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以洪
唐以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3,169
  • 关注人气:1,2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唐以洪
 四川仪陇人,现居资阳乐至县。打工。浙江省作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中国作家》《诗刊》《星星》诗刊《山花》《延河》《广西文学》《扬子江》诗刊《诗选刊》《诗江南》《北京文学》《延安文学》《文学港》等刊物。2010年获首届“中国十大农民诗人”奖。2011年度郭沫若诗歌奖。2011年安子.中国打工诗歌奖 2012年中国首届产业工人文学大赛诗歌奖
 
通联:四川省成都市青白江区成都红旗油脂有限公司
 
邮箱:tyhinaokang@aliyun.com
 
电话:18080559923
2012年留用作品

 

2011年留用作品

张三……诗刊通过终审

我不是最后爱她的人……诗刊通过终审

生死帖……诗刊通过终审

幸福是个高个子……诗刊通过终审

我发现大地上……诗刊通过终审

卷心菜……诗刊通过终审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我和母亲是属鸡的命》

 

母亲又打来电话问我

工作顺不顺心,冷不冷

我不能告诉她

生活在外省是很冷的

风很冷,语言很冷,目光很冷

有时候夏天,也很冷

 

但一接到母亲的电话

我就感到仍然是母亲翅膀下的一只

还没长大的鸡仔

幸福与温暖,油然而生

 

我多想永远像鸡仔那样

偎着母亲,相依为命

生活的鹰却一次又一次俯冲而来

把我从母亲的身旁虏走

重重地扔在外省

 

其实,外省有多远

母亲的翅膀就有多大,多长

无论我被扔到任何地方

母亲的翅膀都会伸到我的头上

 

其实,我和母亲都是属鸡的命

一个在外省拼命地扒食

一个在晚年使劲地伸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4 23:40)
标签:

非常现实

诗歌

唐以洪

分类: 诗歌

低处的风景


《抱着自己入睡》

 

我两手交叉

自己抱着自己

如抱一把冰凉的刀

难以入睡

 

我已割断了悲伤

和回去的路

这浓稠的孤寂

下不了手

 

必须想一想

除了孤寂

我还有什么

 

《月亮》

 

只有在今夜

你才是一只关心人类的

眼睛

我发现你

和我的一样

潮湿

 

《蜗牛》

 

一只又一只蜗牛

背着家 ,沿墙根

努力地往上爬

 

它们一定想把家安放到

更高一点

离星星更近一点的地方

 

多想告诉它们,五年前

我就把家安放在了二十五楼

如今依然生活在低处

 

但我没有说出来

除了空空的家,它们就只有那么一点点

快要燃成灰的愿望

 

《蚂蚁》

 

一只长出翅膀的蚂蚁

抱着大米匆匆忙忙地奔跑

让我浮想联翩

 

它一定是出门太久,家中一定有老弱病残

它一定想在天黑之前

把大米送到亲人的身边

 

要不,一定有什么要争夺

它怀中的大米

 

飞啊!飞啊!用那一对翅膀!

我在心里大声地喊着

直到蚂蚁跑远,把眼角喊湿

 

我其实又何曾不是一只蚂蚁

空有一对想要飞翔的翅膀

在大地上扑腾

 

《喝茶》

 

在凉爽的茶室

一边喝茶,边打量

窗外的世界

那里人头颤动

仿佛杯中的茶叶

起起伏伏

 

我终于明白

口中的这种苦涩的味道

来自哪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非常现实

 

《像儿时那样扑向您怀抱》

 

门外又“梆、梆”地响起敲打声

仿佛您的手指在敲打黑夜

和房门

 

我知道那是啄木鸟在啄木头

还是禁不住地跑到门口

都快五十的人了

还像儿时扑向您怀抱那样

迫不待及地拉开房门

 

爸,您走后这两月

每夜我都睡的很晚,一听到响声

就感您又风扑尘尘地

站在门外

面前放着一担没卖完的菜

 

《感觉您还在和我们一起团年》

 

一大家子又在一起过年了

往年不是我和哥没回来

就是两个弟弟

今年是您

 

该您坐的位置上

依然放着一只酒杯

一双筷子

一只碗

 

大哥给您夹了块鱼

我给您斟了一杯温热了的酒

吃着吃着,我们就扭头

朝着您的座位上看

感觉您还在和我们一起团年

 

但您的位置是空的

爸,大过年的

菜卖不完就算了

 

《像我的父亲一样突然就消逝了》

 

犁弯着腰

像我逆光劳作的父亲

脸紧紧贴在泥土上

 

一寸一寸前进

一寸一寸,犁的头

钻进泥土里了

像我逆光劳作的父亲

只看得见弯弯的脊背

 

