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合肥闫红
合肥闫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44,041
  • 关注人气:2,9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娱乐

 范冰冰曾说,她经得起怎样的诋毁,就担得起怎样的赞美。这话说得豪气,背后只怕也有小小无奈。毁诟与赞美,从来都是互为表里,就拿林徽因来说,卞之琳说她“天生诗人气质”,沈从文说她“聪明绝顶”,金岳霖用“一身诗意千重瀑”赞美过她之后,还意犹未尽地说“欲赞词何极”,意思是自己还没夸到位。


但不买账的也有。冰心曾写了一篇《我们太太的客厅》,对她极尽讽刺之能事。钱钟书有篇《猫》,也描写了一个美丽又虚荣的阔太太,在客厅里开沙龙,招揽了一帮文人骚客,借着谈文化与时事的名义进行高级调情。里面有几位活脱脱地照着徐志摩和沈从文来写的,若要抵赖写的不是林徽因,钱先生自己只怕也难以启齿。


他们都不待见她开沙龙,觉得是家庭妇女打发无聊的玩意儿。但那时候喜欢在家里开沙龙的还有闻一多,就没有人怀疑他心怀鬼胎。这种被差别化对待的根源,在于一种偏见,那就是,很多人认为,女人是做不成事儿,或是不想做事儿的,她们摆出做事儿的架势,不过是以这种方式结交男人,抬高身价,打发寂寞而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31 21:20)
标签:

杂谈

在附近的水果店办了一张卡,每天可以领一杯果汁,我因此每晚都走小一段路去那水果店。沿途路过许多摊点,都是非常寒微的小生意,今天在寒风里看见一个卖袜子丝巾的小三轮车上,挂着一张厚纸板,写着“加微信'云在发梢'送一条丝巾”,想那丝巾也不值几文钱,却看到这姑娘想要从流动摊点转向电商的雄心。
还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卖鸭脖子的姑娘在读《简爱》,虽然是通俗小说,可是如果我要守这么个不断被打断的摊子,大概只会用手机刷微博微信了。
我一直喜欢适度的寒微,有种价格便宜量又足的充实感,以后回忆起来也也觉得活得货真价实。刚来合肥时住一个很破烂的小区,每天傍晚去门口吃粉丝汤,同桌者都是附近的民工,在暮色里默默相对,总觉得他们都是我的亲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31 21:20)
标签:

杂谈

在附近的水果店办了一张卡,每天可以领一杯果汁,我因此每晚都走小一段路去那水果店。沿途路过许多摊点,都是非常寒微的小生意,今天在寒风里看见一个卖袜子丝巾的小三轮车上,挂着一张厚纸板,写着“加微信'云在发梢'送一条丝巾”,想那丝巾也不值几文钱,却看到这姑娘想要从流动摊点转向电商的雄心。
还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卖鸭脖子的姑娘在读《简爱》,虽然是通俗小说,可是如果我要守这么个不断被打断的摊子,大概只会用手机刷微博微信了。
我一直喜欢适度的寒微,有种价格便宜量又足的充实感,以后回忆起来也也觉得活得货真价实。刚来合肥时住一个很破烂的小区,每天傍晚去门口吃粉丝汤,同桌者都是附近的民工,在暮色里默默相对,总觉得他们都是我的亲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要出一本随笔集,需要查找旧稿,习惯性地打开新浪博客,那些年写的那些文章,大多数都在这里了。

 查找文章的过程,有点像过去收拾书架,原本只是做一件事务性的工作,随手打开却不由看进去了。看过去怎样描述一件事,角度和语气,与现在相比,差异或明显或细微,那是皱纹之外,时间留下的另外一种痕迹。

 如今更爱看的是读者的留言,当年也都曾看过,却是一种热切的心情,想看到别人的响应,随时准备为自己辩驳,如今再看,多少有点局外人的心理,对那个写文章的人,不完全是庇护之心,对不同意见,也能够微笑颔首,识别其中的善意。重看倾心吐胆的共鸣,依旧会心头一热,如今也许已经各自天涯的朋友啊,谢谢你,曾经那样信任我。更让我高兴的是,其中有一些,已经与我常来常往,翻阅博客,看到那交往的开始,初见时的情形,谁说“人生若只如初见”?初见只是美好的开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林永健要在电视剧《怒放》里饰演英雄,这个消息让我吁出一口气,上帝保佑,总算不用再看那些用意味深长的笑容,华丽丽的法令纹,以及刻意放大的鼻孔强调“我很帅”的英雄了,当屏幕上的“英雄相”越来越浮夸,“林式英雄”会不会是一股“清新”的风?


