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请输入标题
SRC="http://music.sina.com.cn/yueku/js/mwp/changpianqiang.swf"FLASHVARS="color=10526880&songList=1601232&time=1434941982916&co=1"ALLOWSCRIPTACCESS="always"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WIDTH="100%" HEIGHT="395" WMODE="opaque">
博文
(2018-10-05 11:12)

《安静》

此时,除了三个分贝的鸟声
(是那种因无人听悦而气息奄奄的鸟声)
就是母亲一分贝的鼾声
(我已经几十年没和她同床了)
当然还有我半个分贝的呼吸声

我闲嗑着群山的高氧
负氧离子也相当软和
这一天,我没有逮到一个异己分子
我的咽喉像敞开的岗哨
空气进出没有引起爆响和盘问

什么分贝都没有了
黑夜没有理由为极少数人撑起和弦
我努力推开比经验厚实的黑
妈呀,你的鼾声怎么暗了下去?
我只有用不眠阻隔淡淡的恐惧

睡吧,黑夜已经被磨损
明早的阳光会早一个时辰升起
我:
给她稍作修改。
《秋天》

阿妈把太阳晒干了
用来给我铺床
我躺在床上数桂花香
数不清啊,我总被稻草香打扰

蟋蟀声扒拉我身上的月光
我起来关上窗
跑不了了,我把它们装进荷包

明天,我要帮阿妈晒太阳
饿了,就掏荷包
我:

《秋老虎》

单怕地球是在反起转哦
秋天过后有夏天
季节一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5 17:16)
分类: 陈的诗歌
《假》

好吧
我坦白
只耍了两天就回来了

一是输完了盘缠
(这不是隐喻,那些赢我钱和时间的人
追到山里来。我终于明白,
所谓亲朋就是夺走你钱和时间的人)
二是没有哪一口锅
适合熬我的中药
(这是真的,我用锅熬药数十年了,
舍不得买灌, 总以为敖的是最后一副药)

好吧,把休假移入身体
虔诚地与命运配合
用锅状的肺and 罐状的心
尽快熬完我一生的中药



《井》

每天 
把自己往上拔一拔
更多时候坐井观天
习惯和安静让人昏昏欲睡

光滑与圆润才减少摩擦
而骨刺的硬度与长短
阻止生命掉入深不可测

某些时候,别人的命运也会附身
以苔藓或霉菌的形式
当然,也有苔花盛开如米
其结果都是
模糊了出世与入世的界限

过大的菌斑脱落
造成井壁的某处缺损
当忧惧到达某个深度
温柔的救赎之光折射进来





《无》

他从A路向B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2018天天诗历》目录作者:笨水_



《2018天天诗历》目录
        
• 一月 •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8-07-25 18:18)
要升上一级台阶

必兜无数圈子

在夏季盛大的翻晒场

羞涩如《徒然草》

收纳一些边沿或漏洞

她努力长高

低洼处,洪水只压低了部分温度



当然,之前她还拆迁过

一只蜗牛的房子

夜莺的歌声

只偶尔从更高的枝叶滴下



就算今天早上

荒草也过于芜杂

那只采她的手

被时间引向别处

又突然,因满袖暗香

而向她折射了倾倒之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25 19:32)
分类: 陈的诗歌
《端午, 或父亲节》

尤其白日将近,六月的稻田

水雾收敛了部分蛙鸣

河水已高过蒲草,潮湿引诱着

身体里的风湿,痛是遗传的



端午采草药,治父亲的病治我的病

人的命运难以改变,他隔着阴阳

俯身于土地。某些日子,回来查看自己的脚印



“我只要被切割的这部分”

他说过的这句话让人沮丧

故乡在变小,小得一枚落日

也要借助楼群吞噬



他砍倒了门前的大树

没料到它们长成茂密的次生林

多年后,他的小女儿,仍然因林中蛛网迷路



他走后第二年

院里的樱桃冬天开花

为此,他可能动用了我们烧给他的纸钱

《早安,龙兴寺》
此刻,分秒缓慢地从塔尖下来
整理那件棉质外套
内心的听力
从远至近地梳理鸟鸣

银杏温良
风只捡拾它的面部表情
安静的善
开始抬高温度

神不移动
怕微微的倾斜
影响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天堂的眼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7 15:31)
《安心》


一些药在肚里
一些药在餐桌上

它们将保证我
在空气好起来之前
先好起来

《五月,缝隙或者鸟声》

五月是驿站
它背后的拴马桩投下长长的阴影
所有人必经此路
五月被荼蘼的繁花拥堵

某些人拿着自己的日子发愁
像拿着烫手的山芋或死者的外套
如果可以把它塞进哪个缝隙里去
比如山风的皱褶,或者溪流的转弯

有一种乌鸦般的怪鸟
它的声音统治着空气
以至于你能感觉到喉咙的重量
那重量,尤其在白天
把呼吸压成黑色的领结
(某些人其实从不打领结)