一寸一寸,犁的背

被泥土淹没了

像我逆光劳作的父亲

突然就消失了

 

《我和母亲是属鸡的命》

 

母亲又打来电话问我

工作顺不顺心,冷不冷

我不能告诉她

生活在外省是很冷的

风很冷,语言很冷,目光很冷

有时候夏天,也很冷

 

但一接到母亲的电话

我就感到仍然是母亲翅膀下的一只

还没长大的鸡仔

幸福与温暖,油然而生

 

我多想永远像鸡仔那样

偎着母亲,相依为命

生活的鹰却一次又一次俯冲而来

把我从母亲的身旁虏走

重重地扔在外省

 

其实,外省有多远

母亲的翅膀就有多大,多长

无论我被扔到任何地方

母亲的翅膀都会伸到我的头上

 

我和母亲其实都是属鸡的命

一个在外省拼命地扒食

一个在晚年使劲地伸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5 20:08)
标签:

非常现实

诗歌

唐以洪

分类: 诗歌

《人间太多菩萨也解决不了的事情》

 

菩萨笑口常开

求菩萨帮忙的人,一潮又一潮

我不知道他们求菩萨办什么事情

反正我曾拜托的事情

一样都没有帮忙 

或许菩萨也有难言之隐

但我始终不明白——

人间为何有这么多的

菩萨都不能解决的事情

 

《许诺》

 

在神的面前

我一次又一次许诺

拜托他帮我办一些烦心的事情

比如让我的肉体居有定所

让我亲人永远健康

 

可我许诺给神的东西

至今没有兑现

因为我依然四海为家

我的父亲得了癌症

孩子的体内注进了有毒的疫苗

 

或许人间诸多的事情

神也棘手

要不神也和凡人一样

先交钱,后办事

 

《我在慢慢地失去》

 

失去了村

失去了县和市

只剩下了寄居在省城的

肉身

 

其实

我的身体也在一点点失去

先是鞋厂将我身体的一部分

当成牛皮,制成了鞋

 

然后,榨油厂将我身体的一部分

榨成了一小滴油

 

为了居有定所

我将身体的一部分抵押给了房子

它被囚禁在墓碑似的柜员机里

每次一走到它的面前

感觉像在探监

 

我的身体已经剩下不多

它像一小块海绵

可挤出足够多的汗水

为囚禁在柜员机里的部分身体

赎身

 

我的身体已剩下不多

像一粒越来越小

没有村,没有县和市的

灰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5 12:17)
标签:

非常现实

诗歌

唐以洪

分类: 诗歌

《共享单车》

 

水费骑着它到水务局

电费骑着它到电力公司

气费骑着它到燃气公司

每月的15号,房贷骑着它

到中国银行

菜市场、大街上、工厂、路边上

常常看到它匆忙的身影

它不叫“小黄”,也不叫“哈罗”

在这个城市

它是另一款共享单车

 

《重建》

 

掘墓

把自己埋下

然后拼命地刨出来

拍拍尘土

再埋进去

无论大喜,或者大悲

我的一生

就像建筑工

反反复复地做着

同一件,或者

类似的事情

 

《幻境》

 

闪电划过夜空

仿佛手术刀在子宫上剖开一条

明亮的通道

借助一小道亮光

我看见我像一个婴孩

身缠命运与生活的脐带

卷缩在深不可测的地方

像刚刚降临

更像在等待搭乘光亮的胎盘

重新分娩

 

《在墓地听到你的电话》

 

在心尖上掘墓

把你埋在这里,为你

默默地守墓

 

我以为时间的泥土会一捧一捧地把我

也掩埋成你墓旁的

另一个墓

 

但今夜你突然从遥远打来电话

声音像铁锨,一锨一锨把墓刨开时

我才发埋在这里的

只是我的寂寥与

空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2 00:58)
标签:

非常现实

诗歌

唐以洪

文化

分类: 诗歌

《套套》

 

生活的大海边

我有无尽的欲望

但总是感觉给笼上了一个套套

 

我只不过是一小块

在大海的边边上

自己潮湿自己的沙滩


《无题》

 

这夜晚黑得

没有一颗星星,一只萤火虫

悬崖、旋涡、陷阱

黑得仿佛上帝已收回了我的眼睛

借助闪电,我才看见我

刚好站在陷阱的

嘴唇边

 

《萤火虫》

 

一点儿亮光

像星星在夜晚飞翔

风吹不熄,雨淋不湿

夜晚的黑也掐不灭

但一飞到白天

就被什么一下子

掐灭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2 00:23)
标签:

非常现实

唐以洪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唐以洪诗歌精选


《母亲在乐至孤单不孤单》

 

