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京非非
北京非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658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被推荐的博文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08-06-05 15:24)
标签:

北京非非

杂谈

分类: 流言“非”语

 

不曾对面,没有牵手,寥寥话语,匆匆又别过。

因为有过对话,算是生命中匆匆走过的一个人。不管怎样,仍然还是会留在记忆里的。

 

每次新认识一个人,我都感觉无法把握,无法全身心投入地交流——因为担心无疾而终,所以无法全部投入。因为没有全部投入,所以让这种担心成为现实——这样的“囚徒困境”有时会轻轻折磨我。

 

有人说我不坦白,我知道我真是这样。对于怎么也走不进彼此的世界我感到力不从心。这种痛苦使我不去在意相聚的时间长短。

有很多人也和我一样,与人交往是为消除寂寞。可我实在没有办法轻松带上面具。

这年头谁又要谁走进自己的生活呢?走进了怎么样呢?各式各样的快餐早就坏了我们的胃口。同时我又无比厌恶自己的虚伪,这种恶性循环有一天最终使我做出了在一次同刚认识不久的人聊天中拂袖而去的举动。

 

从此后我就不再强迫自己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原创作品]   80岁奥斯卡的娱乐化生存

 全文载《华夏时报》:

http://www.chinatimes.cc/ty/wenhua/2008-03-01/80562.html

    奥斯卡,犹如一场隔离中国的空宴,终于在美国那家著名的柯达剧院喧嚣着落幕。中国的电影观众,面对这场由电影衍生而来的华丽影像游戏,只能远远地看着,最终,如同一帘春梦,终归了无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分类: 流言“非”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男人四十,要看淡多少事

□北京非非(原创作品)

   

     这两年反映中年男人生活的电影很多,从获得奥斯卡奖的《美国美人》,到日本电影《失乐园》,再到中国的《一声叹息》和《谁说我不在乎》……这些影片关注的角度虽然各有差异,但都涉及到了婚外恋和家庭危机。

    许鞍华的《男人四十》也是一部同样题材的影片。

    影片开头,本片的主人公、中学国文教师林耀国正在沙滩阅读《万历十五年》——这是著名史学家黄仁宇的作品。此书以“无甚可记”的1587年为中心,是年,宇内无事,四海晏平,大明王朝似乎四平八稳地行驶在历史的主航道上。《男人四十》就这样借《万历十五年》对一个王朝的解读隐喻了一个男人四十岁时其看似完满的生活行将崩溃的命运。

    表面看来,林耀国教书育人,家庭也算美满,夫妻也算融洽。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变故,他的生命也许会继续平稳行驶下去,直到死去,他也不会觉得这样活着有什么不妥,也不会感觉到他的生命中是否缺些什么。

    然而,即便是四十岁的生命,其心理堤防实际上也不堪一击。妻子的一句话——尽管妻子竭力以一种轻描淡写的口吻告诉他这句话,林耀国仍然如遭雷击:“那个人回来了,我要去看他、照顾他。”

    原来,他的妻子当年和自己的老师有一段师生恋,还怀上了老师的孩子!当年逃避退缩、如今已然病入膏肓的老师一下子打乱了林耀国一家20多年的平静生活。林耀国忽然对自己的情感生活彻底丧失了信心——也许,这二十年来,妻子始终没有任何改变,也就是说,自己所爱的人可能从来就没有爱过自己,最多也就是愧疚和感激。

    生活,就这样在这个男人四十岁时暴露了其残酷而不可捉摸的一面。林耀国感到了难以言说的苦痛。

    他开始以一种不同于以往的眼光和心态审视自己过去的生活,审视周围的人群——他忽然发现——即便和他的同时代人相比,他也落伍了,他的同辈人总是在力图适应着不断变化的现代生活,而他却始终持守着一种自以为是的“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窘迫的古典生活。他终于悲哀地看清了自己生命的苍白与贫乏——他其实一无所有。

    可是,四十岁了啊,生命已不可能从头再来,那么,总得抓住一些什么吧!

