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先发
陈先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6,288
  • 关注人气:4,0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
陈先发(1967年10月——)。
现居合肥。
 
博文
(2017-02-28 14:01)
标签:

短诗

分类: 短诗

 

 

 

《蜘蛛的装置》

 

 

看着蛛网上蜘蛛的干尸,

想到语言中的我们自己。

一种怜悯。

我在写作中压制着那种

把自身置入对象物的怜悯——

此刻,我将二者隔绝开了。

我是一个局外人。

我在清除占有欲。

蛛网的弹性,是否

依然能够传递在

所有语言运动中我们都未曾

丧失的那一点点神秘温暖?

 

 

《远天无鹤》

 

 

我总是被街头那些清凉的脸吸附。

每天的市井像

火球途经蚁穴,

有时会来一场雷雨

众人逃散——

总有那么几张清凉的

脸,从人群浮现出来。

这些脸,不是晴空无鹤的状态,

不是苏轼讲的死灰吹不起,

也远非寡言

这么简单。

有时在网络的黑暗空间

就那么一、两句话

让我捕捉到它们。

仿佛从千百年中淬取的清凉

流转到了这些脸上。

我想——这如同饥荒之年。

即便是饿殍遍地的

饥荒之年,也总有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杂言

                           

 

 

 

                                                           《困境与特例》

 

                                                                  陈先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短诗

分类: 短诗

 

 

陈先发:有关蝴蝶的五首短诗

 

 

《前  世》

 

要逃,就干脆逃到蝴蝶的体内去

不必再咬着牙,打翻父母的阴谋和药汁

不必等到血都吐尽了。

要为敌,就干脆与整个人类为敌。

他哗地一下脱掉了蘸墨的青袍

脱掉了一层皮

脱掉了内心朝飞暮倦的长亭短亭。

脱掉了云和水

这情节确实令人震悚:他如此轻易地

又脱掉了自己的骨头!

我无限眷恋的最后一幕是:他们纵身一跃

在枝头等了亿年的蝴蝶浑身一颤

暗叫道:来了!

这一夜明月低于屋檐

碧溪潮生两岸

 

只有一句尚未忘记

她忍住百感交集的泪水

把左翅朝下压了压,往前一伸

说:梁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11-18 17:01)
标签:

短诗

分类: 短诗
 

 

《横琴岛九章》

 

 

陈先发

 

 

《蝴蝶的世界》

 

我们会突然地失去

所有的语调

所有的方法

面对朝我们快速移来的事物哑口无言

 

面对在岩石上,像是死了

一会儿又

翩翩而去的蝴蝶哑口无言

 

蝴蝶千变万化

而我必须一动不动

 

我知道,只有我对她的想象

才是她的监狱

她终会漏下一点点光亮

 

傍晚,蝴蝶覆盖我

但蝴蝶能教会

我们如何适应一座

一个字也没有

一种方法也没有

却终生如泣如诉的新世界吗?

 

 

《以病为师》

 

这个月,来历不明的偏头疼

折磨着我

在合肥的浮云上,我带着它

吃力地飞向珠海

飞机舷窗边,想起古人的

告诫:以病为师

又记起苗寨的神谕和药方

 

岭南果真神秀

空寂的花团锦簇

山和水分割着

灰色的街体

我的躯壳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10-25 11:32)
标签:

短诗

分类: 短诗

 

 

《入洞庭九章》

 

陈先发

 

 

 

《登岳阳楼后记》

 

此楼曾被毁灭63次

打动我的,并非它形体的变化

也不是我们酒杯的一次次倾覆

不是环湖百里小摊贩淆乱和

灰暗的灯火

也非史志中

恶政的循环

不是这夜鹭为水中倒影所惊

也不是弦月如硬核永嵌于

不动的湖心

不是一日日被湖水逼而后撤的堤岸

也并非我们与范仲淹颓丧如灰的

相互质疑从未中断

毁灭二字并不足奇

年年新柳也难以尽述自身

除了在这一切之上悄然拂过却

从不损坏任何事物外壳、

我们一次次进入却

永无法置身其中的玄思与物哀——

 

 

《谒屈子祠记》

 

汩罗江的涟漪像从他的死中

松绑了出来

早晨,农民焚烧入秋的蓬蒿

光线在我们脸上逃逸

 

新一天的光线在

我们头顶逃逸

我尊重他形式上的终结

他的语言和我们一样,必将输掉

与草木的战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短诗

 

