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05-22 19:56)
标签:

阿简

杂谈

分类: 简而言之——杂谈
雨很细。车子驶入高速那一刻就进入了另一个时空。方向是苏州,导航指向苏州,当然自己知道,是去往苏州的。但是去的,是另一个地方,不是我要去的苏州。有一个隐形岔道,也许是在某高速出口的瞬间,车子进入另一个方向。有两个苏州重叠在一起,恐怕间歇不过毫厘之差。我在风景里辨认方向,一路花色荼靡,白色夹竹桃亮亮的,在雨丝中点头,是的,是的,你错了,你走到另一个地方,我们已经告知,不过呢,你去的那个地方也叫苏州,恐怕于你会有所失望。花色中的这些语言又轻又模糊,我大概听懂了一些,有所感应,只是不能完全明白。于是,在雨丝的行与歇中抵达苏州。现在想来,苏州是个不错的地方,只是我一不留神去了别处,由时空的网格限制,无法挣脱,正好又走至一处无可避开的地界,所有的灰尘从天而降,满满落下一身。且有雨丝助力。

我现在想来,苏州本是个不错的地方,错在哪里呢。苏州博物馆没有停车场,导航引导的停车地与车前那个不容分说为你导航的人所指吻合。那个骑摩托车的灰人从哪里来,像是从土里一下子冒出,这人的衣着肤色都是泥巴色。我在一本书里写过一个古代人,说他经血浇灌后肤色变成了泥巴的颜色。我眼前出现的,就是这样一个人类。仅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4 18:26)
标签:

杂谈

分类: 视觉盛典——读画

木心是民国人,一直都是,即便不小心穿越到了后朝,也还是民国人,没法改变。错在谁呢,木心说,不要怨时代,也不要怨木心。我们是不是有怨于木心?有的。因为有这个人存在,很多人都会失去自在吧,或者那份不容质疑的颠倒的骄傲会变成别的什么。如果以木心的视线,木心的审美,以他的面容与衣着,语言,来看——我想说,你将看到什么。这是很奇怪的,大多数人都被改造好了,这说明改造是相当成功的,也说明每个人都失败了,唯有木心,着实很轻松沉着地穿过沼泽,穿过很厚很冷的墙壁,看着一无所失的样子。当然,三维世界里所有的存在都已改变都已失去,我现在看乌镇,乌镇也是一个被改变被失去后的所在,一处被重新投入使用的遗迹——三维里的所有东西都是要失去的,包括那个曾经的你。

木心的画好吗?
是呀,木心的画好吗。如果有一所建筑用于收藏木心的作品,那么,木心的画好吗。也有很多建筑在收藏另外一些人的作品,这样比较后,我还是觉得,是该有一所建筑来收藏木心,盛起木心,用这样一个容器,来收藏一个完整的木心,不要使他流散,让人们有机会看到,在熵的永恒运动中是有人反弹的,以此作为与熵相对而立的标本与碑文。这个说法听着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27 18:20)




我们放下最重的部分,
却没有因此而轻松。
的确太重了,
重到我们只能视而不见。
于是,那轻的部分,
我们假装胜任,
其实,轻的部分,
我们也负担不起。
譬如,每一束光,
都在弃你远去。




2018·2·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0 18:51)
标签:

阿简

随记

分类: 简而言之——杂谈





1300是一段行程的公里数。因是自驾完成的路程,便觉着有必要记录一番。自己驾车留给回忆的东西并不多。注意力全在路上,车速高,无法望一望风景,在服务区里小憩,惟记得一妇人十分彪悍地着身亮闪闪蓝色旗袍,十分彪悍走去洗手间。手里要是牵只贵妇犬就更像了。后座携一盆花,十分沉默这样是最好的,主人一路要的就是这种沉默的合作,更后面的喵星人根本无视驾驶纪律,半个路程都在哀嚎向主人抗议。后半程倒安静下来,齐心协力,在高速上狂飙猛进。天色渐向暮晚,过桥,华灯已上,过去的临沂,东海,青州,南京,苏州,杭州,都是诱人的名字,也都一一错过了,这些熠熠生辉的名字逐一一闪而过,成为行程中的数字。1300是很长的一段行程,越是接近目的地,便有一种灵魂主导的意味。灵魂飘扬在车子黑暗的上空,张开第六只眼,全无沉重与倦意,也毫无懈怠,轻盈自如凌风向前——其时方向已经消失,方向变得可有可无,只有风一般从一地吹向另一地的轻盈,这是很奇怪的,在1300的最后阶段,我们因为体力与注意力的消耗反而褪去身体里的沉重与疲惫而抵达了轻盈。13年秋冬的时候,我还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24 11:52)





京都是一个朴素的地方。比起大陆,这地方朴素多了。这地方安详,整洁,有礼。用有理这个词也是合适的。整个地方显出讲理有节的样子。比之大陆,我来自的地方,城市与乡村大都显出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我总觉着,该为大陆哭一哭,哭一哭大陆这副蛮不讲理的样子,哭一哭她如今为何蛮不讲理的缘由。终究无泪,在街头整天笑呵呵的。转过花间小街,就遇见草间弥生,又伴有细雨,终究没啥好哭的。在京都的朴素里走了好多天,岚山的叶子未红,细碎的韵致也都见到,未见其红,真也无甚遗憾。年初时即是说要去京都,说有友相约,去看看樱花什么的。年初未及成行,的确没有特别强烈的理由与愿望。前年欲资父亲远游欧洲,为何没有想到就近的京都呢,何况京都与长安与结为友好城市?京都的朴素让我缓慢地想到这些,缓慢地想到远远近近已经忘记或正待忘记的事由。因着京都的朴素与安详,来自全球的游客,竟未曾扰及这地方的这份情致,为之疑惑。

