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军-反歧视
陆军-反歧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854
  • 关注人气:1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联系陆军可以:jgtmlj@sina.com
微博:
法律援助热线:
京津、河北地区拨打:反歧视热线010-51917982(上班时间拨打)
其他地区拨打:爱肝连线0371-67956079(上班时间拨打)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北京益仁平中心

公共卫生公益机构

肝胆相照论坛

全国最大乙肝公益网站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艾滋病公益机构

公益法律人

公益法律人信息平台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30位律师关于暂停制定《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的法律建议书

20155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公布了《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草案二次审议稿)》(以下称“草案”),草案专门对“境外”民组织立法,境外民组织立在代表机构到交流合作、开展活动、募捐、人员招聘,立了繁多的行政可。我们发现,该立法草案文本粗糙、操作性差,而且欠缺可行性、必要性、紧迫性研究,错误地效仿俄罗斯等多党制国家的经验,故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的制定,一步深化改革开放,促而不是阻碍国内外民交流。理由如下:
 
一、立法上马仓促,未充分论证,属拍袋立法。
2013103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了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划,共三大68件立法目,其中并无《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表明立法机关并不认为迫切需要立法。但法却在201412月底的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上,突然院提请而进行了审议。立法是科学、严肃的事,国内外交流和经济社会展将生广泛影响的法律,不能不经过充分的立法规划论证。没有期的社会讨论和理论积累,很制定出一部严谨范、系、科学、有效的法律。袋随意制定法律,后果不堪想。
 
二、草案的多项规定,反了《行政可法》和行政法的“必要性原”。
《行政可法》第十三条定:“本法第十二条所列事,通下列方式能予以范的,可以不行政可:(一)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自主决定的;(二)市场竞争机制能有效调节的;(三)行业组织或者中介机构能自律管理的;(四)行政机关采用事后督等其他行政管理方式能解决的。
组织的国交流合作,完全可以通业组织自律管理和事后督来实现。事上,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以来,种事后督模式一直行之有效,非组织的国交流合作有序行。“非所必要,勿增可”,也是行政力授的基本原对民间组织的国交流合作以禁止性定和,以民事私自由例外,是背《行政可法》和行政法“必要性原”的。
 
三、草案文本欠缺精准确、操作性差、过宽,有违“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和国院“政放”改革精神。
法草案第六条定:“境外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境内开展活当通依法登的代表机构行;未登代表机构需要开展活的,当事先取得临时动许可。”“活”一,使所有民组织的国交流合作都行了事先可的限制。但由于“活”、“目”、“可”、“同意”等缺乏定,因其性和模糊性大,时给执法机关留下太大裁量空法机关职权象将会繁出
李克强总理多次强调政放就是通政府行政事项权力,把市的多放,把社会可做好的交社会,政府能不插手的就不插手,管住管好管的事。法草案通篇出24次“不得”,多禁止性定,与境外非组织系的活动统统设置行政可,有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有院“政放”的精神,不能体崛起的大国的自信。
 
四、草案对“维护安全”的立法目的献少,面影响多。
对民间组织的管理和立法,传统上由民政部门牵头,而该法的立法和今后该法的实施,却由公安部牵头,立法目的然意在维护“公共安全”。但在中国境内展开工作的境外民组织及与境外有合作关系的境内机构和个人期以来一直受到公安、国安、民政部监控自身处境如履薄冰,更不可能影响到“公共安全”。
道,在有活的境外民组织中,大一半商会、行业协会等经营组织,另一半是慈善、公益类组织而众所周知,在我国开展工作的利型境内外民间组织数量极少、模极小、活间极为有限,且不断被税务、工商、公安、出入境管理等部门调查、搜查、处罚,已经是以不同的变通方式勉强艰难存在以“色革命”、“茉莉花革命”来比在中国开展工作的境内外利型组织然属于歪曲夸大。
草案如果通过,对政府真正担心的权利型组织的影响确实有,但有限,而大量文化(艺术)、教育、医、扶、科技、经济类(商会、行业协会)境外民间组织却形成了突如其来的阻碍,很多境外民间组织有合审查的律会建取消在中国的 该法显然将制造不必要的国矛盾,影响国家。属于“了芝麻、了西瓜”。
 
五、中国国情不同于俄斯、埃及、印度等社自由的多党制国家,不应被其经验误导
近年来,俄斯、埃及、印度以及中、北非等国家相境外非政府组织的管理,但些国家的国情明不同于中国,些国家都是多党制国家,“社自由”受到普遍重,民间组织有相当大的空些国家即便在收间组织的管控之后,其民间组织的空大于一党政的中国。效仿些国家的管控经验,属于“傅效仿徒弟”。
 
上,我们认为,《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草案二次审议稿)》如若促通,将背了行政立法的基本原,有我国开放的自信的大国形象,制造不必要的国矛盾,建议暂停本次立法。
 
