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林
田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185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册专辑
加载中…
第二窟
公告

     感谢各位朋友对本博客及博主的关注与支持,由于博主不在线,不能一一回访,见谅。

 

     祝各位来访的朋友身体健康!合家欢乐!佳作多出!

个人简介

田林河北承德市人。作协会员。河北文学院签约作家。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现为承德市作家协会。

出版有中篇小说集《落雪之城》、短篇小说集《绿太阳》、散文集《携时光飞舞》。已在省、级发表小说、散文、随笔、文艺评论一百余万字。

作品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短篇小说选刊》、《青年文摘》、《特别关注》等转载。

中篇小说《美丽黄羊》收入《2009年度最佳中篇小说年选》。

曾获《文学》优秀征文奖。《小说林》优秀作品奖。《都市小说》优秀作品奖。《青海湖》20042005优秀中篇小说年度奖。承德市政府“文艺繁荣奖”。2006年度河北省作家协会“十佳”作品奖。第十一届河北省政府“文艺振兴奖”。2008年度河北散文排行榜第二名。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0-07-30 19:09)
    母亲的母亲,在我们北方叫姥姥,在南方,被唤作外婆。我不喜欢外婆这个称呼。一个外字,似乎把人推了推,远了。在我们承德,许多孩子都是被姥姥带大的,这样说,并非奶奶不好,是因那个当妈的女人,把自己的孩子交给自己的娘家妈才放心。这里面,虽有着女人的偏见,但我始终认为,母爱在这时彰显了天性。

  在我的记忆中,从小没奶吃,长大之后,总有老人告诉我说:你这个田林呵,从小就是哭,整天哭着喊奶。因为没奶吃,我被姥姥一口口喂大,至今能想起姥姥喂我的情景:一只碗,一个勺儿,躺在姥姥怀里,两人面对面,勺子总会在姥姥嘴里抿一下,从现在的科学角度讲,当时是很不卫生的。但后来我原谅了她,在动物世界里,我不是也曾看见了一只老鸟,嘴对嘴喂它的小鸟吗?那样子非常认真,几个月后它便满天飞了。那是个没奶吃的年代,你还想怎么吃?

  姥姥来自乡下,黑衣黑裤,一双小脚,一双黑色的尖鞋,总是站不稳的样子。又因小时营养不良,脖子上长出个瓜大的影袋,垂在胸前摇来荡去。但那时并未觉出特殊,只是总觉母亲不愿姥姥出屋,有时姥姥便发脾气。姥姥说:我在乡下住惯了,你不让我出屋,迟早有一天我会憋死的。

  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08 22:37)
    母亲倒下时,我们这座城市正是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春暖花开的季节,我也刚好十六岁。母亲先是患了感冒,然后去看医生,大夫照旧摸脉、看舌苔,于是找见了病,母亲舌上生出个枣大的包。

  大夫的脸色有些严肃,对母亲说:凡舌上之物,切不可轻视。几天之后,交在母亲手里的化验单,赫然写个“癌”字,人顿时就坐在了地上,一天天消瘦,如将要熬干的灯油。终有一天,大夫告诉我们说,这人不行了,准备后事吧,你们。大夫声音很专业,也很平静,在我听来,却是如雷灌顶。

  十六岁的我,双手将母亲轻轻托起,母亲衰如败草,散乱的头发垂落在我的臂弯,两条干柴杆似的胳膊用力扬起,紧紧搂住了我的脖颈。是在这时,我才可以那么近地端详母亲,那双熟悉的,曾无时无刻不在看着我的眼睛里,闪出的是绝望陌生的目光和两行静止的泪水。我曾受到的教育,虽然使我坚定地相信科学,但是依然顽固地相信母亲不会死去。我把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山里姥姥家。因为小时候,我就听过那支古老神秘忧伤的歌谣。母亲也曾告诉我,世界上有一些动物,在它最无助的时刻,总会回到自已的出生地,它们为什么会回到那里又做些什么,那是我们人类永远无法得知的,但事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02 23:19)

   
    中国的汉语,多音字比较多,比如车字也念ju(一声),单字也念shan(四声),亲字也念qing(四声),亲家,儿女亲家。承德人,亲家间如果走动的好,前面往往还要加上一个老字,老亲家。

  这个老字代表什么呢?也许是好到老的意思,也许是不生分的意思,加上一个老字,感觉上无论如何是近便了许多的。到了我这个年龄,女儿已经结婚,这就等于我也有亲家了。但我与亲家不在一个城市。他在石家庄,我在承德,很少见面极少体会到亲家间的往来快乐,我只是心里装着,有个亲家。

  我的朋友刘子祥在亲家方面就比我幸福得多。他在承德市内,亲家在围场坝上,这两人真是见得出好来。孩子家安到了市里,两个亲家之间走动的也频,刘子祥爱喝酒,亲家两个见了面,主要是喝,谈往事,关键时刻也谈儿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刘子祥后来同意女儿这门亲事,与亲家于百林不无关系。

  最初,刘子祥并非嫌男孩个子矮,工作上只是双桥区税务局的商管员,而是嫌他那个农村的家。女儿是卫校的教师。凭刘子祥的身份,女儿至少得嫁个文化人吧。但两个孩子已经有了感情,刘子祥能说什么呢?说也白说。直到定亲那天,两个未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5 00:22)

 《领导》(2010年6月24日<时尚周刊>)  

 

