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笑
长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6,303
  • 关注人气:1,4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客之家
博客之家 - 网址导航,网站联盟链接
公告
欢迎吸烟的朋友!
 
女儿的小店:生活一㎡
 
她在网上卖包,很精致的小包,可以网上搜这个小店哦!
文化博客
 
 
我的公示
我的公示
   感谢您的到来,同时提醒您本站文章均属原创,谢绝转载。如有需要,请与本站作者联系。

长笑——供职于铁路,河北人,省作家协会会员,省散文学会会员,市作协理事。作品散见于《长城》、《开发区文学》、《陕西文学》、《焦点》、《四川文学》、《北方文学》、《鄂尔多斯文学》、《金山》、《佛山文艺》、《中国铁路文艺》、《百花故事》《天池》、《青春期健康》、《翠苑》、《辽河》、《鸭绿江》《东风文艺》、《芒种》、《打工族》、《打工世界》、《都市文学》、《青年作家》、《荷花淀》、《小说创作》、《北京铁道文学》、《青年时代》、《散文风》、《经典美文》、《北京晚报》、《大公报》等,小说入选九个选本。获得孙犁文学奖散文赛二等奖,河北省优秀散文奖,全国小小说迎春大赛奖。

Email:changxiao1808@sina.com

qq:735447776

长笑在此谢过!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我的圈子

荷花淀

希望热爱文学的朋友加入

天气预报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3-12-23 15:44)

 

                   (发表在《都市》2014一期)       

 

  孟丽有了办公室。

 

  这个办公室片刻前还不属于她,片刻后就会有她的一个位置。毕业十六年了,没哪一天不梦想有个办公室。此时,她心情复杂,说激动却掺杂着几分忐忑,说好奇好像还有一些紧张。几种情绪交织着,大脑处于亢奋中,有一种梦里雾里的感觉。她无法得知自己的脸是否发红,但能感觉出在发烧,像是被一层热气缭绕着,往外蒸腾体内的温度。

 

  其实,办公室里的人都熟悉,科长张琳,科员小刘小张小赵,屋子也不生。她过去没少来这个办公室,但那时她是下级,来这里报批材料,找他们其中的一位签字,然后再去库房领。所以,一般情况下需要陪笑脸。今天不同,从现在起她就要在这里工作,给别人签字,看别人的笑脸。当工人十六年,工作的场所是车间,十几个人共用一个更衣室,更别说办公桌。她羡慕机关里进进出出的干部,他们干干净净,工作就是坐在办公桌前,她做梦都想自己也该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9 06:54)


  六月初的乡村淹没在静谧中。

  麦收还没开始,搬到城里耗着的人回来还得些日子,留下一个个紧锁着的门,被夹在统一涂成深灰色的围墙和房屋之间,只有架在墙上的液化气管道,用弯弯曲曲的黄色点缀着这画面,使得街道有了些生气。然而,这满目的深灰像是和宇宙间的蓝灰接通了,也接通了宇宙里的虚空,更加重了小村的静谧。听不到早先常有的牲口们的喧嚣,也没有狗吠,只偶尔一两声公鸡拉长了嗓子的鸣叫,尖尖的,仿佛是在渲染着时间的久远与亘古,其他都不在话下。

  小村唯一热闹的地方是村正中的槐荫下,这里大概是村里留守的老人唯一消遣的地方。一把葵扇,一个水杯,打发着单调的日子,也打发着思念与牵挂。于是,这槐荫就成了小村新闻发布的地方,也成了一个纵论天下的论坛。

  “听说——”,红脸膛老汉有些神秘,似乎是想发布一个重大的秘闻。一个像退休干部的老人打断了他:“你又听说什么?说话干脆点儿。”红脸膛老汉嘿嘿两声:“我是说,我听说小崔和范冰冰干起来了。”“哪个小崔?”一个白头发老头瞪大了眼问。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3 08:09)
标签:

散文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感觉有矫情的嫌疑,但这不是矫情,绝对不是矫情!