附: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草案二次审议稿)全文
 
 
人:
合俊,北京
晓飞,北京
斌,北京
宋玉生,北京
林琦,广州
明,
黄沙,深圳
刘伊戈,天津
花,广州
李金,洛阳
江盼,深圳
高尚,北京
名跨,昆明
书庆
玉娟,湖南
塔拉,内蒙古
于音,昆明
杨诤
荣,无
王宇,北京
李琴,西
杨为国,湖南
蒋援民,深圳
静,成都
曾磊,北京
王荣,深圳
刘云,乌鲁
范忠信,杭州
其磊, 北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京和阿拉木图正在争夺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6月2日,北京举办新闻发布会答中外记者问,北京冬奥申委所做的“反歧视”承诺遭到媒体追问,在被问到中国搜查反歧视民间公益机构一事时,冬奥申委官员称“信息不灵通”。
        在回答媒体关于北京人权承诺的提问时,北京冬奥申委新闻宣传部部长王惠表示,北京已在提交的申办报告中承诺,会尊重国际奥委会的宪章、遵守规定、尊崇习惯,各国运动员、教练员、裁判等参与者来到中国,他们的人权,包括中国人的人权,都会得到合法保障。她说,举办冬奥会对中国人权事业发展将是极大的促进。
        有媒体问到,如何解释中国政府一边做出“反歧视”的承诺、一边打压民间反歧视公益机构北京益仁平中心,王慧表示,没有听说过记者提到的人或机构,“你可能比我信息更灵通,我确实不知道”("You might be better informed than I am, I really don't know.")。
        据路透社报道,今年三月,中国警方突然搜查了一家北京的知名反歧视民间机构益仁平中心,益仁平是一家致力于消除性别歧视、艾滋歧视以及其他歧视的组织。益仁平为当月被抓捕的五位女权人士进行了呼吁。这五位女权人士后来被释放,但仍处于严密监控之下。(综合中新社、路透社报道)


        【背景链接:国际奥委会已读到益仁平被查抄的报道】
        3月27日,国际奥委会体育总监Christophe Dubi 在评论北京申办2020冬季奥运会一事时公开表示,他已经读到了为中国边缘群体工作的公益机构益仁平被查抄的报道。国际奥委会刚刚于2014年12月要求奥运主办政府签署一份合约,明文列入反歧视条款。
http://www.dailymail.co.uk/wires/afp/article-3015909/Beijing-cold-host-Winter-Olympics-2022-says-IOC.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English
Hangzhou Weizhiming Center Announces Closure Due to Government Pressure

    Hangzhou, May 29, 2015 - Today is the last business day of May. After the "[anti-feminist] storm" in March and two months of temporary closing, Weizhiming is forced to shut down officially. 
    Weizhiming is a women's organization based in Hangzhou. Since its establishment in the August of 2014, Weizhiming made contributions to various feminist issues, including employment equality for women, sexual harassment prevention, elimination of gender-based violence against women, second shift for women with children, and so on.At the same time, Weizhiming facilitated the Huang Rong case, the first winning lawsuit on gender discrimination in employment. Also, Weizhiming helped to lobby political representatives on the proposal of anti sexual harassment on public transportation.Weizhiming is a professional non profit organization for women's right. It focused on service in the community, and advocacy for the improvement of women's status.The low pay and hard work did not stop Weizhiming. They took an active part in women's issues with their young spirit.
    However, on March 7th,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detained two of Weizhiming's full time employees WU Rongrong and ZHENG Churan, as well as three of its working partners, LI Tingting, WEI Tingting and WANG Man. A lot of working partners and volunteers of Weizhiming had been questioned by the police since then. Although the persecution of Haidian decided to release these five feminists on April 13rdthey are still on bail as suspects under law. Besides LI Tingting, the belongings of other working partners of Weizhiming have been returned by the police yet. These belongings include their money, cell phones and laptops. However, on April 23rd and 25th, the Beijing Haidian Police came to Hangzhou to interrogate WU Rongrong abusively.
Now, employees of Weizhiming have been forced to stop working and all its projects have been suspended. Weizhiming cannot afford the spending of salary and rent any more. As a result of all the pressure, Weizhiming has no choice but to shut down.
    As a newly developing non-profit group for women's rights, Weizhiming-ers now have to stop working under the name of "Hangzhou Weizhiming Organization" . 
    However,this doesn’t mean that we will stop fighting for gender equality and women's rights. Even though we cannot be employed full time for feminism, each of us will make continued effort on women's rights in our own ways. Never stop trying. At the same time, we hope there will be greater interest in and support for women’s rights from all sectors of society. Just as the meaning of Weizhiming's name implies, let us continue to shout out for women's rights and gender equality in the world.

Chinese version: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5NDA5MDI5Mg==&mid=207858641&idx=1&sn=520ed7115019b14a6e0bf818194e528e&scene=2&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rd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常伯阳律师影像展”展品征集启事

 

乙肝携带者、艾滋感染者、进城务工者、农嫁女、宗教人士、少数民族人士、“被精神病”的访民,他无一不关注;义务普法、维权诉讼、公益调研、反歧视立法倡导,他无一不参与——而这,却成了他自己的“罪行”!他就是公益律师常伯阳。

他被抓之后,警方和检察院把他的“罪名”变来变去,如同在餐馆换一道菜般玩弄法律,侮辱众智;又公然违法,拒绝律师会见;更兼不顾民间呼声,接力绝食亦不能动其肆加迫害之心。

忠而见疑,信而被谤,正道直行,无怨无悔。常伯阳诸君,激于义而行为人先,立危墙而不易其志,求公义而入罪狱,陷牢笼而视如归。君子固然求仁得仁,然义人受难,乃国之不幸、民之祸殃。举凡良知之士,岂可袖手旁观!?

