地落泪。

   小时候,傻傻的,也不知道什么是苦难,也无法理解作为一个母亲伟大的泪珠里所包涵的无限情感。五岁了,我不会说话,奶奶说这孩子看是一辈子也开不了口了,我第一次张开嘴巴叫了她一声“奶奶”。九岁的时候,我偷了邻家的西瓜,被邻居追得满树林跑,回家后我用石头扔到他家的瓦房上,砸碎了他家的几十块瓦片。父母开始犯愁了。

  父亲说该让这孩子上学了,母亲则觉得我还傻,不知他们争论了多少天,父亲就把我带到学堂,才发现我还没取名,回来后请了很多德高望重的人聚在家里,斟酌起我的名字来。于是,小学的作业本上开始有了我新的代号。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我奶奶死了,写灵位时引起了家族姓氏的变更,原来我祖家原本姓林,后来,我爷爷的奶奶由于跟另一个男人过了,就发誓以后每一代人都必须有一个姓陈,所以我们都要姓陈了,我的名字也在历史烟火中不断地演化着。

   小学语文学拼音,我不会念“a,o,e……”,舌头不会动,第一次语文考了50分,哥哥说怪不得你小时不会说话,猪头!于是我每天躲在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妈祖庙,跟和尚一起念经。妈祖也被我感动了,在第二次考试时我拿了第一,后来成绩稳居不下,堪称奇迹。

   小时候除了上学,回来还要去放牛。每天,坐在牛背上,唱童谣,“牛崽喔——乖乖跟牛母,牛母生你真艰苦……”在水草里抓迷藏,在芦苇里找野鸭蛋,用火烤黑土,烤成一个一个红红的泥娃……岁月悄无声息地过,孩童的记忆是不会有风雨的。

 上初中,没有谁能相信,一个傻蛋,最终成为了全村有史以来第一个考上省重点中学的人。那时,我们那个镇,才考上六个。父亲欣喜若狂。好多人说,这孩子啊,将来绝对是个人才,好多人说走着瞧!

  在别人的眼光里,我踏进了那所尊贵的高中。我发现原来生活并不是一曲牧牛曲了,我不可能像以前那样无忧无虑了,我开始沉默了,我发现我青春的心开始为着某个异性牵动,我感到生命的孤独与灵魂的漂泊,感到人生的茫然与无奈,我开始痛苦,我发现我有了独特的思维,奇妙的想法,我写起了日记,我开始流下了我自己忽然想流的泪水,我发现我长大了……

  一个和我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在我高二的一个白天,坐在我的旁边,他说,今晚喝酒去,我请客;又在一个晚上,他给我递了一根烟,后来,我们开始爬围墙,睡大街,打群架,我觉得生活开始充实得像一个鸡蛋,又坚固又易碎。每次醉酒,我总是对自己说:“你要毁了。”

   高三了,我搬到学校外面住,从此拾掇起我荒废的学业,酒与烟味时常弥漫在我的悔恨的记忆里,我在历史里找不到历史,地理里迷失了方向,可是,我却有一个梦想,我在每个梦里,都把自己当成一个作家,一个疯狂的海子一样的诗人。一个下雨天,我在上课,鼻孔出血,我们的女语文老师在三个月里每月准时为我煎了一帖草药,说喝了以后可以断根,我每次都一口吞下,而后泪流满面告诉自己不能忘记今天,在那年六月,我以全市第二的语文成绩报答了她,却以160分的文综成绩宣告了我高中生活的萎靡不堪。

  父亲奔忙着为我找关系。

  我说我要复读。

  父亲说你一个重点中学的人高考居然落榜……

  我说我可以考重点,我有能力!

  父亲抽了一下鼻子。

  在一个心灵更比天气寒冷的凌晨,我把前夜准备好的行李提起,父亲呆在门口。

  我说我要去复读。

  母亲的泪落了下来,就和她小时将我的故事讲给我听一般。妹妹痴痴地望着我,忽然哇地哭了起来。

  我没有回头,带着我的行李回到我的母校,我说,这辈子我再不能对不起自己,对不起我的父母了,我必须走下去。

  可当初离家时身上的盘缠没多久就用完了,多少次我徘徊在街头,冷风冰入我的骨髓,我在恍惚中甚至听到妹的哭声,看到母亲哭红的双眼,可是,我已经离开了,我不能再回去了,我不想回头!我为着我微弱的生命在大街上穿梭,有时整天的奔忙也只为获取一丁点能够填饱我肚皮的食物,我开始知道生活原来是这么的充满苦痛而无奈,我开始大声地哭,对着无声的夜哭,对着家的方向哭,对着自己哭,哭得全身乏力,不似男子……没想到一个月后,我发现父亲给我的卡上汇来了钱。

  我沉默了整整一年。

  没想到的是,第二年我又无缘于重点。站在头发斑白的父亲面前,我无语,呆若木鸡。我落榜了。

  父亲再次奔忙,我看着他的背影,想起《边城》里翠翠爷爷的那种脆弱而伟大的情感,眼泪簌簌而落。父亲说没上重点就上二本吧。后来,怀化学院录取了我,我确实对不起他,料想是这样的结局去年就可以去,我不敢犹豫,我告诉了他。第二天,父亲逢人就说:“我儿子考上大学了!”别人冷漠的眼神和父亲惊喜而变形的脸庞,让我好几天都难以进食。我盼着那个入学的日子快点到来,我就可以孤独地乘上冰冷的列车,告别我的父母,逃离这个让我愧疚的家,开始我一段全新的人生。

   但我的永恒的梦想也告诉我,苦难不是追求同情的资本,写这些,只是为了拾掇凌乱的自己,我知道我还要经历很多。今天,当我依然徘徊在校园的小路上,每天,写着一些只有自己看得懂的文字,写着一些惟有自己品读的无聊的诗,然后在别人消磨时光的时间缝隙里看着一些自己喜欢读的书,甚至于,我还将我粗鄙的文字整理成集子,幻想有朝一日能够得以出版,收获一份泪水与珍惜,收获一份永恒与回忆。

   一部《天黑黑》,收集的是我三年来的点点滴滴的感受和不成熟的情感,里面难免有些臆断的观点,存在着不少的不足和缺陷,请不要耻笑我的无知和天真,耻笑我的不自量力,耻笑在这个物欲为上的社会里一个热爱文学并愿为文学牺牲的无知、痴傻学生。我知道,日子本身就是很无奈的,无人能够解读,《天黑黑》也只不过代表着我走过的大学生活,也许,你真的不能理解,而我也不想奢望你们一定要理解,我相信,关键的是我自己,路总是要走的。

   昨天,我走过了。

   明天,我依然要继续走。

   是为序。

   

 

                                                         2007年6月27日星期三

                                                           于怀化学院

图片播放器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