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林
田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385
  • 关注人气: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册专辑
加载中…
第二窟
公告

     感谢各位朋友对本博客及博主的关注与支持,由于博主不在线,不能一一回访,见谅。

 

     祝各位来访的朋友身体健康!合家欢乐!佳作多出!

个人简介

田林河北承德市人。中国作协会员。河北文学院签约作家。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现为承德市作家协会主席。

出版有中篇小说集《落雪之城》、短篇小说集《绿太阳》、散文集《携时光飞舞》。已在省、国家级发表小说、散文、随笔、文艺评论一百余万字。

作品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短篇小说选刊》、《青年文摘》、《特别关注》等转载。

中篇小说《美丽黄羊》收入《2009年度中国最佳中篇小说年选》。

曾获《人民文学》优秀征文奖。《小说林》优秀作品奖。《都市小说》优秀作品奖。《青海湖》20042005优秀中篇小说年度奖。承德市人民政府“文艺繁荣奖”。2006年度河北省作家协会“十佳”作品奖。第十一届河北省人民政府“文艺振兴奖”。2008年度河北散文排行榜第二名。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0-08-12 12:20)
    翻砂车间的工伤事故多,多就多在大炉班。这些人不光是和砂子打交道,还要跟1600多度的铁水打交道。所以翻砂车间不会有苍蝇蚊子,它们只要在空中飞过,就被烤蔫巴了。这是连苍蝇蚊子也不肯进来的地方。

  大炉班的工作危险,劳动强度也大,大就大在砸铁上。铁是元宝铁,锤是18磅。元宝铁连在一起,两道深槽,要劈为3块才能入炉。砸铁只能用人工,抡大锤。夕阳之下,18磅的大锤在头顶高高悬起又落下,而危险处更在于,偶有铁屑飞出伤了人。有一次,铅工车间的一个女工路过这里,看着男人们一声一声“嘿!嘿!”地在那里用力,就停下了脚步。她也许看着这个活儿挺好玩,也许,有着其他的想法,她把那些砸铁的人看了很久,终于说出了一句比较深刻的话。她说:这是个很原始的劳动。

  话音刚落,一块铁屑便飞进了她的眼睛里。因此厂里广泛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宁看拉屎的,不看砸铁的。”因为看人拉屎是伤不着眼睛的。

  车间里的技术员叫李卫东,是个太原钢铁学院毕业的工农兵大学生,发现这个问题后感慨颇深。该技术员又正在积极要求进步,心气颇高,决心搞技术革新,发誓要研制出个击铁机,从此结束人工砸铁的历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30 19:09)
    母亲的母亲,在我们北方叫姥姥,在南方,被唤作外婆。我不喜欢外婆这个称呼。一个外字,似乎把人推了推,远了。在我们承德,许多孩子都是被姥姥带大的,这样说,并非奶奶不好,是因那个当妈的女人,把自己的孩子交给自己的娘家妈才放心。这里面,虽有着女人的偏见,但我始终认为,母爱在这时彰显了天性。

  在我的记忆中,从小没奶吃,长大之后,总有老人告诉我说:你这个田林呵,从小就是哭,整天哭着喊奶。因为没奶吃,我被姥姥一口口喂大,至今能想起姥姥喂我的情景:一只碗,一个勺儿,躺在姥姥怀里,两人面对面,勺子总会在姥姥嘴里抿一下,从现在的科学角度讲,当时是很不卫生的。但后来我原谅了她,在动物世界里,我不是也曾看见了一只老鸟,嘴对嘴喂它的小鸟吗?那样子非常认真,几个月后它便满天飞了。那是个没奶吃的年代,你还想怎么吃?

