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光之瞳
余光之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350
  • 关注人气:2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24-07-09 09:16)
标签:

情感

诗歌

孙犁

杂谈

橱窗
文:余光之瞳(江苏)

灯火扫过一排排旧窗
胼手胝足,来自一个冰凉的国度

那一刻,华灯初上
一时失序的街前,纵它怀抱,抚摸窗棂
夜读一篇老旧的日记,记得昏黄浅薄

并排安放的时间之柜
有驳落的铁皮,似一片片离奇的碎片
诱惑我,拾起陈年往事

把霓虹当作一场欢宴,人间能说的华丽辞藻
在这令人彷徨的时刻,钉在了永恒的墙体
每个故人做着壁上观
(2024-07-09 09:13)
标签:

情感

诗歌

孙犁

余光之瞳

杂谈

蜀葵
文:余光之瞳(江苏)

选择端午,迫不及待的开花
蜀地多葵,离阳光的距离近了一步

不算精致,花开时掩盖花茎的粗放
初夏一直开到立秋,一根茎秆上
所有的花蕾开完,耗去好长一段时间

一些有心人,怀揣几枚种子
白的、粉的、红的,花期如约而至
蜀葵,带来了所有葵族的吉言

选择绽放,就算安分守己
为了族群的尊严,也不会俗化自已
标签:

诗歌

孙犁

情感

余光之瞳

分类: 评论
海上的领主,是孤独的歌者
———读白玛的《海滨疗养院》
文:余光之瞳(江苏)

       白玛的这首诗,是组诗《我的村庄》中的一首,同时又是诗集《乌有镇之恋》中的一首,诗评家朵渔在作序时说:白玛是我觉得非常神秘的诗人,她完全超越我的分析与综合判断。做她的读者,我是胜任的,如果做她的评论,我好像只能沉默,她是聆听神启的诗人。
     《老房子》一诗,是索德格朗在疗养院居留的一段时间写的,残酷的芬兰内战,使她陷入了贫困和饥俄。与此同时,她的肺痨开始恶化,死亡的威胁在逼近。年轻的索德格朗并没有因此而屈服。她在尼采那里找到了精神支柱,在疗养院里抱病写下清冷又浓烈的诗歌。白玛深受她的作品的影响,迫切想和她当面聊起在村庄里的经历,虽然这只能存在于梦里。她把《老房子》中的诗句:我必须在这里等待 / 那给予我的灵魂以自由、从容的死亡。印在自己的诗集扉页上,以示理解。
        白玛说:为了免于主题落入模式或单调,尝试一种半虚构叙述,以
所有的失去,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
————读厄土诗歌《钥匙》
文:余光之瞳(江苏)

        基督教中的三把钥匙,象征着教会传统的权威、道德和信仰。两把钥匙表现为悔改的罪人打开通往天堂的大门和向不悔改的罪人锁死通往天堂的大门的双重权威。在基督教文化艺术中,艺术家们在表现宗教主题的作品中经常用到钥匙。例如,米开朗琪罗在《最后的审判》中用一把钥匙表现彼得。厄土在诗的开头就写道:三把钥匙,一个只读的神话/两把钥匙,被摩擦的力编辑成/交叉的符号。
      教义书云:当彼得殉教时,他要求他的十字架要倒置,因为他感到不配像耶稣基督那样被钉死。由于圣彼得被尊奉为第一任教宗,所以钥匙也象征彼得之后的教宗。厄土继续写道:你从没背负过十字架,但经常遭遇扣分题/所以,一个锁孔只能容纳一把钥匙。
        十九世纪初期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济慈的一首著名诗歌《大卫的钥匙》,诗歌描绘了一个充满神秘与启示的梦境,追求个性、情感与想象力的解放,强调诗
(2024-07-07 20:46)
标签:

情感

诗歌

孙犁

杂谈

芒种时分

一粒种子归还土地
芒种的信条,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再一次把土地颂扬,站在了太阳痛苦的芒上

谷物之芒,生命之光
有芒的麦子快收,有芒的稻子可种
阳光可以收割,月光可以收割,我有一把快镰刀

注:快镰刀,引自海子的诗《麦地》
(2024-07-07 20:44)
标签:

情感

诗歌

孙犁

余光之瞳

杂谈

凌霄花
文:余光之瞳(江苏)