为展示常伯阳多年来的公益维权经历,为还原公益律师不可歪曲抹杀的形象,为彰显国人对正义的崇尚和对法治的追求,特筹办“常伯阳律师影像展”,该展览除在互联网展出之外,还将在国内外实地出展。现公开征集展品。

一、展品形式

照片、画作、卡通、书法、视频等任何影像资料,以及新闻报道、网贴、以及记录或追忆文章。

二、展品内容主题

与常伯阳的法律工作、生活有关的各个层面的内容,以及常伯阳被拘捕后社会各界的反响及声援行动。

三、影像资料要求

您发给我们的影像资料,请尽可能清晰,尽可能包含作者姓名、作者简介、以及该影像资料所记录的事件、所拍摄(或创作)的时间、地点。

 

四、提交方法

收集展品之电子邮箱为常伯阳家属邮箱:changruoyu31@gmail.com

如愿意提交画作、书法原件,请先拍照传给我们,然后我们和您联系取原件。

 

五、征集时间

自即日起至北京时间2014年10月30日24:00止。

 

感谢您的支持!

 

二〇一四年九月二日

 

 

【背景介绍:常伯阳律师被变换罪名拘捕案】

知名公益律师常伯阳,曾发起“三鹿奶粉志愿律师团”,为乙肝携带者、艾滋感染者、进城务工者、农嫁女等弱势人群代理了大量的公益案件,以及代理了有关宗教人士、少数民族人士、“被精神病”的访民等人群的维权案件。2014年5月28日,常伯阳被郑州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刑事拘留,继而于7月3日被检察院变换罪名以“涉嫌非法经营罪”批准逮捕。

【相关链接】

百名乙肝人士联名致信 呼吁郑州司法善待常伯阳

http://www.bloglovin.com/viewer?post=3018696511&group=0&frame_type=b&blog=4963841&frame=1&click=0&user=0

 

艾滋儿童入学歧视受助人:常伯阳律师被拘不应该 愿出面作证

http://www.sg2db.com/1222324.html

 

国际反歧视机构公开批评抓捕常伯阳

http://www.bwsj.hk/a/zuixinshishi/2014/0718/9077.html

 

79名农嫁女致信郑州警方要求保障常伯阳的会见权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l-08152014143118.html

 

各地网友为常伯阳庆祝生日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4/08/201408151709.shtml#.VAVGW-NdWok

 

英国法律界、公益界人士在伦敦集会研讨常伯阳案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aa7be0102v1cc.html

 

欧洲百万律师协会致信中国国家主席:关注常伯阳被拘捕案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aa7be0102v26h.html

 

就维权律师常伯阳、浦志强、姬来松等被关押事件,国际司法委员会致信习近平:

http://www.icj.org/the-icj-urges-chinese-authorities-to-release-lawyer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公益

律师

法律界

伦敦

分类: 公益法律

英国法律界、公益界人士在伦敦集会研讨常伯阳案

 

近期,公益律师常伯阳被变换罪名拘捕案在英国受到法律界和公益界密切关注。8月19日,在有关中国公益法律问题的圆桌会议上,该案成为了会议的两个主题之一。8月20日、21日,在伦敦的律师协会、大学、有关公共卫生的国际联盟,也进行了关于本案的会谈。日前,总部在伦敦的国际反歧视机构Equal Rights Trust也曾就常伯阳案公开发文公开批评对常律师的抓捕。

8月19日会议的参加者为法律及权利相关的非营利机构、协会、基金会、法学教授、法学院研究生及独立研究人士。会议主办方印发了有关常伯阳案件的案情介绍、及涉及的国际法条款。

与会者在会议中重点探讨的问题包括:常伯阳先被警方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之名刑事拘留,其后被检察院批捕时所涉罪名却变换成了“非法经营罪”,这一现象是否属于“先抓捕、后罗织罪名”,以及是否违反了联合国《人权宣言》中的“任何人不应受任意拘捕”的原则。

与会者研讨的重点问题还包括:常伯阳被拘捕已经八十多天,警方持续阻止他的代理律师与其会见,是否违反了联合国《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中有关会见权的条款。

与会的酷刑问题专家还提到,警方长时间阻止常伯阳的律师前往会见,是否存在着常伯阳在押期间受酷刑的可能。

在会议上,有关民族问题的机构提到了常伯阳为少数民族人士代理的维权案件,有关宗教信仰权的机构还谈到了常伯阳为宗教人士代理的维权案件。

常伯阳律师的朋友、正在伦敦访问的反歧视公益机构“郑州亿人平”发起人陆军向与会者介绍了常伯阳的代理律师的意见,还介绍了中国律师界、公民、乙肝携带者人群、艾滋感染者、农嫁女人群为呼吁保障常伯阳的会见律师权所做的努力,这些努力包括:投诉行动、围观行动、绝食行动、联名信行动,以及在网上和网下参与者众多的“为常律师庆祝生日”行动。

 

