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钱松子
钱松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4,306
  • 关注人气:3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22-06-08 09:19)
分类:
《大森林》

跟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
谈论人生,
如薄明的天色捏着一把汗。
林子里,
并非所有的树叶
都掏得出内心的茁壮与帮衬,
换着赶的路
最后卖在了扎根上,
晃倒了我。

2022.06.08
(2022-06-03 22:40)
分类:
《河流拐弯处》

我存着太多的一面之词
而不自知:
汽笛把回声拆成瓣
才想到松手;
有双鞋,还晾在窗外
互为赝品。
蔓延使明天的事不至于微不足道,
耳朵立起来,
裤腰扭不过稻草。

2022.06.03
(2022-06-01 10:51)
分类:
《麦子》

和叠好的身形相熟,
不问过往,
而放开我的手,
就数它内心打鼓的场面最大。

一条路跑慌了,
磕掉门牙,
才会让四野揪住舌根,
我越发寂寞。

挤在辨认中,
我仍抱着与它亲热的念头,
像抱着刃口,
踮脚向人世偷看。

2022.05.31
分类:
《越野的蔷薇》

夏日不能让同行知道,
极简的美,都是自愿越界的。
在翘首与遮掩之间,
我选择你,
爱着,并深信着交错,
起始于瓶口。
随社会生长的玻璃,
谁也别想拿走,
光线的眼睛睁一只闭一只,
比我老练。

2022.05.14

《塔》

上车的旅客,
让我看到心机粗糙而又狂热的一面,
既不涣散,也不身软如绵,
老是在飘,
充满泄漏的气息。
刨掉皮,天空和最初一样坚硬,
朝我们这边,
道理兜的是圈子,
它始终把手插在裤袋里,
掐着大腿。

2022.05.14

《变声期》

油盐不进的瓷碗,
使胃口的归属变得渺茫,
总得想个办法,
哄着自己。
我在阳光的手中来回翻腾,
有许多砂眼,
像被怀
(2022-05-27 19:09)
分类:
《回声》

沿途是抚摸过的痕迹,
让距离,失去了它的手艺和贪心。
广场刨着观望,
一个来回,像人数的不确定。

2022.05.27
(2022-05-17 22:35)
分类:
《缝纫机》

做心上人,到底
也会为自己留条后路,
我捧出一朵花,
底气足了。
我明白比挚爱更重要的存在更多,
比如一匹布,
对应不同的身体;
我感激,天空把视野牵回来
不求回报,
有时胜于请求。

2022.05.17
(2022-05-16 14:37)
分类:
《石阶》

我求证过,紧绷的声音
是怎样用层叠来遮蔽自己的;
求证过,石阶的敏捷
是怎样把我解开,混进了岁月里。

2022.05.16
(2022-05-06 13:50)
分类: 诗存
《清明》

世俗让人上瘾。
雨意在靠窗的位置布置深邃的视野。
桃花砸在脚面上,
杏花在别人的歌喉里。
我在阳光中体会生活的形状:
命运的苦,
我想到了点与面,
没想到,急行军没完没了。

2022.04.04

《花半里》

我从观瞻回到一双闭上的眼,
像生活设计出距离
以重叠适应。
阳光把一束束侥幸缝起来
交给我,
压倒身体的重。
而突然跃起的世界
只是时间挣脱基座形成的色彩,
好让我绕过。

2022.04.08

《春风与湖》

我一直相信,
是经验支撑所有牌局的稳定,
像湖面渗出的蓝,
形成衷肠。
桃花正把颤抖用尽,
留下肉,我们把酒言欢,
月亮打的赤膊,
光滑得年纪那样。

(2022-05-06 13:47)
分类: 诗存
《惊蛰》

有滋味的话得慢些说,
不至于说到热血
卡在喉咙,兀自心惊肉跳。
和我所看到的一样,
车窗外的三月
比书面语言多的是架空。

2022.03.05

《禁忌史之八》

“烧烤摊与牌桌
存在的距离正是春光包容的缺点。”
短暂的夜路,
使广福禅寺形成波折,
如同薄叶
按照理论忙活自己的身子,
猛抬头,
凤山压迫于眼前。
有人望我,
或是在更高处发掘一种离开的方式,
敲出不规则的水花
而据岸不语,满眼均为辨术,
我是兜里生锈的铁锹,
有多沉,
就有几亩经不住的打听。

2022.03.06

《桃花引》

如果桃花定义为慷慨陈词,
忘了交代也是炫耀。
枝条划破脂肪,
让无数种确信愣怔在窥视欲中。
(2022-05-06 13:45)
分类: 诗存
《幸福》

幸福是,按住上下句
之间的逻辑,回房间睡觉;
幸福抵到唇边,能让你质疑人生
“凭什么忙着扯谎!”

走兽拟人,飞禽使天空剥离,
我的幸福最不靠谱,
揪出全身的毛,
凑不齐,怕走光的衣角。

2022.02.01

《再过圆通寺》

余光层叠,
像完整的故事统一了高度,
车过圆通寺,
进退已不再属于脸色,
多年前,
我删掉一条短信的手指仍然在抖。
鸟鸣理亏在先,
不能说一生是枝头的利诱,
从一树梨花往回猜,
肥而不腻的,
响几声都会被世界掐掉。
檐角与天空配对,
出手不俗,
怎么也把舌尖示于一捧油花?
我仰起的额头,
是哄的,
为了照顾躯体的投奔,
不断认输,
忐忑如路人那样,
盘算着改口。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