  姥姥来自乡下,黑衣黑裤,一双小脚,一双黑色的尖鞋,总是站不稳的样子。又因小时营养不良,脖子上长出个瓜大的影袋,垂在胸前摇来荡去。但那时并未觉出特殊,只是总觉母亲不愿姥姥出屋,有时姥姥便发脾气。姥姥说:我在乡下住惯了,你不让我出屋,迟早有一天我会憋死的。

  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5 20:26)

    据气象部门资料显示,我们北方冬季平均温度,比几十年前上升了近八度。北极冰山正在溶化,全球变暖给人类带来了巨大恐慌,如今我们这座小城的冬天,已难以称其为真正的冬天了。四季轮转,冬季真正到来已是赝品,是伪冬,比较文雅的说法,叫暖冬。在体味暖冬的过程中,我们心里缺少的是安全感。暖冬是不知不觉来到的,暖冬是我们人类工业文明遂渐累积出来的,暖冬面带温暖的微笑却心怀叵测,我们拒绝暖冬,但对它又毫无办法。

  我对柴禾的亲近与热爱,缘于七十年代没有暖冬。设若,冬天的北风中,我们这座塞外小城没有柴禾,你怎么可能过得去呢?冬季取暖依靠煤,把煤引燃靠柴禾,柴禾是有香味儿的,驱赶寒冷的渴望中,柴禾的香味儿令我们最亲近,冰天雪地的冬季,我们除了穿上厚厚的棉衣,家里如果备有高高的一堆柴,一池子煤,这个冬天你就踏实了。     

  住进楼房之后,我们不费吹灰之力,便可享受集体供热的温暖,但记忆深处依然渴望柴禾带给我们的温暖。那是另外一种温暖,有些记忆的潮湿,有些苦涩的欣然,甚至存有一些浪漫得不切实际呢。

  曾经有一个时期,我为弄柴着了迷。学校停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08 22:37)
    母亲倒下时,我们这座城市正是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春暖花开的季节,我也刚好十六岁。母亲先是患了感冒,然后去看医生,大夫照旧摸脉、看舌苔,于是找见了病,母亲舌上生出个枣大的包。

  大夫的脸色有些严肃,对母亲说:凡舌上之物,切不可轻视。几天之后,交在母亲手里的化验单,赫然写个“癌”字,人顿时就坐在了地上,一天天消瘦,如将要熬干的灯油。终有一天,大夫告诉我们说,这人不行了,准备后事吧,你们。大夫声音很专业,也很平静,在我听来,却是如雷灌顶。

  十六岁的我,双手将母亲轻轻托起,母亲衰如败草,散乱的头发垂落在我的臂弯,两条干柴杆似的胳膊用力扬起,紧紧搂住了我的脖颈。是在这时,我才可以那么近地端详母亲,那双熟悉的,曾无时无刻不在看着我的眼睛里,闪出的是绝望陌生的目光和两行静止的泪水。我曾受到的教育,虽然使我坚定地相信科学,但是依然顽固地相信母亲不会死去。我把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山里姥姥家。因为小时候,我就听过那支古老神秘忧伤的歌谣。母亲也曾告诉我,世界上有一些动物,在它最无助的时刻,总会回到自已的出生地,它们为什么会回到那里又做些什么,那是我们人类永远无法得知的,但事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02 23:19)

   
    中国的汉语,多音字比较多,比如车字也念ju(一声),单字也念shan(四声),亲字也念qing(四声),亲家,儿女亲家。承德人,亲家间如果走动的好,前面往往还要加上一个老字,老亲家。

  这个老字代表什么呢?也许是好到老的意思,也许是不生分的意思,加上一个老字,感觉上无论如何是近便了许多的。到了我这个年龄,女儿已经结婚,这就等于我也有亲家了。但我与亲家不在一个城市。他在石家庄,我在承德,很少见面极少体会到亲家间的往来快乐,我只是心里装着,有个亲家。

  我的朋友刘子祥在亲家方面就比我幸福得多。他在承德市内,亲家在围场坝上,这两人真是见得出好来。孩子家安到了市里,两个亲家之间走动的也频,刘子祥爱喝酒,亲家两个见了面,主要是喝,谈往事,关键时刻也谈儿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刘子祥后来同意女儿这门亲事,与亲家于百林不无关系。

  最初,刘子祥并非嫌男孩个子矮,工作上只是双桥区税务局的商管员,而是嫌他那个农村的家。女儿是卫校的教师。凭刘子祥的身份,女儿至少得嫁个文化人吧。但两个孩子已经有了感情,刘子祥能说什么呢?说也白说。直到定亲那天,两个未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5 00:22)

 《领导》(2010年6月24日<时尚周刊>)  

 