    我的一位朋友,调到一家企业当老总。能做到总经理的,就该不是个普通人,出入坐奔驰,衣着要讲究,腋窝下还要夹着一个精致的皮包,里面装有一些对个人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大概有:各种钥匙,手机两部,还会有各种各样的卡,等等吧。他跟我说,当个企业老总,其实真是挺累的,不是闹着玩,他现在都亚健康了。别光看着开会、跑饭局挺风光挺自在,那种累劲儿,其实都被挤到心里去了,真是好累好累的哟。

  当时他的企业正遇到许多困难,产品销不出去,职工思想涣散,不断有人从车间往家偷产品(香皂和化妆品)。然后,他跟我说了一件上任初期的事。事情不大,印象挺深。看来,能给人留下印象的,并非是些翻天覆地的大事。

  经理朋友刚上任时,并没像有些新官烧火三把,他直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就开始跑市场。奔驰车跑了几千公里,人跑得又黑又瘦,还得了时髦的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5 00:14)

我的一位朋友,调到一家企业当老总。能做到总经理的,就该不是个普通人,出入坐奔驰,衣着要讲究,腋窝下还要夹着一个精致的皮包,里面装有一些对个人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大概有:各种钥匙,手机两部,还会有各种各样的卡,等等吧。他跟我说,当个企业老总,其实真是挺累的,不是闹着玩,他现在都亚健康了。别光看着开会、跑饭局挺风光挺自在,那种累劲儿,其实都被挤到心里去了,真是好累好累的哟。

  当时他的企业正遇到许多困难,产品销不出去,职工思想涣散,不断有人从车间往家偷产品(香皂和化妆品)。然后,他跟我说了一件上任初期的事。事情不大,印象挺深。看来,能给人留下印象的,并非是些翻天覆地的大事。

  经理朋友刚上任时,并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6月11日 星期五


看球记录

  • 添加了“2010:我的世界杯blog日志”活动组件
  • 参加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6-06 23:57)
    我们住进楼房以后,家里已经很少有人串门儿了。串门儿,似乎已经成了不太礼貌的习惯。但我家有一个人常来,这就要说到十几年前。那天门铃响起,父亲躬着腰把门打开时,我看见他在门口犹豫了一下,父亲说:

  怎么会是你?

  那个人很客气,他说:是我,早就想前来拜访。我终于找到您了。

  是在这时,我第一次发现父亲身上从未有过的窘迫与尴尬。父亲把那个人引进客厅,示意全家人走开,意思是他们要单独谈一些话。父亲当年在一家公司当经理,经常有人到家里谈工作,但自从退下来,我们就不再回避,因为客厅里谈的已经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了。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父亲起身送客。又听见那个人在门外说,我是真心的,真心实意请你考虑一下。

  我问父亲说:这么神秘?

  父亲坐下来,把茶几上剩下的最后一口水喝干,然后说:既然你问到了,我就跟你说说吧,其实这件事,在我心里已经憋了许多年。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父亲,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公司里有着上千种货物,管理上是十分严格的。年终盘点却发现出了问题,仓库里莫名其妙丢了一台洗衣机,查来查去,便查到了这个保管员头上。父亲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02 10:25)
爱情de道白
——评葛丽红长篇小说《失眠的女人》
□田林
    葛丽红的网名叫“女人花”。一个人给自己起出个怎样的名字,大概就与她的性情相关。女人花,给人的感觉,有些小资,有些传统中的大胆,似乎还有着些自恋,在向世人声明,我就是个像花儿一样的女人嘛,尤其是像葛丽红这样一边工作,一边坚持搞创作的女人,就应该有这个知识女性的自信。花儿是为爱情而生的,不一定就是为了招蜂引蝶,兀自开放的也是大有人在。葛丽红的写作,就是静悄悄的,这是表面,但运用到文学作品里面,可就有些波浪滔天了。《失眠的女人》便是那些花的吟语。

  这是葛丽红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而此前她已写下了大量散文和诗歌(古体诗为多)。在我的理解里,曾经写过诗歌和散文的作者,一旦转到小说里面,与直奔小说的就有些不一样,他们在语言的运用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疲劳的时候,我喜欢听听马克西姆的钢琴。

  第一次发现他,是那天打开电视机,就在那个瞬间,里面传出的音乐让人不免大吃一惊,它是哪里来的?这样的音乐,在空气里,流动得完全彻底并且陌生。但它却紧紧抓住了你。他是马克西姆,来自欧洲克罗地亚一个海湾小镇的马克西姆。

  酷、帅气、追求时尚、动感、魅力十足的马克西姆,在音乐面前将前卫、个性化的潮流发挥到了极致。这个身高两米的小伙子,脸上棱角分明,打扮入时,眼神深沉,摄人心魄,激情四射,这个节奏鲜明的马克西姆,在他的音乐和表情中,居然也会让你感受到那种另类的修养与平和——能够将一些对立的东西结合得如此完美,真的是令人感叹。

  马克西姆像珍珠一样飘动的音符,在飞翔的同时,也使我想起曾经看到的一句话:“那些热爱音乐的人,是不会变坏的”。倘若把音乐与犯罪联系在一起,想必是个十分滑稽可笑的事情。但看见了马克西姆,我就是这么想的。

  正是马克西姆鲜明的音乐个性,使得他在世界众多艺术家中脱颖而出。最动听与最炫的技法统一,突破了仅仅作为听觉的艺术局限,当它与视觉完美地结合起来时,因加入视觉元素以及表演的可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