    幸好,生活似乎还没有彻底抛弃他,他似乎可以重头再来——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学生向他频频示好。

    他面临着可怕的选择:一边是青春美丽、柔情似水的女学生,一边是二十年来苦心经营的家庭。他该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与面目分别面对学生和妻子呢?爱情本应是甜蜜的,可这个四十岁男人的爱情却充满了苦涩和忧伤。他无法像这个面前的小女孩一样在爱情的滋润中恣意地舒展自己的美丽与激情。他总是心事重重,东张西望,甚至还有着道德上深刻的负疚感。良知与责任像章鱼一样牢牢吸附着他,使他感到了自己的无奈和无力。

    镜头在闪回。原来,大儿子安然不是林耀国亲生的,为了爱情,林耀国要以父亲的身份去陪文靖分娩,要对安然视如己出。二十几年,他在看到安然的时候,内心就会隐隐作痛。失去的,得到的,哪个更压住天平的一边呢?

     生活让我们逐渐地学着去忍让很多东西,永远尖锐的人,刺伤的是别人也有自己。要体谅和宽容,就需要去付出,当然也会有得到,但是那个更值得呢?

    许鞍华以女性之身对一个男人四十岁的生命进行审视时,内心一定充满了同情与理解。《男人四十》里,许鞍华一如既往地坚持平民视角,以日常生活推动情节发展,她将影片控制在了一种含蓄沉郁的气氛里。电影并没有按照某些恶俗的方向发展,既没有像冯小刚的《一声叹息》,三角恋情弄得一家鸡飞狗跳,也不像《廊桥遗梦》中国版,来一段老牛吃嫩草最后泪眼作别。

    许鞍华把目光集中到了时代、价值的转变给主人公心理带来的变化,同时还注意发掘,置身其中的人物是怎样徘徊挣扎,从而获得自身的救赎。

 

◆◆◆◆◆

北京非非乐意与您有更多交流与合作。

任何形式使用此作品,需经作者同意,联系:QQ_9395155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看电影:十分钟,年华老去

□北京非非

题记:  十分钟,年华老去。老去的,何止是年华。——北京非非

 

 

   

    同样是看电影短片集,感受也是有区别的:看同一位导演拍的短片集,享受的成分多一些;看不同导演拍的短片集,兴奋点则更多地放在品评、比较上,尤其是看那些长度在十分钟左右的片子,那感觉,就像是看导演们在相互拼刺刀。

    最近又看到这样一部短片集:15位来自不同国家的导演,共同以“时间”为题,每人限片长10分钟,各自拍摄了15部精致短片。戈达尔,贝托鲁齐,施隆多夫,文德斯,贾木许……光听听这些导演的名字,即使最初级的影迷,即使查阅最浅显的电影书籍,也会明白,如此强大的创作阵容几乎是对现存大师级人物以及各美学流派活跃分子的一次检阅。这些大导演们在同一命题作文下,通过多种风格、技巧和手法,对人类永恒之谜进行着探讨。

    放眼过去,一片大师。

    这个主题电影短片集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十分钟,年华老去》。

  伯纳多·贝托鲁奇是一位东方情结相当重的意大利导演,他1986年的作品《末代皇帝》以中国最后一位皇帝溥仪一生为主线,让他获得了第60届奥斯卡最佳导演桂冠。在这部电影短片集中,贝托鲁齐出现在“大提琴”篇的首位——《水的故事》。树林里,一位老人让年轻人去找点水来,年轻人离开后,遇上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女郎,两人结婚、生子,过上了美满生活。一天,他突然好像想起来了什么,向树林里走去,老人还在原地等着,看见小伙子,生气地问:你上哪去了,我都等你一上午了。

  贝托鲁齐塑造的这个主人公,很容易让我们想到中国的成语故事“南柯一梦”中的淳于棼和“黄粱美梦”中的卢生,或者某段蒲松龄小品:同样是一场镜花水月的幻象,让穷小子们权作一时之乐,尝一尝美女财富地位的滋味,聊以自慰,到最终却全成虚妄之物。

  既然过去已不存在,现在无法延续,将来还未到来,那么时间到底藏匿于何处?一个海德格尔“此在如何为其所是”式的哲学命题。每位导演都对此展开了一番探寻:

  在短片《面对南茜》中,短片集中的惟一一位女导演、曾经执导过《不知不觉爱上你》等影片的克莱尔·丹尼斯,比较随意地拍摄了火车到站前十分钟一男一女关于异乡人身份的对话。10分钟里,异乡男子相信时间能消融陌生,这也是他爱上旅行的原因。

