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彼得·梅尔
彼得·梅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5,276
  • 关注人气:3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关于彼得·梅尔
彼得·梅尔(PeterMayle),英国知名畅销书作家,生活品位大师,曾任国际大广告公司(美国)的高级主管。在纽约麦迪逊大街的广告业打拼了15年之后,于1975年开始专职写作。主要作品有旅游散文《普罗旺斯的一年》、《重返普罗旺斯》、《山居岁月》、《一只狗的生活意见》、《永远的普罗旺斯》、《有关品味》、《追踪塞尚》等。多部作品曾登《纽约时报》排行榜。目前隐居普罗旺斯。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06-22 17:41)
标签:

休闲

第5章


在这早春的季节里,成群结队的德国人和瑞士人在度过了北国漫长的冬季之后,迫不及待地驾车追逐着阳光。那是另一个极端,属于节奏轻快、轻盈随性的普罗旺斯。而一两个星期后,当皮肤晒成淡棕色时,他们又将匆匆忙忙地踏上归程。

 

乔格丽特坚持要替班尼特打点行李。她把一双双鞋子分别装进一只只塑料袋里,又用薄棉纸把衬衫包好,对袜子、内衣和领带也一一做了处理。同时,她的嘴巴嘟嘟囔囔一刻也没闲着,抱怨无能的洗衣店必定洗不干净衣服,饭店的橱柜里总是藏着贪吃的蛀虫。班尼特真希望能够带她一起走。她平生从未出过远门,活动范围仅限于阿维尼翁地区的村子,开车不过一个小时就能到达。所以摩纳哥的公寓对她而言,自然是另一个不同的世界了。


“乔格丽特,我会想念你的。”


“哼!”
“我是说真的。我会和你保持联系的。我保证时不时地回来一趟。”
乔格丽特又用鼻子哼了一声。接着,她把三件套的毛线衫一叠叠码放起来,用薄棉纸包好,弄平整了,然后关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15 15:39)
标签:

感悟随笔

休闲

第4章

 

他喝完了最后一口白兰地,拒绝了再喝一杯的诱惑,并极力掩饰住内心的亢奋。竟然有人要付钱给他,让他过上百万富翁的生活——精美的食物、顶级的红酒、时髦的衣服和让人迷乱的海滩。

 

“这个统计数字很有意思,”居里安说,“和我马上要同你谈到的事情有关。是这样子的,差不多有百分之四十的法国人都为政府工作。你在法国也待了一段时间了,这个数字对于你我这种诚实的就业者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想你是明白的。”
班尼特点了点头。他想起了潮水般的各种表格和文件——他习惯称之为公文痢疾的东西,还有那些阴郁、懒惰、妄自尊大的官僚。他们一味怀疑公司谎报营业收入,做假财务报表,只会挤在狭隘的办公室里耗时间。“是的,”他说,“这正是我离职的原因之一。差点被这种官僚机构给埋葬了。”


的确如此。而且,这些让人气恼的、成千上万的公文蛀虫还要拿薪水,享受医疗津贴,每年五周休假以及与物价指数挂钩的养老金。居里安弹了弹烟灰,说:“如果你是个既得利益者,那倒是个令人快乐的制度。不过,对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0 09:50)

第3章


一股浓郁、温热的香气从敞开的锡箔纸中溢出,肥硕而丰美的黑色松露因为融入了油脂而闪闪发光,似乎已经到了成熟的极限,成为完全超乎想象的极品美味。

 

乍一看,班尼特还以为是遇见了从杂志专栏里走出来的某位显赫人物呢。从头顶精心修剪的泛灰的头发,到脚下光可鉴人的深棕色的皮鞋,居里安·坡可以说是一身光鲜。造就这等外型,如果没有几年的雕琢和打磨,怕是难以办到的。他身着奶油色的丝质衬衫,肩上搭着一件黑色喀什米尔羊绒对开衫。长裤则是用淡褐色的华达呢布料制成。班尼特也很庆幸,他临时颇费心思地把自己打扮了一番,而且叮嘱自己,一旦手头宽裕起来,一定要好好答谢自己的裁缝。


