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笑
长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4,491
  • 关注人气:1,4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客之家
博客之家 - 网址导航,网站联盟链接
公告
欢迎吸烟的朋友!
 
女儿的小店:生活一㎡
 
她在网上卖包,很精致的小包,可以网上搜这个小店哦!
文化博客
 
 
我的公示
我的公示
   感谢您的到来,同时提醒您本站文章均属原创,谢绝转载。如有需要,请与本站作者联系。

长笑——供职于铁路,河北人,省作家协会会员,省散文学会会员,市作协理事。作品散见于《长城》、《开发区文学》、《陕西文学》、《焦点》、《四川文学》、《北方文学》、《鄂尔多斯文学》、《金山》、《佛山文艺》、《中国铁路文艺》、《百花故事》《天池》、《青春期健康》、《翠苑》、《辽河》、《鸭绿江》《东风文艺》、《芒种》、《打工族》、《打工世界》、《都市文学》、《青年作家》、《荷花淀》、《小说创作》、《北京铁道文学》、《青年时代》、《散文风》、《经典美文》、《北京晚报》、《大公报》等,小说入选九个选本。获得孙犁文学奖散文赛二等奖,河北省优秀散文奖,全国小小说迎春大赛奖。

Email:changxiao1808@sina.com

qq:735447776

长笑在此谢过!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我的圈子

荷花淀

希望热爱文学的朋友加入

天气预报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文

                                             发表在翠苑第四期

  那天,二子的眼神叫八叔疼,再见二子,只能躲。不是不想看,是不敢看。

 

  八叔知道那样的眼神。

 

  那是埋在肉里的一根刺,别说动,想起来就疼。

 

  日头赶走了最后一丝春寒,已经晒得人身上发烫,二子还裹着厚衣裳,蜷缩在墙头下晒,不知是睡还是醒。

 

  有点儿风,很小。八叔拿着刚买回的几个像子,走热了,解开套着的衣裳,袖头子抹下脸,远远看见了二子。

 

  被叫做橡子的是一个个童男童女的假面,浓眉大眼,梳古时发式,安放在八叔绑扎的架子上,再糊上花花绿绿的纸,就成了假人。为什么叫像子?有人问过八叔,八叔也说不清,就说是用橡子面做的,老辈子起就这么叫。村里只八叔一个人会糊纸活,八叔说的没人追究。

 

  树上的榆钱干了,下雪一样落,不带一点儿重量。风一吹,聚到墙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0 19:17)

  印象中,人们都在玩儿微信,都在微信上发表东西,如今无论发生点儿什么事立刻就能在微信上看到许许多多的观点或描述。近几天的微信发照片的多了,公园的花,野外的草,小河的水,含苞的枝,总之都是在秀春天。也难怪,春天确实是美好的,不仅仅是花花草草,关键是温暖,是阳光,是生命的复苏。不知道是不是受此启发,竟然也萌生了秀一秀春天的想法。

  别人的秀都是踏青以后的现场体验,或是由于雾霾或者还由于别的什么,反正我是没有去踏青,要想秀春天就只能从记忆的库存里寻找,看有没有更值得拿出来秀一秀的。可是,绞尽脑汁,把整个库存的底子都翻出来也找不到更多的东西,关于春天的记忆只是一棵草,严格说是刚刚发芽的一颗草。

  没错,就只是一棵,绝对没有第二棵。

  也许这个问题会带来疑问,是不是有人会问,你们那里没有花吗?没有树吗?没有粼粼的小河吗?有,这些全都有,然而,好像印象中这些都是属于初夏的东西,和春天是离着一些距离的。也许这些东西见得多了,对于春天的表达没有那么强烈,也许确实我们那梨花杏花都是在春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河北省高碑店市北平景村少林会起源于光绪年间,传承于本市太平庄人刘瑁,有晋福山、刘勤、苑富贵、孙三四个人投师,学成后回村收徒,义务传授武艺,后经几代人融合贯通,发扬光大,传承至今。

 

起源

 

北平景村位于过去的新城、涿州、固安之间的三角地带中心,位置偏僻,村西有白沟河码头、村里有集市,加上光绪年间天下不太平,造成那一带土匪横行、兵痞祸乱,民不聊生。晋福山、刘勤四人出于强身健体、保家自卫的目的去太平庄向大辫子刘瑁投师学艺。相传刘瑁传承于涞水武人,系少林一派。学成归来后在晋福山家设馆收徒,义务传授武艺,后来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17 11:11)
标签:

散文

小村的边儿上有条河,那一带的人都管它叫大河,至于这条河本来的名字却很少有人追究。 

大河有多大?有资料说曾经有过每秒一万方的流量,但小村那一带的人不懂,只知道河两岸的千里堤都比房高,两堤最宽的地方要有好几里,发水的日子里大堤满过槽,那种气势胆小一点儿的人也不敢往跟前去。 

大河有多长?小村那一带的人知道大河的来处是大山,知道大河的去处是大海,但准确一点儿的说法很少有人知道,仿佛也不屑知道,因为只要知道很远就行了。远这个词是美好的,不仅仅隐含着未知,也还隐含着希望,隐含着幻想。&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14 19:47)
标签:

