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鲍鹏山
鲍鹏山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15,496
  • 关注人气:8,5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上海学悦教育

 

  由学悦总顾问复旦大学骆玉明教授副总顾问鲍鹏山亲自主持课程和教材编订…… 

 

详情:www.xueyue.com.cn

联系:021-25653523

我的电子邮件

 

邮箱: baopsh2008@163.com

 

播客(视频)信息

鲍鹏山播客我一些讲座的视频。

最新视频:

《说孔子》系列电视讲演,共16集;

“墨子,挑战帝国的剑侠”讲座,共2集;

“商鞅--作法自毖的枭雄”讲座,共2集;

“孟子指画天下的先知”讲座,共2集。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天下污浊,不能用庄重正派的语言与之对话,只好以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来与之周旋。他好像在和这个世界比试谁更无赖,谁更无理,谁更无情,谁更无聊,谁更无所顾忌,谁更无所关爱。这是庄子自己的‚“哲学困境”。

​当一种美,美得让我们无所适从时,我们就会意识到自身的局限。“山荫道上,目不暇接”之时,我们不就能体验到我们渺小的心智与有限的感官无福消受这天赐的过多福祉吗?读庄子,我们也往往被庄子拨弄得手足无措,有时只好手之舞之,足之蹈之。除此,我们还有什么方式来表达我们内心的感动?这位“天仙才子”他幻化无方,意出尘外,鬼话连篇,奇怪迭出。他总在一些地方吓着我们,而等我们惊魂甫定,便会发现,: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朝暾夕月,落崖惊风。我们的视界为之一开,我们的俗情为之一扫。同时,他永远有着我们不懂的地方,山重水复,柳暗花明;永远有着我们不曾涉及的境界,仰之弥高,钻之弥坚。“造化钟神秀”,造化把何等样的神秀聚焦在这个“槁项黄馘”的哲人身上啊!

喜马拉雅-《鲍鹏山私塾课-一天一则讲论语》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白居易与<庄子>》是我博士论文《唐诗与<庄子>》中的一部分,附录以作为比较研究的《李白与<庄子>》也是。

作为博士论文,答辩通过是在20115月,那时,我的老师余恕诚先生清癯而明朗。我曾经用“清”来形容我老师的气质,我觉得,他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给人“清洁”之感。我因此总以为我老师一定是长寿之人。没想到,到我这本书出版,写此后记时,我老师已经逝世快两年了——2014823日,老师在北京去世。从查出疾病,到去世,只有半年多的时间。此前,我想,当我这本书出版的时候,一定要老师给我写个序,哪怕是严厉批评也行。此刻,想到这个,心中只有深深的隐痛。

老实说,我觉得老师对我这篇博士论文是不满意的。他曾经希望我做《唐诗与唐代民族关系研究》这个题目,但是,我做了两年的相关准备,最后发现凭我的能力真是无法完成。后来,我本科同学、博士研究生时已进入博士生导师组的胡传志教授,建议我做《唐诗与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喜马拉雅FM 特别推出:鲍鹏山私塾课 借《论语》的话头,谈自己的人生

​​    1985年,鲍鹏山从安徽师范大学毕业,离开家乡安徽,前往青海支边支教。这一去,就是17年。在青海高原,鲍鹏山度过了整个青年时代。对于很多鲍鹏山的读者来说,那段时光是他们很陌生的。本文是若干年前,青海的两位记者蔡文斌、邓建青在上海对鲍鹏山进行的一篇专访。以下是记者的采访手记。

青海的高度给了他眼光

    采访约在了鲍鹏山的家里。他穿得很随便,叫我们“老乡”。


    落座之后,没有等我们采访,他先问起青海这几年来有什么变化。从2001年离开青海到现在,他确实很怀念在青海17年的美好时光。因为,在青海的这17年,可以说是他人生历程的转折点。“我的青春年华和最美的时光在青海。青海给了我很多,尤其是眼光。”鲍鹏山说,青海有其他地方不可比拟的优势,那就是这里是高原,可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01-24 18:59)

 

 

