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bgtlmzc
bgtlmzc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3,381
  • 关注人气:4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虽然我时不时会善意或恶意地黑一下上海的复旦大学,以至于我有几个朋友都认定在西南技校执教的我对这个东北职校有着深深的怨念,但我还是要承认一点,职校的确培养出不少极有文采的人。比如说公号馒头说的撰写者和运营者馒头大师(他是著名公号石榴婆报告背后的男人)就是一个相当有才华的人。


馒头大师曾经和我提起过“聚爆”这款游戏。这是一个相当棒的iOS游戏大作,68元无内购。馒头提到的事情是这样的:曾经有媒体采访该游戏的开发商台湾雷亚,问他们为什么不考虑内购。得到的回答是:做游戏内购,大陆人实在太厉害了,我们不会玩,索性就一把收费了吧。


做免费游戏 内购,大陆公司真的可以用如下词语形容:如火纯青、登峰造极、一时无两、无出其右。


还记得著名的无尽之剑么?这款收费 无内购游戏出了三代之后被腾讯纳入旗下,然后就推出了无尽之剑的所谓免费版。再然后,三代收费版统统下架,以至于我儿子恨得咬牙切齿,删掉了

标签:

杂谈

苹果撒出去10亿刀,投资了滴滴。

大家都在讨论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投资。

一个蛮靠谱的原因是:苹果海外现金太多了,2000多亿美金,库克又不想弄回美国去缴税。

对于2000多亿的盘子来说,十个亿,也不是很惊人的数字。

这么多钱,总要找个出口。

但为什么是滴滴?

先看uber这个公司。

这个公司当然是做“出行”的,但我总觉得,它的野心肯定不止于此。

uber以“一键叫**”的营销活动而闻名。

但任何营销活动,背后都有思考方式。

一个有趣的问题是:为什么uber会想出“一键叫**”。

如果你用另外一个方式去看,所谓一键叫**,就是你和**的连接。

是的,uber也是要干“连接一切”的主,虽然它从来没公开宣扬过这点。

可能老外有老外的表达方式。

所以,我觉得我这么说大致不差:uber是一个想做连接的公司。

滴滴,我们都知道,腾讯投资的。

腾讯,我们也都知道,号称要“连接一切”。

在一个要号称连接一切的产业投资者旗下,滴滴能不能也去做连接一切?

可能性微乎其微。

这取决于程维的想法。他究

标签:

杂谈

以前我写过一个系列,名字叫《大佬与大话》,专门收集大佬说的大话然后又反悔自打脸的事儿。

后来我发现收集大话这个事越来越难了。现在的大佬都开始谨言慎行,轻易不说大话了。所以这个专栏,就被我停了。

但轻易不说大话,并不等于没有大话。

自媒体圈的大佬罗振宇最近就演绎了一把大佬与大话。

就在今年年头新榜内容创业者之春大会上,罗振宇甩出了两个铿锵有力斩钉截铁的金句,气势磅礴,广为传播:

自媒体不要做广告,以及,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要融资。

但PAPI酱宣布,在接受他、真格基金与另外两家投资机构的1200万投资之后,决定在罗辑思维的帮助下拍卖广告。

不过,在“大佬与大话”这个系列的每篇文章最后,我都附加一段话:

本专栏的目的并非是指责这些大佬说话不算话,或者是开空头支票。我们都知道,所谓此一时彼一时,时间点变了,自然计划要变。本专栏的目的就是 “复盘”,来分析一下这个时间点究竟怎么变了导致大佬们的话变成了大话。

PAPI酱为什么会接受1200万的投资?

这个问题的背后,其实是这样一个逻辑:以PAPI酱目前的影响力,如果获取企业营销收入,

标签:

杂谈



神州租车今日发起了一个营销活动。

他们找来了一些明星名人意见领袖,用当年凡客体的海报方式,想达成两个目的。其一,非常明显的,宣传一下自己。其二,虽然是暗示但同样是非常明显的,打击一下uber。在诸多海报的文案里,神州租车称对手是黑车,并详细说明它的“黑车”究竟黑在哪里。

海报一出来,就引发了舆论大哗。基本上大众一边倒地支持uber,敌视神州。海报中的一位名人,前调查记者罗昌平跑微博上声明,这些文案他是不同意的,已要求神州撤回以他为主角的海报。


神州可以说是犯了众怒。

此次营销活动属于公关性质。公关其实有好几个细分。通常所谓的PR,指的是Public Relationship,做的是面向大众的传播沟通。但公关里还有GR、IR,前者做的是政府的传播沟通(政府关系),后者做的是投资者的传播沟通(投资者关系)。有时候,三个R可以混在一起,但更多的时候,PR、GR和IR是完全不同的。

PR基本上属于大众传播范畴,无论你使用
标签:

杂谈



乐视和小米,再度发生口水仗。互联网江湖俗称“撕逼”。

这场口水仗玩出了新花样。

小米家,召集了证券业媒体记者和基金经理、分析师准备说点乐视的坏话。而乐视则针锋相对地说:你丫是不是操纵股价准备做空啊?

公关战打出了股价战,新玩法,新境界,升级了。

我不想就这个“创新”评头论足,我想讨论的是:他们到底在吵什么。


乐视和小米的这场围绕电视、视频的公关大战,其实真的是蛮高级的。

双方在争夺的是互联网电视的解释权:什么叫好的互联网电视?