母亲不孤单

母亲有在他乡觅食儿子和儿媳

加上一个乐至县

加上老年广场

一尊不说话的肖像

 

母亲不孤单

母亲的身边围着一群鸡

加上一条狗

加上站在窗口的几棵树

我们千里之外的问候

 

母亲不孤单

母亲有一间灶屋

加上卧室,加上桌子,加上椅子

加上在客厅玩尾巴的一只猫

 

母亲不孤单

母亲有腿痛

加上颤抖的手

加上眼花和耳鸣

黑镜框里的父亲微笑地看着她

 

母亲不孤单

母亲站在衣柜前蠕动着嘴巴

在和镜子里的老人说话

哦,母亲不孤单

母亲已经不知道

什么叫孤单

 

《你不知道自己分娩自己有多痛苦》 

 

我在草叶下呻吟

你感到烦躁

那是你不知道自己分娩自己

有多痛苦

那是你不认识挂在草叶下

微微晃动的胎盘

只把它叫蝉蜕

你更不知道

我一次又一次把自己塞进胎盘

一次又一次分娩自己

我还是一只蝉

靠饮露为生

 

《留守老人》

 

守着一间老房子

守着一个或几个小孙子

几声狗叫,几棵院子里的树

加上地里的青菜和杂草

加上从房顶漏下的月光

一只羊、一头猪、或者几只兔子

加上老花眼、哮喘病、风寒腿

加上小儿夜哭、自闭症、老年痴呆

山坡上的墓地,几根想做棺材的木头

一部偶尔唱歌的老年机

还有一把嘎吱嘎吱叫的椅子

自己颤巍巍的身体

黄昏里的落日

 

《猫是一种幸福的动物》

 

猫是一种幸福的动物

钻进谁的怀里都可以享受到

惬意的抚摸

 

我不敢

我不知道自己是一只什么样的动物

我担心自己是一只刺猬

 

生活的怀抱有时候很冷

我看见一只冻坏的狗

埋着头往自己的怀里

使劲地钻

 

《锄头》

 

进城后

家里剩下一把锄头

靠在门口

守家

 

邻居发来一张老家的照片

我又看见它,低着头

像在打瞌睡

又似在想什么

 

在想地里的草又长了多深

还是在掐算我们什么时候回

或者在思念它吻过的

麦子和玉米

 

我想,它低着头

一定是很内疚

它没有办法把我们

留住

 

《犁头》

 

犁弯着腰

像我逆光劳作的父亲

脸紧紧贴在泥土上

 

一寸一寸前进

一寸一寸,犁的头

钻进泥土里了

像我逆光劳作的父亲

只看得见弯弯的

脊背

 

一寸一寸,犁的背

被泥土淹没了

像我逆光劳作的父亲

突然就消失了

 

《我的背》

 

和老家的驴背马背一样

我的背是一种农具

背过麦子、玉米、化肥

还有生离死别

 

和路上的蜗牛一样

进城后我背着家、行囊、砖头

沙、矿泉水、夜班、加班

有时还有黑锅

 

现在,我把老家放下了

背上了城里的高房子

天太矮,感觉就搁在楼顶上

 

现在,孩子背着书包

蚂蚁背着一粒大米

蜗牛依然背着家

我早出晚归

背着债

 

《太平间》

 

那里的人脸朝着苍天

苍天有云彩,有太阳、星星

和月亮,他们看不见了

他们的脸上蒙着白布

 

苍天是否有眼?如苍天有眼

那眼能否看穿白布下

那一张张脸上

有几双眼平静地闭着

有多少还在使劲地睁着

 

那里,也将是我的去处

如果我也闭不上这双眼睛

我会一下子翻转过来

 

与其面朝苍天,只看见一块白布

不如面朝大地吻一吻泥土

泥土里有我流淌的汗水和泪水

 

还有,我埋下的种子

即将发芽

 

《夜幕里的楼房像手指》

 

夜幕里

那些没有灯光的楼房

仿佛一根根模糊的手指

它们夜夜竖在人间

难道想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

可是,很多年了

它们依然那么模糊

那么固执地竖着

天上的星星从来没有

少一颗

 

《流水线上的鞋》

 

这些沾着我体温的鞋

仿佛被一群我看不见的人穿着

整整齐齐从我的面前走过

它们多么漂亮,漂亮得让我自豪

让我感到有一种亲切感

对于它们,也有一种恐惧

担心一走出工厂

它们当中的一双,或者几双

会突然踢我一脚

甚至,把我踩在脚底下

 

《糊人》

 