虽然他不够浓眉大眼,但谁说英雄就得标配超高颜值?当年曹操同学接见匈奴使者,自惭形秽, 把崔琰推到前面,他扮作侍卫立于身后,不想使者竟说:“魏王雅望非常,然床头捉刀人,此乃真英雄也”。这说法让人悠然神往,毕竟,浓眉大眼满世界都是,独特的英雄气质,却是想象力之外的东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65年初夏,我从颍上中学回家取生活费,父亲向左邻右舍去借,一连借了四五家都没借着,父亲急得直搓手。这时哥哥从外面回来了,父亲问哥哥可有钱,哥哥说他也没有钱,但他说,有个挣钱的门路,问我可愿意去?我问啥门路?他说他和一个朋友弄了三百多斤红芋秧子,拉到霍邱县城卖,至少可以赚到二十多块钱,回来就可以拿到下个月的生活费了。我一听,立马答应。

我家离霍邱县城52里路,中间还隔着一条淮河。为了赶在第二天上午能在霍邱县城出售,我和哥哥的朋友当天吃过晚饭就拉着装满红芋秧子的板车出发了。我本来以为,两个人拉三百来斤重的东西,非常轻松,四五个小时就能到了,没想到路是那样难走。过了淮河走的是“皮条路”,走不多远,就有一处积水。刚走了一半,又下起了雨,小板车的轮子被泥巴粘住,一点也拉不动,拉两三丈远就得停下来刮一下泥,走不多远,就要停下来喘喘气。就这样走走停停,一直走到天亮,才赶到霍邱县城。我的衣服被汗水雨水浸透了,肚子饿得咕咕叫,一点力气都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05 17:03)
标签:

杂谈


解放初,我家在一个小镇上开中药店,逢集时,来看病、抓药的人很多。罢了集,常有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到店里捡烟头,他又黑又瘦,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捡完了,还拿起扫帚,帮我把店堂扫干净。我问他捡烟头干什么?他说,给他大(父亲)吸。我6岁,刚懂事,觉得他是一个很孝顺的孩子,就帮他捡。

后来,有一天我到河滩上挖野菜,和这个孩子遇上了,他二话没说,就把他挖的野菜全部倒在我的筐里,我很感动,没想到,他小小年纪,这么知道好歹。问他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他一一回答了我,我这才知道他叫李凤起。他的乳名和我重名,我们老家叫“对方子”。挖完了野菜,他带我到他家玩,他家是一个茅草庵,一家四口住在里面。原来他爸爸是码头搬运工人,靠肩膀把一包包食盐、布匹、粮食等货物从船上卸下来,把一头头肥猪装上船,运往外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7 19:58)
标签:

杂谈

少年时候住在一条巷子里,地上有水泥板,脚踩过或是车轮碾过时会咣当作响,夏天里路两边的草长得又高又密,有狗尾巴草,也有开花如雏菊的飞蓬。左邻是三个比我大几岁的女孩和男孩,他们跟我推荐北岛和王朔,告诉我关于学校里正在发生的XC,右里是小城报纸副刊部编辑,喜欢推荐书和借书给人,我从他那里知道茨威格、都德和米兰昆德拉。1994年,他递给我一本布面的文化苦旅,说国内的散文,没有超过这位的。

不管将来有人从文化苦旅里提炼出多么骇人听闻的罪名,比如骂作者是体制内写作者又是在体制内刊物上发表等等,我都不会否认那一年它带给我的触动,对于局限在小城的年轻人,他勾画出遥远的诗情画意,去个阳关都要在大雪纷飞的时候,问个路都会遇上老者,还给人鞠一躬,多么有画面感,整一个散文版Mv啊。我当然知道这很矫情,可是那又怎么样?还记得当年那件灯笼裤吗?也许现在看来它毫无审美可言,但在那一年它让我如此快乐,我想它是无辜的。至于余秋雨后来变得很讨厌,那是另一个问题。

走出小巷是一条更大的巷子,老时家在巷子边上,他是个摇滚乐爱好者,我最早是在他那儿听到郑智化和唐朝的。我记得他借给我姜昕的磁带,还记得他后来去人大读法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60年夏天的一个早晨,母亲喊我8岁的妹妹起床,叫了好几遍,妹妹都没有动。母亲又用手晃晃,妹妹仍不吭声。母亲摸摸她的头说:“这孩子不发烧呀?”这时,母亲突然大惊失色地对我说:“你妹妹这是饿昏了,这咋弄?你大(父亲)又不在家,食堂还没打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31 15:25)
标签:

杂谈

 小学一年级的第一学期结束了,我领了成绩单和寒假作业,踢踢踏踏地走在长长的巷子里,脚上是一双非常神气的红皮鞋,我妈托人从上海带回来的,踩在石板路上哒哒作响,美中不足的是有点大,你知道,那时所有的妈妈都是这样对付孩子飞长的脚的,也许她们梦想着,孩子能把一双鞋穿到十八岁。

这个小问题被走在旁边的两个阿姨看到了,她们笑起来,说,这孩子的鞋子太大了。我于是甩了一下小腿,那两个阿姨笑得更厉害了,她们问我家住哪儿,我说报社大院,她们说,你认识某某吗?我说,她是我们家邻居。她们惊叹起来,说,其他小孩只会说,她住我们家旁边,而这个小孩用了邻居这个词,真是个聪明小孩啊。

受到这样的表扬,不得意是不可能的,我快活地和她们说了很多话,快分手时,她们告诉我,她们是剧团的,剧团离学校不远,她们欢迎我去找她们玩,就说找谁谁和谁谁就可以了。

我怀着莫大的兴奋回到家,对我奶奶讲述这番奇遇,我受到了成年人的邀请,感受到从未有过的跨越年龄的友谊,但我奶奶撇撇嘴,一句“说不定是人贩子呢”就把我打发掉了。我的情绪没受到多少影响,原本就没指望她能理解。我跑到外面去,张开双臂兜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