【背景链接:常伯阳律师被变换罪名拘捕案】

知名公益律师常伯阳,曾发起“三鹿奶粉志愿律师团”,为乙肝携带者、艾滋感染者、进城务工者、农嫁女等弱势人群代理了大量的公益案件,以及代理了有关宗教人士、少数民族人士、“被精神病”的访民等人群的维权案件。2014年5月28日,常伯阳被郑州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刑事拘留,继而于7月3日被检察院变换罪名以“涉嫌非法经营罪”批准逮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公益律师常伯阳被变更罪名逮捕,警方阻其会见辩护人

79位农嫁女联名呼吁郑州警方依法办案,保障常伯阳会见权

2014年8月14日

 

知名公益律师常伯阳2014年5月28日被郑州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刑事拘留,继而于7月3日被检察院变更罪名以“涉嫌非法经营罪”批准逮捕。警方和检方对常伯阳的指控引起舆论普遍质疑,而警方拒绝常伯阳依法会见代理律师的行为也引起舆论广泛批评。8月13日,国内79名“农嫁女”致信郑州市公安局表示关注。

 

热心公益 曾为农嫁女维权

常伯阳律师热心公益事业,曾为农嫁女的平等权利奔波呼吁。农嫁女指农村的出嫁或离婚妇女,许多农村以“出嫁从夫”等非法理由,使农嫁女无法获得与男性村民平等的土地权益和集体收益分配权。我国至少有农嫁女几百万人,据妇联网站披露,仅浙江一省农嫁女就超过二十万。

2010年年初,常律师到郑州市惠济区法院,申请为该区11名女性村民权益受损的案件立案,法院以不属受案范围为由不予受理,但并不出示相关法律依据,并拒绝对该案出具相关裁定。此后常律师和法院数次交涉仍无果,他又陆续向郑州市妇联、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反映情况,并积极与侵权人协商沟通。虽然在长期维权中只有4名农嫁女坚持下来,但这4名农嫁女最终在庭外和侵权人达成和解,常律师为这些农嫁女争得了属于自己的合法权益。

此后,常伯阳还撰写了就本案所暴露出的农嫁女土地权益受损普遍问题的法律建议书,并提交给了郑州市人大常委会,以期最大限度地帮助到与本案有类似情形的土地权益受损的农村妇女。

 

联合签名 呼吁警方办案依法

常伯阳律师被以相差迥异的罪名刑拘和批捕,引起了国内农嫁女们的关注。“支持维护公平和正义的好律师!这样的人越多,我们的社会才会真正进步,权益才会真正得到保障和维护!” ,“为弱势群体代理诉讼,这样的律师非常少,何况还是公益诉讼,为何说他非法经营呢?”一些农嫁女在联名信留言中表示疑惑不解。

看守所多次拒绝常伯阳依法会见代理律师,农嫁女们也担忧看守所内常律师的安危,同时对警方的行为感到困惑。 “为什么不让律师会见?有什么不可见光的隐情?敢抓还不敢让见面!真有意思!”、“至少让律师会见吧,难道真的像家属担心的在刑讯逼供,否则为何害怕律师见呢?”、“支持公益律师,希望能依法办案,尊重律师会见权!”、“常律师为女权平等做了很多公益,恳请郑州市公安局善待常律师,让他与家属会见。”,农嫁女在签名的联名信的留言中表示。

8月13日,这封联名信通过特快专递的方式寄往了郑州市公安局。

“常律师曾为我们农嫁女的平等权益一趟趟的往法院跑,给了我们追求公平正义的信心和希望。他的遭遇牵动着我们农嫁女的心,我们希望代理律师能早日会见到常律师,更希望看到一个身体健康的常律师。”农嫁女何女士说。

 

附: 部分联名留言摘录

 

杨*(广东):请郑州市公安局善待常律师,依法办案,保障公益律师常伯阳的会见权!

覃于* (广西):为我们姐妹争取权利的人!值得敬佩!

ldm* (辽宁):我也是一位农嫁女,为什么不让律师会见?有什么不可见光的隐情?敢抓还不敢让见面!真有意思!

庞* (湖南):支持维护公平和正义的好律师!这样的人越多,我们的社会才会真正进步,权益才会真正得到保障和维护!

叶*  :请遵守宪法,维护公民的合法权力

徐子* :维护律师权利,如果律师都不能被依法保护,老百姓的权利由谁来保障.

易志*(湖南)  :希望好人有好报 男女平等,不是空喊口号。愿祖国日益强大 是法治不是人治!

王秀* (北京):常律师为女权平等做了很多公益,恳请郑州市公安局善待常律师,让他与家属会见。

丹*(黑龙江):公益机构不收费,为何说非法经营?难道不能做公益么?

佳*  :支持律师会见,查证有无参与禁止性经营活动,支持一切参与无禁止性经营活动.不违禁.即为合法经营观念.

王(广西)* :支持公益律师,希望能依法办案,尊重律师会见权!

秀* (北京):支持依法办案,保障会见权!