在微信搜索“陈诗三百首”公号,关注之。新作尽在其中。谢谢

(有一个同名废号,勿混淆)

请朋友们转发传播

 

公号二维码图如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短诗

分类: 短诗

《大别山瓜瓞之名九章》

 

 

《瓜田》

 

成为苦瓜,成为瓜田里

迸散的露珠

成为把它们高高吊起的老藤

 

成为在它们体内

熊熊燃烧的东西

我躺在嘎吱作响的

木椅上,逆着光

让视觉最凶狠的错觉顺应着

早晨平缓的语调。我听见

妈妈在苦瓜中压低的嗓子

这几乎是三十多年前的一场谈话

 

那时我们都很年轻

被物质表面所迷惑

除了祈求加速老去之外

没有第二种来历不明的愿望

 

 

《未完成物》

 

把刺穿缄默的词化为缄默

和舌头绑紧。一个人如何控制他对

欲望的蔑视

透彻如玻璃中这杯白水

大可视之如无物

没有任何东西需要沉淀

 

一如眼盲之人不为

任何光线所动

一如黄褐泥土经得起

暴政的来回践踏

一如此夜,数十人围着炉火聊天

兴高采烈的废话永无止尽

当我们困极而睡

第二天早上醒来

只剩下一盆干白灰烬

没有任何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09-11 09:19)
标签:

短诗

分类: 短诗

《拉魂腔九章》

 

陈先发

 

 

《河面的空鞋子》

 

岸边死婴在枝叶簇拥下形成

新的土壤,等着第二年枯木逢春

 

也有等不及的声音!河面上

漂来空鞋子

 

有时也漂来鲜艳的塑料花

向岸上的行人致意

 

向被淹没的稻田致意

稻子在水下,继续成熟着。而

 

死婴的名字被

新生儿重复——

 

空鞋子,你视这河水为

废墟呢还是盛宴?

 

在洪水对人的吞噬、泥土对人的吞噬和人群

对人的吞噬中,我活了下来

 

我活了下来但

哭声却传不远

 

这么短的距离我连熟知自己都

不可能

 

河面的空鞋子,请来我脸上被践踏的

脚印中再踏上一脚!

 

 

《青苗赋》

 

每年四月,沃土生出彩翼

小雨中

新生儿的啼哭嘹亮

 

寂默的青丘

寂默的青苗

欲望和泪水都没有形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短诗

分类: 短诗

 

《敬亭①假托兼怀谢朓九章》

 

陈先发

 

 

《暴雨洗过敬亭山》

 

竹笋裹着金字塔胀破雨后的

地面,把我从这嫩黄棺椁中剥出来的

 

是我自己的手。让我陷入绝境的

是我自己的语言

 

面对众人我无法说出的话

在此刻这幽独中仍难表达

 

我踱步,在自己危险的书房里

像辨认山林暝色中有哪些

 

埋不掉的东西。是死者要将喉中

无法完成之物送回地面

 

这雨滴。这寂静

这绵绵无尽头的延续

 

遍及我周身。遍及我痛苦阅历中的

每一行脚印,每一个字

 

 

《苍鹭斜飞》

 

山道上我和迎面扑过来的一只

苍鹭瞬间四目相对

 

吃了一惊。我看见我伏在

它灰暗又凸出的眼球上

 

我在那里多久了?看着它隐入

余光涂抹的栎树林里

 

平日在喧嚣街头也常有几片

肮脏羽毛无端地飘到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06-28 13:38)
标签:

短诗

分类: 短诗

《巴东①九章》

 

陈先发

 

 

《神农溪峡口观燕》

 

这峭壁危岩的燕子

与寻常巷陌的,有什么不同?

它们在空气中划下线条

一样的转瞬即逝

 

我并非刻意寻找不同

我知道那些线条消失

却并不涣散,正如我们所

失去的,在杳不可知的某处

也依然滚烫而完整

 

船行峡谷的两个多小时

我屹立船头一直看着它们

云深流缓,天平如镜

仿佛许多年过去了

 

燕子在混乱的线条中诉说

我们也在诉说,但彼此都

无力将这诉说

送入对方心里

 

如何传递从王谢堂前

到这引力波时代的失落

燕子徒然凌空来去

闪着一种失传金属的光泽

 

我想起深夜书架上那无尽的

名字,一个个

正因孤立无援

才又如此密集

 

在那些书中,燕子哭过吗

多年前我也曾

这样问过你

而哭声,曾塑造了我们

 

&nbs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