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博客是个新鲜玩意儿。说它新鲜,也就年把工夫,红遍世界,紫透网络,据说现在的博主已过千万,且“长势”正足;说它玩意儿,有文章,有图片,可交友,可聊天,不少人就差早起见面没问:“夜里‘博’了没有?”

我是无意间闯进博客的,发现博客可以“自编、自导、自演”,不胜为快。多少年来,常见报刊主编们在自己“地盘”上发表自己的“大作”,且不避姓讳名,全然不顾读者投稿石沉大海信心渐缺的失意,依然孤芳自赏,我行我素。

现在好了,“文学死了”,博客兴了,那些自得的主编们,你们继续“自赏”、“自恋”、“自慰”吧!

 

博文好写,博客是自己的,你尽可以自由命题,恣意杜撰,随手涂鸦,尽情发挥,畅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13 21:41)
    我跟初中同学A、B、C同住村东头,我们玩得最要好,过大年各家会轮流作东。
  当时生活拮据。临到我家,母亲变着法子烧出几样好菜,吃饭时热情地叫我的同学多吃菜。
  ——母亲真好!
  A、B的母亲待我们也蛮好的。轮到C同学家了,他家都会找个理由轮空,即使难得的一回,他母亲烧的菜不是齁煞人就是太寡淡,言语间还拿腔捏调唧唧歪歪地数说C同学,令我们好不自在。
  私下里我常想,幸亏我母亲不像C的母亲。设身处地,我不由得地替C感伤!
  一个夏日夜晚,我们几个人躺在靠河边的场头乘凉。上风点燃的一堆麦秕子和麦芒屑烟雾缭绕,替我们驱赶蚊虫,偶尔从河面上吹来一阵清风,格外凉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27 20:36)
 比赛临近尾声,后卫一个直吊球掠过球场半空坠下来,几乎要窜出界外。我跃起身挺胸停球,球落地,我迅速带球助跑,如入无人之境,竟未闻越位的哨声。扫一眼四周,对方几个后卫幽灵般在晃荡。
 球门近在咫尺,我单刀赴会,眼中全然不见了守门员,一个劲射定会马到成功!
 可是,这是一场假球赛,双方都在为0∶0而战。
 我顿时泄了劲。
 观众席上响起阵阵呐喊声,此起彼伏。
 我似乎听到了辛琪的声音。辛琪是我未公开的初恋女友,每逢大赛,辛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8-27 20:31)
母亲一人在家。父亲走的早,我在外地生活。
回老家看望母亲,带几样营养品、保健品外,我总要给钱母亲。老婆也说,给钱母亲买点鱼肉吃更有营养。宝贝女儿都用信封装她的水彩画让我带给奶奶。
每回给钱母亲,母亲都一个劲地推让,我塞钱她口袋内,她拿了又揣进我皮包。母亲大嗓门,咧嘴说:“家里有块责任田,屋子东山头长点瓜菜,吃粮吃菜不花钱。
上一趟回头,我坐车里笑嘻嘻地对送行的母亲说,枕头底下有六百块钱,留给她零用。
母亲瞪着泛红的眼睛直摇手,母亲又想拦我车头,又要进屋拿钱,一双糙手抱拳似地拽紧车门把,急得直跺脚:“嗨,你这是……”僵持一会儿,母亲眼巴巴地看着我把车开跑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8-27 20:24)
广袤的原野上,列车吐着白色的烟雾蜿蜒前进。5号车厢一隅,面对面坐着一对青年夫妻,也是兴趣偶至:“结婚十周年”旅游纪念。
久久对视着,难得这么闲情逸致,俩人心湖里荡漾着甜丝丝的情波,夫不禁话如潮涌,妻或颦或笑,偶尔插上一句,琴和瑟谐。
停靠一站后,上来一位摩登女郎挨坐妻旁,夫说话不那么流畅了,明明是对妻说的一个故事,却总拿眼睃那女郎,斜视的目光掠过粉嫩娇艳的脸蛋,酸酥酥的摔在妻的心上。妻愠愠地瞪他一眼,竟不能对上那飘忽游移的光的焦距。
“哟,你的白发!”妻低声惊叫。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首先问各位老师好!衷心祝愿我们的老师身体健康!长寿!
我在撰写发言稿时,可能由于感情太过投入,不经意间写成了下面的演讲稿。
发言的题目叫——

这里,我想对我的同学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上小学,教语文、算术的是公办教师,外地人。后来上初中,教主课的反而是民办教师。民办教师多为本地高中毕业生回乡后被学校聘用的。

