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笑
长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2,104
  • 关注人气:1,4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客之家
博客之家 - 网址导航,网站联盟链接
公告
欢迎吸烟的朋友!
 
女儿的小店:生活一㎡
 
她在网上卖包,很精致的小包,可以网上搜这个小店哦!
文化博客
 
 
我的公示
我的公示
   感谢您的到来,同时提醒您本站文章均属原创,谢绝转载。如有需要,请与本站作者联系。

长笑——供职于铁路,河北人,省作家协会会员,省散文学会会员,市作协理事。作品散见于《长城》、《开发区文学》、《陕西文学》、《焦点》、《四川文学》、《北方文学》、《鄂尔多斯文学》、《金山》、《佛山文艺》、《中国铁路文艺》、《百花故事》《天池》、《青春期健康》、《翠苑》、《辽河》、《鸭绿江》《东风文艺》、《芒种》、《打工族》、《打工世界》、《都市文学》、《青年作家》、《荷花淀》、《小说创作》、《北京铁道文学》、《青年时代》、《散文风》、《经典美文》、《北京晚报》、《大公报》等,小说入选九个选本。获得孙犁文学奖散文赛二等奖,河北省优秀散文奖,全国小小说迎春大赛奖。

Email:changxiao1808@sina.com

qq:735447776

长笑在此谢过!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我的圈子

荷花淀

希望热爱文学的朋友加入

天气预报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文

                                             发表在翠苑第四期

  那天,二子的眼神叫八叔疼,再见二子,只能躲。不是不想看,是不敢看。

 

  八叔知道那样的眼神。

 

  那是埋在肉里的一根刺,别说动,想起来就疼。

 

  日头赶走了最后一丝春寒,已经晒得人身上发烫,二子还裹着厚衣裳,蜷缩在墙头下晒,不知是睡还是醒。

 

  有点儿风,很小。八叔拿着刚买回的几个像子,走热了,解开套着的衣裳,袖头子抹下脸,远远看见了二子。

 

  被叫做橡子的是一个个童男童女的假面,浓眉大眼,梳古时发式,安放在八叔绑扎的架子上,再糊上花花绿绿的纸,就成了假人。为什么叫像子?有人问过八叔,八叔也说不清,就说是用橡子面做的,老辈子起就这么叫。村里只八叔一个人会糊纸活,八叔说的没人追究。

 

  树上的榆钱干了,下雪一样落,不带一点儿重量。风一吹,聚到墙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5 07:15)
标签:

文化

“哟——嗬——”,“呦——嗬——”。

 

瘸五爷起来,揉着眼走到沟边,一泡尿泚出几十丈,把一串清凌凌的珠子向沟底甩去,痛快,然后就开始吼。瘸五爷嗓子宽厚、嘹亮,引得群山一起回应:“哟——嗬——”,“哟——嗬——”。

 

没人知道瘸五爷在吼什么,多少年了,每天清晨瘸五爷都吼几嗓子。在瘸五爷的吼声中,大山醒了,日头也被瘸五爷吼了出来。日头一出,点亮了大山,秋霜染红的山树这里一簇,那里一片,招摇着拉人的眼,铺开一个秋天的画卷。

 

两只喜鹊从沟底飞过来,扑棱棱落在门口的大青杨上,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7-08-01 08:44)

  写这个题目有一种亵渎茶道的感觉,是亵渎“道“,不是亵渎茶,因为“道“是人造的,大概属于意识形态的范畴,茶则属于自然,属于物质,亵渎与不亵渎茶永远都是茶。

  之所以想起这个话题也属于凑热闹,因为好像一夜之间茶道突然热了起来,就如前些年的书法热一样,大有遍地开花的趋势。但细想之下,当初的书法泛滥是朝着有钱有权的族群发展,那意思是只要有钱或者有权了不用墨汁染染手就不风雅一样,也仿佛用墨汁染染手就突然有了文化。而如今的茶道普及却不仅是向上的,追随妙玉的公子小姐们自然追随她的茶道,而刘姥姥们竟然也开始玩儿起了茶道,高级茶海、高档茶具几乎快要成为家庭的必备,说是生活质量的提高,但细想之下也还是有附庸风雅的嫌疑,就是因为这个“茶道“。“道”吗,那是高深、是风雅、是文化,不是连老子都说'道可道,非常道。“至于这个“道”怎么讲,大概就如我之于茶一样,也仅仅识得是茶而已,至多是好喝。