杨* (广东) :为弱势群体代理诉讼,这样的律师非常少,何况还是公益诉讼,为何说他非法经营呢,至少让律师会见吧,难道真的像家属担心的在刑讯逼供,否则为何害怕律师见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公益法律

知名公益律师常伯阳被以“非法经营罪”逮捕

所涉罪名前后差别巨大 代理律师多次会见受阻

2014年7月7日

 

五月下旬,郑州多人因“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而被警方刑事拘留,其中涉案记者石玉等人的代理辩护人、公益律师常伯阳随后也于5月28日被警方以涉嫌同样罪名刑拘。7月5日,常伯阳律师的家属接到《逮捕通知书》,得知常伯阳于7月3日被检察院以“涉嫌非法经营罪”为由批准逮捕。

 

质疑:前后所涉两罪名差别巨大

常伯阳被逮捕的涉嫌罪名在社交媒体引起了强烈质疑。微博上的质疑贴转发累计超过千次。

各界的质疑主要针对两方面:一是,常伯阳的律师业务和公益活动与“非法经营”毫无关系;二是,常伯阳被拘留和被逮捕时的前后两个所涉罪名“聚众扰乱公共秩序”与 “非法经营”差别巨大、相距甚远。

据常伯阳的代理人刘卫国律师介绍,非法非经营罪,是指未经许可经营专营、专卖物品或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买卖进出口许可证、进出口原产地证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经营许可证或者批准文件,以及从事其他非法经营活动,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行为。主要有非法经营食盐、非法经营烟草制品、非法经营电信业务、非法经营出版物。该罪认定标准有三:1、非法经营者必然违反有关的工商法规、没有行政违法性就不存在刑事违法性;2、本罪在主观上要求行为人必须是出于故意,且以营利为目的;3、本罪在犯罪情节上要求情节严重的才构成犯罪,而认定情节是否严重,应以非法经营额和所得额为起点,并且要结合行为人是否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或者引起其他严重后果,是否经行政处罚后仍不悔改等来判断。

刘律师认为,从法律规定来看,常伯阳的律师业务显然与“非法经营罪”毫不相干。

常伯阳除了律师业务之外,还积极从事了公益事业,参与发起了反歧视公益机构郑州亿人平、并且担任法定代表人。据郑州亿人平的另一位发起人陆军介绍,作为一家在国内外享有盛誉的公益机构,郑州亿人平的所有工作都不以营利为目的,也没有任何收费的业务,“非法经营罪”也无从谈起。

针对“罪名变奏”一事,刘卫国律师分析到,警方在拘留常伯阳时的理由为“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逮捕时却换成了“涉嫌非法经营罪”,两个罪名差别巨大、相距甚远,可见,警方对常伯阳当初的刑拘行为,不排除是“为了抓捕而抓捕,先抓人后罗织罪名”。

 

焦急:禁止代理律师会见 会否被刑讯逼供?

警方拒绝常伯阳会见代理辩护人的行为也引起广泛质疑。

常伯阳5月底被刑事拘留后,他的代理律师多次前往郑州市第三看守所,要求依法会见常律师,都遭到看守所拒绝。经过全国各地众多律师的不断声讨和现场声援,郑州市公安局钟志才副局长等人终于在6月7日下午露面,答复此案辩护律师称:“常伯阳等人‘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相关人员均‘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会见当事人需要经过批准。”辩护律师次日再度前往办案单位,却得到办案单位确认,常伯阳涉嫌的罪名仍为“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并未更改为“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但仍然拒绝会见。

律师一直未能会见常伯阳,使得常伯阳的妻子和女儿非常焦虑。“警方为何不让律师依法会见?会不会像媒体经常报道的那样受到了刑讯逼供?唯恐律师会见后揭露实情?”常伯阳家属表示,常伯阳比较瘦,她们母女十分担心一旦被刑讯逼供,又加上看守所里营养不良,常律师身体会垮下去。“我们焦急地想知道,常伯阳在看守所中精神和身体是否安好,到底有无被殴打、被折磨?”常伯阳律师家属说。

 

联系电话:

常伯阳家属:15038317658

陆军(郑州亿人平共同发起人):15801431641

 

相关法律法规

 

【关于会见

《刑事诉讼法》37条:辩护律师持律师执业证书、律师事务所证明和委托书或者法律援助公函要求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看守所应当及时安排会见,至迟不得超过四十八小时。

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案件,在侦查期间辩护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应当经侦查机关许可。上述案件,侦查机关应当事先通知看守所。

【关于非法经营罪】

    《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 违反国家规定,有下列非法经营行为之一,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一)未经许可经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场物品或者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的;(二)买卖进出口许可证、进出口原产地证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经营许可证或者批准文件的;(三)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或者保险业务的;(四)其他严重扰乱市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律师

公益

歧视

乙肝

联名信

分类: 乙肝

116名乙肝人士致信郑州市公安局、司法局、律师协会

吁依法善待被刑拘的公益律师常伯阳

2013年6月23日

 

5月28日,河南郑州公益律师常伯阳被警方刑事拘留,刑拘理由是“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其后,常伯阳的代理律师多次前往郑州市第三看守所,要求依法会见常律师,都遭到看守所拒绝。此事在常伯阳致力服务的乙肝携带者中引起了高度关注。日前,116名乙肝携带者及亲属联名致信郑州市公安局,并抄送司法局、律师协会,表达了他们对办案单位及看守所“依法善待常伯阳律师”的愿望。经寄信人查询,郑州市公安局已经签收了联名信。