为人师表,民办教师尤其注重仪表举止,虽说他们工资不高,有的都拿临时工资,手头是不宽绰的,平常人情往来出手也难大方,个别的还有些寒碜,不过一年四季穿戴却不能简单随便,甚至别具一格,与人初见乍识,竟被猜出身份来。

夏天,他们穿的白色或淡青的小褂子在乡下有点扎眼,更有穿“的确良”(俗称,涤纶)、维尼龙的,挺括又鲜亮,不像庄稼人总穿黑、灰色的耐脏的衣裳。胸口袋喜欢挂一两支笔,有时不在意,挂在衣袋的钢笔漏水了,口袋底部一块衣衫渗蓝了,便洗淡了再穿,照例还挂上笔。

民办教师最不可缺少的是手表,掌握时间用,更重要的,是一种颜面。手表分三六九等,买不起好表,一般的也行,有块旧表便不丢面子了。

课堂上看表因人而异:有内敛的,斜对着透亮的门窗,用力伸了伸垂下的手臂,低头瞄一眼,便于掌握讲课的进度;有大方的,抬起左臂,右手并拢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临行前,趁着别人匆匆下班的当儿,我抓紧给在国外开公司的儿子打了电话。儿子出国求学,毕业后留在当地一直和本市外贸公司做着“进出口”生意,早牟取暴利,腰缠百万美金。我告诉他本市出了点麻烦,让他和他那个洋媳妇近期千万别回来。
    搁下电话,意外地接到市委办孙主任来电,通知我下午4时参加市常委会议。我心头一紧,看来他们布局已定,开始张罗收网了。我故意和孙主任瞎扯了一通闲话,其实是说给成书记听的。
    刚要打电话给小芸,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好歹共同生活了几十年,道个别吧。不料手机“呜呜”的响,正是小芸打来的。
    “你办公室电话好忙呀!我一直打不进去。儿子打电话回来,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正准备打电话告诉你,涂允广抓回来了。”
    “哦。”
    “这许多年,我和涂允广有些牵连。”
    “是经济上?与他有关系的人多呢,你怕什么?”
    “不仅仅是经济上,主要是那个‘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年10月17日《报刊文摘》转摘《读书》第10期作者河西的一篇文章,文章叙写了“园林专家”陈从周一个让人痛心的故事,全文如下:
    “园林专家陈从周对于政府规划的不合理之处,总是扮演仗义执言的角色,有时甚至像头愤怒的狮子,直到那些妄自尊大的瞎指挥者低头认错。这种不愉快并不是经常发生的,一般情况下,他的暴烈情绪总能控制在一定的限度内。但是,一次激烈的争吵让他因过度的激动而中风,病痛一直伴随着陈从周的最后岁月。
  据说,当时主持者竭力主张将徐家汇的一幢历史悠久的建筑拆除以保证地铁工程的实施,陈从周认为开了这样的先例,会对以后的古建筑保护造成极大的威胁,因而是不理智的。那位官员也许听惯了奉承话,显然没把陈从周的忠告放在心上。没有教养的举止让陈从周难以忍受,他拍案而起,准备将这位地方官数落一番。但是与会者注意到陈从周呼吸困难,面色蜡黄,神色黯然,摇摇欲坠,于是人们以最快的速度将他送往附近的医院。”
    文章中的陈从周凛然正气,无私无畏,令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年10月10日《报刊文摘》转摘了《上海法制报》的一篇文章,题目叫《记者让市长“不好意思”背后》
    文章说,9月22日无车日早上,某市市长步行至公交车站,与市民一起乘坐465路公交车。市长上车后发现来了不少记者,忙说:“我坐车还引来了你们这么兴师动众,真是不好意思!”看到记者们又是记录又是拍照,忙得不亦乐乎,市长说:“你们记者把我弄得不好意思了。”
    于是,文章作者大发感慨,说:“市长坐公交车上班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与欧州一些国家的总理、首相相比...此举实在算不了什么。”
    作者似乎刚从国外回来,说话的当儿忘了自己的立足之处。试问,中国大陆的土地上,有几位高级领导“坐公交车上班”?连最基层的科局级干部上下班小车接送,也早已司空见惯。
    我认为,“市长坐公交车上班”成为新闻,不无益处,一是弘扬“正气”,倡导“节俭”;二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方亨少
方亨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055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戏剧
请输入标题
兴化沙沟中学75届三班联谊会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Mzg5MzIzNjg0MA==.html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