  然而,茶道肯定是有的,但我认为妙玉有妙玉的茶道,刘姥姥有刘姥姥的茶道,你不能说喝前门外大碗茶的人就是驴饮,也不能说红泥小炉的境界是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4 15:55)

 

  没想到,一带一路峰会竟然影响到了我,出京的路顺畅,进京的路堵塞,害怕回京困难,不能回家陪老娘过母亲节,一个不小的遗憾。

 

  打开那部属于自己的书,翻开一年一年的页面,从那些陈旧的日子里咀嚼酿造了几十年的辛苦与甘甜,也是一种幸福。有个页面仍旧清晰,清晰的就如昨日一般。页面上印着一盏灯,是一盏油灯,母亲坐在油灯下纳鞋底,纳出了一辈子的勤劳与慈祥。尽管年代已经久远,久远的让那些能理解什么是峰会却不懂得油灯下的日子怎么过的人完全不理解过去的甘苦,但对于我来说昨日并不遥远,因为,那是印在在心上的,刀凿斧刻。好比眼下,那偶尔爆裂的灯花是那么灿烂,那麻绳穿过鞋底的声音还是那么紧紧的拉扯着静夜,油灯下的母亲一手拿着鞋底,另一只手用锥子在鞋底上扎一下,然后把牵引着麻绳的针从锥子扎成的洞里拉过去,再绕着锥子狠狠地勒一下,这一下,勒着鞋底,也勒着母亲的手。偶尔,母亲抬起手把锥子在头发上噌一噌,屋里就又响起了刺啦刺啦拉动麻绳的声音。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不管是凛冽的严冬,也不管是闷热的夏夜,油灯下的母亲几乎都是这样。可能会有人说为什么不买鞋穿?这个问题不值得解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03 08:08)

 

 

  最近几天,一个叫徐晓东的人打了一个会太极的雷雷,然后就贬低中华的武术,招来一大批喷子们,把中华武术喷成了花拳绣腿,果真如此吗?作为一个练过几天花拳绣腿的人,也说说自己的看法。

 

  首先,武术不等于武功。一般来说,武术泛指的是套路,应该是练武之人增强武功的一个基础步骤。中华武术是我们的祖先经过多少年研究总结提炼出的各种套路和方法,练武之人要经过艰苦的历练才能在这些套路中汲取功力,而这所谓的功力包含了抗击打的能力,身体反应的速度,防守和反击的手段,这里边还包含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胆量。一般来说,整套的武术是不能拿过来按部就班的对敌的,但一套拳法或者器械中却包含着各种进击或者防守的招数,遇见什么情况运用什么招数才是武功。如果只会套路即便是练习的再熟练,也不能用来对敌。冷兵器时代,习武之人练习了套路会在师傅的指导下把套路拆开,一招一式的指导,告诉徒弟每个招式是用来干什么用的,这才会有实战的作用。不懂拆招只会套路那确实是花拳绣腿。那么这些年来我们的武术是不是真的沦为了花拳绣腿了呢?我的观点是有这个趋势。但是,趋势是人为的,却不能说中华武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0 19:17)

  印象中,人们都在玩儿微信,都在微信上发表东西,如今无论发生点儿什么事立刻就能在微信上看到许许多多的观点或描述。近几天的微信发照片的多了,公园的花,野外的草,小河的水,含苞的枝,总之都是在秀春天。也难怪,春天确实是美好的,不仅仅是花花草草,关键是温暖,是阳光,是生命的复苏。不知道是不是受此启发,竟然也萌生了秀一秀春天的想法。

