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先发
陈先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1,333
  • 关注人气:4,2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
陈先发(1967年10月——)。
现居合肥。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言
 
 
 
《对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的答谢辞》

陈先发


(2017年4月,广东顺德)
 
 
    谢谢主办方和评委会。谢谢在座的诸位。在我们这个荣誉的授予与接受已变得相当轻率的时代,在此获得一个以取向庄重、过程谨严而赢得普遍尊重的奖项,我感到非常荣幸。  
    今年正逢新诗百年,这为今天这一刻增添了独特意味。百年来中国社会遭遇的巨大动荡与灾难、巨大撕裂与变革,不仅史所罕见,更是深刻投射到了个体生存和各类型的语言实践上,并将更长远地溶进我们各自的墨水中。无论秉持什么样的审美与创造取向,这种投射,都已或显或隐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短诗

分类: 短诗

 

 

陈先发:有关蝴蝶的五首短诗

 

 

《前  世》

 

要逃,就干脆逃到蝴蝶的体内去

不必再咬着牙,打翻父母的阴谋和药汁

不必等到血都吐尽了。

要为敌,就干脆与整个人类为敌。

他哗地一下脱掉了蘸墨的青袍

脱掉了一层皮

脱掉了内心朝飞暮倦的长亭短亭。

脱掉了云和水

这情节确实令人震悚:他如此轻易地

又脱掉了自己的骨头!

我无限眷恋的最后一幕是:他们纵身一跃

在枝头等了亿年的蝴蝶浑身一颤

暗叫道:来了!

这一夜明月低于屋檐

碧溪潮生两岸

 

只有一句尚未忘记

她忍住百感交集的泪水

把左翅朝下压了压,往前一伸

说:梁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短诗

 

在微信搜索“陈诗三百首”公号,关注之。新作尽在其中。谢谢

(有一个同名废号,勿混淆)

请朋友们转发传播

 

公号二维码图如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天问诗歌奖授奖辞

 

    陈先发无疑是当代汉语诗人中的佼佼者。他的过人之处,就是把智性之思与语言技艺融为一体,所有他的诗既有一个具体可观的外观,又有一个繁复纵深的内部,两者交织成一种个人经验和历史内涵同在的开阔空间。一方面他敏感于物象的事态细节,另一方面他又擅于建构心象的玄思空间,而他是“语言地”完成这个精神过程的。可以说,他开创性地成就了一种心象诗。通过诗歌的探索,他几乎抵达了一种历史洞察和自我认知。从他灵动多变的句式和精巧可感的隐喻来看,他对现代汉语的词的用法,已经悟入很深。

    基于“诗如其人,人本决定文本”的理念。谨将2014年度天问诗歌奖授予陈先发先生。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

分类: 黑池坝笔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分类: 杂言

 

 

第一届袁可嘉诗歌奖

获奖诗人:
陈先发

获奖作品:
《写碑之心》(诗集)

授奖词:
锐利而温润。忧郁又明亮。陈先发的诗筑基于对当下存在的强烈关注、思接千载的历史意识和深入骨髓的生命虚无感之中。他致力于从修辞与三者的相互指涉中提取诗意和活力,使沉默发声,使那些被我们一再忽视或倾向于自我遮蔽的事物无所遁形。他的诗语境开阔,用意荒远,肌质细密,充满紧张的内心冲突,而又弥漫着光与影的魅力。他善于综合诸多诗歌元素,尤擅将中国古典诗歌的精要引入当代语境,使之在情境和语言两个层面上互破互渗并彼此发明;他以克制、质询和微讽引导传统的创造性转化,刷新了现代汉语诗歌陷入困顿的抒情品质。正如他的诗“如此屈从于/ 与那些无名事物的默默交汇”一样,所有这些在诗集《写碑之心》中都得到了鲜明的体现。有鉴于此,经评委会审读并研究决定,特将首届“袁可嘉诗歌奖”之“诗集奖”授予陈先发先生。(唐晓渡执笔)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短诗

分类: 短诗

 

《入殓师》

 

 

我的朋友:乐队大提琴手

其实只想做个入殓师。

蛰伏于金碧辉煌的舞台中央

在众多乐手间

他土黄、常见的脸算是个障眼法:

从中苦练着入殓的技艺

 

D 弦是缓缓涂抹于死者面部的彩绘?

而G 弦

又像是隔世的交谈:

(当代浮躁的葬仪省略了这个环节)

A 弦上的错觉,正努力

撬开台下已紧闭的耳朵。

他记得小时候练琴

穿过杂乱的小巷

桐花满地

从低矮木檐下涌来那些模糊的哭声

 

瓦砾之上

是流云磨砺的虚空

也是我们终被烧成灰烬的虚空

他看见自己蹲在那里

用油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短诗

分类: 短诗

 

 

让我们设想在每一条河中

在不同的时代跃出水面的鱼

        有一个共同的敌人

 

 

而将它在平底锅上烤焦

是多么乏味的事啊。

这光洁的瓷盘中,我们曾烧死过布鲁诺①

 

 

让我们设想这条鱼游弋在我的每一首诗里。

写独裁者的诗

写寂静的边境修道院的诗

写一个黑人女歌手午夜穿过小巷被扼住喉咙的诗

写我父亲癌症手术后

        踉跄着去小便的诗

写雨中的老花园的诗

 

 

我往它切开的腹中撒下盐

和古怪的花椒。

不再是一小把、一小把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11-27 21:05)
标签:

短诗

分类: 短诗

 

连猛虎也迷恋着社交网络

更遑论这些山里的孩子

爱幻想让他们鼻涕清亮

整个下午,夺我们手机去玩僵尸游戏

滂沱的鼻涕能搭起好几座天堂

 

 

而老人们嘲笑我们这支寻虎的团队。

他们从青檀中榨出染料

令我们画虎

画溪上的鸟儿,揣了满口袋的卵石而飞得缓慢。

画村头的孕妇,邋遢又无忧

 

 

画那些柿子树。当

复杂的脑部运动创造出这群山、小院和颜色。

面赤、无须的柿子像老道士前来问候

“你好吗”―――

山里太冷了。我无以作答。废玉米刮痛我们的神经

 

 

我能忍受,早年收获的那些

有少数的一部分仍在绽放

一口大锅中,浮出衰老的羊头。

孩子们可等不及了。

而“我们吃掉的每一口中,都焊接着虚无”

 

 

在臆想的语法中姑且称这里为崂山。

饭后的月亮越来越大

我们四肢着地,看鼻涕的群山沸腾

孩子们一直嘲笑直至

暮色剥去我们的人形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09-11 20:59)
标签:

短诗

杂谈

分类: 短诗

 

 

我时常觉得自己枯竭了。正如此刻

一家人围着桌子分食的菠萝-----

 

菠萝转眼就消失了。

而我们的嘴唇仍在半空中,吮吸着

 

母亲就坐在桌子那边。父亲死后她几近失明

在夜里,常点燃灰白的头撞着墙壁

 

我们从不同的世界伸出舌头。但我永不知道

菠萝在她牙齿上裂出什么样的味道

 

就像幼时的游戏中我们永不知她藏身何处。

在柜子里找她

在钟摆上找她

在淅淅沥沥滴着雨的葵叶的背面找她

事实上,她藏在一支旧钢笔中等着我们前去拧开。没人知道,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但夜间的一切尽可删除

包括白炽灯下这场对饮

我们像菠萝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