  以《铁皮鼓》等影片闻名的德国导演施隆多夫也许是15人中最直面主题的一位,在短片《启迪》中,他开门见山地问道:时间是什么?谁能作出回答?谁能以任何方式解释关于它的想法?什么能代表它?一连串压迫式的提问几乎目不暇接。10分钟,发生了一生的事,施隆多夫关心的是典型的德国人爱关心的哲学问题。

在文德斯的《距离托那12英里》里,一个吃了过多迷幻药的中年人,正在跟时间赛跑,要在自己还清醒的十分钟时间内,想办法开车到最近的医院。沙漠加上迷幻药,变幻的光影疏落,实在是相当漂亮的景致……

  不要以为这样一部经典短片集里没有中国人的存在,不管陈凯歌在国内的口碑如何,他在几年前也应邀加入了这部短片集的创作,成为15位导演之一。他的作品《百花深处》在短短的十分钟里表现了虚与实的交错、历史与现实的传承,以及对过往细腻而繁杂的怀恋。

  一位冯先生请人为自己搬家,而他所要搬的那个“家”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冯先生是个老北京,活了大半生,看过花开花落,很多旧房子早拆了,可他的心还留在过去,埋藏在那棵家族的大树下。陈凯歌通过虚实对照最后虚实融合的手法向我们讲述了一个疯人不疯的怀旧故事。

  时间,无疑是人类永恒的话题。而从更深的层次上来讲,对于时间的感悟实际上就是对于生命的感悟。因为如果不是由于生命的有限性,时间对于我们而言便不会有如此重大的意义。《十分钟年华老去》的意义或许不在电影本身,而是通过这样一个命题,引起我们对于时间和生命的思考,并从中获得勇气和力量。

  十分钟,年华老去。老去的,何止是年华。 

◆◆◆◆◆

北京非非乐意与您有更多交流与合作。

任何形式使用此作品,需经作者同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流言“非”语

[北京非非原创作品]

  “我绝不是自找台阶。”娃娃说,“跟那种没过往的人真是没法子交流,我就喜欢跟那些有故事的二手男人交往”——

有故事的人

□北京非非

 

   

[此文已发香港大公报]

 

     娃娃是天生的旧货爱好者,衣服是从旧货市场淘来的,房子是旧房子,家里的明清家具也多是二手的,虽然多数是假货。

    娃娃有一个最著名的理论:天下最好的东西都是经过时间打磨和揉搓过的。所以,即使对男人,她也敢说:天下最好用的男人当是二手男人。

    白纸一张,有啥意思?白纸还少吗?办公室,厕所,商店里,应有尽有,但被涂抹过的纸,各有各精彩。娃娃还是个少女时就不喜欢“新人”,初恋给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已婚教师,其后不断听到她从某某手中接手一个年过四十的大款,或者某五十多岁的老艺术家为她喝过药。最新一个版本是,她在与一个银行家拍拖,海归派,至少离过两次婚。

    娃娃常说,没离过婚的男人,略嫌毛糙,是男人中的次品,身上的尖刺与棱角,还没有被有被打磨干净,张狂,烦躁,急风暴雨,这种男人要躲远一点。有故事的男人在情感江湖中淹死过,生死历尽准备安稳生活的,此种男人有激情有担当,有钱也有历史,像文物,历久而值钱。

    这样的男人有阅历,能从他们略带沧桑及倦意的眼神中看到历历往事,被爱过,被甩过,被宠过,被玩过,历练越多,那些事情越不成其为事情,越变越小,挥个手就过去了。

    这样的男人很会对女人好,拍拖过几次自然技巧出众心思细密,懂得安排节目,懂得约会时笑容满面,满得关心问候,懂得为她着想,懂得大部分时间相处的技巧。

    跟有故事的男人说话,不用废话,几个字,还没说完他已会心一笑,说者心里才舒服。最怕是,年纪一把,悟性如猪,多少事混过去仍懵懂一片,活该一辈子摸爬滚打。

    这样的喜欢二手男人的女子已渐成风潮。她们会跟你说,谈情说爱,万万不要找一张白纸还觉得占了多大便宜似的——吃大亏了,一是这年头你不大好找这样的男人,要求太高自寻烦恼,二是你要手把手教他恋爱,就不怕自己被闷死或者气死?与其劳心劳力,为什么不走捷径找个千年老妖保你吃好玩好睡好并走好?