(本文是多年前——大约是2007年——上海书展期间,在上海图书馆的一次仓猝发言。当时以为是新书《先秦诸子十二讲》发布座谈,没想到去了才知道必须有一个一个多小时的演讲。这是根据演讲的录音整理。今天来博客,看到不少朋友批评我更新太慢,就把这篇文章贴出来呵呵。)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10-22 21:14)
标签:

文化

写文章,最高境界是先把自己修炼成圣贤,如孔孟老庄,即便述而不作,也自立德立言,功业不朽。其次是把自己修炼成烈士,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如李大钊一般悬颈绞架,犹自张望着赤旗的世界。最不济也要保持着心灵的敏感———在不能当圣贤英雄的时代,至少心智健全,感觉正常:如阮籍,至少能感觉到时代的不对头,能明白自己被压迫着是在受苦而不是在承欢,从而能有被侮辱感并觉得痛苦。其实,作为一个作家,良知有时是这样的一种扭曲的状态:在不能说出真理甚至不能说出真相的时代,至少应该感受到痛苦并表达痛苦———哪怕是绕着弯子很艺术地表达痛苦。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谢谢庄先生美言

原文地址:《孔子传》,新意叠出作者:米草

        《孔子传》,新意叠出

 

    读毕鲍鹏山先生的新作《孔子传》,我的第一感觉:凡是有阅读能力,并想了解孔子其人的朋友,都应该读一读。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这本书,语言平实且蕴含诗意,无论内容、文字,都称得上美文。学术性强的传记,要写成可读性强的以叙带论的文章,若没有运用自如的语文功底与满腔激情的诗人气质,是很难出彩的。

 

(2013-06-28 21:59)

公元前361年,响应着秦孝公的号召,商鞅来到秦国。经过几番面试,终于获得信任,准备推行变法。可是秦国保守势力太强大,既得利益集团太顽固,要变革,先得造变法的舆论。于是,一场由秦孝公主持的高端辩论会——事实上是一场高层大论战,在孝公的宫廷开幕了。

辩论主要是三个人:主持改革的商鞅,反对改革的秦国权贵代表甘龙、杜挚,支持改革的秦孝公担任裁判。秦孝公既然已经有了立场,商鞅就不算孤独,事实上还占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今年八月三十一日《申报》的《自由谈》里,又看见了署名寄萍的《杨缦华女士游欧杂感》,其中的一段,我觉得很有趣,就照抄在下面:“……有一天我们到比利时一个乡村里去。许多女人争着来看我的脚。我伸起脚来给伊们看。才平服伊们好奇的疑窦。一位女人说。我们也向来不曾见过中国人。但从小就听说中国人是有尾巴的(即辫发)。都要讨姨太太的。女人都是小脚。跑起路来一摇一摆的。如今才明白这话不确实。请原谅我们的错念。还有一人自以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发表于2013,4,27日《北京日报》 

孔子从来都是一个重要话题,即使你不说他的时候,即使你喊打倒他的时候。对他的态度,就是对他的认识。

孔子到底是怎样一个人?这其实不是知识问题,而是价值问题,是孔子对当代中国和未来中国的价值问题。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愚人节来了,一些人总要开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当然,也有玩笑开大开进班房去的,据说北京就有一位,打电话给邮电大楼说要炸他们,最后是他给警方逮住了。据他的同事们说,此人一贯大大咧咧,信口开河,没什么恶意。这我相信。这类人就是“傻”一点,分寸感不强,对后果估计不足,究其本心倒也确无恶意。

我的印象中,中国的报纸不允许在愚人节这一天搞这一类恶作剧,对此我举双手赞成。咱中国人智商有限而好奇心特重,判断力不高而传播欲特强,人家一笑了之的东西,在我们这儿说不定真能酿成大祸。

但是呵,很不幸,很不幸,我在愚人节这一天的报纸上还真看到了不少愚弄人的东西。我举一例:

《某某日报》此日(2002年4月1日)第四版“国际新闻”版,有一篇特煽情的文章:《黑暗,笼罩着,战斗,继续着》,这题目的倾向性很明显:前一句骂以色列,后一句赞巴勒斯坦。老实说,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