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台东镇-一个城市的文字和影像
台东镇-一个城市的文
字和影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2,190
  • 关注人气:8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版权声明
声明:台东镇博客《一个城市的文字和影像》中的原始文字,作者拥有著作权。未经授权,谢绝转载。谢谢!
联系信箱
台东镇  196203@sina.com
青岛艺术文献



塔楼上的青岛

青岛出版社

中山路

 

海洋大学出版社

老建筑


青岛出版社

老房子

东画报出版社

青岛往事


北方文艺出版社

安娜时代的青岛


青岛出版社

博文
分类: 声音-民间
警惕重蹈覆辙迫在眉睫
作为地标的望火楼
历史上长时间作为青岛地标记忆的望火楼,位于海拔高度77米的观象山顶,门牌号码为观象一路45号。六角塔形建筑曾有建于1905年的说法,但后来为本地学界推翻,目前一般考订为1910年代末期建造。建筑高18米,塔身为砂浆砖墙,基础和入口处以方石砌筑,上部为六根圆柱挑起的空透式望火台,上覆尖顶圆形盔帽。望火楼的早期功能为火警观测,1930年青岛开通自动电话报警后弃用,但建筑本身却成为城市标志,逐渐融入日常景观,为市民熟悉并固化记忆。近百年来,大量绘画、摄影、设计、文学作品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态度-批评
傍晚6点

傍晚6点,从地铁2号线燕儿岛路出站,乘自动扶梯去麦凯乐,看见一只碗口大的摄像头直视着下方,黑漆漆,深不可测。扶梯滚动的很慢,隐约听见传送带下面齿轮一丝丝咬合的声音。身体稻草人一般立着,度过检阅式。
隧道里有点冷,陌生人交错而去,又交错而来,一些尖锐的脚后跟,在人造板上凿出光滑的节奏,慢慢近,慢慢远。猛丁电话音起,节拍立刻错位,空气颤抖几下,很快被新的锐利淹没。一边揣测那个不相干的故事,一边掏出手机,把客户端跳动的信息,塞进脑子里。
傍晚6点,有点饿,有些疲惫,不适合回忆,不适合想入非非,也跟不上接踵而至的尖锐碰撞。电话响,说刘禹轩住院了。傍晚6点过去,从地下走到街上,外面瓢泼大雨。赵夫青站在地铁口,撑一把黑色的伞。
雨中的黑色,遮蔽了视线,想起也是傍晚6点时候,接过王照青一个电话,说让把最近出的书给他寄过去,说身体感觉好些,说还想继续图书馆的讲座,声音像包裹了一层粽叶,丝丝缕缕地从缝隙中释放出来。这是他打来的最后一个电话。后来几天在病床上,赵夫青请摄影师给他录制了一段视频,内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2-21 04:03)
挡不住的封锁线

17岁的孟力1945年下半年来青岛的时候,日本人刚刚投降,这个半岛城市还没有被孤立。他从济南跑到青岛,应聘到《青报》干校对,并尝试进行文学创作。这之后的两年,算得上是青岛的一次短命的“文艺复兴”,很多对现实不满的年轻人都集中在一些新闻机构,用诗歌、评论等文艺形式,抨击随处可见的社会不公。孟力晚年回忆,“当时青岛的报纸很多。《青报》是国民党中统局姚公凯办的,《青岛公报》是国民政府李先良办的,《平民报》是青红帮张乐古兄弟办的,《青岛时报》是民营实业家尹朴斋办的,《民报》是有中统背景的何凤池、王葆仁办的。”
孤立的局面,逐渐形成。孟力在2016年3月进行的一生最后一次关于1940年代个人经历的叙述中,清楚地告诉采访者:“当时共产党进不来青岛,就破坏国民党的交通运输,组织民兵破坏铁路,把胶济铁路炸得一段一段的。从济南到青岛,铁路不通了,有钱有权的人只能坐飞机。后来内战爆发,青岛就更乱了,一直到1949年。”
从战后第一年到1949年春天,不论是李先良还是龚学遂、秦德纯,青岛当局一直都在为一城人的吃饭操心。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2-20 18:06)
分类: 过程-城市
逃亡者