    当然,这样的二手货里,经过试用可能会有种买到假货的恶心,这年头,市场不景,二手男人也难把握,你很难说,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哪个合用哪个不合用。

    怕就怕,有一天,你指着他的鼻尖:“喂,你答应过我你会娶我的。”又或者,“你说过会送钻石给我的!”然后你才知道,你只是在演一出有情趣的戏。

  记住,爱情就是现在,是此时此刻。只管尽量享受二手男人说出承诺时的眼神语气温柔,告诉自己,他之所以说得出来,完全只因你的魅力,听入耳,开心完毕,就算完。毕竟二手,所以成为二手,有一定的必然原因。

    罗马的归罗马,上帝的归上帝,圣经上说的。二手男人归识货的,娃娃说的。

 

◆◆◆◆◆

北京非非乐意与您有更多交流与合作。

任何形式使用此作品,需经作者同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看电影@原创作品]    在生活的逼仄里寻找雍容

□北京非非

 

    老是跟最亲的人吵架,也许我们爱得太深了,所以我们就在那里互相折磨对方。冯远征在《美丽上海》中的这句台词,像一道闪电,打动人心。

    我早说过,电影看得越多,你越可能碰到一些足以撞击你灵魂的电影,或者电影台词。这些电影或者电影台词可以展现你想看到的,说出你想说的。

     美丽的上海,从来就不缺乏故事。绵长幽深的弄堂角落,婉转耐听的上海话编织着一个又一个生活段落。《美丽上海》有着浓郁的上海气质,精致的花园洋房,满院铺满厚厚的红叶,油画般的场景美得让人心醉。

   一个曾经华丽的家族,一位母亲和四个子女,诉说着他们的家庭沉浮。儿女们在似水的流年中被冲散:有的扎根西北,有的漂泊海外,有的进入上流社会,有的依然在底层挣扎。分散各处的儿女们,因为母亲,一个风烛残年的优雅女人,重新聚在一起,回到了这个记载他们童年生活的院落中。

    母亲这个女性角色,实际就是导演心目中的城市气质:重病缠身却丰姿绰约,即使是被送到医院急救,脸上依旧看不到丝毫的痛苦的表情,或者说,至少在外人面前,将痛苦掩饰,神情优雅而泰然自若。

    在外人看来,王祖贤扮演的小妹有很好的工作,可是个中的辛苦却只有自己知晓;与男友相守多年,因为患病而永远不会有自己的孩子;她很爱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却在年幼无知的时候被逼写下了所谓的自白书我甚至觉得导演彭小莲过于残忍,将这样的美丽女孩置于风口浪尖,让她孱弱得如同一叶浮萍般飘摇。

    曾有台湾第一美女之称的王祖贤,当年凭借《倩女幽魂》系列红透半边天,成为九十年代初香港影坛四大名旦之一,之后就销声匿迹,直至2001年,她才又出演了《游园惊梦》。又隔三年,我们才在《美丽上海》中又看到了她的身影。在这部电影里,王祖贤将角色演绎得坚强与温柔并重、华丽和颓废相融。经历了时间的沉淀,内心更加成熟的王祖贤在这部戏里所表现出的质感,是当年年轻时所不具备的。

    二姐静文是时代和世俗的受害者,她把全部希望都放在自己的孩子身上。为了女儿,她甚至抛弃了上海女人特有的精神尊严,可女儿还是打破了她的完美设想。顾美华在《美丽上海》中洗尽铅华,用自己最擅长的生活化的表演,举手投足之间,美丽哀愁的神情叫人油然生叹。远在西北的大哥良浩的角色似乎更多的是一个悲剧,在他的身上,我们看不到一点上海人的特点,更多的是西北的苍凉。他的眼神里,那岁月的沧桑落下的痕迹让人心疼。车站的大雨中,他听到妹妹们的呼喊的声音露出淡淡的笑容,笑容的背后是身世的落差,是岁月的沧桑,更是生活的希望。