  别人的秀都是踏青以后的现场体验,或是由于雾霾或者还由于别的什么,反正我是没有去踏青,要想秀春天就只能从记忆的库存里寻找,看有没有更值得拿出来秀一秀的。可是,绞尽脑汁,把整个库存的底子都翻出来也找不到更多的东西,关于春天的记忆只是一棵草,严格说是刚刚发芽的一颗草。

  没错,就只是一棵,绝对没有第二棵。

  也许这个问题会带来疑问,是不是有人会问,你们那里没有花吗?没有树吗?没有粼粼的小河吗?有,这些全都有,然而,好像印象中这些都是属于初夏的东西,和春天是离着一些距离的。也许这些东西见得多了,对于春天的表达没有那么强烈,也许确实我们那梨花杏花都是在春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河北省高碑店市北平景村少林会起源于光绪年间,传承于本市太平庄人刘瑁,有晋福山、刘勤、苑富贵、孙三四个人投师,学成后回村收徒,义务传授武艺,后经几代人融合贯通,发扬光大,传承至今。

 

起源

 

北平景村位于过去的新城、涿州、固安之间的三角地带中心,位置偏僻,村西有白沟河码头、村里有集市,加上光绪年间天下不太平,造成那一带土匪横行、兵痞祸乱,民不聊生。晋福山、刘勤四人出于强身健体、保家自卫的目的去太平庄向大辫子刘瑁投师学艺。相传刘瑁传承于涞水武人,系少林一派。学成归来后在晋福山家设馆收徒,义务传授武艺,后来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17 11:11)
标签:

散文

小村的边儿上有条河,那一带的人都管它叫大河,至于这条河本来的名字却很少有人追究。 

大河有多大?有资料说曾经有过每秒一万方的流量,但小村那一带的人不懂,只知道河两岸的千里堤都比房高,两堤最宽的地方要有好几里,发水的日子里大堤满过槽,那种气势胆小一点儿的人也不敢往跟前去。 

大河有多长?小村那一带的人知道大河的来处是大山,知道大河的去处是大海,但准确一点儿的说法很少有人知道,仿佛也不屑知道,因为只要知道很远就行了。远这个词是美好的,不仅仅隐含着未知,也还隐含着希望,隐含着幻想。&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14 19:47)
标签:

杂谈

  北京,观月。

  空气不错,月亮确实大,也确实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看到鲍勃迪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是不是让许多现代诗人吃惊:歌词也能获诺奖?这不是夸张,这个问题涉及到了人们对朦胧诗的定位,涉及到诗歌的受众究竟应该是大众还是小众的问题。

  不可否认,鲍勃伦迪的歌词受众比起当下许多现代诗人的诗歌要多得多,鲍勃的影响也比他们要大得多。为什么?恐怕这里面不仅仅是鲍勃的诗歌能唱,更应该的是鲍勃的诗歌或者说是歌词充满了爱与自由的缘故,对世界的爱,对人的爱。或许还会有许多现代的诗人不会认可鲍勃的歌词就是诗,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喜欢他的歌的人要比喜欢现代诗的人多得多,更重要的是鲍勃的内涵确确实实的是在用灵魂呐喊,而不是去仅仅写什么感觉。

  诗歌的受众究竟应该是大众还是小众?诗歌究竟是应该写给大众还是写给精英?如果从应该这两个字来说,恐怕就像鲍勃唱的:”答案在风中飘荡“,明摆的事,却还会很难改变。为什么?玩笑点儿的话说那些写晦涩难懂的诗歌的人其实是不会写诗的,他们写不出”李杜“,更写不出”鲍勃“,是不会,就只能去寻找自己的感觉了。从这个角度说,那些诗歌其实就是写给他们自己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