正值金秋,各处都在展晒国宝。人口密集,城市又小,哪里就到处都是国宝呢?后来便叹出一口气,京都是一座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阿简

分类: 简而言之——杂谈



见有人说这个句子,“在我还很年轻的时候“。这一句并不是全部,还没有说出全部,于是又说出一句。“是那种很年轻很年轻很年轻的时候”。一并说了三次,加上前句,有四次。很年轻。是年轻而不是幼小。我们愿意回到很年轻的时候,而是不愿回到幼小的时候。大致有人愿意回到更稚弱的时候,那我是不愿的,我愿意回到很年轻很年轻很年轻之时,却不愿回到更年轻的时候。我在读初中时便目睹世间悲苦,其中一种悲苦是被年龄紧紧束缚不得自由的悲苦,于是便痛悔,问为何要来世间呢,这是多么大的误解,又是多么大的失误啊。当我长大到很年轻很年轻很年轻的时候,这个时间段落持续了很长时间,并不是一闪而过般不可追述,终于觉出一种美丽。我周身都长出了羽毛,即便在暗夜里也发出蓝绿的光芒,很轻易,就弹起来飞到树枝飘动的地方。当然离云还很远,因万分爱树,便只飞到树的高度就满意了。后来都渐渐失去了,及至去年,我觉着我已经完全失去了羽毛,以及那毫不费力就弹起的在半空中飘荡的灵动。如今要有工具带我起来飞,飞到树叶飘动的地方停一停。这不是一项技能,而是身轻如燕的心境。如今却也并不指望飞起,如今在窗前坐着,能看见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0 12:12)
标签:

阿简

随记






我理想的寄居之地,即是我在的地方。我在朝北的房间面向北方,北方紧挨着我,北方有很多树离开了,而我尚拥有一棵树和她的浓阴。这棵树用满目的叶子收起夏日骄阳,感激你,惦念你,有几窝蚂蚁一直撕咬你我却一直想不到整顿蚂蚁的好方法。药剂只是暂时的。穿过树木,我还有一座山。当然不是我的,当我看着山时,只是暂时称你为我的山。这仅仅表明我的赞美与祝福。世事险恶,虽然我一直热盼这时代尽快过去,我等它过去等得已有些不耐烦,但这时代像块烂泥紧贴着我,我清洗了很多遍,也搞不掉,山,我时常忧心你有一天被这时代的狂徒挖去、抹平,这焦虑犹如惹火上身。山风来临,我也为这风忧心,你比从前可是少了许多,连雾霾都吹不动了。当你刮着我树上的叶子时,我觉着你们,你们的狂暴都到哪里去了,一副认命顺从的样子。当然不能抱怨你们,当然。美代表柔弱的一方,美是退让与避开,因为你是美,你选择不争与离开。你后退的每一步,我的目光为你送行。

我理想的寄居之地,即是我在的地方。今天,至少今天你们都还在着。在这里,和我一起,这样就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6 16:45)
标签:

阿简

随记





繁花来临时,就来临了。风里,阳光里都是讯息。阳光并不见得比往日更阳光些,却还是有些不同,因为繁花,阳光比往日轻盈些,饱满些,也沉着些,因为繁花来临,毕竟类同于有所嘱托,仿佛有贵客不期而至。繁花照亮院落,繁花在路径之上高悬,这路径与往日不同。那么许多,黄金的往昔随着繁花从记忆里闪现,又因为繁花而落幕。繁花开时,用目光陪着,来来回回望着,还在,还有些蓓蕾明天绽开,有的留在后天。好,好,就这样,今天的已经在今天了,明天还有许诺可以兑现。帘布束起,为了好好看望繁花,这漫长的一路,你今天刚刚走到我这儿,必须以同样清洁的目光迎接,挽留。

 

对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5 11:32)
标签:

阿简

随记






盖茨比是不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答案是肯定的。假设,你同意佛的教导,即,物镜,人境,我境,都是为幻,那么,盖茨比,穷一己之力,将这个幻,推至极致。这个人物,盖茨比,有这样一种热情,向幻挑战,并决意使幻成真。如此绚烂,还有哪个词汇比纸醉金迷更适合称道这人世之幻,享用这枚至幻,并指望这枚至幻终究能派上用场。

盖茨比,夜夜从码头和窗棂望向湖水对面。对面,有一只翡翠模样的绿色灯盏,灯光传向四面八方。盖茨比隐身在夜晚的黑暗里,是无数从这盏灯里获得光线的人的其中之一。当然,也许,这盏灯只对盖茨比一人具有意义。盖茨比祈望脱去黑暗,因一盏灯而来到光明里。

说来,这盏灯也着实华美之极,包含了人世一切的美好,荣华富贵,为人人所爱。盖茨比看好这盏灯,他的人生在这盏灯前黯然失色。或者说,他是另一盏灯,需要对面这盏灯引燃。

有没有人见到过佛所说的那盏绝对的灯。从一开始就燃烧着,从未熄灭过,也不会因为任何外来因素而熄灭,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07 18:30)
标签:

阿简

诗歌

分类: 我的诗歌

 

山风

  

 

在风里 尘埃落下

都在这里

这轻里 是重的

这花里 有枯枝

这睡眠 醒着

在风里 并没有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阿简秘密时光
阿简秘密时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1,109
  • 关注人气:27,2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茶座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山水叶子(小说)




 

《山水叶子》

——小说

卓越

 

 阿简其它作品:

 

《寂静之城》

 ——小说

 卓越 当当

 

《亚麻布上的秘密时光》

 —— 现代艺术阅读随笔

 卓越 当当

 

《天堂电影院》

 ——电影随笔

 

 卓越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