等一次花开,等一次叶落
坐下来喝茶,凌霄花攀援而来

成长意味着接近天空
花架之上,茎是木质的,意气生根

剪去繁文缛节,坚实的枝条逶迤而生
以血喂花,开得淋漓尽致

人间葱茏夏正浓,适时而开的凌霄
醉在细碎的光阴里,小院别仇

一方泥土,根在一切都在
常怀凌云之志,少年强则中华更强*

注*,引自梁启超《少年中国说》。
(2024-07-07 20:43)
标签:

情感

诗歌

孙犁

余光之瞳

杂谈

合欢花
文:余光之瞳(江苏)

含羞草一般,朱唇微启,昼开夜合
五月开花,七月收果,花俯垂有姿,如窈窕美妇
不时轻拂,抬纤纤素手

孤零零一片,香樟和石榴间,顾影自怜
花开满冠,结扁扁的豆荚,挂树上久久不落,只守佳期
合欢蠲忿,萱草添愁,嵇康在舍前种上一株

药神遣黄昏散,夫妻反目,服之必和
叔良制丸,赠窈窕,佩之裙裾,清污纳辛
合欢花,开一树花,解万般愁
萱草可以不树,合欢不可不栽,人在日月,生如夏花

感受是渐变的,顶端粉红,末端偏白
恍惚间,见甄嬛一袭粉白衣裳,只跳惊鸿舞
(2024-07-07 20:41)
标签:

诗歌

孙犁

余光之瞳

情感

杂谈

金银花
文:余光之瞳(江苏)

春末夏初,只为眼前的青色
补上一道黄白相间的浓彩

金银花,冬天里不凋谢,是为忍冬
花开,初为白色,后为黄色
披金挂银,春花凋零之后,独自绽放
无惭高士韵,赖有暗香闻*

家乡的金银花,这个时节盛开
花开的气息,看不见可以闻见
小时候,摘一朵金银花,去掉梗
唇间一抿,尝到辛甜,自然清热解渴

金银花,一种野花,不需太多呵护
池塘边、田埂上,随处可见
只要土壤肥,撒几粒种子,便可成活

泾上,一棵金银花
不知何时起,成了整个村庄的美好
茎和叶撑开心的空间
离家最近,是开的最好的一棵

古泾清淤,多年树龄的花树被铲
村里人在相同的位置补了一颗,不见长
一棵老树和我们的童年早已消逝

标签:

诗歌

孙犁

余光之瞳

分类: 评论
雨滴是风月的暮色
    ——读李之平的作品《雨滴》

         清风明月,这是“风月”最原始的含义,用来形容自然美景,如清风和明月,给人以美好和宁静的感觉。李之平的这首诗就是营造了这样的一种氛围。
       李白在《夜泊牛渚怀古》中,通过描绘牛渚夜晚的“风月”景象,不仅展现了自然景色的美,还表达了对逝去岁月和美好过往的怀念之情。这种情感通过“风月”这一意象,被赋予了深远的意境和情感色彩,使得读者能够感受到诗人对过去美好时光的留恋和对未来可能到来的孤独的预感。李之平的这首诗也有这样一种浪漫情怀,她的诗歌归属于后浪漫主义的范畴。
      2010年聂广友、李之平等人创立了风月大地诗歌论坛,我们是地道的中国孩子/生长在靠水又靠山的地方,我们和似曾相识的行人点点头/我们对善良与平俗无动于衷/因为我们心儿高尚(聂广友《火车开过的时候》)。李之平以为这是一首很经典的作品,她评论道:在青春期,在那个简单而贫乏的年代,对
(2024-06-05 09:28)
标签:

情感

诗歌

孙犁

余光之瞳

杂谈

虎耳草
文:余光之瞳(江苏)

一棵虎耳草,花序是完完整整的
花瓣三枚短,叶子贴地生长,天青地红
两枚颀长,如秀腿,跋涉在湘西山涧

不管有风,无风,花朵是起舞的翠翠
临风的崖上,只一棵不出两年
占领一座面壁向南的山坡

这花这叶,夹杂着许多长长的茸毛
本就瘦弱的花,一身凌乱
据此,为何要凭爱意,让它私有?

在茶峒,见到真的虎耳草
和翠翠、翠翠所爱的想象,一样美
春秋的美好,忍不住总想分享

湘乡的人生活是宁静的
翠翠、黄狗,还有一条渡时间的河流
一个人守着渡船,心里些许期盼

在此之前,从未关心过虎耳草
春来秋往,书本中冒出头的
是翠翠梦里采摘到的,一束爱情草

注:沈从文《边城》中,多次提到虎耳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