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板报的水晶
黑板报的水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929
  • 关注人气:2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分类: 写在戏剧边上

    正当相声越来越成为“痒痒挠”和“催眠曲”的代名词时,或许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草根精神再度勃发,相声这一“生于民间、死于庙堂”的民间艺术,又重新走入茶肆剧院,以低廉的票价和火热的语言狂欢重建相声艺人与铁杆观众之间的观演关系。。。

 

 

非主流相声的剧场化生存

 

水  晶

 

 

 

          (图:10月29日,郭德纲在天桥乐茶馆表演

 

113,天津《今晚报》在一个不大显眼的位置登载了一条只有两行字的新闻,预告天津籍相声演员郭德纲将于115在天津的中国大戏院举办相声专场。

 

没有人会预料到事隔两天后,这场为纪念相声祖师爷“穷不怕”而举办的相声专场却迎来了千人爆棚的盛况。据不完全统计,在场满满当当的一千多观众当中,大约有近四百人是专程从北京赶去的,其中包括京城文化及戏剧界的名人黄纪苏、史航、袁鸿等,以及同样自掏腰包往返的京城各大媒体记者。而另外一些同样赶到了天津却无票进场的相声爱好者们,却不得不在天津卫街头闲逛打发时间,以等待散场归来的同伴们口述盛况。

 

这一场景似乎间接印证了“酒香不怕巷子深”这一古训,同时也揭开了近年来相声在京津两地剧场化生存的神秘面纱。从30年代的撂地摊卖艺到进茶馆开“相声大会”,从建国后的广播相声进千家万户到电视相声送图像入门,相声在中国走过了它的蒙昧之初和黄金年代,也经历了近年来的青黄不接和盛况不再。正当相声越来越成为“痒痒挠”和“催眠曲”的代名词时,或许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草根精神再度勃发,相声这一“生于民间、死于庙堂”的民间艺术,又重新走入茶肆剧院,以低廉的票价和火热的语言狂欢重建相声艺人与铁杆观众之间的观演关系。

 

如今,在天津经常性有相声专场演出的茶馆和剧场已经有六处之多,其中比较著名有荣吉大街的燕乐茶社和新华路上的名流茶馆,活跃在其中的是尹笑声领衔的“天津众友相声艺术团”和以刘文部为台柱的“哈哈笑艺术团”。已经正式成立6年多、演出场次逾千场的众友相声队掌门人尹笑声已经68岁高龄,他和他的伙伴俞宝林、黄铁良、佟手本等老先生一起,重新掀起了天津的“相声回归剧场”运动,在这些民间相声艺人自发组织的草根团体当中,几乎每个人都有“汗珠子掉在地上摔八瓣”的辛苦经历,然而他们每天的表演所得还不够来回打车的费用。恰恰是这种点点滴滴的真诚付出和票价仅10元的低门槛,使得越来越多的天津百姓乐于走进剧场,用自己的热情和掌声反哺相声。

 

在各路综艺演出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北京,相声也开始重新回到观众的视野。南城天桥剧场边的“天桥乐茶馆”,就是郭德钢和他的“德云社”伙伴们呼朋唤友的相声乐园,从他们进驻天桥乐后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天桥乐已经拥有了不少“钢丝”级的拥趸,从白发苍苍的退休干部到绝对时尚的白领青年都有,他们有的每周坐一个小时车、上午十点就带着饭来占座,有的在网上自建论坛为“德云社”摇旗呐喊,有的干脆开始撰写相声段子。东城区的周末相声俱乐部,也是近两年来极火爆的一个相声演出场所,能容纳四五百人的小剧场内一到周六晚上便座无虚席,和天桥乐茶馆一样,这两个场地的门票都是20元,这似乎验证了媒体所测算的“中国演出门票合理价位应在18-48元之间”一说果然不虚。

 

关于如何振兴相声,已经成为中国文化界多年讨论的话题,但好的法子似乎并没有在讨论甚至升级为口水战的论争中浮出水面。而关于“相声重回剧场”这一倡议,倒似乎是英雄所见略同,前者可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中开始,海峡对岸的戏剧大师赖声川用相声剧《那一夜,我们说相声》、《这一夜,我们说相声》、《台湾怪谭》和《千禧夜,我们说相声》一路拯救了台湾相声,同时也给剧场界创下一段传奇;近有1999年俞宝林老先生和姜昆等都先后提出“相声重回剧场”。

 

不过常言道:“说来容易做到难”,由于剧场当中的经常性演出受到百姓日常消费能力的限制,门票价格不可能过高,对于当今行走于各大综艺晚会和电视屏幕之间的相声界大腕们而言,在区区数十元或一二百元收入和动辄成千上万的出场费之间相权衡,大部分稍有名气和“追求”的相声演员都很难选择真正地“走进剧场”并以此为业。愿意留在剧场当中的相声表演者,目前还只能是那些名气不太大或者是对相声这门艺术有极大热爱和激情的人。但值得庆幸的是,无论如何总算是有这样一批既非主流亦非大腕的相声艺人坚持了下来,在剧场这种无法蒙人的演出状态下经受了千百次的历练,并找到了他们的知音和属于他们的表演天地。

 

对于这一文化现象,已连续举办多届“北京相声小品邀请赛”的北京电视台也予以了高度关注,日前,北京电视台专门组织了北京的多家媒体和专家学者观摩京津两地的相声剧场演出。据该台导演段嵘介绍,每年年末,来自全国各地的参赛选手齐聚北京,成为曲艺界的一件盛事,连续几天在北京电视台播出的决赛盛况,也给观众们带来了无限的欢乐。但是电视媒体的强势推动离不开相声在剧场当中演出的生根创作,作品只有多经过现场演出的打磨才能真正在电视上吸引观众,二者相辅相承才能使得相声这门古老的综艺形式和语言艺术重新焕发生机。

 

北京电视台“相声小品邀请赛”掀起的“新相声”创作和演出模式也许会使得许多有志于相声表演和创作的青年相声艺人拓展创作思路,并令更多观众通过电视屏幕了解他们、喜欢他们,但这些可能会“一夜成名”的年青选手们离开电视屏幕之后的选择和坚持对于中国相声的出路而言,似乎远比一年一度的赛事更为关键。毕竟用兵只是一时,而养兵则需千日,物欲横流的今天,对于那些需要练好一身功夫才能真正发扬光大相声传统的年青人而言,是选择为成为走穴捞钱、功成名就的主流大腕奋斗,还是甘当“穷不怕”的非主流、在剧场里练功夫培养观众,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难题。

 

(删节版发于2005年11月8日《新京报》)

http://www.thebeijingnews.com/news/2005/1108/11@082945.html

 

 

景物:天桥乐茶园巷口

阅读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