  乡愁是什么?是童年,还是远方?是泥土还是炊烟?是一个个稚嫩的故事还是一个个乡情的片段?是那座沧桑的老屋还是还是那条潺潺的小河?是那层似有若无的岚铺开的惆怅还是漫天落叶下那淡淡的忧伤?似乎都是,又似乎都不是。乡愁不是愁,乡和愁本就是不搭界的,所谓的乡愁应该是矫情的文人们对那种故乡的情一种无奈的命名。之所以这样说,因为乡情给人的绝对不是实质意义上的发愁,也是因为文人们没有更好的词汇来形容想起故乡时给人带来的那种情绪。相反,故乡是年轻人的诗,故乡是中年人的情,故乡还是老年人的泪!

  暂且抛开那些矫情的诗和情,我们专门来讨论讨论故乡为什么是老年人的泪,因为泪好像更比诗深刻一些,也因为这样的命题更贴近眼下这个时代。

  故乡好吗?可能没有一个人会说故乡不好。但是,曾几何时,为什么那么多人发疯似的逃离故乡?不说当初拼了命的高考,挖空了心思的进城,即便到了现在,乡下人也是努力去城里买房,难道这一切就只为了换一个乡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2 08:31)

                                         

 

 

  说狼窝铺是在一个小山头上也行,说是在半山腰上也行,托着狼窝铺的山头像是大山长出来的一个刺瘊子,石头砌成的房子像刺瘊子上的褶皱,村里七扭八歪的树歪成了瘊子上露出来的刺。

 

  早先的狼窝铺有二十几户人家,后来人们搬走的搬走,进城的进城,只剩了现在的三户。严格说,应该是剩了三个半人:儍德彦、老刘成、李忠,还有李忠那个只剩半口气的老伴儿。人一少,荒草就长,乌鸦就多,那些没人住的房子显得无精打采,怎么看也觉得村子破败了。

 

  那天,儍德彦正歪在石头上瞎琢磨,托着腮,眯着眼,睡着了一样,任凭他那几只羊在坡上随便跑。老刘成背着半筐枣儿过来,老远喊德彦。喊一声,儍德彦没吱声,再喊一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集中供暖之前,市民的冬季取暖方式有多种形式:有企业行为有个人自烧,也有一部分是采取小区负责的。不可否认,由企业负责供暖的那部分,或多或少掺杂了一定的福利行为,大概就是这种长时间的福利,在人们的心里留下了一种印象:冬季取暖是赐予的,好一点儿坏一点都是命运。所以,在采取了集中供暖以后,许多地方的供暖效果不好,人们也大都是在私底下抱怨几句拉倒,很少有人上升到法律层面进行诉求。那么,集中供暖这个方法中有多少福利的性质呢?

  如果从宏观的层面说,现在的供暖在有的地方,国家是有一定的补贴,但是,这补贴一般不是直接到市民手中,而是补贴到燃料或者补贴到供暖公司,而取暖的市民在国家补贴的基础上按照居住面积缴费。而供暖单位大都是公司,公司是要盈利的,是一种纯粹的商业行为。也就是说即便是国家对冬季取暖有补贴,那补贴也是国家给的,不是供暖公司给的。供暖公司就是一个利用市民的冬季取暖谋求盈利的一个企业。那么,这市民的冬季取暖从市民和供暖公司的两者之间,就应该是一种纯粹的买与卖的行为,也就是商业行为。从这点上说市民的取暖效果就应该得到法律层面的保护,市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看到日本神户制钢造假的新闻后一点儿也不感到突然,因为这样的事早已就有。

  都知道世界上日本的制钢技术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都是比较先进的,特别是在九十年代以前,我国的钢铁企业不要说质量,就是数量也远远赶不上日本,特别是特种钢,可以说日本的技术数一数二。而且,在许多人的眼里,日本制造业的口碑是比较好的,仿佛造假根本就和日本联系不上。所以,当前些日子爆出日本神户制钢造假的新闻后许多人感到震惊。其实不然,早在九十年代就发生过日本钢铁制造业造假的事,只不过当时没产生这么大的影响而已。

