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彭晓芸
彭晓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03,751
  • 关注人气:10,5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并不总是把公号文章发在微博,原因就是懒,多一次排版多耗费一点时间,时间太宝贵,保持懒的最好办法就是:随意。什么时候多做这一道工序,无定律。如有必要,请关注我微信公众号(pengxiaoyun-talk  名称:彭晓芸),可第一时间阅读新文章。当然,原则也是“随意”。

雾霾灾难中的决策心理:如何拽一把救命稻草

彭晓芸

凡是涉及孩子的,总是特别容易在社交圈病毒式传播。这大概是人的天性,有孩子的、没有孩子的,至少都曾经是孩子,心底里都有关于生命脆弱性的深刻记忆。

“博雅小学堂”征集的各地妈妈晒图刷爆了朋友圈,比一些人物特写和深度调查的传播还广泛。这符合相关度认知的传播心理,此前,媒体的一篇人物特写只针对北京的三位母亲,各地读者尚有一丝“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淡漠,而这个策划则不同,各地都有话语权,晒图并附言一句话,适合碎片阅读,更是抓住了社交网络时代的最大公约数:别幸灾乐祸,你看看,你们那里也好不了多少,无人能真正置身事外。

话虽如此,真正做起决策来,差异性就体现出来了。我感兴趣的是,人们作出逃离或留守的选择

标签:

杂谈

这是昨晚发于我个人公号的简短评论。

写给亲爱的读者朋友:

因论文写作日益紧张,以后的公号文章只能尽可能地短小精悍,还请读者朋友见谅。说不定短文章或一些思考的碎片,你读起来更轻松?

儿童关系是成年人关系的映射:你的孩子,本不必活得那么累

彭晓芸

1.     中关村二小的事件,仅靠一方的描述,无法还原事情全貌,因此,如果谈论具体情境中的是非,可能欠缺足够的材料和证据。

2.     学校的回应,自然是糟糕至极,这无关事情本身的是非,而是官腔打得实在难看,回应缺乏诚意。

3.     家长方面,选择诉诸公众,把两三个未成年人(包括她自己的孩子)裸露于公共空间,由舆论拷打,是否最优选项?尽管未实名,但十岁的孩子完全可能知道外界的沸沸扬扬并因此承受二次伤害,背负更大的心理包袱。家长是否已经穷尽其他渠道和手段在处理此事呢?

4.     如果不是北京名校,不是极为煽情的笔法,不是亲子类公号力推,同类事件能否引起那么大舆论风暴?我们是不是见过太多血腥的校园暴力镜头在网上流传,却远远

标签:

杂谈

                  “应试教育”宠儿缺乏创业基因吗?

彭晓芸

“应试教育”很长时期没有遭到足够多的反抗,尤其在中国过去的计划经济体制下,可谓如鱼得水,造就了一批应试教育的“既得利益者”。他们是今天活跃于公共视野中的“成功人士”,主要集中在公务员系统和学界,以及一些事业单位。

当计划经济开始土崩瓦解,市场经济大潮袭来,人们赫然发现,那些商业上取得成功的,多数并不是应试教育的宠儿。当然,也有“学霸”创业成功,成为笑傲江湖的商人的。不过,总体来说,应试教育的宠儿并不擅长适应市场经济。

一个人是否具备创业基因,首先和家庭分不开,其次才是教育的效应。

在潮汕地区,大概由于经商气息较浓,很多早早辍学的年轻人沿袭父辈的路径,下海经商。倒是偶见一些商人家庭,如果某个子女会读书、成绩好,会被家长驱赶着“学而优则仕”,希望他们去考公务员,谋个一官半职,改变家庭有钱没权的地位。

在中国的文化语境中,为官为学是体面的工作,而经商则是等而下之的。这种文化惯习,甚至影响着今天成功的企业家,他们往往不愿意只以商

标签:

杂谈

单身到底好不好:“政治正确”没告诉你的真相

彭晓芸

【引起争议的广告片】

 SK-II最新公益广告大片——《她最后去了相亲角》,引起了广泛争议。尽管片子的结尾似乎回到了某种“政治正确”的轨道,但片子基调渲染的“剩女”的凄凉,仍然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悦。

人的感受力是诚实的,片子中“剩女们”悲戚的哭泣,怎么看也看不见独立自主、享受单身生活的影子,怎么结尾就突然来了个“剩女光荣”呢?这强行推销的价值观,显得极为突兀,跟前面鼓吹的“剩女焦虑、不婚不孝”不过是一体两面,不见得哪个更高明。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政治正确”还挨骂?因为这是一部缺乏细节、缺乏敏锐洞察力,生硬推销所谓“进步价值观”的宣传片。它算不上微电影,跟日常生活中人们反感的政治口号、政治标语一样僵化,面目可憎。

个体的私人生活选择,社会学统计数据是无法呈现个体差异的,除非做个案调研和访谈。一个冷冰冰的适龄未婚人口、离婚占比数据,是看不见一个个生动的个体截然不同的人生故事的。

同样被社会观念施加“剩女”“剩男”标签,背后可能是完全不同的人生路径,持守不同的

标签:

杂谈

性观念与阶层差异:真的能感同身受吗?

