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党
小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7,258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5月18日,震惊全国的浙江温岭市黑社会性质团伙案头目之一王秀方在宁波被终审判处死刑。另4名同案犯被分别判处10~16年有期徒刑。至此,温岭“ 黑帮” 所有团伙成员均受到惩处,被判处死刑的共3人。

温岭“黑帮” 是建国以来浙江省涉案人数最多的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 。去年,获知犯罪团伙骨干在宁波受审的消息,我立即与分社政文采访室主任卢晶、宁波支社社长郑黎联系,决定在追踪案件审理进程的基础上,采写一篇深度报道,以引起人们的警觉。当我们把有关采访和法院审判的材料汇集起来,我提出的稿件还是让我来写,因为我曾经与这个“黑帮”的老大之一王秀方打过交道,对这个团伙的“套路” 有所了解,估计写起来方便和生动得多。听我此言,大伙儿颇为吃惊。

那是1998年,我在浙江台州搞调研时,听说当地建设银行的一家分支机构发生严重的资金被诈骗事件,涉及金额数千万元。我经过调查,采写了一篇内参。大约过了半个月后,我正在办公室看报,忽然一位多年不见的朋友走了进来,后面还有一个瘦小的陌生男子,大约30岁左右。这位朋友说路过杭州,顺道来看看。随后那名瘦小的男子也自报家门——温岭东海集团总经理王秀方。交换了名片后聊了几句,他们就走了

标签:

杂谈

翟家通过中间人对媒体的回应,我已经发微博说了,圈了几个重点。列在最后,这是对重点里几条的一点想法。有消息说苏家请了王宝强那个律师,媒体快去采访吧。

​在我画那重点里,个人觉得4,7,9是我自己比较感兴趣的。

第4:别墅的来源虽然不好追查,但如果是因为其他原因拿到的,迟早会有人放点风出来。毕竟,以翟家的条件,女儿一毕业就给她在北京买别墅,听起来不是很现实的事情,在我们村,简直闻所未闻。

第7:苏的遗言中,一直流露出其实是他不想跟翟欣欣过了,心生退意,这也是他愿意补偿翟的原因。这一点上,和翟家的说法出入很大,翟家说是翟因为苏的app是灰产,不想过了。这里我是相信苏的,从已知的他这些行为来看,他没必要撒谎,也不会撒谎,他不会自杀后还甩个锅让翟家背。

第9:根据微博恢复的苏的微博,他生前最后一条微博发布于凌晨4点49分。如果这是翟家所说的微博,那就推翻了翟家的说法。因为在这之前,翟欣欣已经在百度贴吧里发了不少关于苏的留言。

 

标签:

杂谈

​网上爆出了翟的另外一个号码,一个归属地内蒙古的号码,以及一个地址。根据这个号码又引申出几个结论:1.这个号码在网上有诈骗投诉记录。2.这个号码绑定了世纪佳缘。

这条信息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是伪造的。

信息的来源可能很多人跟我一样,都是通过这张图。但并没有人查证过这张图的真实性,而是直接引用,并由此推论,并得出上面那两个结论以及其他。

​拿到这张图好几天前,当时简单的进行了一下验证,查询了那个新手机号码的支付宝,发现名字不同,并且归属地还很奇怪,在内蒙。就没有当回事,但提供给了一家媒体,他们打了电话,机主表示自己躺枪,很冤屈,他们也去房子那查证过,信息也对不上。这些细节,可能后面会有报道出来。

今天只想说下这张图为什么是伪造的。

这是一个SQL数据库查询的结果,文件名有些人可能熟悉,就是前几年那个泄露的2000万酒店登记信息。

昨晚折腾到半夜,也没装上SQL,(我不是码农,没装这些玩意),所以今天找人帮忙,在这个数据库里进行了查询。

整个数

标签:

