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笑
长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1,006
  • 关注人气:1,4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客之家
博客之家 - 网址导航,网站联盟链接
公告
欢迎吸烟的朋友!
 
女儿的小店:生活一㎡
 
她在网上包,很精致的小包,可以网上搜这个小店哦!
文化博客
 
 
我的公示
我的公示
   感谢您的到来,同时提醒您本站文章均属原创,谢绝转载。如有需要,请与本站作者。

长笑——供职于铁路,河北人,省作家协会会员,省散文学会会员,市作协理事。作品散见于《长城》、《发区文学》、《陕西文学》、《焦点》、《四川文学》、《北方文学》、《鄂尔多斯文学》、《金山》、《佛山文艺》、《铁路文艺》、《百花故事》《天池》、《青春期健康》、《翠苑》、《辽河》、《鸭绿江》《东风文艺》、《芒种》、《打工族》、《打工世界》、《都市文学》、《青年作家》、《荷花淀》、《小说创作》、《北京铁道文学》、《青年时代》、《散文风》、《经典美文》、《北京晚报》、《大公报》等,小说入选九个选本。获得孙犁文学奖散文赛二等奖,河北省优秀散文奖,全国小小说迎春大赛奖。

Email:changxiao1808@sina.com

qq:735447776

长笑在此谢过!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我的圈子

荷花淀

希望热爱文学的朋友加入

天气预报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文
(2020-06-21 06:44)

 从腊月初六就想写点儿纪念父亲的文字。腊月初六是个沉痛的日子。

 

  天下所有儿子的崇拜对象都是父亲,遗憾的是,自己却没能学来父亲的睿智和多才多艺。小时候,每年一进腊月就是父亲忙碌的时候。那时候生活艰难,全家七口人,只父母是劳动力,日子的艰辛可想而知。然而,在那些艰难的年代中,父亲用他的才智让全家每个年都过得热闹、丰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6-12 16:19)
标签:

散文

收到心盈的散文集《纺织生命的阳光》,觉得该写点儿什么,以此作为祝贺。与心盈相识还是在刚刚兴起博客的时候,那时候一起写文字,一起玩博客,想想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光阴荏苒,心盈的文章已经结了集,从心底为她高兴。

心盈是个才女,不仅散文写得好,也写诗歌和小说。是不是因为她写诗歌的原因?心盈的语言满满的都是诗味儿。确实,散文尤其讲究语言,而散文的语言其讲究又和小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10 06:31)


      没想到,一带一路峰会竟然影响到了我,出京的路顺畅,进京的路堵塞,害怕回京困难,不能回家陪老娘过母亲节,一个不小的遗憾。

 

     打开那部属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想起阜平耳边就有一个童音在响:“我住长江头,你住长江尾,我的下水道,你的自来水。”一个顽童,一股山泉,顽童就在山泉的边上尿出了一串晶莹。这画面在四年前是出于想象,而这次成了亲眼所见,就在阜平,就在黑崖沟。甚至,那个顽童还曾被我逗哭。

  山里和城市的比较其实就是一个是原生态而另一个是各种污染的汇聚地,所以城里人才会寻找各种机会往山里跑。这次 应阜平作协相邀参加黑崖沟樱桃节,本以为是一次放松,没想到一直都被感动着,而那种感动是深入到骨子里的。

                   一、 “指挥家”的自信从何而来

  樱桃节开幕式上有个节目,是黑崖沟的村民合唱《我和我的祖国》,在看他们排练的时候我被指挥他们唱歌的人吸引了。那是一个车轴汉子,很典型的山里人。但是,他站在台上指挥全村人唱歌却全无一丝羞怯或者不自然。相反,他的动作相当潇洒,有很多动作随意而生却又自然天成,俨然一位指挥大家,故此,我称呼他为指挥家。他的动作和表情绝对不像是一个山里的农民,肯定见过大世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4 01:49)

  无论怎么说都是呓语,是的,肯定是的。

  现在说是昨天晚上,尽管只不过才过去了几个小时,但眼下是凌晨两点。昨天晚上突然想喝酒,而且想喝好酒,还想弄几个好菜。为什么?大概是因为听到同学的病吧,才刚刚退休,本来好好的一个人就怎么抑郁了?就怎么抑郁的住进了医院?于是,自己突然也记起了自己的年龄,留着好酒给谁?喝掉才是自己的。这大概就是那种垂死的人仅存的一点儿私心吧?于是,在酒精的作用下,老早的感到了疲乏,老早的就钻进了被窝,也就老早的又睡不着了,起来发这一通呓语。

  其实,凌晨起来的思绪是混乱的,对着电脑,还想下棋来打发漫漫的长夜,突然被几声鸡叫牵走了思绪。我一直以为公鸡的叫声是最能拉动人的情绪的:寂静的长夜,漠漠的时空,那种悠长的叫声几乎是对着宇宙深处的呼唤,也几乎是刺向了人的灵魂,把人拉向遥远的未知。或者是走向清明,或者更加虚无。对于此时的我来说,无疑是虚无的,虚无的像是掉进了永远到不了底的深渊。

  好久不写字了。为什么?写字太累。人不是说退休了该好好的享受生活吗?什么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对于生我养我的小村北平景来说,1939年11月22日是永远不能忘记的一天。那是一个充满血腥的日子,是我们村黑暗的一天。

  北平景原隶属于河北省新城县,也就是现在的高碑店市,位置在高碑店、涿州、固安县三县交界之处,紧邻北拒马河。那一带的人远离城市,民风淳朴,物产丰富,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本是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然而,侵略进中国的日寇就连这样一个偏僻的地方也没放过。1939年11月22日,日寇从保定机场飞出了24架飞机,向我的小村投下了罪恶的炸弹,顿时,小村成了人间地狱!