他们奢望的就地休息
被窗户筛过的月光切碎
余下的白色光斑沿着时辰缓缓前行
直到露珠在窗外接应

《小鱼洞》

鱼洞以北,时间清亮
仿佛群山刚产下它
潮湿的绒毛尚无人抚摸
嗯,亲生的,它左边的脸颊
是古蜀的桑叶
枝干丰茂而脉络清晰

河流谦卑
鱼虾皆被救赎
躬身劳作的人
怀揣赤裸裸的光明
除了缝补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2 12:34)


 

天气晴明,青山俊朗,白云出岫,岁月安好。震后的灾区,已如花园,已如仙境,一年比一年好。有一次一位领导说:这一切都是我们的同胞用生命换来的,应该是吧。

十年了,作为地震极重灾区的一员,诚实回顾是必要的(当然记忆和认知都可能欺骗我们),所以我不能把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24 11:05)


 

《夜,海》

 

然而。

浪花终于搓痛了海岸的脸颊

它耳朵的沙沙声更像来自火山

或者比火山更盲目的外星球

 

就在昨夜,月亮圆过天际

小贝壳小海螺小珊瑚小礁石

没有返回大海,它们身体上空虚的部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3 14:36)
《戊戌年正月十七游丹景梅谷》

半坡初梅半坡云

一剪清溪一剪亭

二钱鸟声堪蔽日

三两青春可忘形


流水不载落花去

踏碎春风唯一人

且寻他年君行处

茂竹生烟苔生痕

《空月光》

月光空在那里
我们往里投过的
季节,犁铧和歌声
以及高过了南山的杉林
只是一小嘬
它们衬托不出空洞和它的口子

空是一件应该的事
物事就那么点
夜雾来时,山峰就会飞走
那些弯腰的人
不是谦卑,而是要捡走
桐花,村落和弯弯的流水

你抱柴而入,也没有炊烟四起
即使风吹了左脸又吹右脸
即使那条路,压扁了我们
又被我们压扁

月光就这样空着
另外一个你我始终没有来
直到我们的肉身
轻于所有的影子

《命运》
返回来时
俗世仍没有散场
她抱着仅有的智商哭泣
她忘记了:
健康会再次水土流失

谁没爱过呢,爱有何用?
她唯一后悔的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请输入标题
HEIGHT="395"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WIDTH="100%"SRC="http://music.sina.com.cn/yueku/js/mwp/changpianqiang.swf"FLASHVARS="color=10526880&songList=374333,2800689,1259102,1674290,2783413,1574106,2312843,51194,844605&time=1393061850785&co=1"ALLOWSCRIPTACCESS="always" WMODE="opaque">
个人资料
陈维锦
陈维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809
  • 关注人气:1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sayme

小说《昨日重现》正式出版,欢迎邮购,稍后在当当网等有售。

《昨日重现》陈维锦/著,中国文联出版社,201412月出版,32开,10个印张,320页,定价35元(不含邮寄费) 邮购方式

1、中行帐号:6013 8231 0009 2799725(陈维锦)

2、农行帐号:95599 8046 2678599616(陈维锦)

3、邮购电话:13551118718(非诚勿扰)

有意邮购的朋友汇款的同时,请通过手机短信、电子邮箱、及博客纸条告知通讯联系方式。以便书籍及时寄出。

b.只有形诸文字,我们经历的所有苦, 所有矛盾才有价值。

c.最可怕的敌人是寂寞,我从来没有真正把这个敌人打败过,我一生的任务都将是与他做不懈的斗争,他会胜利,我知道的,但是我要把时间拖得更长。

1.诗的真正要素—美。

爱伦 .坡

2、卑微着、悲悯着。

3、我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灵魂。我一直往里走,不知道是重生还是死亡……

4.诗歌并不神秘,它只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5.反对诡异艰涩的表达,不能被人理解的意义,等于没有意义。

6..本博文章除个别作了说明外,均为原创,未经博主许可,不得转载,如要转载,请与博主联系。邮箱:chenweijinjin@163.com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我的诗歌1

《爱》
雨后。她想起她爱过的人正在老去
他那端的沉默,快把这端的空气磨穿

穿了多好,他们可以走出去
去她一生要推开的光阴之外

我的诗歌2

   【 雪不来】

雨已悄然撤退

三叶树掩不住憔悴

雪不来

银杏的叶子落了一层又一层

 

那些被渐渐遗忘的兔子

松树 狗尾草

又回到遥远的森林

在离山泉很远的地方

静默 等待

 

每一扇窗户都已关闭

屋顶的一缕轻烟

记述着与南方沟通的勇气

雪不来

北方小有微词

 

远处散漫的池塘或者山坡

左右着风水

雪不来

谁去读懂他们隐秘的眼神

 

雪不来

没有鸟儿叫醒我的沉睡

我不知道在南方

是否也有一扇窗

一个女子

在等待它们唤醒

 

有人在温暖的幻觉里起航 抛锚

有人在怀念比南方更南的南方

雪不来

一些厚积薄发的生命

枉自消受了这雪般的寒冷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