1948年春夏之交,一个叫李云汉的山东省立昌乐中学毕业生,进行了一次“生与死系于俄顷之间”的逃亡冒险。他的唯一目的地,是青岛。几个月前,他还期待着报考那里的国立山东大学中文系,几个月后,一场变局降临,求学梦想瞬间被求生的现实取代。
到青岛,要通过两条封锁线,一条是共产党的,一条是国民党的。没几天时间,李云汉逃了两次。第一次,他伪装成商人,到了蓝村检查站被扣留下来,说是要再审查,他害怕夜长梦多,就趁机跑了回去。第二次,他决定和父亲一起逃,两人在离老家50华里的地方汇合,计划到坊子镇搭火车去青岛,这一次因为有“路条”,路上有惊无险,到蓝村检查站,随着一群同路人过了关。接下来,是一段国共两军的缓冲地带,到了国民党检查站,依然要检查身份,他出示了省立昌乐中学的学生证,得以顺利过关。父子俩赶紧搭上商用汽车,直奔青岛市区,两小时后到了西镇亲戚家。一进门,李云汉说了句:谢天,谢地。
西镇在城市的最西南角,被胶济铁路青岛起始段的铁路线,分割成一个半封闭区域,1920年代逐渐形成高密度移民人口居住区,以平民院形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2-17 09:10)
一个影响命运的决定

2月1日正月初四半夜,从昌乐逃亡到青岛的昌潍临时中学18岁学生张泗清,在益都路74号他的八叔家中,就去留问题,跟八叔进行了一次严肃谈话。这些日子,南迁已在青岛各个流亡中学形成风潮,张泗清的两个同学预备第二天早晨上船,他们动员张泗清一起走。八叔回答的话,张泗清记忆了大半生:“这要你自己决定,如果我说你应该走,将来遇到困难,你会说是八叔让你走的;如果我说你该留,今天青岛的局势如此,将来的结局不可能好,到时你会说是八叔教你留下的,所以必须你自己决定。”接下来,张泗清作出了一生中第一个影响命运的决定。
2月2日正月初五清晨五点半,张泗清拿着八叔给的十块大头,背起行李赶赴小港码头。八点登上北铭轮,随昌潍临中第二批师生百余人一起南去上海。
2月2日张泗清乘坐的北铭轮驶往上海途中,南京方面多个机关的发言人,出面否认共军再向青岛展开攻势。并指美海军当局也表示,目前仍有美军飞机驻扎青岛机场,并没有接获机场附近落下炮弹的消息。而因为频频接受来自溪口蒋介石的指令,2月4日刘安祺不得不出面澄清说,他本人及所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2-17 08:59)
孤悬之城

1949年1月11日,伴随着一架自北平搭载知识分子的飞机至青岛转南京,青岛的孤独,俨然千里冰封融化前的最后寂静。机翼下方,沧口四方一线工厂区林立的烟囱,一根根冻结的冰棍一般伸向天空,不见丝毫活力。烟囱制造的阴影,被薄雾笼罩着,串联起一场闭幕式的开阔现场,荒谬却不乏真实感。飞机起飞前,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和前国立青岛大学校长杨振声,都放弃了南去的机会,拒绝搭乘。这让当天胡适等人在南京进行的蔡元培诞辰82周年纪念活动,变得愈加索然。飞机消失在胶州湾口的时候,雾去云散。从天上回望,枯枝败叶缠绕中的青岛好似一只奄奄一息的螃蟹,在凹凸的海滩上蹒跚,划出歪歪扭扭的印迹。
飞机消失的方向,几只花花绿绿的风筝上下飞舞,嚣张地向下面穿梭往来的军舰示威,仿佛那也是些随风摇摆的纸玩意。风骤起,两只风筝的纠缠瞬间出现,随后坠落海中。岸上的一个孩子很沮丧,另外几个却拍手称快。远处,剩下三只风筝的领头者,在一根细线的牵引下俯冲挣扎,似乎要拼命证明这个纸玩意的命运是可以把控的一样。
结果,坠落接二连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2-17 08:57)
分类: 过程-城市
逃出城的人