  九十年代初,当时铁路还没有进行大的改革,铁路分局还存在。当时的石家庄铁路分局管内的石家庄铁路工务段的石太线钢轨需要全面更换。当时我国的钢轨产量还供不上国内所需,加上石太线铁路的半径普遍都小,所需的钢轨需要特别耐磨,就从日本进口了一大批钢轨,准备换在石太线上。标准的钢轨轨节长度分两种,一种是十二米五长的,另一种是二十五米长的。由于钢轨要承受火车的巨大冲击力,就需要质量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瑕疵。所谓的瑕疵,不仅仅是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小说天地

   07 祝你幸福………………………………………………………………王凤玲(美国)
   16 潘美丽的春天与秋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5 07:15)
标签:

文化

“哟——嗬——”,“呦——嗬——”。

 

瘸五爷起来,揉着眼走到沟边,一泡尿泚出几十丈,把一串清凌凌的珠子向沟底甩去,痛快,然后就开始吼。瘸五爷嗓子宽厚、嘹亮,引得群山一起回应:“哟——嗬——”,“哟——嗬——”。

 

没人知道瘸五爷在吼什么,多少年了,每天清晨瘸五爷都吼几嗓子。在瘸五爷的吼声中,大山醒了,日头也被瘸五爷吼了出来。日头一出,点亮了大山,秋霜染红的山树这里一簇,那里一片,招摇着拉人的眼,铺开一个秋天的画卷。

 

两只喜鹊从沟底飞过来,扑棱棱落在门口的大青杨上,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7-08-01 08:44)

  写这个题目有一种亵渎茶道的感觉,是亵渎“道“,不是亵渎茶,因为“道“是人造的,大概属于意识形态的范畴,茶则属于自然,属于物质,亵渎与不亵渎茶永远都是茶。

  之所以想起这个话题也属于凑热闹,因为好像一夜之间茶道突然热了起来,就如前些年的书法热一样,大有遍地开花的趋势。但细想之下,当初的书法泛滥是朝着有钱有权的族群发展,那意思是只要有钱或者有权了不用墨汁染染手就不风雅一样,也仿佛用墨汁染染手就突然有了文化。而如今的茶道普及却不仅是向上的,追随妙玉的公子小姐们自然追随她的茶道,而刘姥姥们竟然也开始玩儿起了茶道,高级茶海、高档茶具几乎快要成为家庭的必备,说是生活质量的提高,但细想之下也还是有附庸风雅的嫌疑,就是因为这个“茶道“。“道”吗,那是高深、是风雅、是文化,不是连老子都说'道可道,非常道。“至于这个“道”怎么讲,大概就如我之于茶一样,也仅仅识得是茶而已,至多是好喝。

  然而,茶道肯定是有的,但我认为妙玉有妙玉的茶道,刘姥姥有刘姥姥的茶道,你不能说喝前门外大碗茶的人就是驴饮,也不能说红泥小炉的境界是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4 15:55)

 

  没想到,一带一路峰会竟然影响到了我,出京的路顺畅,进京的路堵塞,害怕回京困难,不能回家陪老娘过母亲节,一个不小的遗憾。

 

  打开那部属于自己的书,翻开一年一年的页面,从那些陈旧的日子里咀嚼酿造了几十年的辛苦与甘甜,也是一种幸福。有个页面仍旧清晰,清晰的就如昨日一般。页面上印着一盏灯,是一盏油灯,母亲坐在油灯下纳鞋底,纳出了一辈子的勤劳与慈祥。尽管年代已经久远,久远的让那些能理解什么是峰会却不懂得油灯下的日子怎么过的人完全不理解过去的甘苦,但对于我来说昨日并不遥远,因为,那是印在在心上的,刀凿斧刻。好比眼下,那偶尔爆裂的灯花是那么灿烂,那麻绳穿过鞋底的声音还是那么紧紧的拉扯着静夜,油灯下的母亲一手拿着鞋底,另一只手用锥子在鞋底上扎一下,然后把牵引着麻绳的针从锥子扎成的洞里拉过去,再绕着锥子狠狠地勒一下,这一下,勒着鞋底,也勒着母亲的手。偶尔,母亲抬起手把锥子在头发上噌一噌,屋里就又响起了刺啦刺啦拉动麻绳的声音。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不管是凛冽的严冬,也不管是闷热的夏夜,油灯下的母亲几乎都是这样。可能会有人说为什么不买鞋穿?这个问题不值得解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