“我看见席莫给你拿了一杯酒,不知道有没有也替我拿一杯来。”就在居里安环顾左右之际,那日本人已趋步走到他跟前。“啊!太好了!”他接过酒杯,将电话交给了席莫。


“先生,祝你健康。”
班尼特举起酒杯,注视着居里安喝下第一口酒。班尼特猜测,他差不多五十来岁,保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20 12:10)

第2章


室内四周灰色的墙面上,挂满了一幅幅各种各样的画作和格调不凡的黑白照片,全都出自法国印象派画家西斯莱,英国当代画家霍克尼,美国画家霍珀或拉提格等名家之手。

“这些裤子恐怕穿不到明年夏天了,”乔格丽特举起班尼特硕果仅存的一条白色棉织裤子说道,“瞧这条裤子,早就物尽其用了。”
“乔格丽特,我看它还很好呀。我喜欢穿旧衣服。”


“不行,我都看不过去了。你知道,我已经把它洗过好多次了。酒渍、汤汁、酱油,什么都有。只要你一吃东西就闯祸。难道英国人都不使用餐巾吗?”她摇了摇头,把这些该退休的长裤扔到一堆同样不合乎她要求的衬衫、短裤的上面。过不多久,她一定会把这些旧衣服送到慈善机构去分给穷人了。
“乔格丽特,吃东西的时候,就说吃鳌虾吧,完全不出一点小意外是不可能的。不幸的是,即使是在法国,一个人裸体进餐也是不被允许的呀。”


乔格丽特颤声反问:“有什么不可能的?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25 17:01)

0

“早安,先生。要喝香槟吗?”

他握了握班尼特的手,挑了一下眉毛。

“是要啤酒吗?”在雷昂的脑子里,早餐过后马上就开始饮酒的才是好顾客。所以,当他听见班尼特所点的竟是一杯咖啡时,不由得有些失望,“是不是再来点别的什么东西?要点自制的苹果酒怎么样?”
班尼特摇摇头:“等我吃了午餐以后再说吧。安妮今天做了些什么好吃的呀?”

雷昂玫瑰红色的月亮脸一下笑成了一朵花,他吻了吻自己粗短的手指尖儿。“那太好了——有扁豆、腌火腿和洋葱炒香肠。五十法郎饱餐一顿,真是太值了。”他耸了耸肩,又说,“不过,你有什么办法呢?这里的人还恨不能白吃白喝呢。”
“雷昂,日子都不好过啊。”

“说得不错,但就是大家都饿死了,我也一定会是坚持到最后的一个。”他咧嘴一笑,倒了杯啤酒给自己。而班尼特则把咖啡端到临窗的一张桌子那儿,打开了他的报纸。

看《国际论坛先驱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13 17:16)

班尼特退了回来,满怀罪恶感地抹了抹嘴。他知道,乔格丽特对整洁有序极其敏感。这样,他大大咧咧的做派就成了每天对她的挑衅。然而,她毫不掩饰对他的喜欢。这可以很明显地从她的行动中表现出来。她既可以把班尼特当做一个邋遢的小学生来看待,威胁他、恐吓他,也可以把他视为一个王子来服侍他——替他煮饭,缝补衣服。当他得了流感时,她会大惊小怪,急得团团转——有一次,班尼特还在无意中听到,她把他称呼为“我的英国小绅士”。虽然这并不属于她的服务内容,她却从不吝啬说他的好话,极尽溢美之辞。而且,每当他吃完早餐,离开家门之际,她都会在他身后大声叮嘱,不要太晚回家;踏进家门之前,要把两只脚擦干净。

他沿着大街走向了面包店。只见铁制和铜制的面包架闪闪发亮,一定是古董商争相收购的对象。他知道:只要巴比亚还是店里的面包师傅的话,这些古董商是绝不可能得逞的。一个合乎传统的面包师都会顽固地屈尊于古法行事。班尼特对此极为满意。他在面包店前停下脚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面包和杏仁蛋糕的气味。
“小伙子。”

