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方作家》杂志
《北方作家》杂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9,739
  • 关注人气:2,7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公告

1、凡本刊刊发的作品,即视为本刊已获得该作品与本刊相关的汇编出版、网络传播、电子和音像制品等权利。本刊支付给作者的稿酬已包含了上述各项权利的报酬。如有特殊要求,请提前说明。

2、本刊选用的读者推荐的稿件,因部分作者地址不详,无法发放稿酬和样刊,请作者及时与本刊联系。

3、本刊作者一律文责自负,作者稿件如侵犯他人著作权或其它权利,本刊不承担连带责任。

4、本刊限于人力物力,对来稿一律不退,请作者自留底稿,敬请见谅。

博文
标签:

文化

分类: 精彩阅读

作者:赵武明

盘点甘肃网络作家,在每个网站取得姣姣成绩的,都很有一批。

女作家月下魂销、慕千凝等,也都很有影响力,作品多次出版或者改编动漫影视。

其中慕千凝是回族作者,也是网文少数民族作者里面成绩相当好的一位。

取得成绩的作家很多,但是更多的还有一批热爱写作的年轻人,刚刚入门,或者成绩一般,我们自嘲为扑街,这批人是占绝大半的。

这些人中间有在职员工、白领、打工者,在校学生,男女皆有,男作家多于女作家,写作领域和分布平台广阔。

他们写作网络小说,有出于爱好,也有出于赚一些生活费的目的,与文学网站签约之后,基本上每天都要写作更新文章,更新字数从两三千到上万字不等。

一本成功的网络小说字数可能多达百万字甚至四五百万,五六百万,通过不断的坚持,从而获得读者的认可以及相应的创作成就。

值得忧虑的是,虽然网络作家基数很广阔,但是还有一些其他方面的因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精彩阅读

作者:曹阳春

榕树下,一个婴儿,趴在父亲肩膀上,睡着了。父亲身后,是栅栏、茅舍、凉棚,是花园、树荫、佛像。

斯里兰卡的乡村,每一天,都这样,鲜活,悠然。青年人的心思,全在家园,他们不会远走,不会丢下老人与孩子。

学校,大多建在路旁。操场上的学生,有的踢球,有的跑步,有的正要赶回教室。

校服的颜色,只一种,白衣裤,白长裙。无论这个世界,色彩多么丰富,他们的信仰,都是这样明澈。

每次路过校园,隔得老远,他们都会大声招呼,久别重逢似的,欢呼雀跃。

他们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们,但彼此,都觉得见过。

放学以后,骑车或坐车回家。离桥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公交站台。十几个学生,在那里等车。

雨很大,每人撑一把伞,各自安静地立着,不说话,也不看手机。队形笔直如线,像军人,训练有素的军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精彩阅读

作者:王刚

治沙歌与沙漠枪

长城乡名不虚传,残留的长城断续延绵,从远古而来,又隐没在今日的戈壁荒滩。

这些当年耀武扬威的御敌壁垒,如今在风沙面前俯首称臣,臣服的结局不是倾塌,就是被黄沙掩埋。

而今,沙漠以席卷之势,淹没了历史的金戈铁马,惟留下的一地叹息和无尽幽怨。

在长城乡红水村,见到了闻名已久的王天昌老人。

魁梧的身子,花白的胡子,洪亮的嗓子,散发着个性而又亲切的凉州味道。

忽然想起祖父,就不由自主地跟着老人走进了沙漠。

老人脚下生风,如履平地,我们暗自提力,勉强跟上,一路被满目的绿色惊奇,不觉就到了老人一家进军沙漠的地窝铺旧址。

让我们更惊奇的,是王天昌老人治沙的地窝铺。

这地下三尺,凿土挖洞,蓬上茅草树枝,搭成简易窝铺。

我们猫身而入,里面逼仄阴暗,一盏油灯点燃,光阴流溯当年,土炕泥灶,灌风漏雨,据说有一次坍塌下来,差点就掩埋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精彩阅读

作者:黄玲玲

科二科三考完,相当于就拿到驾照了,也不用去驾校了。

这时候已经是冬天了,元旦过后黄小拓要去考科四,又回到当初科一那样,在家埋头做题。

黄小拓的同学秋平也在考驾照,她女儿在武汉,她想学会车后自己去武汉看闺女,方便一些。

在科二上考了三次还没过,急得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也不敢约考,寒冬腊月的也不想去练车。

在家里急火攻心,老毛病就犯了,这个动过几次大手术的人,又被送到了手术台上。

甲亢,脖子上开了刀,切了腺体,缝了十多针,躺病床上好多天话不能语,饭不能吃,难受得要死。

医生说再不能情绪激动焦躁,不然这病还会复发。

有一次黄小拓路过她的店,秋平哑着嗓子把那伤痕累累的脖子露给她看,说不考了。

那考驾照的钱只当打牌输了,一去练车这人就紧张,一来二去,这病又得犯,再犯就没救了。

两人说着说着,都说起了学车的苦,这苦真不是人受的。还好黄小拓马上就要结束这段牢狱般的生活了。

科四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精彩阅读

作者:李思纯

接下来的两天,海棠跟自己个儿赌气,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刚开始,贾贝儿心存愧疚。

处处主动找海棠说话,坚持了一天,见海棠爱理不理的,索性也冷了下来。

炒菜的时候贾贝儿就在客厅候着,等菜一炒好,不经招呼贾贝儿就会自觉地把菜端上饭桌。

吃饭的时候,海棠若想看电视边开,海棠若没有开,贾贝儿也不看。

饭吃完,贾贝儿自己洗了碗筷,也不吭声,径直回她卧室里窝着。  

原本想冷战几日的海棠反倒被女儿占了上风,这样一来,心里不免憋了一肚子的火。

再一想到自己这样累死累活到头来却要低声下气败给这不懂事的“白眼狼”,海棠就感到从未有过的颓废和失望。  

虽是不停地做着家务,可把两汪泪水憋在眼眶里,仿佛谁一碰都要掉下来。  

那天下午吃过饭,贾贝儿一边穿鞋出门,一边若无其事的告知她:“我出去买点东西。”