 

被刑拘,无法会见代理人

据常伯阳律师家属介绍,5月27日晚,河南郑州公益律师常伯阳突然被警方传唤至郑州市二里岗派出所,北京时间29日凌晨零时许,常律师家属接到二里岗派出所电话,被告知常伯阳律师已被刑事拘留,刑拘理由是“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此前,因为代理了记者石玉等人被拘留一案,常伯阳律师曾前往二里岗派出所查问石玉的情况及要求会见未果。

常伯阳律师被拘留之后,他的代理律师多次前往郑州市第三看守所,要求依法会见常律师,都遭到看守所拒绝。“律师会见难”问题引起律师界的普遍议论,6月5日,来自北京、广东、湖北、山东、陕西、河南、江西等多个省市的近30名律师就此案在郑州召开了“刑诉法实践检讨会”,围绕刑事辩护案件中的“律师会见难”问题进行了讨论。

 

乙肝人:依法善待常律师

常伯阳律师的遭遇,在乙肝携带者人群中引起了热议。常律师长期关注中国近一亿乙肝病毒携带者的生存状况,尤其是乙肝携带者遭受的严重就业歧视和教育歧视现象。早在2006年,常伯阳律师就担任了中国第一条乙肝公益热线“爱肝连线”的咨询师,为受歧视的乙肝携带者提供法律咨询,并曾帮助乙肝大学生赢得反歧视诉讼。

6月11日,116名乙肝携带者及亲属联名致信郑州市公安局、司法局、律师协会,表达了他们对办案单位及看守所“依法善待常伯阳律师”的愿望。

寄出这封联名信的乙肝携带者表示,“作为乙肝携带者,虽然我们本人并未得到常律师的法律援助,但是常律师情系乙肝群体,为这一弱势群体做了许多实事,让我们感动、温暖和欣慰。因此,恳请郑州市公安局责成办案单位及看守所,依法善待常伯阳律师。”

 

致信者:执法单位更应按法律办事

来自苏州的孟先生在联名信签名留言中写道:“希望办案机构能够依法执行公务,希望常律师能够坚持,一如既往的支持公益事业和公益维权工作。”

深圳的唐先生表示:“公安机关是执法单位,更应该知法守法,按法律办事。法无明文规定即无罪,即使常伯阳犯法,也应保障他应有的权利,不能滥用职权,剥夺法律规定的其享有的权利。”

来自贵阳的医生汪先生在联名信签名留言中表示:“希望规范、公正、文明执法,‘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山东东营的伶女士称:“好的律师不多见,请相关单位公平办理。”

广州的邓先生在留言中写道:“请依法办理,还常律师一个清白。”

 

【相关链接】常伯阳代理求职者赢得反歧视诉讼

2009年11月4日,大学毕业生刘振与河南天海电器有限公司签订了就业协议。2010年3月,因在入职体检中被查出乙肝携带而遭到公司拒绝录用。常伯阳律师得知这个案件后决定代理该案,最终天海公司书面赔礼道歉,取消体检中乙肝检测项目,劳动局并对其进行了整改和警告。常律师为乙肝携带者争取到了应该有的权益。

该案报道:

http://newpaper.dahe.cn/hnsb/html/2010-06/10/content_327863.ht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国律师之友:对常伯阳律师的刑拘违反联合国有关原则

2014年6月12日,纽约

 

    “中国律师常伯阳于5月27日从家中被警方带走传唤,并被刑拘超过两星期。至今,代理律师仍无法依法会见常律师。常律师应被立即释放。”一家美国纽约的组织“中国律师之友”表示。常伯阳律师是一名来自河南郑州的受人尊敬的公益律师。他多年来为农村妇女、农民工、艾滋病毒携带者等弱势群体代理诉讼。为了阻止常律师为当事人进行代理而指控他,这有违国际准则中保护律师独立性的原则。

       据美联社北京报道,常律师多次要求会见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名拘留的当事人,随后他自己也被警方传唤,并被以同样的罪名拘留。常律师的家属5月29日收到了正式的刑事拘留通知书。在常律师被刑拘后,有许多律师表示愿意做常律师的代理律师,但他们在要求会见常律师时也受阻,至今无法会见。

    “常律师的案件明显是对中国当局的测试,测试他们是否尊重律师在法律体系中的角色。”中国律师之友主席罗伯特.霍尼克说。“法治要求不得因律师履行其职责而将律师与其当事人同等看待、或按照当事人所涉案由来看待律师。常律师的案件是律师在正常执业时受到拘留或骚扰的案件中标志性的案件。”

    常律师情况和北京律师屈振红类似。屈振红律师因作为人权律师浦志强的代理人而被当局拘留。中国律师之友委员会对于最近一系列律师被拘留的事件感到震惊。这代表着律师在代理不受官方欢迎的当事人时受到的镇压不断升级。

    中国律师之友敦促中国政府遵守联合国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根据联合国基本原则第16和18章,中国政府必须保证常律师和其他律师不能“因阻止律师履行职责而将其与当事人或当事人的案由同等看待”,律师在履行职责时“不应当受到恐吓、阻碍、骚扰或不正当干涉”。最后,律师“依据公认的律师职责、执业标准和职业伦理实施任何行为,都不应当被起诉或是遭受行政、经济等制裁。”就常律师此案,中国中央政府应当立即干预,确保常律师被释放。

