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方作家》杂志
《北方作家》杂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7,651
  • 关注人气:2,7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公告

1、凡本刊刊发的作品,即视为本刊已获得该作品与本刊相关的汇编出版、网络传播、电子和音像制品等权利。本刊支付给作者的稿酬已包含了上述各项权利的报酬。如有特殊要求,请提前说明。

2、本刊选用的读者推荐的稿件,因部分作者地址不详,无法发放稿酬和样刊,请作者及时与本刊联系。

3、本刊作者一律文责自负,作者稿件如侵犯他人著作权或其它权利,本刊不承担连带责任。

4、本刊限于人力物力,对来稿一律不退,请作者自留底稿,敬请见谅。

博文
作者:张玉泉

走着走着,我的心迷失了。


月亮显得格外孤独,天空的星辰都无法阻挡大漠的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精彩阅读
作者:丁皎年

一次,我被甘肃一刊物封面的摄影吸引:林海苍茫,白云缭绕,一条泊油路穿行林间,逐渐上升,隐没于绿色和白云里,好似通向仙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精彩阅读
作者:陈东

 

陈阿姨手术的第二天准备出院。干部老张也准备出院了。两人的境遇却是极不相同的。老张的单位派了车,前前后后跟了许多干部,鲜花、慰问还有祝福,一片欢天喜地。转头再看陈阿姨这边,却是冷冷清清,一身落寞。陈阿姨伸出满是老茧的糙手摸着儿子的头,说:十多年都这么过去了,不在乎剩下这几年,你幸福我就开心。下半生为了我,把日子过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精彩阅读
作者:任雪琴

“我就快到你生活的城市了,我想见你。”杨晨的头嗡的一下,血就往上涌。怎么办?不会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吧?杨晨看到秦风发过来的短信时,有点手足无措。

“你去哪儿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精彩阅读
作者:常凌乾

第二天,弟弟背着枪在大街上走。我心事很重,在思考昨晚出现的那个人,究竟是谁。思绪突然被一阵叽叽喳喳的鸟叫声打断了,老远看见一颗柳树上停留着许多奇形怪状的鸟。

我心里很烦,对弟弟说,用枪把那些鸟打下来。

可是,我们只能打一发子弹,距离又这么远。

哎呀,笨蛋,给我,你把所有的子弹都装进膛,来个漫天打,肯定有打中的啊。你没有听过‘鸟枪法’吗?……哦,对了,你还没有上过高三生物呢,难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精彩阅读
作者:李芳

2018年10月30日,金庸先生去世。这一消息震惊了整个华人世界,更让千千万万的金庸迷扼腕叹息。金庸先生的小说曾经陪伴我们度过了无数的日日夜夜,值此之际,不为金庸先生写点东西留作纪念,无以慰籍曾经的青春岁月。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精彩阅读
作者:姜兴中

 

洋葱的辛辣香味和一股子冲起来的尘土灌的何进财大声地咳嗽起来。他爬起身重新倚靠在洋葱垛上,放眼望望自己这一天来干的活。何进财感觉都有些眼晕。沙枣树此时没有了洋葱袋子的衬托好像显得更加渺小了,差不多和四下里溶在了一起。何进财倚在洋葱垛上到仿佛像是倚靠在沙漠中的一座沙丘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精彩阅读

作者:宋致纯

夏季的昭苏大草原,一个多月都没有降雨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精彩阅读
作者:韩秋萍

在我第三次搬家之后不到一月时间,百户楼便被夷为平地。它带着我的青葱岁月和许多血肉丰满的记忆,永远的被埋葬在城市的钢筋水泥之下。第三次,我搬的实际不是家,准确的说只是为一些旧物租赁了一个安放的房子而已。家园已毁,此生已无家可归。我租的这套房子是油田的一个小区,环境优雅,周围花草树木葱葱郁郁。我在此居住了将近两年时间,几乎不认识一个人,也从未一次有过家的感觉。倒是那些花草树木甚是合我心意。春风刚到,迎春花就已迫不及待地俏立枝头,接着是贴梗海棠,它们穿红披绿热烈抵达,接着是桃花杏花灼灼其华,接着是白玉兰,大朵大朵地堆砌放肆,还有红叶李,锦缎花,它们是我在这个不是家的地方度过了安静而丰富的两年,让我真真正正倾心于每一个值得敬仰的生灵,每一棵值得爱恋的人间草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精彩阅读
作者:耿艳菊

    那天早上,晨光明亮,我睡眼迷蒙地站在她的小摊前,等一张柔软可口的煎饼。她的手上下忙碌翻飞着,有东西在她手指上,随着翻来覆去,映着明亮的晨光,散发光芒。我心里一惊,蓦地清醒了。

  原来是一枚好看的戒指!一枚不寻常的戒指。

  它的质地,非金非银,非铜非铁,是从泥土里长出的一根草。草老了,干枯了,成了金黄色,可以精巧地编成一枚草戒指。过去在乡村,草戒指是孩子们过家家时爱玩的游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