彭晓芸

这篇文章并不专门评述柳岩事件。演艺圈的事情,评议起来是处处是地雷,是个危险的坑。很多时候,你滥施的同情或性别观念的政治正确,不过是成为了营销炒作的一环。不过,关于婚礼以及性别、阶层差异,却很有可讨论的社会学意义。

娱乐圈事件,常常成为谈资,似乎人人都“认识”那些明星,人们谈论起明星的婚恋和私人生活,仿佛活在她们身边的星探或居委会大妈大爷,颇有一股自来熟的越俎代庖架势,包括那些专事写娱评的情感专栏作家,评议起明星的婚恋生活,简直像个全能的上帝,一眼就看穿了结婚离婚分分合合的个中滋味,总是在替这个抱不平,替那个不值。

 人们为什么会对非熟人的明星们产生熟人社会圈里才有的七嘴八舌、家长里短呢?这大概源自一种身份的代入和观念的错位。很多人对柳岩的“同情”来自他们自身的生活经验,尤其是那些活跃于乡镇的闹洞房婚俗。

不过,迄今为止的评论忽略了一点,即阶层差造成了性观念的“贫富悬殊”:在乡镇,闹洞房婚俗的背景是性观念的保守和性自由的匮乏;而在演艺圈,这是一

标签:

杂谈

作者 / 彭晓芸 心理学或日常对话中,劝慰人的一种最常见的说辞,就是——听从你自己内心最真实的声音吧,没有人能替你决策。”这话万无一失,我也经常说这种“废话”。1 为退学博士生点赞的哲学教授

如果人家知道自己内心的真实声音是什么,还来问你么?这时如果还寻求帮助,多半只是找一个外部推动力,给自己一点确认的信息。但如果他/她不知道自己内心真正的声音是什么,这时该怎么办呢?

 这就是难题了。从这个角度理解,我们也就不必奇怪复旦大学哲学系的教授孙向晨会为自己退学的博士生感到欣悦赞赏了。否则,从功利的目的来看,教授的学生退学,这是他从教经历的挫败啊,怎么还喜悦赞赏呢?(见《星期日周刊》孙向晨访谈)

这篇专访还有不少真知灼见,包括孙教授提出的应届硕士毕业生(甚或博士)留校立即当上了给学生充当“人生导师”的辅导员是不合理的。在他看来,“研究生毕业留校做老师那会儿,我自己还一大堆困惑呢,自己成人的过程还没完成怎么能育人。我有什么资格跟学生交流这些生活上的感受呢?所以,我是不大主张现在读研究生的同学来做本科生辅导员的工作,我自己觉得这工作在那个年龄段很难胜任。” 这段

标签:

杂谈

作者 / 彭晓芸

生活中发现,很多男性并不习惯随身携带背包,这使得他们倾向于购买裤兜装得下的手机,将手机当阅读器使用。

然而,口袋装得下的手机,屏幕再大,也还是比不上iPad和kindle。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无法忍受长文章阅读,更是失去了快速从大屏幕获取信息的能力。

当人们过于习惯方寸间的小屏幕时,眼球的活动半径越来越小,注意力也越来越难以集中,快速游移成了移动端碎片阅读的主要特点。

阅读时眼球活动半径越来越小会有什么不良后果呢?很可能就是失去利用碎片时间进行深度学习的能力。

所谓“咆哮体”的流行,恰恰和眼球活动半径的急剧缩小有关,人们对需要慎思的复杂句式感到不耐烦,对情绪激愤却无逻辑的话语风格却无比受用。过去,当人们捧着书看时,心神是安宁的,能够看得下去鸿篇巨著,大脑读取信息的反应也更为敏锐。而那些习惯于手机阅读的人,却面临着阅读能力的退化。

作为背包(即便不背包也随手抱着iPad mini)爱好者的女性,我对此算是深有体会。在任何时刻,通勤、排队、人际交往等待,家里片刻休憩,学校课前课后,各种场合的开会交流,我的脑子一刻也不停地“胡思乱想”,有时候不需要工具

标签:

杂谈

文艺女青年长着长着,文艺丢了,青年也丢了,只剩下女,于是成为了“非文艺女中年”。

在“文艺女青年”长成“非文艺女中年”之前,总是容易发生尴尬的误会,把青春期的呓语欣然窃喜地当文学收藏起来。稍稍回望,才知道那不过是年少的自恋。脆弱浪漫的悸动走向仁慈审慎的好奇,小情绪小奸诈小凄凉小欢喜,统统收敛起来,支配人生的,是罗素所言的那三种单纯而极其强烈的激情: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以及对于人类苦难痛彻心肺的悲悯。

血液没有换,肌肉却结实了。成长,就是一个漫长的克服自我的过程。

                             像个陌生人那样度过自己的一生

彭晓芸

E:“你为什么能原谅他,装的吧?”

F:“连原谅都谈不上,遑论装。为啥要装呢?”

E:“那怎么可能?你就不恨他?除非那不是你经历的。”

F:“你说得太对了,亲自经历之后就不是自己的了。阅历、经验都是可客体化可对象化的。”

这是在说什么呢?假设这是发生于闺蜜之间的对话,E在抱打不平,认为F在装优雅,为何不对分手的

标签:

杂谈

 题图还是儿子的涂鸦,我向他支付稿酬。


标签:

杂谈

欢迎打开彭晓芸的个人公众号【芸思享】。版权声明:图片及文字版权所有,个人非商业转载、友情分享请连同本声明完整转发,公众账号、媒体机构及商业机构转载请联系作者。联系方式:彭晓芸公众号微信或微博私信。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