 

中国律师之友联系方式:

邮箱:csclawyers@gmail.com

电话:(212) 636-6862

Twitter: @CSCLawyers

Facebook:facebook.com/CommitteeToSupportChineseLawyers

 

英文原文地址:http://csclawyers.org/events/6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艾滋儿童入学歧视当事人:常伯阳律师被拘不应该,愿出面作证

2014年6月15日

 

    2009年,河南开封某县的一个家庭因艾滋儿童入学遭歧视求助到常伯阳律师,经过常律师提供法律咨询和协助,当事人与当地政府协商后决定,孩子可以到当地私立学校上学,并且政府每学期补助500元。5年后,当孩子的父亲韩先生听说常伯阳律师因“聚众扰乱公共秩序”而被拘,直呼“不应该”!

    “当时我的孩子该上小学一年级了,但因为有艾滋,当地的公立小学都不接收。同村人给我介绍了常律师,让我找他帮忙。常律师建议我去找当地主管部门协商解决,下一步还可以帮我找接收学校,常律师还嘱咐我协商的一些注意事项。按照常律师的方法,我们和政府谈出一个解决办法:让孩子去私立学校,因为私立学校不体检,不会知道孩子的身体状况,并且每学期补助500元学费。对于常律师的帮助,我非常感谢!”韩先生说。

    韩先生还说,“老百姓遇到困难的时候,得靠常律师这样的公益律师,提供一些免费的法律服务,让老百姓理性维权,既能避免消极被动地认倒霉,还能避免极端的方法对抗。我相信常律师是好人,被抓绝对不应该。如果需要出面作证,我愿意随时站出来。”

    常伯阳律师,知名公益律师,河南博扬律师事务所合伙人,2004年初发起河南首个民间法律援助志愿者组织,2006年担任我国首条乙肝公益热线“爱肝连线”咨询师,2008年9月与多省市律师共同发起三鹿奶粉受害儿童志愿律师团。曾获“河南省慈善爱心使者”、“河南省未成年保护突出贡献律师”、“河南省农民工权益保护突出贡献律师”、“河南省十佳法律援助律师”等荣誉。其代理的案件曾多次获我国“年度十大影响性案件”、“年度十大教育新闻”等评奖。

    5月27日晚,常伯阳突然被警方传唤至郑州市二里岗派出所,传唤理由为“涉嫌扰乱公共秩序”,28日转为刑事拘留。当时,常律师正代理记者石玉被刑拘案。

 

    常伯阳律师:艾滋感染者的贴心人(附五个案例)

 

    在我国,艾滋感染者除了受到病毒的折磨,还受到严重的歧视和污名,权益受侵害的状况非常普遍。

    中国疾控中心2010年有关报告显示,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在就业、就医、保险、教育等方面受到明显歧视。

《工人日报》2011年也报道,调查发现,50.6%的受访职工表示不和感染者握手;80.8%的受访职工表示不会购买感染者生产的商品。曾经或目前在职的艾滋感染者中,89.47%因感染艾滋而失去工作。

    北京地坛医院2013年调查显示,甚至在医疗机构中,艾滋感染者也会受到严重的羞辱和歧视。

    常伯阳律师长期热忱服务于艾滋、乙肝、丙肝病毒感染者,贴心帮助艾滋感染者抗击歧视、维护各项合法权益。

    2007年1月,协助河南商丘濉阳艾滋病感染者处理与当地居民发生纠纷事件。

    2007年2月,协助遂平艾滋病感染者处理在狱中缺乏药物的事件。

    2008年,常伯阳代理了艾滋维权人士王小巧女士被指控“敲诈勒索罪”一案。王小巧的丈夫因工作受伤在手术中输血感染艾滋病,全家生活无着落,王小巧多次上访反被关押。2007年11月28日王小巧女士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刑事拘留,新蔡县检察院指控她“以宋圈窑厂违法烧窑为由,多次向土地管理所告发,致使该窑厂不能正常经营,并以告发相要挟,敲诈窑主现金4800元,数额较大,构成敲诈勒索罪。”

    2009年3月,协助商水县被歧视的艾滋感染者教工进行反歧视维权。

    2009年,开封某县的一个家庭因艾滋儿童入学遭歧视求助到常伯阳律师,经过常律师提供法律咨询和协助,当事人与当地政府协商后决定,孩子可以到当地私立学校上学,并且政府每学期补助500元。

 

 

附:王小巧案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河南亚太人律师事务所接受王小巧丈夫张玉峰的委托指派我作为王小巧的辩护人,现辩护人根据法庭调查及辩论的情况,结合事实和法律提出以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第一:公诉人认定王小巧向曹金山索赔未经权利人的授权,其向曹金山索赔的行为是非法行为,辩护人认为这个说法不能成立。辩护人认为王小巧向曹金山索赔的行为得到了其家人的授权最其码其家人并不否认王小巧代他们索赔这样一个行为,因此,根据法律规定王小巧向曹金山索赔的行为是完全合法有效的民事行为。