杂谈

翟家通过中间人对媒体的回应,我已经发微博说了,圈了几个重点。列在最后,这是对重点里几条的一点想法。有消息说苏家请了王宝强那个律师,媒体快去采访吧。

​在我画那重点里,个人觉得4,7,9是我自己比较感兴趣的。

第4:别墅的来源虽然不好追查,但如果是因为其他原因拿到的,迟早会有人放点风出来。毕竟,以翟家的条件,女儿一毕业就给她在北京买别墅,听起来不是很现实的事情,在我们村,简直闻所未闻。

第7:苏的遗言中,一直流露出其实是他不想跟翟欣欣过了,心生退意,这也是他愿意补偿翟的原因。这一点上,和翟家的说法出入很大,翟家说是翟因为苏的app是灰产,不想过了。这里我是相信苏的,从已知的他这些行为来看,他没必要撒谎,也不会撒谎,他不会自杀后还甩个锅让翟家背。

第9:根据微博恢复的苏的微博,他生前最后一条微博发布于凌晨4点49分。如果这是翟家所说的微博,那就推翻了翟家的说法。因为在这之前,翟欣欣已经在百度贴吧里发了不少关于苏的留言。

 

标签:

杂谈

​网上爆出了翟的另外一个号码,一个归属地内蒙古的号码,以及一个地址。根据这个号码又引申出几个结论:1.这个号码在网上有诈骗投诉记录。2.这个号码绑定了世纪佳缘。

这条信息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是伪造的。

信息的来源可能很多人跟我一样,都是通过这张图。但并没有人查证过这张图的真实性,而是直接引用,并由此推论,并得出上面那两个结论以及其他。

​拿到这张图好几天前,当时简单的进行了一下验证,查询了那个新手机号码的支付宝,发现名字不同,并且归属地还很奇怪,在内蒙。就没有当回事,但提供给了一家媒体,他们打了电话,机主表示自己躺枪,很冤屈,他们也去房子那查证过,信息也对不上。这些细节,可能后面会有报道出来。

今天只想说下这张图为什么是伪造的。

这是一个SQL数据库查询的结果,文件名有些人可能熟悉,就是前几年那个泄露的2000万酒店登记信息。

昨晚折腾到半夜,也没装上SQL,(我不是码农,没装这些玩意),所以今天找人帮忙,在这个数据库里进行了查询。

整个数

(2016-01-13 10:14)
标签:

杂谈

【西藏航空订票惊魂】
昨晚8点多,订了张春节后三亚回成都的票,由于票少价格贵,挑来挑去挑到了西藏航空,不到两千,还是下午的航班。
百度了西藏航空的官网(难不成开VPN上google?),一般情况下我都会在官网订票,免得遇到携程那种情况。所以就选了免注册直接预订,支付完事。
不过几个小时后还没收到票号我就有点担心了,同时订了去程其他航空公司的票,支付完就出票了,这尼玛几个小时了是要搞哪样?难道遇到了传说中的百度竞价排名骗子?
于是哥游戏也不打了,重新打开那个网站,没错,是百度官方认证过的网站,又查域名注册信息,没错,没问题,又打客服电话,草,晚上9点后就没人接了。
后来想,也许是系统延误了,估计明早就会收到了,于是折腾了会就睡觉去了。结果今早打客服电话问,竟!然!查!不!到!票!说我证件号在系统里没有任何信息!!
查不到的原因很简单,我没有票号,也没有订单号。票号是没有,正因为没有我才问的。订单号随手关了自然也记不住。问题是,这种问题如何查询,不该是航空公司应该操心的事吗?
更奇葩的是,西藏航空官网有个“选择'免注册直
标签:

杂谈

今年最值得看的新剧之一:

S01E01:

thunder://QUFlZDJrOi8vfGZpbGV8VHlyYW50LlMwMUUwMS43MjBwLkhEVFYuWDI2NC1ESU1FTlNJT04ubWt2fDE2ODE0NTYxNjF8MUFDQTExMjU2NENEN0ZFODZGNTQyRTQ4MDYzODEwNjJ8aD01TEZOWFdBRldMTzNDVUNWSjZYVkdIVk9TNDQ1UVVYQnwvWlo=

