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许立志LZ
许立志LZ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3,736
  • 关注人气:1,0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分类: 内心的诗

《我一生中的路还远远没有走完》

 

这是谁都没有料到的

我一生中的路

还远远没有走完

就要倒在半路上了

类似的困境

以前也不是没有

只是都不像这次

来得这么突然

这么凶猛

一再地挣扎

竟全是徒劳

我比谁都渴望站起来

可是我的腿不答应

我的胃不答应

我全身的骨头都不答应

我只能这样平躺着

在黑暗里一次次地发出

无声的求救信号

再一次次地听到

绝望的回响

 

2014-7-13

 

 

《我知道会有那么一天》

 

我知道会有那么一天

那些我认识的不认识的人

会走进我的房间

收拾好我留下的残骸

清洗我淌满地板的发黑的血迹

把凌乱的桌椅摆好

把发霉的垃圾倒掉

把阳台上的衣服收回来

那首没来得及写完的诗会有人帮我写完

那本没来得及读完的书会有人帮我读完

那支没来得及点亮的蜡烛会有人帮我点亮

最后是那抹长年没拉开的窗帘

帮我拉开,让阳光进来逗留一会

标签:

转载

分类: 东渡西桥
2013. 11. 12    悬疑小说     许立志

四、在冬日的群山中

 

在冬日的群山中                     沈浩波

希默斯-黑内                        徐江

瓶中婴              &

分类: 内心的诗
《被生活埋葬的心》

还要不要隐忍下去
眼皮早已沉重如山
他的头试着在黑夜里抬起
沾满泪的星光就瓢泼而下
风一起,他单薄的身躯总要抖几抖
少年时光在懊恼中离去
剩下一场雪,纷纷,纷纷
梦里,他品尝到的火苗都是冰冷的
而磨损的皮肤像一床破绵絮
摊开在岁月的风里
固有的信念再找不到方向
连同他那颗被生活埋葬的
比海洋更深的心

2011-12-15



《发展与死亡》

流下丝绸般的血,横亘着哭泣的失业
我心脏里弯曲的两岸,溢出的都是伤
工业区呼吸粗粝疆域扩张,无视工人集体爆发
集体失眠集体死亡一样活着
保质期内的棺材,在GDP怀里腐烂
像二奶在官员床上侧躺
他们寻找退役的蛆虫,发展的轨迹用血书写
爱的墓碑刻满儿孙的诅咒,妈妈末日的叫喊

2011-12-20



《最后的墓地》

机台的鸣叫也打着瞌睡
密封的车间贮藏疾病的铁
薪资隐藏在窗帘后面
仿似年轻
(2014-02-16 22:28)
标签:

许立志

原创小说

文化

分类: 原创小说

巷前巷后

 

1

农历六月以来许大庆没有一天睡过安稳觉。白天他比往常更早地出工,晚上等乡亲们都收工回家了,他才有气无力地往家里走去。有人好奇问他,许大庆你最近怎么变勤快了。许大庆抱着锄头柄说,家里闹翻天了,我就是在田里累着,也不愿在家里整天耳边像有日本鬼子的轰炸机飞来飞去。

许大庆口中的日本鬼子轰炸机不是别人,正是她老婆周小英。周小英无论在厨房里、饭桌上还是床上,只要许大庆在旁边,她就停不下嘴,她吊着嗓子说许大庆你个没用的,你老婆儿子被人欺服了你却大气不敢出一声,就你这样子活该种一辈子地,林双喜家那个烂货,还不是仗着林双喜在村里大队当个跟班,才骑到咱家头上了。你再没用你像巷头阿根那样去承包几个鱼塘,要不就像前巷来福开个杂货铺什么的,你看你,就只会种地种地种地,钱没挣着到头来老婆孩子还被人欺负……许大庆在一旁不吭一声,周小英更来气了,许大庆你死啦你倒是放个屁啊,许大庆扛起锄头顶着七月的毒太阳就出门了。

六月以来许大庆的邻居也没睡过一个安稳觉。邻居们平静的生活是被周小英和林双喜家的打破的。那天中午

(2014-01-19 11:15)
分类: 内心的诗
《忍受》

这个夜晚
我坐在波峰焊锡炉的出口处
目睹一块接一块的主板
像送葬队伍一样
死气沉沉地向我走来
我把它们从载具上一一取下
隔着静电手套
阵阵炽烫仍然通过手指直涌胸口
我咬紧牙关忍受着
就像我必须忍受着生活

2014-1-7



《一颗螺丝掉在地上》

一颗螺丝掉在地上
在这个加班的夜晚
垂直降落,轻轻一响
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就像在此之前
某个相同的夜晚
有个人掉在地上

2014-1-9



《杀死单于》

每个夜班过后
偏头痛就会悄然降临
为此我苦恼了整整三年
直到今天早上
我感到太阳穴里绷紧了
即将发射的弓箭
这个早上我不再是低着头颅的打工仔
我是抬头挺胸的汉朝将军
誓以最后一箭
洞穿匈奴首领的胸口