    导演在演员的选择上有着女人独特的细腻,这使得每一个人物都发挥出了自身的特色,简单质朴却又传神出色,所有的人物都在生活的逼仄里试图寻找雍容。

    电影中,上海的美丽景色大多是用来作转场用的。俯拍的老房子,光线布景非常漂亮,有油画的感觉。声效做得也细致,拍出了上海温婉的质感。整个电影像一部舞台剧,在一个统一的空间里,借张力十足的对话推进剧情。

    电影中,家族史和社会史相互融合,透过一个家族的兴衰,我们能看到几十年的时代变迁。《美丽上海》所展现的母子兄弟姐妹间的感情隔阂和彼此间尚未化解的怨恨,都是一段历史遗留下的创伤。然而,这又是一个任何时候都不放下尊严的家族,即使面对历史和现实的磨难母亲的愿望是死在自己的老房子里;父亲的遗嘱只是要求儿女人生在世要吃好三碗面 (做事要摆场面,做人要讲体面,交朋友要有情面);大哥可以不要一分一毫遗产,却生怕忘了母亲留给他的一块怀表,因为那是家族精神的遗存;阿荣不停和兄妹争吵,却在父亲灵前责备自己吃相难看

    导演彭小莲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她对上海和上海人的认识当然不会停留在表面。影片中有很多看得见的上海,也有很多看不见的上海,以及对上海人小至柴米油盐、大至分割家产的日常生活再现,彭小莲把原本琐碎的细节整理得精巧有序,又浓烈地传递着自己对传统伦理的寻找。在某种程度上,这个电影甚至让我联想到了小津。

◆◆◆◆◆

北京非非乐意与您有更多交流与合作。

任何形式使用此作品,需经作者同意,联系:QQ_9395155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灾难面前,积蓄奋发向前的力量  (北京非非)

 

      灾难总是难免的,它与人类如影随形,是我们命运的一部分。其中所见证的既有自然界的乖戾,也有人类的渺小。

       但人类不屈不挠、繁衍生息的历史,同时也见证了仍然有一种艰难的拯救性力量存在,那就是风雨中的坚持、逆境中的坚韧和守望中的相知相守、不离不弃。正是依靠着这颗或许微弱却又蔚为壮大的精神火种,我们才得以在彼此的眼中看到自己、找到温暖,并积蓄奋发向前的力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看电影:露天电影

□北京非非

 

    “我家楼下的空地是一个电影院,在夏天的夜晚它不再出现,如今的孩子们已不懂得从前,那时候的人们陶醉过的世界……城市里再没有露天的电影院,我再也看不到银幕的反面……”

    那天,开车走在路上,电台里播放了这首久违的歌曲:《露天电影院》,虽舒缓却有力,一下子勾起了我对童年的一段记忆。

早就习惯了关起门来看碟:一个人,一台电视,一部DVD机,一套日本山水音响,几千张DVD影碟——这就是我的“影像生存”。我不是快乐的鼹鼠,却也躲在洞中,望着片片声色绚烂的云烟过眼。然而,内心里,却一直没有忘记、甚至一直想念着露天电影,小时候的露天电影。

一块电影幕布,四个角被固定在两边的柱子上,十米多远处,一张桌子,一台放映机,一个放映员,一个发黄的电灯泡,一个露天电影院就“建成”了。

露天电影没有严格的放映时间,天色渐暗,电影就开演。观众里,有人坐着,有人站着,有人爬到了树上,还有推着车子边看电影边做点小生意的小贩。相熟的人唠着家常,顺便看一眼银幕,也有噼哩啪啦嗑瓜子的动静。玩得最开心的是小孩,看会儿电影,就在人群里挤来挤去,拿捏着腔调模仿电影角色的文艺腔和革命口号高呼上几句台词,惹来一片欢笑。

那时候的放映设备很差,常常会突然坏掉,放电影的人就重新倒带。大家都很有耐心,一边聊着家常一边等,白色幕布反照下的,大多是观众们恬静、安逸的表情。小孩子们则会趁机顺着光线表演一些手技,幕布上就会出现一些可爱的小动物或者老头、老太太的样子,形态简单逼真,活灵活现。