S01E02:

thunder://QUFlZDJrOi8vfGZpbGV8VHlyYW50LlMwMUUwMi43MjBwLkhEVFYuWDI2NC1ESU1FTlNJT04ubWt2fDEzNTMyMzE2MzN8RjJERjU5NUE0OTkwMTY1NUYxMTg0OTk3M0MyMTQ3Q0F8aD1LTVlMV1JXVUdHSTdRU1JCTkI3WEdST0kzQjY1SEdBRnwvWlo=

S01E03:

thunder://QUFlZDJrOi8vfGZpbGV8VHlyYW50LlMwMUUwMy43MjBwLkhEVFYuWDI2NC1ESU1FTlNJT04ubWt2fDExMjYxNjAyMzR8M0MyOERBNTQ1RTg1RThFMkYzNTY3QzVERUIxREY4OUJ8aD1YRjNMSENIRkhEN0NYTUxLSkxVSkM1NzdOWVFMVE83V3wvWlo=

S01E04:

thunder://QUFlZDJrOi8vfGZpbGV8VHlyYW50LlMwMUUwNC43MjBwLkhEVFYueDI2NC1LSUxMRVJTLm1rdnwxNTMyMDYwOTQ1fEU3QjI3RkFFMEYzNEIwOEQ5QjBENjk2QTQzMDZGOTk0fGg9T1lCUTRHUE5JR1FJVFdSTDVPMjdIMjNTVUxDNlVUN0t8L1pa

S01E05:

thunder://QUFlZDJrOi8vfGZpbGV8VHlyYW50LlMwMUUwNS43MjBwLkhEVFYueDI

(2014-07-08 06:08)
花了好几个小时研究这个组织,所以尊重下劳动成果,不要乱偷文章。

陈光标牛逼哄哄拿了联合国的世界首善证书,得瑟的时候不小心露馅了,证书上的联合国虽然标识很像,但是英文“United Nation”比真正的联合国“United Nations”少了个s。如下图:
花了好几个小时研究这个组织,所以尊重下劳动成果,不要乱偷文章。

陈光标牛逼哄哄拿了联合国的世界首善证书,得瑟的时候不小心露馅了,证书上的联合国虽然标识很像,但是英文“United Nation”比真正的联合国“United Nations”少了个s。如下图:


标签:

杂谈

寻找诺亚方舟
“7·21”暴雨北京一夜
南都记者 马金瑜

  7月22日,早晨天气放晴之后,是雨后惯常的凉爽,通州浦桥地铁站附近的新桥家园小区,柳咏打开阳台的窗户,夏日的阳光已经带着热气扑进来,划着皮划艇的男子缓缓滑过他的眼帘,湖面上两只柠檬黄的船桨交替滑动,哦,不,那不是湖水——浑浊的积水中,皮划艇旁边显现出新桥家园小区熟悉的白色圆顶路灯,旁边是墨绿色的垃圾桶——只有这盏路灯和垃圾桶,提醒张大了嘴巴的小伙子:他既不在热带的马尼拉,也不在欧洲水城威尼斯,而是在2012年大暑之日的北京。仰卧在黄绿相间的皮划艇上的中年人逐渐消失在楼宇转角处,那里有家卖菜的超市。直至皮划艇消失,依然目瞪口呆的柳咏才发现,家里没什么吃的了,而楼下的积水看上去足有一米深。整个小区的楼房恍若建在深水中。
  电视新闻中说此时北京广渠门桥下的积水依然深达四米,前一晚被困积水中的年轻父亲丁志健撞碎了头骨,但仍然没打开越野车的车门,他终因肺部积水过多死亡;丰台区一个老旧小区里,一名30多岁的女子丧命于地下室积水中的电流;京港澳高速公路出京方向17.5公里处的南岗洼铁路桥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