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许立志LZ
许立志LZ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4,305
  • 关注人气:1,0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分类: 内心的诗

《我一生中的路还远远没有走完》

 

这是谁都没有料到的

我一生中的路

还远远没有走完

就要倒在半路上了

类似的困境

以前也不是没有

只是都不像这次

来得这么突然

这么凶猛

一再地挣扎

竟全是徒劳

我比谁都渴望站起来

可是我的腿不答应

我的胃不答应

我全身的骨头都不答应

我只能这样平躺着

在黑暗里一次次地发出

无声的求救信号

再一次次地听到

绝望的回响

 

2014-7-13

 

 

《我知道会有那么一天》

 

我知道会有那么一天

那些我认识的不认识的人

会走进我的房间

收拾好我留下的残骸

清洗我淌满地板的发黑的血迹

把凌乱的桌椅摆好

把发霉的垃圾倒掉

把阳台上的衣服收回来

那首没来得及写完的诗会有人帮我写完

那本没来得及读完的书会有人帮我读完

那支没来得及点亮的蜡烛会有人帮我点亮

最后是那抹长年没拉开的窗帘

帮我拉开,让阳光进来逗留一会

(2014-02-16 22:28)
标签:

许立志

原创小说

文化

分类: 原创小说

巷前巷后

 

1

农历六月以来许大庆没有一天睡过安稳觉。白天他比往常更早地出工,晚上等乡亲们都收工回家了,他才有气无力地往家里走去。有人好奇问他,许大庆你最近怎么变勤快了。许大庆抱着锄头柄说,家里闹翻天了,我就是在田里累着,也不愿在家里整天耳边像有日本鬼子的轰炸机飞来飞去。

许大庆口中的日本鬼子轰炸机不是别人,正是她老婆周小英。周小英无论在厨房里、饭桌上还是床上,只要许大庆在旁边,她就停不下嘴,她吊着嗓子说许大庆你个没用的,你老婆儿子被人欺服了你却大气不敢出一声,就你这样子活该种一辈子地,林双喜家那个烂货,还不是仗着林双喜在村里大队当个跟班,才骑到咱家头上了。你再没用你像巷头阿根那样去承包几个鱼塘,要不就像前巷来福开个杂货铺什么的,你看你,就只会种地种地种地,钱没挣着到头来老婆孩子还被人欺负……许大庆在一旁不吭一声,周小英更来气了,许大庆你死啦你倒是放个屁啊,许大庆扛起锄头顶着七月的毒太阳就出门了。

六月以来许大庆的邻居也没睡过一个安稳觉。邻居们平静的生活是被周小英和林双喜家的打破的。那天中午

(2011-01-30 21:35)
标签:

太阳

挂历

人情世态

年轻的生命

路在脚下

文化

分类: 心情日记
    模糊不清 这是一直以来对世界以及未来的感受 很多时候 身体所处的环境 思想并不在那里 当思想终于伫立于某处 身体就却显得岌岌可危 像一张白纸 随时面临着风雨的袭卷 身体在岸上 思想在河里 于是一切都显得理所当然 似乎不会再有什么是可以永久害怕的

 

    有一年秋天的晚上 一个人走在陌生而熟悉的街道 两边是凌散的房屋 枯残的草木 身旁偶尔会有什么东西错身而过 那时候对外部世界的感知仅是知道世物的存在 而具体是何物 不得而知 天上冷月如伤 寒星似泪 月光或星光 都只能照到身体上 从来照不到心里去 就那样一直走 走到累了就在路旁找个空处坐下 坐到感觉可以继续走了 再站起来 继续中断的行走 至于走到哪里 并不重要 或者说 目的地并不存在 只知道要走下去 一直

 

    秋天的自己并不知道 接下来的冬天 会有几场大雪降落在年轻的生命里 更没有想到 走了整整一个秋天 冬天还不能停下来休息 只不过换了一种姿态  寒冷让皮肤换上了斑驳的一层 骨头有了钢筋的固执 于是一些人的离开就像身上少了一颗灰尘 一

(2011-01-25 13:18)
标签:

继父

工地

赌博

文化

分类: 原创小说
  我十岁那年,一个陌生男人出现在我们那个三口之家,从我娘的话语中,我知道了这个叫林树根的男人将成为我新的父亲。这个未到中年就坠地而亡的男人,在活着的三十几年光阴中从未有过一天体面的生活,死的时候倒是风光了一把,从七层楼高的脚手架上摔下来,终于在死前体验了短暂的高人一等的感觉。

    说起脚手架,那是第一个让我对高度有所认识的事物。我十岁那年,继父因赌博欠下了一屁股债,不得已之下到了城里的一个建筑工地上当杂工,晚上回来后就开始骂爹骂娘:“这他 娘 的哪是人干的活啊,活活把老子累死。”他说着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我和妹妹,说道:“林小河,你娘得在家做饭,你妹妹还他 娘太小,你,明天跟我到工地上去。”

    我那四岁的妹妹还不懂继父的意思,她问道:“爹,工地是什么地方?我可以跟姐姐一起去吗?”

    我继父厉声喊道:“你先 他 娘去把鼻涕擦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跟着林树根徒步向二十里外的工地走去

(2010-10-14 22:57)
标签:

阿嬷

日本

陈大夫

阿林

米汤

分类: 原创小说
    阿嬷病倒那年,我还没有长大。

    那天阿嬷刚要睡觉的时候,突然说觉得胸口像有什么东西堵着,我刚要给她倒水,就看到她已经吐了一地了。我一下子吓得不知所措,慌慌张张地到隔壁叫父亲过来。父亲匆匆忙忙地过来了,看他脸色显是我刚才的叫声吓到他了。

  父亲叫我倒水,他自己从桌下拿了小桶到床边,我把水递给父亲,父亲对阿嬷说:“妈,没事吧?来,先漱漱口先。”
  阿嬷漱了漱口,还是像以往那样笑呵呵地说:“没事没事,是阿林少见多怪了。”
  父亲哪里放心得下,他对我说:“阿林,快去风厝桥头的卫生站把陈大夫请来。”
  我刚要去,就被阿嬷叫住了,她说:“我这副老骨头还硬着呢,你们什么时候见过我生病了?没事没事,阿林啊,回来。”
  父亲再三说要请大夫,阿嬷总说喝了水后就感觉好多了,不用去,父亲只能作罢。
  隔天阿嬷醒来,果然真的没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