    我的一位朋友,调到一家企业当老总。能做到总经理的,就该不是个普通人,出入坐奔驰,衣着要讲究,腋窝下还要夹着一个精致的皮包,里面装有一些对个人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大概有:各种钥匙,手机两部,还会有各种各样的卡,等等吧。他跟我说,当个企业老总,其实真是挺累的,不是闹着玩,他现在都亚健康了。别光看着开会、跑饭局挺风光挺自在,那种累劲儿,其实都被挤到心里去了,真是好累好累的哟。

  当时他的企业正遇到许多困难,产品销不出去,职工思想涣散,不断有人从车间往家偷产品(香皂和化妆品)。然后,他跟我说了一件上任初期的事。事情不大,印象挺深。看来,能给人留下印象的,并非是些翻天覆地的大事。

  经理朋友刚上任时,并没像有些新官烧火三把,他直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就开始跑市场。奔驰车跑了几千公里,人跑得又黑又瘦,还得了时髦的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5 00:14)

我的一位朋友,调到一家企业当老总。能做到总经理的,就该不是个普通人,出入坐奔驰,衣着要讲究,腋窝下还要夹着一个精致的皮包,里面装有一些对个人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大概有:各种钥匙,手机两部,还会有各种各样的卡,等等吧。他跟我说,当个企业老总,其实真是挺累的,不是闹着玩,他现在都亚健康了。别光看着开会、跑饭局挺风光挺自在,那种累劲儿,其实都被挤到心里去了,真是好累好累的哟。

  当时他的企业正遇到许多困难,产品销不出去,职工思想涣散,不断有人从车间往家偷产品(香皂和化妆品)。然后,他跟我说了一件上任初期的事。事情不大,印象挺深。看来,能给人留下印象的,并非是些翻天覆地的大事。

  经理朋友刚上任时,并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18 20:39)

    我对音乐的兴趣,源于父亲的启蒙。但我最终没能成为以音乐为生的人。原因是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曾离开了它,以至于最终没能拾起,而我对音乐的怀恋,就像一个青涩的男孩子对美丽少女的初恋般——至今保存在美好的记忆中。

  你如果有着一份对音乐的亲近,那将是件幸运的事情。它会使你对自己的生活有着更为深切温柔的理解,它会使你变得更为善良。在音乐面前,有时你会变得很无知,语言替代不了的千变万化的旋律是神奇的,像空中飘荡的云,像四季掠过的风,像河里的流水,像自然界所有事物生长的声音一样,看似不经意,却总会把你带进灵魂深处的一个归宿。音乐,给你深沉的慰藉和真实的幸福感,并会给你一张想像的翅膀自由飞翔。尽管是“文革时期”,音乐,依然于民间暗自潜行,因为当年我和这个世界总是有距离,仿佛始终处在看的位置,同时又对它满不在乎不屑一顾。这便是我们离不开音乐的重要原因,可以设想,如果我们的生活中没有音乐,那该是怎样可怕的事情。仓颉造字时,为什么又把欢乐的“乐”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11 23:00)
    城市里牲畜的消失,是伴随现代文明发达而显现的。解放初期我们这座小城,是个人与牲畜混杂的城市,大街上有小孩子在大人腋下穿梭,也有驴牛马骡的嘶鸣。有时,你在街上走着,就会看见一个人赶着一群羊过来。还有骆驼队,高扬着脖子响着铃声,雄赳赳气昂昂地从街道上向北走去,那方向,大概是围场或内蒙草原。

  我至今也想不清,这些大牲口里,为什么只有马需要钉掌。那时我们这座城市的低洼处,太平桥东车市附近,有个大车店,住的皆为南北行走的车夫。有车夫的营生就有马,有马就有钉马掌的生意。这生意就落在大车店敞平的院子,两个木桩立在那里,顶端一道横梁,猛然一眼,像是搁在足球场上的球门,钉马掌的,就像那个活跃于门内的守门员。收拾马蹄子,价格不低,一只蹄子五毛钱,四只就是两块。钉马掌可有一比,很像是给人修脚,一只板凳一盆水,像模像样摆在那里,膝盖上垫块布,看上去像是在给马做足疗。车老板把自己的马牵到桩下,那时的马像是知道要给自己修脚了,往往都很听话,修脚的师傅先用绳索将马脖子拢上,然后绕过腹部勒紧,然后是腿,一定要把腿勒住,万一马不满意你的服务,来一脚怎么办?马和人一样,什么脾气的客户都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