从庭审所反映的事实看,王小巧向曹金山索赔是得到其家人的认可的。证人王保国作为王小巧的父亲在当庭作证时说,他们一家包括三个儿子的庄稼因受窑的污染受到很大损失,由于其中二儿子和三儿子长年在外打工,大儿子做收购生猪的生意,也经常不在家,家里的很多事务都由他代为照料打理,庄稼受到污染他也曾多次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但是天高皇帝远,没人来解决,由于他身体不好半身不遂,王小巧的母亲眼睛也不好,没有办法,他们就把庄稼受污染要求窑场停止生产,要求窑场赔偿的事务交给王小巧来办。王小巧的大哥王俊峰虽然事先并不知道王小巧向曹金山索赔的事情,但是在达成赔偿协议的当天对王小巧要求曹金山赔偿的事情是明知的,其作为证人当庭也表示曹金山应该赔偿,并且表示认可王小巧向曹金山索赔。民法通则第六十六条规定,本人知道他人以本人名义实施民事行为而不作否认表示的,视为同意。因此,可以推定王俊峰是同意向曹金山索赔的,其在作证时,也谈到曾和曹金山计价还价,王小巧向曹金山索赔是得到家人认可的因而是正当合法的。公诉人认为王小巧没有地,王保国没有地,窑场的污染与他们无关,因此,就认为王小巧的父亲无权索赔,王小巧也权索赔,这从法律上是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一方面法律规定非权利人可以依据权利人的授权,来行使本该由权利人行使的权利,从庭审证人王保国及证人王俊峰的证词及王小巧的当庭供述来看,王小巧得到了家人的授权。另一方面,由于血缘关系而形成的亲属权本身就是一种法定的权利,亲人的权利受到侵害,别的亲人有权利也有义务为自己的亲人维权,其代理权法律上归结于表见代理,其代理行为视为当然有效。在广大的中国城乡真的还没有听说过为自己的父母兄弟争取权利还要得到授权这样可笑的说法,自古以来法律是尊重道德习惯的。王小巧在笔录中说,她没有得到他父母及王俊峰的授权是不符合实际的,是在诱导的情况下为了保护父母及哥哥不受牵连才违心的那样说的。王小巧在当庭供述中谈到,笔录中的说法是因为受到诱导而违背客观事实的一个说法,作为一个农村妇女,她可能根本不明白授权是怎么一回事,他在庭审时说是因为公安人员事先提醒她,如果她告诉公安人员她得到了授权,那么公安机关会将其父母兄弟也抓起来。因为如果她得到了授权,那么给她授权的人就成了敲诈勒索的同伙了。即使王小巧当初没有其家人的授权,但是从庭审过程中的情况来看,其家人是认可其行为的,因此,根据《民法通则》第六十六第的规定,王小巧的行为事后也已经得到权利人的认可,其向曹金山索赔并签订合同的行为也是合法有效的。

第二:王小巧要求曹金山将款打到她的帐户,并不代表着王小巧有非法占有那笔赔偿款的目的。

公诉机关同时也提到,王小巧让曹金山把赔偿款打到自己的帐户上,而不是付给她的家人,由此,推定王小巧具有非法占有为他人钱财的目的,这种推理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因为,王小巧受其父母的委托处理庄稼污染的事情,所要的赔偿款不仅包括父母的土地而且还有三个兄弟的土地,这个赔偿款将来还要作进一步的分配,她只不过是暂保管而已,只不过后来这笔款被陈连喜骗走才没有分配成。从另一方面讲,既然处理窑场污染庄稼的事情其父亲交由她来办理,她当然就有权决定怎样签合同,款项如何接受这样的具体的事务。因为赔偿款不仅仅有王俊峰一人的,所以没有把钱交给王俊峰是合情合理的。

第三:检察机关在退回公安机关的两次补充侦查时都提到要求公安机关查清受污染的庄稼有多大范围,实际损失有多大,这也说明检察机关也是认为公安机关并没有查清污染造成的损失有多大,4800元赔偿款里面有多少是合法所提,有多少是非法所得,这样牵涉到定罪量刑的一个本质的问题。没有非法所得就称不上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也就构不成敲诈勒索。但是公安机关两次补充侦查均没有查清污染的范围及受到的损失有多大。因此,公诉机关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认定王小巧敲诈曹金山4800元是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因为从庭审证人证言及案卷其他材料来看,王小巧及其家人没有获得1分钱的非法利益,他们所受的损失远远高于4800元,在这个索赔事件中,王小巧本人及他的家人才是真正的受害人,他们的合法权益不仅没有得到切实维护(因为索赔的钱远远不能弥补他们的庄稼所受的损失),另外,王小巧也因为行使正当的民事权利而身陷囹圄,在这个案件中正义没有得到申张而且正义受到了压制。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王小巧受到了家人的委托和认可,最其码是事后得到了家人的追认,其向曹金山索赔的行为是完全合法有效的。同时,王小巧是完全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来进行索赔的,她没有获得任何非法利益,因此,公认机关对王小巧的指控不能成立,王小巧不但无罪,而且有功于社会,是因为她的积极举报,才促使国土部门依据拆除了了违法占地污染环境的非法砖窑。

 

辩护人:常伯阳

2008年6月15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