你可以理解为定义之争,也可以理解为解释权之争,甚至你可以理解为:标准之争。

小米在手机上玩过类似的套路:什么叫好的手机?跑分优秀的就是好手机。

所以小米手机频频跑分,指标不低。所以,小米手机,是好手机!

自问,自
标签:

杂谈

微信,这个今天如日中天的腾讯家的应用,最后一次在腾讯微博上的发布时间是:2015年2月4日。

而它的父亲,张小龙先生,更是早在2012年6月之后,就再也没有在腾讯微博上发布过什么。六月份的最后几条微博,都和微信有关。

13年的时候,江湖上就开始流传腾讯微博被腾讯抛弃的消息。到了14年年中,流言的内容更加翔实:团队被解散。而腾讯的官方回应是:确实是有部分员工被并入微视,但团队没有解散,腾讯微博还将做下去(不过有趣的是,微视后来也被抛弃了)。但几乎所有人都明白,腾讯微博不再是当年腾讯眼中的“战略级产品”,它的命运其实已经注定。

有媒体曾经这样总结腾讯微博在腾讯官方用语中的定位:

2010年财报,“我们已着手进行新阶段的投资活动,为未来发展奠下基础。其中之一的新举措是腾讯微博。”

2011年财报,“腾讯微博在2011年取得大幅增长……成为中国最大的微博。腾讯微博已做好准备抓住未来的商机。”

2012年财报,“随着中国微博用户增速减缓,我们正寻求
标签:

杂谈


多家媒体爆料称,上海SMG旗下的第一财经集团(CBN)接受了阿里巴巴集团的投资,数额高达十个亿(以上)人民币,并将于明日,也就是六月四日,召开新闻发布会。

这件谋划了七八个月的事,终于浮出了水面。

我所听到的版本,CBN未来的股权结构大致是:SMG握有六成,阿里巴巴握有三成,国家电网(英大传媒)握有一成。

江湖消息不胫而走,引发粤传媒股价大涨。因为它持有CBN旗下的上海第一财经报业有限公司25%的股份。

在股市大火的当下,做为国内一线的财经媒体集团第一财经的动向,自然引发了大量的关注。



事实上,CBN不是很缺钱。

股市那么好,广告也很好卖。我母亲在一财广播上有一档节目,她和我说,最近这个节目前的贴片广告时间,是以前的三倍。

SMG掌门人黎瑞刚,深得有关高层器重,要从有司处弄点银子,想必也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他还有一个华人文化基
(2015-05-18 19:14)
标签:

杂谈


应猿题库之邀,我北上去参加了他们一场发布会。

猿题库的联合创始人帅科,是我多年的“老相识”。

我很多年前——也是帅科在做网易科技频道主编的时候——在网易科技有一个“数字与人”的专栏。我和帅科算是读者和编者的关系。

之所以老相识要打个引号,是因为我印象中我从来没和帅科见过面——这话的意思就是:帅科从来没请我吃过饭。但帅科同学坚持认为我们见过。

我记性不好,一笔糊涂账,这事也没个旁证啥的,是个疑案。


帅科离开网易,伙同李勇等人创业之时,做的是一个叫“粉笔网”的东西。

大致的定位就是一个垂直类社交,垂直在“教育”这个行业上。

但他们很快变化了方向,按照帅科的说法,就是太慢。

于是,猿题库出炉。

猿题库做的是“公务员考试”,就是给考公务员的人做题。

标签:

杂谈

2015年1月19日,谷歌停止了谷歌眼镜(Google Project Glass)的“探索者”项目,这个起始于2012年4月的计划被视为遭遇到了重大挫折。虽然3月的时候,执行董事长施密特称谷歌会继续开发谷歌眼镜,但无论如何,在这个智能设备上,谷歌遭遇了一次小小的败局。

的确,谷歌并未完全放弃眼镜,一月份虽然宣布了停止项目并不再销售,但项目开发组并未解散,而是进行了部门调整。当年谷歌放弃wave、reader这些项目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做的。所以,的确有一定的理由相信,谷歌眼镜可能会卷土重来。但问题是:它怎么卷土重来?这个问题的换一种问法就是:谷歌眼镜究竟遭遇到了什么样的问题?

一种说法是贵,14年4月,谷歌宣布的销售价格是1500美元,这个价格看上去只能适合那些喜欢尝鲜的且对数字设备有着近乎痴迷的爱好者。但如果只是贵,就导致这个项目遭遇挫折,这是说不过去的。人们在消费一件物品的时候,价格的绝对数字当然是一个参考指标,但如果很有用的话,咬咬牙就会买下来。而随着消费者众多,规模一旦上去,数码设备的价格就会迅速滑落。

还有一种说法是续航能力。谷歌眼镜
标签:

杂谈


这个问题的前一个问题是:上海究竟有没有创业公司?

答案显然是:有。

虽然上海不是一个创业氛围浓厚的地区,但要说没有创业公司,那是不可能的。

上海有没有值得报道的创业公司?

从体量上说,仅就互联网这个行当,就有不少公司目前做得还算ok。

比如网络音频这个细分行业里的两个“巨头”,都在上海。

但我的确很少看到有上海的媒体报道它们——甚至因为地处上海,外地媒体(比如京媒)也很少报道他们,毕竟联络不方便。

但其实这两个公司,都是坐拥近亿或者过亿用户的主。

在博客非常火的07-08年,我所在的博客服务商,就我所知,也就是21世纪经济报道刊发过一篇长篇报道。

没有什么沪媒来采访过我们——这点我可以这么说。


上海的媒体,主要是传统媒体。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