多数时候,露天电影都是能如期演完的,尤其是秋冬季节,天气晴好稳定,只是春夏时节经常出意外:有时摆好了架势正要开演,轰隆一声,雷起雨落,慌得大伙四散回家。

那时候,我经常会跑到银幕的另一面看电影。星空下,夜风里,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电影。《少林寺》《妈妈再爱我一次》《渡江侦察记》《平原游击队》《桥》《列宁在一九一八》……那个时候,这些电影看了一遍又一遍。

“高,实在是高”;“来了,楼上请”;“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人老了,弦也调不准了”;“黄河黄河我是泰山,向我开炮,向我开炮”;“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一个个难忘的片断,一句句经典的台词,像星光闪耀在我的记忆深处。

很多老片子的情节都特别朴实,不像现在的电影角色一句话没说完就开始拥抱。那时候的影片,再亲切的战友见面也就是冲过去,紧紧地握手,然后上下摇晃几下,非常热情地说:“同志,可把你们盼来了!”——我离家几千公里去重庆上大学后第一次回家,我爸爸竟然热情地跟我握手,我怀疑是不是他带我一起看露天电影时学到的。

就这样,有露天电影做伴,度过了很多时光,度过了一个个蚊虫飞舞的夏天,度过了一个个寒风瑟瑟的冬天。电影,上演着另一种生活的电影幕布,电影胶片在两个电影片夹的转动下不停流转时那清脆如秒表的嗒嗒声,都构成了我对童年露天电影的怀想要素。

童年岁月留给我的美好记忆实在太有限了,把露天电影带来的所谓“美好”讲给现在的年轻人听,他们肯定会一片茫然。然而,在那个文化资源缺乏的年代,露天电影极大地丰富了我们的生活。

最近,我所在的小区里也组织播放了几部露天电影,既有老电影,也有刚上院线的新电影。去看的时候,除了见到小区的居民,还看到一些农民工模样的人,有的还带着自己的孩子。有这些露天电影看,他们是幸福的——又是一个精神丰富甚至愉悦的夜晚,而再粗糙的生活,经由这些电影的滋润,同样也能长出希望来。

花了一番心思讨要到的两个电影片夹,一个送给了最好的朋友,一个我自己珍藏了起来,算是对童年时期露天电影记忆的窖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偷”来的“有些灯火”的宝贝) 

 

   在越南导演陈英雄的电影《青木瓜的滋味》中,看不到西贡街头的欧式建筑,也没有被异化了的纸醉金迷;没有形形色色的异族人,也没有战乱的大喜大悲。影片的拍摄范围小到只有一条小街、两处最为地道的越南式深宅大院,里边生息着的,也只有最地道的越南原住民。园子里那些碧绿碧绿的热带植物,绿得那么纯正和彻底。青木瓜被采摘以后,乳白色的浆汁以一种浓得化不开的形态缓缓滴下来,滚落到绿叶的怀抱。去了法国多年的越南人陈英雄,用他的镜头,讲述着这样一个最为纯粹地道的西贡和一株木瓜树的故事。又或许,这就是他心中的西贡。

  《伊莎贝拉》吸引我的并不是电影故事情节,而是影片中不时映现的我们的生活和身边的角落,又或者有我们记忆深处的童年印象:斑驳的墙壁,浅浅的阳光穿过树木的枝叶,当风儿拂过发梢,让人体会到生活的美好。

  这让我想起我的大学时代。那个时候,学校电影院门口高高的台阶两旁,是一棵连一棵排得密密的槐树。夏天的午后那里有芬芳的气味,很多穿白衬衫的男孩子和带发带的女孩子会在那边看书。周末影院里经常放一些很好看的电影,很早就有人在那里排队等候进场。很多老片子我都是在那个时候看的,《魂断蓝桥》《乱世佳人》《卡萨布兰卡》《迪兹先生进城》……

  关于树,我甚至跟一位朋友有个认真的约定: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那棵我们共同注目过的白杨树,将会是我“回来”寻找的坐标。请你,一定记得这棵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京非非留言

  

◎老友互链

陈道明

与内地最好的演员之一互链

竹影青瞳

互链--那个著名的网络女红人

有些灯火

一个烟味女子

刘嘉玲

与我互相链接的刘嘉玲论坛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