杂谈

  北京,观月。

  空气不错,月亮确实大,也确实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看到鲍勃迪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是不是让许多现代诗人吃惊:歌词也能获诺奖?这不是夸张,这个问题涉及到了人们对朦胧诗的定位,涉及到诗歌的受众究竟应该是大众还是小众的问题。

  不可否认,鲍勃伦迪的歌词受众比起当下许多现代诗人的诗歌要多得多,鲍勃的影响也比他们要大得多。为什么?恐怕这里面不仅仅是鲍勃的诗歌能唱,更应该的是鲍勃的诗歌或者说是歌词充满了爱与自由的缘故,对世界的爱,对人的爱。或许还会有许多现代的诗人不会认可鲍勃的歌词就是诗,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喜欢他的歌的人要比喜欢现代诗的人多得多,更重要的是鲍勃的内涵确确实实的是在用灵魂呐喊,而不是去仅仅写什么感觉。

  诗歌的受众究竟应该是大众还是小众?诗歌究竟是应该写给大众还是写给精英?如果从应该这两个字来说,恐怕就像鲍勃唱的:”答案在风中飘荡“,明摆的事,却还会很难改变。为什么?玩笑点儿的话说那些写晦涩难懂的诗歌的人其实是不会写诗的,他们写不出”李杜“,更写不出”鲍勃“,是不会,就只能去寻找自己的感觉了。从这个角度说,那些诗歌其实就是写给他们自己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19 21:05)

最肥沃的土壤在故乡,最丰厚的资源来源于乡亲!

 

                     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记起李凤山,就记起村北果园里的那个小屋,记起那片留下无数美好的果园。

  李凤山多大?不知道。就知道他是个老头,说不上是六十还是七十,小时候他是那个样子,长大后他还是那个样子:一身黑色的旧衣,一根永不离手的棍子,嘴里骂着“兔崽子们”,手里的棍子比比划划,然后就是看着我们跑,跑出去很远他还在那站着,却不追,也不生气,这从我们后来再遇见他的时候就可以证明,只要不偷他的果子,他基本不理我们,任凭我们在果园里玩儿,他干他的我们干我们的,大家相安无事,仿佛我们就没有偷过他的果子。
 
  李凤山的小屋在果园的中间,是两间干打垒,好像一块砖头都没有。小屋四周用许多干树枝做墙,算是他的院子。李凤山没儿没女,也没有老伴儿,属于生产队里的五保户。那片果园就是他的责任。冬春季节,他培土修枝,结了果子就看着果园,主要是防止我们这帮孩子。小屋没电,周围没有邻居,也很少见到有别的人进去,陪伴李凤山的只有那些果树,还有漫长冬季里呼呼的风声。然而,那个简陋的小屋却是孩子们敬畏的地方,因为保不准什么时候会从里边出来个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七二一”一场暴雨,整个京津冀乱了套,淹车、塌房、断路、断电断水不算,甚至还造成那么多的人员死亡失踪。区区平均二三百的雨水,如果说造成一定的财产损失和生产损失还可以理解,一下子死那么多人就让人不好接受了,细想一下,这里面究竟有没有人为的原因?有的话就是人祸,是天灾大还是人祸大?

  按新闻的说法,造成人员大量死亡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水库泄洪或者是水库溢水,那么,我们不仅要问,水库提前放水没放水?按以往的教训,好多水库为了一点点利益,往往是不到了万不得已不肯提前放水,一下子遇到特大暴雨,就会造成被动;但即便如此,如果是人为的泄洪,为什么不能提前通知泛区的人提前撤离?后来又有个说法是水库溢出来的,即便是溢出来的,养着的那些水库的管理人员是干什么的?这里肯定有渎职的人。灾害过去以后不能只表彰那些抗灾的英雄,也该把那些因为渎职被处理的人暴暴光,该表扬的表扬,该曝光的曝光,这也是正能量。

  从暴雨一开始,从县级的小城到省会级的大城市,都有断水断电的情况出现,甚至还有电死人的情况发生,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想想,提前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第一阅读

对门女人/杨守知 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父亲节快到了,心变得沉重,爸爸,你在天堂可好?

  本想写点儿轻松的文字纪念父亲,可是,每当想起父亲就轻松不起来,从零一年那个沉痛的日子以后,对父亲的思念越来越深,孤独的时候想念父亲,心情不好的时候想念父亲,高兴以后还是想念父亲。女儿结婚那天本应高兴,婚宴结束后对着姑姑我大哭一场,别人说我醉了,但只有我自己知道,醉了才是真性情。父亲是什么?父亲是儿子的靠山,父亲没了,靠山轰然一声就倒了,从此,做儿子的就只有一个人在陌生的社会荒原上去探路,还得强挺起身子,支撑起另外一座山。

  爸爸,你知道的,我不是一个爱哭的人,但是,那种思念是没法控制的。我没有困难,也没有委屈,假如您能在天堂看到我们,我们都很好,只是思念,只是家里少了一根大梁,只是儿女们再也没法看到您。

  父亲的一生几乎就是苦难的一生。高小毕业的时候刚刚建国,因为家里穷,父亲没有告诉爷爷奶奶他以第二名的成绩考上了北京私立的中学,自己又报考了公费的涿州师范,假如不当老师会不会不被打成右派?下放回家,坏了身体?尽管在村里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