纸糊的灯笼

挂满大街小巷

一戳就穿了

后来改行糊房子

但房子也是纸糊的

鬼都不愿住

于是改行

糊人


《碑》

 

如果我死后

你们把一块躺着的石头扶起来

代替我站着

 

我只认为

你们不外乎用一块石头

作了一个记号

——那家伙

曾到此一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你不知道自己分娩有多痛苦》

 

我在草叶下呻吟

你感到烦躁

那是你不知道自己分娩自己

有多痛苦

那是你不认识挂在草叶下

微微晃动的胎盘

只把它叫蝉蜕

你更不知道

我一次又一次把自己塞进胎盘

一次又一次分娩自己

我还是一只蝉

靠饮露为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非常现实

唐以洪

分类: 诗歌

《留守老人》

 

守着一间老房子

守着一个或几个小孙子

几声狗叫,几棵院子里的树

加上地里的青菜和杂草

加上从房顶漏下的月光

一只羊、一头猪、或者几只兔子

加上老花眼、哮病、风寒腿

加上小儿夜哭、自闭症、老年痴呆

山坡上的墓地,几根想做棺材的木头

一部偶尔唱歌的老年机

还有一把嘎吱嘎吱叫的椅子

自己颤巍巍的身体

黄昏里的落日


《猫是一种幸福的动物》

 

猫是一种幸福的动物

钻进谁的怀里都可以享受到

惬意的抚摸

 

我不敢

我不知道自己是一只什么样的动物

我担心自己是一只刺猬

 

生活的怀抱有时候很冷

我看见一只冻坏的狗

埋着头往自己的怀里

使劲地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非常现实

唐以洪

分类: 散文诗

            短笛轻吹


        《有时候我比鱼还懵》

 

 啪的一刀拍在头上,鱼在砧板上挣扎了几下就掉在地上了

 它没有死,还在蠕动着腮帮,还在用两只灰色的圆眼睛打量着人间,有点懵,有点惊讶,好像不相信自己怎么掉在了一个更大的砧板上。

 有时在生活的面前,我比一条懵了的鱼还要懵,生活就是一把割人的弯刀,我不知道该迎刃而上还是该急流勇退……

       

        《我的另一半身体暂时还醒着》

 

 亲爱的,我的半边身体已在昨夜睡去,戴着你赐予的枷锁,它太累了。

 今夜,我只能用另外半边几近迷离的身体拥抱你,它老态龙钟,暂时还醒着。

         

         《绿叶刀一样悬在头顶》

 

 那些悬在头顶的叶子,绿光闪闪的,像锋利的刀。

 我停了几秒,然后小心翼翼地从下面走过。

 哦,嘲笑我的迟疑,从天上掉下来的羽毛,那么的轻都能伤害无辜的蚂蚁,何况那些叶子真的像一把把绿光闪闪的刀高悬在头顶上。

          

        《有时牛也像一个坏人》

 

按头的按头,压腿的压腿,捂嘴的负责捂嘴,一头牛就这样被牢牢地按在地上了五花大绑后,牛就真的就像一个坏人了。

           

          《清明》

 

 今天的太阳很好,我用不着悲伤

 先人们都在世上挺好地活着用不着上山祭奠什么

 我在落满阳光的窗口读一书,本来心情比阳光还晴朗,后来在书中发现了一根黑发突然有了一种老年丧子般的悲伤

 于是,我慢慢将它重新放回书中,就像把见天的尸骨再次埋在土中那般庄重,然后,就像把灵牌放上神龛一样,我把书放上书架。

         

         《雏鸟》

 

 回到村子里很少看见年轻的,见得多的是三三两两的老人,坐在自家门口打瞌睡,晒太阳,安静而又慈祥如果有人从身边路过,就像趴在巢边的雏鸟使劲地抬头。


        《奔跑的棺材》

 

 一坐上大巴,就感觉躺在了一口奔跑的棺材里。

 闭着眼睛,无数次想象死亡,埋葬,和我想去的地方。

 可这口棺材啊从来都不按照人们的想象奔跑,有的人被葬在了路上,有的人被葬葬在了天涯有的人被葬在了贫穷,葬在了痛苦葬在了天堂和深渊……

 闭着眼睛,我不再想象一个没有故乡的人被葬在哪里都一样在人间。

                               

                            《房子》

 

 这些房子把我置身于森林之中,我像一只鸟儿在深处飞来飞去,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一棵树。

 偶尔,我在某一个枝桠停顿,枝桠上,没置巢的地方。从我身边飞过的鸟儿,它们的叫声多么疲惫,翅膀多么疲惫,影子多么疲惫。

 它们深夜才能归来,一大早就要飞出,匆匆忙忙的像刚刚从笼子里逃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