她正在厨房收拾碗筷,女儿的话让她愣了有半分钟,就听到外面重重地关门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精彩阅读

作者:王举芳

小雅站在胡同口,看到我说:“小楠你咋才回来?我等你半天了,看,这花好看吧?送给你。

今天我求外婆让我一个人去花地毯那儿了。”小雅把一捧野花举到我面前。

“谢谢你,小雅,这花你拿回去养在玻璃瓶里放在桌子上,可好看。”

“小楠,这捧是送给你的,我采了两捧,另一捧我已养在瓶子里了。”小雅把花递到我手里。

走到刘奶奶家的大门口,小雅对我摆摆手说:“小楠,你快回家写作业吧。”

转身迈过门槛,又折回来对我说:“对了,小楠,这些花枯萎了,不要把它们扔掉,一定记得哦。”

“花枯萎了还留着做什么?”

“我有用。小楠你一定不要扔掉哦。”我点点头。小雅开心地进了家门。

小雅开始经常去田野里采花,每次都是两捧,留给我一捧。

小雅把那些枯萎的花集中放在一个塑料袋里,眼看着塑料袋就要装满了。

“小楠,你能陪我出去一下吗?”小雅提着满满一袋子枯萎的花,手里还拿着一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精彩阅读

作者:彭忠富

村委会会议室里,桑二哥等民工们正在排着队领取拖欠工资。

当桑二哥数完总计15万工程款时,他激动地握着桑军的手说:“桑主任,太感谢你了,这下我女子读研究生不愁了。

有你们给我撑腰,我再也不怕了,我对自己当包工头也有信心了。”

桑军诚恳地说:“你太客气了,这是我们村干部应该做的。我也不能给你撑腰,都是走的法律程序。

对了,你不能只感谢我,这是县法律援助中心派来的黄律师,这次全靠他们跑前跑后地张罗,事情才得以圆满完成。”

民工们听了,都跑来跟黄律师握手,要当面感谢一下。黄律师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哪见过这阵仗,吓得连连后退。

桑军说:“大伙儿不要为难黄律师了,大家今后遵纪守法,就是对黄律师工作的最大支持。”民工们连连点头,这才逐渐散去。

桑二临走时,桑军叫住他说:“你们三姊妹和父亲的赡养纠纷案,今天下午就要在村部坝子里审理,希望你们准时参加,听从法官判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精彩阅读

作者:李晓

一到腊月,我老家寂静群山间的蜿蜒山道上,便有密集的人影晃动,那是从这个国家天南地北的人,结伴而行回到了他们的老家。

去年腊月的一个夜晚,我在老家的山梁上,还看到有人打着火把回来了,那是他们刚刚下了火车,就赶着回到了老家。

但老家,对我那些乡亲来说,大多就是一座老房子孤独地兀立在山坳里、水井边、柏树下,但他们就是要回来看上一眼,心里才感觉是过年了。

这样的场景,在我那些进城老乡们身上,也被我发现。

一些进城买房定居的老乡,还常回来,把老家的老屋四周打扫一下,把瓦楞上的草拔了,把那老门重新安上一把锁。

我也不是一个人常悄悄回老家么,就是想嗅一嗅那屋顶上的炊烟,嗅一嗅松林路边的牛粪味,望一眼那些村落里的老屋……

但这些年,炊烟依稀了,老牛没了几头。但存活下来的老牛,似乎懂我心事,有次我走在它后面,它屁股一耸,一坨牛屎就下来了。

我喜欢去看望老村的那些老房子。老房子里,那轻烟一样的叹息,又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精彩阅读

作者:张复林

我是个有着很强宿命感的人,我的宿命源于家门前那条谜一样的河流。

河流不大,却险滩深潭密布,时而平缓,时而急湍,春夏发大水,更见浩荡之势。

母亲生我时,正是发大水的季节,茫茫雨夜,丘陵山地的偏僻小村庄,一时连接生婆都找不到,更别说送老远的镇上卫生院了。

那场大雨铺天盖地,也不知下了多久,汹涌的洪水很快漫上了堤岸,田地、道路、沿河一带村庄全淹了。

我家住在河边,洪水转眼就映到了家门口,泥墙的祖屋陆续倒塌。偏父亲不在身边,母亲却并不惊慌。

她知道,每到雨季,河水会爬上岸,到村庄例行拜访一次,就像告诉村里人,别忘了它们的存在。

只不过,这一次的洪水,比以往来得及,来得猛。忍着生产后的余痛,母亲抱着襁褓中的我,小心翼翼,涉水逃离到高坡上的人家。

我刚刚开启的生命之门,就此经受了河流第一次刻骨的洗礼。

遭此一劫,母亲只说儿子命大,从未道明心底的另一重秘密。

孩子有个头痛脑热,母亲会将孩子悄悄带到河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精彩阅读

作者:惠永臣


小野菊

 

小野菊的心里,秋风像经书

需要不停地翻动

 

山下的村庄。有人逝去

送葬的队伍,长过小野菊的小心思

 

在这段山坡,备好墓穴的

小野菊

她的高贵与仁慈

在一场秋风里,用晃动超度

 

白云太低了。它们要慢慢地抬高自己

从坡底上来

路途漫长。焦急的秋风

一遍遍,通过落叶铺就

一条黄金的道路

 

哎,小野菊,两颊的热泪

已经湿透了

一座深陷下去的房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