  当日寇的飞机沿着北拒马河飞来的时候,村民们开始往村北跑,但是飞机来的太快,许多人和牲畜就成了日寇的靶子。顿时,村里的爆炸声震耳欲聋,满村火光冲天,尘土飞扬,房倒屋塌,到处都是哭声喊声,就像是世界末日一样。村民李贵奇的老伴背着孙子正往村外跑,一棵炸弹瞄准了她,可怜善良了一辈子的老人连同孙子被炸的血肉横飞,连个囫囵的尸首都没留下,祖孙俩全被炸烂了。事后,李贵奇只能用筐子把碎尸捡拾到一起下葬,一家人悲痛的死去活来,而且,失去儿子的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9 06:54)


  六月初的乡村淹没在静谧中。

  麦收还没开始,搬到城里耗着的人回来还得些日子,留下一个个紧锁着的门,被夹在统一涂成深灰色的围墙和房屋之间,只有架在墙上的液化气管道,用弯弯曲曲的黄色点缀着这画面,使得街道有了些生气。然而,这满目的深灰像是和宇宙间的蓝灰接通了,也接通了宇宙里的虚空,更加重了小村的静谧。听不到早先常有的牲口们的喧嚣,也没有狗吠,只偶尔一两声公鸡拉长了嗓子的鸣叫,尖尖的,仿佛是在渲染着时间的久远与亘古,其他都不在话下。

  小村唯一热闹的地方是村正中的槐荫下,这里大概是村里留守的老人唯一消遣的地方。一把葵扇,一个水杯,打发着单调的日子,也打发着思念与牵挂。于是,这槐荫就成了小村新闻发布的地方,也成了一个纵论天下的论坛。

  “听说——”,红脸膛老汉有些神秘,似乎是想发布一个重大的秘闻。一个像退休干部的老人打断了他:“你又听说什么?说话干脆点儿。”红脸膛老汉嘿嘿两声:“我是说,我听说小崔和范冰冰干起来了。”“哪个小崔?”一个白头发老头瞪大了眼问。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3 08:09)
标签:

散文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感觉有矫情的嫌疑,但这不是矫情,绝对不是矫情!

  乡愁是什么?是童年,还是远方?是泥土还是炊烟?是一个个稚嫩的故事还是一个个乡情的片段?是那座沧桑的老屋还是还是那条潺潺的小河?是那层似有若无的岚铺开的惆怅还是漫天落叶下那淡淡的忧伤?似乎都是,又似乎都不是。乡愁不是愁,乡和愁本就是不搭界的,所谓的乡愁应该是矫情的文人们对那种故乡的情一种无奈的命名。之所以这样说,因为乡情给人的绝对不是实质意义上的发愁,也是因为文人们没有更好的词汇来形容想起故乡时给人带来的那种情绪。相反,故乡是年轻人的诗,故乡是中年人的情,故乡还是老年人的泪!

  暂且抛开那些矫情的诗和情,我们专门来讨论讨论故乡为什么是老年人的泪,因为泪好像更比诗深刻一些,也因为这样的命题更贴近眼下这个时代。

  故乡好吗?可能没有一个人会说故乡不好。但是,曾几何时,为什么那么多人发疯似的逃离故乡?不说当初拼了命的高考,挖空了心思的进城,即便到了现在,乡下人也是努力去城里买房,难道这一切就只为了换一个乡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2 08:31)
标签:

文化

分类: 小说 散文 诗歌 杂文

                                         

 

 

  说狼窝铺是在一个小山头上也行,说是在半山腰上也行,托着狼窝铺的山头像是大山长出来的一个刺瘊子,石头砌成的房子像刺瘊子上的褶皱,村里七扭八歪的树歪成了瘊子上露出来的刺。

 

  早先的狼窝铺有二十几户人家,后来人们搬走的搬走,进城的进城,只剩了现在的三户。严格说,应该是剩了三个半人:儍德彦、老刘成、李忠,还有李忠那个只剩半口气的老伴儿。人一少,荒草就长,乌鸦就多,那些没人住的房子显得无精打采,怎么看也觉得村子破败了。

 

  那天,儍德彦正歪在石头上瞎琢磨,托着腮,眯着眼,睡着了一样,任凭他那几只羊在坡上随便跑。老刘成背着半筐枣儿过来,老远喊德彦。喊一声,儍德彦没吱声,再喊一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集中供暖之前,市民的冬季取暖方式有多种形式:有企业行为有个人自烧,也有一部分是采取小区负责的。不可否认,由企业负责供暖的那部分,或多或少掺杂了一定的福利行为,大概就是这种长时间的福利,在人们的心里留下了一种印象:冬季取暖是赐予的,好一点儿坏一点都是命运。所以,在采取了集中供暖以后,许多地方的供暖效果不好,人们也大都是在私底下抱怨几句拉倒,很少有人上升到法律层面进行诉求。那么,集中供暖这个方法中有多少福利的性质呢?

  如果从宏观的层面说,现在的供暖在有的地方,国家是有一定的补贴,但是,这补贴一般不是直接到市民手中,而是补贴到燃料或者补贴到供暖公司,而取暖的市民在国家补贴的基础上按照居住面积缴费。而供暖单位大都是公司,公司是要盈利的,是一种纯粹的商业行为。也就是说即便是国家对冬季取暖有补贴,那补贴也是国家给的,不是供暖公司给的。供暖公司就是一个利用市民的冬季取暖谋求盈利的一个企业。那么,这市民的冬季取暖从市民和供暖公司的两者之间,就应该是一种纯粹的买与卖的行为,也就是商业行为。从这点上说市民的取暖效果就应该得到法律层面的保护,市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