这时,隔壁杂货店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22 14:58)
他想,他还可以试着凑足银子离开此地,去找那个偷了他的船的小杂种算账。但是加勒比海如此辽阔,那艘船恐怕早就改头换面了。班尼特仍然记得在戛纳“蓝调酒吧”里令人飘飘欲仙的那一晚。香槟的作用使他有些神志不清了。他们把那艘优雅的四十五英尺的游艇命名为“漂浮的庞德(Pound,英镑的谐音。译注。)”,并制订了他们的计划。班尼特提供了买船的资金——那几乎是他制作电视节目的全部所得——而埃迪·布莱恩弗特·史密斯将负责包租这艘船。布莱恩弗特带着一整船的女船员驶往巴巴多斯岛,而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了。班尼特寄出的信件石沉大海,从未得到过回复。而当他打电话到巴巴多斯游艇俱乐部去查询时,他们表示,从没听说过这条船,也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一位船长。“快手埃迪”消失了。在那个阴郁的时刻,他真希望布莱恩弗特一个倒栽葱,淹死在百慕大三角的某个地方。

而且,班尼特不得不承认:他的事业目前只有两个机会,要么掉头返回商业广告界;要么花费昂贵的代价进行海底捞针式的搜寻。是集中精力思考一番未来的时候了。他决定利用当天所剩不多的时间,在家里好好想想。此时,他的车子抄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14 13:58)
00

普罗旺斯山区终年阳光充足,蒜香扑鼻,所以就成了那些放逐国外的移民人士趋之若鹜的地方。而班尼特也是他们举办的聚会中的常客。因为他拥有永久居留的身份,而且操一口英语的他还是个体面的单身汉,所以,他在社交圈里可谓占尽优势——换句话说,像班尼特这样可以随时候补的无价之宝,自然永远不乏请柬。他需要忍受的不过是一些流言蜚语,却能换来个酒足饭饱肚儿圆。

如果说无聊是一种职业性的危害,那么,恶作剧则是一种解毒剂。在八月一个晴朗的夜晚,阳台上的石板经日间阳光的照射,余温犹存。视野向远方延伸,越过了山谷。颇具中世纪风情的博尼约郡在天际现出了它的轮廓。借着微微的醉意,其他宾客开始无休止地对英国政治的未来妄加臆测,甚至没忘了对皇室低级成员的就业前景品头论足一番,搞得班尼特的耳根都有些麻木了。为了逃避这样的氛围,他需要为那些拥有度假别墅的富豪们制造一个新鲜的噩梦。班尼特心里盘算着:这样一来,当他们回到家里以后,谈论的话题或许会有所改变,并且可以附加在他们常常抱怨的事情上。比如说,夜间的盗贼啊、冻结的水管啊、专在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02 10:32)
一个独身的英国人,三十五岁,风度翩翩,法语流利,欲寻一份有趣而不凡的工作,希望工作地点最好是在爱克斯或阿维尼翁区。任何工作都可以考虑。有求必应,但婚姻除外。
 
班尼特反复告诫自己,总有一些意外之事会不期而至。在那些快乐的时光里,在阳光普照、也没人给你送催账单的时候,他很容易地就能让自己相信,突如其来的贫穷只是人生图画中一个暂时的污点;命运旅途中的一次挫折,不过是一时的小麻烦罢了。即便是这样,他也无法对这样的窘况视而不见——他囊中羞涩;开出的支票遭到银行退票;还有,他在经济上的预期通常也是一片茫然、难遂己愿。这一切就像他的银行经理老是哭丧着脸,不断向他透露坏消息一样。

但是,班尼特天生是一个乐天派,要他离开法国,实在心有不甘啊。于是,作为业余高手,他除了有一双会盯财富的眼睛和对销售提成的迫切需求外,资历不足的他,一头扎进了一支巡游各地的房地产经纪队伍。其实,要说资格的话,其中一些人并不比他好到哪里去——他们穷其一生,足迹踏遍了普罗旺斯的山山水水。班尼特和他们一样,整日里搜寻那些有点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27 10:49)

    这样,几个月以后,他又上了一趟医院,做了一次时间很短但费用昂贵的检查,看看是不是得了什么异域怪病。现在看来,他似乎已经万事俱备,单等下笔了。厚厚一大叠的空白稿纸在等他。铅笔一根根削得尖尖的。一部媲美史诗的长篇传奇故事和专为普利策新闻奖量身打造的素材,不停地在他的脑际盘旋。

 

  但是,他能够把那该死的东西从他的脑袋里请出来,送到纸上吗?他来回踱步。他盯着窗外远眺(作家常常看天色)。他监视墙上一只苍蝇的一举一动。到最后,他终于悟出了问题所在。他得了一种严重的写作阻塞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