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以洪
唐以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8,598
  • 关注人气:1,2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唐以洪
 四川仪陇人,现居资阳乐至县。打工。浙江省作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作家》《诗刊》《星星》诗刊《山花》《延河》《广西文学》《扬子江》诗刊《诗选刊》《诗江南》《北京文学》《延安文学》《文学港》等刊物。2010年获首届“十大农民诗人”奖。2011年度郭沫若诗歌奖。2011年安子.打工诗歌奖 2012年首届产业工人文学大赛诗歌奖
 
通联:四川省资阳市乐至县西郊工业园区聚丰恒大道四川省鑫蕾电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邮箱:tyhinaokang@aliyun.com
 
电话:18080559923
2012年留用作品

 

2011年留用作品

张三……诗刊通过终审

我不是最后爱她的人……诗刊通过终审

生死帖……诗刊通过终审

幸福是个高个子……诗刊通过终审

我发现大地上……诗刊通过终审

卷心菜……诗刊通过终审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20-11-29 14:17)
标签:

诗歌

唐以洪

分类: 诗评

《蚂蚱》

 

 

除了泥巴和石子儿,那时候

没有最好的玩伴

如果有小溪就好了,我可以玩纸船

 

到田野里捉蚂蚱玩是一件尴尬的事情

蚂蚱认为我不是同一类物种

总是从一根稻草蹦跶到另一根稻草

惊慌失措地躲避我

 

那时候,我幼小身体里的空白很多

它们蹦起来

刚好密密麻麻地落在空白处

 

一些蚂蚱被拴在同一根稻草上了

它们想蹦而又不能蹦的样子

我获得了一种与年龄不相称的愉悦

 

现在回头看去,蚂蚱依然在田野里蹦跶

拴在稻草上的在地上爬着

想蹦而又不能蹦的样子让我突生伤感

 

其实,我和蚂蚱本是同一类物种

只是我已在另一个场景里奋力地蹦跶

但离那根稻草只有0.1厘米

 

幸好,我自有蹦跶的方向

每一次都蹦的要高一点

远一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唐以洪

诗歌

分类: 诗歌

仿佛一道绿色小闪电击穿了我

 

《萤火虫》

 

感谢月亮和星星

尤其窗外的那只萤火虫

还在用微弱的颤栗的亮光

奋力地延续着

一小粒白天

 

《屎壳郎》

 

那么多的事物

被时间推走,深埋在时间之下

 

我也会被当成一个粪球

缓缓地推出地平线

 

但我一直在与它对着干

 

它埋下的很多事物

我都当成朝阳重新推出来了

 

《悬棺》

 

一看到对面墙壁上纹丝不动的蜗牛壳

总是想起悬棺,香域蓝山一十一楼二号

0一三年,我把自己葬在那里

扭头进了一家电子厂

 

《麦子发芽了》

 

遗落在路旁的麦子

发芽了

没人除草

也长个子了

没人施肥

也居然灌浆了

就像村里的小草小花小苗一样

没有父母在身边

几年就长大成人了

 

《土豆芽》

 

从腐烂的身体里窜出的

一枚嫩芽

仿佛一道绿色小闪电

一下子就击穿了我

曾对生死的偏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唐以洪

田园诗派

分类: 诗歌

母亲之所以越来越瘦小

 

《就像跪在蒲团上》

 

应该是把金黄的谷粒当成了

光芒四射的庙堂

 

应该是把谷壳里白胖的米粒

当成了慈眉善脸的菩萨

 

半跪在晒场里拾谷絮的母亲

像跪在蒲团上

 

《就像把菩萨放上神龛一样》

 

红薯只有拳头大

被父亲从泥土里翻出来

小心翼翼地扣去泥土

 

然后

像把菩萨放上神龛一样

父亲小心翼翼地把红薯一只一只

放进框子里

 

腰杆已经弯曲的父亲

在几筐即将运到县城的红薯前

默默地站了片刻

 

而我

先于父亲许了一个小小的愿


蚕房里的母亲

 

苍老的母亲又在蚕房里弯下腰

篾条编制的蚕床让我想起

摇篮和被褥

 

一片一片,母亲把桑叶放进蚕床

还有阳光,她的温和的眼神

 

我一直注视着母亲

把自己一小片一小片地放进去

听到蚕床里细微的“沙沙”声

我突然想哭——

 

母亲之所以如此苍老

母亲之所以越来越瘦小

都是因为她把自己一小片一小片地撕下来

喂养了我

 

《麦子发芽了》

 

遗落在路旁的麦子

发芽了

没人除草

也长个子了

没人施肥

也居然灌浆了

就像小草小花小苗一样

没有父母在身边

没几年就长大成人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些骨头啊,像指挥棒

 

《身体里的骨头使劲地戳我》

 

