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平特拉维夫
张平特拉维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4,815
  • 关注人气:8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96年我第一次去美国,在波士顿住了三个月。老欧说哈佛有个中东问题的workshop,让我去旁听一下。听了两天,没忍住,说了几句话,结果被组织者赶了出来,那是我第一次领会西方“政治正确”的厉害。

说的是机场安检问题。我那时候有很多学生在以色列机场做安检,所以了解一些。九十年代的安检设备水平,对机场而言,基本上有三种选择:1、坚持政治正确人人平等的观点,同时绝对保障飞机安全,对每个人都彻底检查,结果是旅客至少要提前五个小时到机场。2、坚持政治正确人人平等的观点,不绝对保障飞机安全,对每个人都进行走过场的表面检查,极个别情况抽查,乘客只要提前两个小时到机场即可。3、放弃政治正确人人平等的观点,但绝对保障飞机安全,对特定群体的每个人都彻底检查,其他人做走过场的检查,结果是旅客至少要提前三个小时到机场。

第一个方案在经济上是无法承担的,这是世界各国的共识。对以色列来说,第二个方案在安全上风险太大,因此只有第三个方案可选。为此,以色列挨了不少骂,隔三差五就有阿拉伯人在媒体上控诉以色列安检的“歧视”待遇。北欧几个政治绝对正确的国家干脆拒绝让以色列安
2000年戴维营和谈,克林顿总统和巴拉克总理全力以赴,试图毕其功于一役,一举解决拖延了几十年的以巴冲突,结果功亏一篑,中东大局从此全面糜烂。亏在哪里?就亏在耶路撒冷地位问题!
简而言之,那次谈判,举凡世人耳熟能详的冲突问题,比如土地问题、难民问题、安全问题,等等,双方均以达成共识或可望达成共识。唯一完全无法交流的便是耶路撒冷圣殿山的主权归属问题。这块总共0.15平方公里大小的山头成了压垮中东和平的最后一根稻草。
美国为此提出了一个“分层主权论”,也就是圣殿山地表主权归巴勒斯坦,因为上边有清真寺;地下主权归以色列,因为地下是古代犹太教建造的两个圣殿的遗址。结果以色列同意,阿拉法特则冲着克林顿大叫:“你怎么不把美国主权分了?”旁边的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出来打圆场,向阿拉法特保证如果和平达成,美国将全力帮助巴勒斯坦发展经济,阿拉法特对此的回答是:“谁要你的钱?”
(2017-06-08 04:12)
【张平按】这篇也是十年前的旧文了。近年中以交流增多,虎刺怕这个概念时常被用来介绍以色利人的特点,但却没什么人能解释得清楚,今晚偶尔翻出旧文,通读一遍,感觉良好。实际上就是以色列人自己解释,也到不了这个水平,所以再次贴出来,与大家分享。

虎刺怕(Chutzpah)一词,从希伯来文进入意第绪文,又从意第绪文进入英文,始终保持音译,原因在于此词的内涵独特而又自相矛盾,清晰可 辨却又不稳定,无论是“勇气”、“大胆”、还是“厚颜无耻”、“公然冒犯”都无法解释这个词的确切含义,当然也就更无法表达这个词所包含的犹太民族乃至以 色列国的独特遭遇和独特思维处世方式的深层意义。
(2016-11-11 21:22)

【张平按】本文是根据我在2006年写的两篇博文合并而成的,原发于《牛顿科学世界》,后转发于《商界:评论》2007年5月号。近来整理旧文,发现网上不少地方贴了这篇文章却没说明作者。在此从新浪网转帖过来,以免再过几年又被人盗了名去。

 一个流传千年的犹太人分遗产的故事,结果看似矛盾却存在着一个贯穿始终的分配原则。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奥曼的论文解开了这个千古之谜,首次从现代博弈论角度证明了古代犹太人的裁决完全符合现代博弈论的原理。

  -文/张平

  作者简介:张平,哲学博士,先后任教于北

(2016-03-19 04:07)

伊斯兰教允许男人娶四个老婆,这在中国不仅广为人知,而且颇有些人跃跃欲试。我就碰上过几个富翁对此事问长问短,而且对中国法律严格禁止重婚唏嘘不已。我猜他们大概小蜜多多,动了“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小蜜尽欢颜”的痴心念头。

当然羡慕四个老婆制度的并非只有中国男人。阿拉伯人中对此引以为自豪的也不在少数。我去埃及的时候跟一个出租车司机聊天,说了没两句他就说:“你知道我们这儿比美国还好呢,美国人只能娶一个老婆,我们可以娶四个。”起先我以为这不过是个别人的看法,没想到过了两天在尼罗河边碰上个管租船的小伙子,聊了没两句,“我们这儿比美国还好,因为美国人只能娶一个老婆,我们可以娶四个”的逻辑就又冒了出来。

 

去年在巴黎戴高叫出租,差点就上了黑!抵步大外,正大光明地排成长龙的都是黑喝着你派的都是黑

(2015-05-03 15:18)

人类对生命历程的理解在很大程度上来自对“旅程”的体认和思考。

这一点并不奇怪。事实上,我们所有关于时间的概念几乎都来自我们对空间的体验,“以前”、“以后”、“上周”、“下月”,这样被用于描述时间的空间词汇几乎在任何语言中都俯拾即是。

所以,用旅程来比喻生命,几乎在每一种语言里都是天经地义的现象: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我们“走过”我们的生命“历程”;我们设定我们的人生的“目的”,有些我们能够“达到”,有些我们“半途而废”;无论如何,我们最终都将“到达生命的终点”,并“离开”这个世界。不仅如此,我们还

【重贴按:这是2008年的旧文,从近期包括伊斯兰国崛起,巴黎恐怖袭击等一连串事件看,我四年前的判断已经成为历史演变的方向。可惜当年没人(东西方都算上)看到我所预见的一切,也没人重视,一位以色列反恐专家还嘲讽过我的看法。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如今回头看看,只有一声长叹。】


【恐怖主义的“笨弹”时代】

 

(2014-10-31 05:58)

看熊的乐趣,在于看一种奇怪地惧怕人类的大型食肉猛兽,在于体味那种畏惧之重与狎玩之轻相交织的复杂感受——与其说是看熊,不如说是看自己。

看野生熊类的最佳地点无疑是在北美。北美的熊,不仅数量庞大,而且与人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两不相犯的关系。

第一次看见熊是六年前的一次不期而遇。加州的巨杉国家公园以拥有世界上体积最大的巨杉树著称,并不以熊迹闻名。2003年,我们夫妇游历了号称熊多的黄石公园、大台顿公园,优胜美地公园等处,却连根熊毛都没看见。行至巨杉公园,那种对于熊既想看见又怕碰上的惶恐心态总算放松下来,跑到

(2014-10-23 12:00)

犹太人的处世哲学里,有两件事情是绝对不省钱的:律师和保险。不打官司则罢,凡打官司一定去找最好的律师;无须保险则罢,一旦有所需,则一定买全买好——宁可有了没用,千万别用时没有。因此我的一位富翁朋友,每次旅行租车时,不仅买上常规保险,而且会追问业务员,看看还有什么附加保险可以买。

在犹太人圈子里混了近二十年,买保险也不觉成了我的一种习惯。每次出门前先买旅行保险,租车时买上全额保险,才觉得放心。

这种保险之旅却在阿拉斯加碰上了风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