1948年8月18日下午,刚刚到青岛的中央大学毕业生刘禹轩经历了两个第一次。第一次洗海澡,第一次参观海边古堡建筑里的水族馆。对海水,刘禹轩的感觉是咸和凉。他当天在日记中说,“海里面是老少男女,一个女孩子给我一个非常淡雅恬静的印象”。返回路过水族馆,刘禹轩进去参观,眼睛盯住玻璃水樽里面各种奇形怪状的鱼,目瞪口呆。给他印象最深的是海星和神仙鱼。后者宽衣博带,活像一尊神仙。
水族馆里面的一头水豹,在水里游来游去,让刘禹轩觉得活泼极了。海水、海风和游来游去的海生物,是这个乡村青年对青岛的第一印象,也是相伴一生的记忆。只是在1948年的这个下午,“一生”这个词语对一个22岁的人来说,太过于遥远,也太过于沉重。这个时候,刘禹轩的“过去”是战时的千里跋涉和战后南京的喧嚣,而刘禹轩的“未来”,则是青岛这片海上的懒散阳光。
凡是过去,皆为序曲。这是莎士比亚写在传奇剧《暴风雨》中的一句话。1611年47岁的剧作家在伦敦进行的写作,涉及了接纳、宽恕和家园这些年轻人不太关心的主题。对1948年的青岛来说,莎翁完成在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2-17 08:54)
分类: 过程-城市
凡事都有偶然的凑巧,结果却又如宿命的必然

己丑,公元1949,肖牛,鼠后虎前。围绕着这个普通年份发生的一切,后来被证明全无平仄相间的束缚,却俨然抑扬顿挫。夹杂在江河日下的浑浑之中,激流勇进者无所畏惧,噤若寒蝉者夺路而逃,不计其数的身不由己者,任凭风吹日晒,一双眼睛紧盯着窗外的街肆,唯恐遗漏下一丁点大风暴的讯息。己丑之门,敞开,关上,再开敞,须臾之间,天翻地覆。大雾弥漫之中的胶州湾东岸,被遮蔽的历史现场,搏击声,喘息声,咆哮声,尖叫声,不绝如缕。所有洞开的夹缝,透露出的都是布满灰尘的蛛丝马迹,手碰上去,灼热四散。
一个一个的人影,走过来,走过去,塑造出片段,凝结成瞬间。勇进者与缄默者泾渭分明,又不分彼此。芸芸众生退隐到幽暗的光亮之外,慢慢消磨“昨夜清霜冷絮裯,纷纷红叶满阶头”的时光,期待着“园林尽扫西风去,惟有黄花不负秋”的兑现。在几乎无可阻挡的锐利面前,那些苍老的祝福,不堪一击。
太阳底下的己丑1949,海浪拍岸溅起的一长串水珠,怦然四射,惊飞一片白鸥。天上,白色翻腾,海上,倒影扑朔。在时间一如既往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2-10 22:25)
分类: 夜晚-自白
突然就重生了,看一眼,两年。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因为活着还是死去,都由不得你。那么,你就是个符号,或者数字,像当下的武汉人。本来这里就是个仓库,存放些突发奇想,有或者没有,无关紧要。一切都没有改变,一切也已迥然不同。记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接触-过客
亚洲唯一戏剧图书馆

聚书庐中

在青岛略微安定后,宋春舫在汇泉湾盖了一栋房子,这大约就是被其称为“广莫庐”的居所。从时间上看,这个房子在1929年的秋天之前,已经建造完成。1930年春天到1931年,宋春舫又在旁边加建了一栋独立的图书馆建筑,把在欧洲带回来的几千本戏剧书刊存放其中,名曰褐木庐,英文名Cormora。2018年3月在福山支路6号一栋建筑的墙角发现的奠基石,清晰铭刻有“中华民国十九年三月十日褐木庐树基”字样,还原了这个主题图书馆的建造起始。褐木庐,来源于三个法国戏剧大师的名字,高莱依(Corneille)、莫里哀(MoliMière )、拉辛 (Racine),其中蕴含着强烈的致敬意味。
宋春舫1932年在《褐木庐藏戏曲书写目自序》中叙述说:“予自始冠西行,听讲名都,探书邻国,尔时所好,尽在戏曲,图府之秘籍,私家之珍本,涉猎所及,殆近万卷。民国四年,初游法京,入Bibliothèque  de  l’Opéra,寝馈其间,三月忘返。六年返沪,择所爱好,挟与俱归。十年再渡,道出德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