喜欢昂头,

更喜欢挺着胸

人间如此狭小,难受时

偶尔也想弯一弯腰

这个想法激活了身体里的骨头

它们使劲地戳我

这些骨头啊,像指挥棒

指挥我

一直伸着腰杆

 

《愧疚》

 

大街的灯光暗淡

有人还在灯光里寻找什么

沿街叫卖水果,或者烤红薯

还有人在垃圾桶里翻找

 

我对此不感兴趣

只是靠在窗口看着对面的银行大厦

甚至能看到墓碑似的柜员机

那个用手指在上面敲打的人像在扒坟

 

我还看到银行大厦是圆柱型的

一直那么勃着。灯光也暗得不像灯光

像一层套在上面的薄膜

 

再过几小时,大街会更加安静

妻子和将相拥而眠。惭愧啊

我们只能造出短暂的快乐

 

而那个圆柱形的大厦

一夜间却能造出大把穷人

或富人

 

《我究竟被踢了多少脚》

 

沈阳踢的那脚不算

深圳踢的那脚不算

浙江与常熟踢的那脚不算

生活踢了我几脚,命运踢了我几脚也不算

幸福踢了我一脚,忧伤踢了我一脚

乡愁踢了我一脚,想踢一脚就踢一脚

每一脚都踢在了我的屁股上。

这些,我都不算,

 

1993年,故乡踢的那一脚一定要算

她一脚就把我踢到了异乡

就像踢一条与她亲近多年的狗

 

2018年,苍老踢的这一脚一定要算

也像踢狗一样,它一脚就把我踢回倒

曾经踢我出门的故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8-17 16:49)
标签:

唐以洪

分类: 诗歌

《南津古驿》

 

时间的背影被时间抹去

剩下的旧木板怀抱60年代的风情

 

我们的面孔太年轻

被阳光涂抹在水泥路上

 

哎!时间是一只U盘就好了

就可以插在沱江的端口听听嘚嘚的马蹄

由远及近,由近及远

 

我只能把自己从机器的轰鸣里剥离出来

放置在被时间涂改的斑驳里

 

我只能把自己假想成一个袖藏碎银的人

缓缓而行,幻想遇到点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8-17 16:44)
标签:

唐以洪

分类: 诗歌

《马蹄》

 

众多的马蹄,我只喜欢

枕边跑动的这一只

谁说我的时间是碎银越用越少

一听到嘚嘚的蹄声就感觉有一马车的时间

在摸黑赶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8-05 17:12)
标签:

诗歌

唐以洪

分类: 诗歌

《闹钟》

 

你们用闹钟肯定是在提醒自己

该睡觉了,或者该起床了

 

而我是为了试探自己还能不能听到闹钟的叫喊

对于自己是否能够从梦中醒来

我越发没有信心

 

因此我常常和衣而眠

准备衣冠整洁地与明天见上最后一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7-30 22:21)
标签:

诗歌

唐以洪

分类: 诗歌

《花喜鹊》

 

半只在建材市场卸水泥

羽毛比水泥还要黑

 

另外半只在批发市场卸面粉

羽毛比面粉还要白。因是雌性的

力气小,只扛得起二十斤

 

每天中午,他们飞到一棵树下

在长条凳上,肩一靠拢就变成了一只

一只黑白相间的花喜鹊

 

“我挣了六十”,“我只挣了三十”

一见面,他们就迫不待急地把好消息告诉给对方

偶尔谈谈孩子、父母、以及窝里的事情

 

今天中午花喜鹊只在长条凳上

靠了一会儿就飞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唐以洪

诗歌

分类: 已经发表

《回乡记》 (外一首)

 

应该有狗叫

从村子的声带输送出来

应该有几头牛

 

用尾巴将太阳往山上抽赶

麦地里应该突然冒出一个人头

把我吓的一跳

 

幸好一转弯儿就遇见新坟

让我知道,又有一个乡亲回家了

幸好一进村口就看见了稻草人

 

五米一岗,十米一哨

它们曾经拦着麻雀

现在,使劲地拦着野草

 

其中一个戴着草帽

像我的父亲

我朝他伸着双臂

虚无先于荒凉一下子

扑进了我的怀抱

 

《对鼓的敬意》

 

鼓槌是个恶棍

用吃奶的力气击打着鼓

尘埃痛的在鼓上跳荡

鼓也一定很痛,否则

不会蒙一层经得住挨打的牛皮

禁不住地

我对鼓产生了敬意

它那么痛还能发出那么激昂的

振奋人心的

好声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7-27 23:16)
标签:

唐以洪

诗歌

分类: 诗歌

《七彩生活》

 

扛水泥的,黑色的

扛石灰的,白色的

 

我扛矿泉水是无色的

 

扛矿泉水时

我像个勇士扛着一捆炸药

 

生活的堡垒在什么地方?

 

我把头埋的很低

像是生活中的一个潜伏者

 

估计把头埋得更低一些

就会找到那根引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