2014-1-15



《绝句》

总要有人捡起地上的螺丝
这废弃的生活才不至于生锈

2014-1-15
标签:

转载

分类: 内心的诗

        许立志诗歌选19首

 

  &

分类: 内心的诗
《良民》

在喧嚣暴动的的年代
我告诫自己,要做一位
遵纪守法的良民
我不揭杆而起
也拒绝黄袍加身
独自纵马,回归田园
当我老了
我的死也不用麻烦政府和子孙
我会自掘坟墓自行了断
回首这一生,我也是幸福的
唯一的遗憾是
在我为自己编织的花圈上
少了玫瑰
和玉兰

2013-12-16



《搬运工》

野花筑成的铁轨深藏疾病
他驮着生活的贫苦拉动叉车
剩下一个绝望的背影,佝偻的灵魂
在牛羊颤栗的城市长久地失眠
螺丝,加班,物料,病历,鲜血……
他看着车间上空飘来飘去的词汇
布满血丝的双眼像溃烂的伤口敞开着
去迎接打工生活里的风雪和盐水
那些与青春有关的梦想与产品一起打包
贩卖到大洋彼岸,等候下一个轮回

2013-12-18



《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

我咽下一枚铁做的月亮
他们把它叫做螺丝

我咽下这工业的废水,失业的订单
那些低于机台的青春早早夭亡

我咽下奔波,
标签:

潮州

gdp

发展

工业

杂谈

分类: 心情日记
今天在《南方都市报》看到一篇对潮州市委书记许光的专访,“6年内潮州GDP需年均增14%”,书记表示鸭梨山大。看完这则专访我心里五味杂陈。一方面无论对于国家还是地方,经济发展都是重中之重,也是历史发展之必然。另一方面,对于喜欢潮州的人来说,“历史”与“文化”是他们对潮州一往情深的根本原因,诚如市委书记所言:“潮州东晋咸和六年(公元331年)开始建制,距今已有1682年历史,是“潮文化”的发祥地。目前,全市共有12个项目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有16名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省级非遗项目和传承人分别为12项和36人;全市现有文物景点1400多处,其中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9处。”而随着“工业进园”的到来,可以想像未来几年历史古城将在拆了又建建了又拆以及浓重的铜臭味中完成GDP年均增14%的任务,但那时的潮州还会是大家一直喜欢的潮州吗?这样的心情很像我们年少时喜欢某一位姑娘,我们希望姑娘一直保持她独有的清纯,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再单纯的姑娘也要步入这花花世界去面对
(2011-01-30 21:35)
标签:

太阳

挂历

人情世态

年轻的生命

路在脚下

文化

分类: 心情日记
    模糊不清 这是一直以来对世界以及未来的感受 很多时候 身体所处的环境 思想并不在那里 当思想终于伫立于某处 身体就却显得岌岌可危 像一张白纸 随时面临着风雨的袭卷 身体在岸上 思想在河里 于是一切都显得理所当然 似乎不会再有什么是可以永久害怕的

 

    有一年秋天的晚上 一个人走在陌生而熟悉的街道 两边是凌散的房屋 枯残的草木 身旁偶尔会有什么东西错身而过 那时候对外部世界的感知仅是知道世物的存在 而具体是何物 不得而知 天上冷月如伤 寒星似泪 月光或星光 都只能照到身体上 从来照不到心里去 就那样一直走 走到累了就在路旁找个空处坐下 坐到感觉可以继续走了 再站起来 继续中断的行走 至于走到哪里 并不重要 或者说 目的地并不存在 只知道要走下去 一直

 

    秋天的自己并不知道 接下来的冬天 会有几场大雪降落在年轻的生命里 更没有想到 走了整整一个秋天 冬天还不能停下来休息 只不过换了一种姿态  寒冷让皮肤换上了斑驳的一层 骨头有了钢筋的固执 于是一些人的离开就像身上少了一颗灰尘 一

(2011-01-25 13:18)
标签:

继父

工地

赌博

文化

分类: 原创小说
  我十岁那年,一个陌生男人出现在我们那个三口之家,从我娘的话语中,我知道了这个叫林树根的男人将成为我新的父亲。这个未到中年就坠地而亡的男人,在活着的三十几年光阴中从未有过一天体面的生活,死的时候倒是风光了一把,从七层楼高的脚手架上摔下来,终于在死前体验了短暂的高人一等的感觉。

    说起脚手架,那是第一个让我对高度有所认识的事物。我十岁那年,继父因赌博欠下了一屁股债,不得已之下到了城里的一个建筑工地上当杂工,晚上回来后就开始骂爹骂娘:“这他 娘 的哪是人干的活啊,活活把老子累死。”他说着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我和妹妹,说道:“林小河,你娘得在家做饭,你妹妹还他 娘太小,你,明天跟我到工地上去。”

    我那四岁的妹妹还不懂继父的意思,她问道:“爹,工地是什么地方?我可以跟姐姐一起去吗?”

    我继父厉声喊道:“你先 他 娘去把鼻涕擦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跟着林树根徒步向二十里外的工地走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