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猫在村里
老猫在村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54,161
  • 关注人气:3,1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6-11-15 12:02)
标签:

杂谈

太阳当空照,

鸟儿喳喳叫,

快递哥哥骑着小车进了小区鸟。

大包摞小包,

挨家把门敲,

不知道我们的猫罐

今天是否能送到?


嘿,来个猫罐!

嘿,来个猫罐!


过了双十一,

天天盼快递,

鲔鱼鸡肉金枪鱼买一还送一。

整箱要混拼,

味道全凑齐,

千山万水biu过来

等得我们心里急。


嘿,来个猫罐!

嘿,来个猫罐!


叮铃铃,门铃响,

有人没,101?

来喽,来喽。

老大小跑去开门我们心狂跳,

整箱罐头搬进来,

前呼后拥,上窜下跳,

土豪

标签:

杂谈

​打吊瓶,花了很长很长时间——三个多小时。也是奇怪,自从挂上了吊瓶,灰爷就老老实实,趴在那里不怎么动弹,显得十分配合。只是脸上,一副愁容。我研究了一下放在笼子上面挂水的小机器,方方正正,水管要从机器中穿过,机器上的按钮可以控制速度,如果水挂完了,机器就会叫,护士就可以过来拔针。真高级啊,前几年我发高烧,挂水的时候,都是自己盯着瓶子,水没了就喊护士。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就开始安慰灰爷。灰爷板着个脸,一副对我没话说的样子。于大夫对我说,你先回去吃饭休息吧,下午手术完了,我告诉你,你再过来。我想想也对,别人都在忙,我一个人在病房里,周围一大堆猫猫狗狗,压力大啊。更何况,我还得回去拿饭盆水盆猫粮猫罐一干住院物品。好吧,我隔着笼子栅栏,用手指给灰爷挠了会儿腮帮子,对灰爷说:“好好的啊,开刀别怕,你又不是第一次了。”

灰爷别过脸去,相当沮丧。

灰爷的小石头,刚开始只是小结晶,后来就变大了。


下午三点多,我再见到灰爷的时候,灰爷已经戴上了伊丽

标签:

杂谈

​9月30日一早,小桃子姐姐出差。每年十一都出差,我已经习惯了。

经过纷繁复杂的告别程序后,小桃子姐姐去机场了。我麻溜转身去挖猫砂,众猫雀跃,又可以翻天覆地胡闹几天了。

然后我就愣住了,在猫砂盆旁边,有一滩尿,比较显眼的是,它是红色的。我把诸位爷挨个打量了一遍,最后目光落到灰爷身上。心说完了,灰爷又出毛病了。

以前,灰爷是犯过尿道的毛病的。头一次是尿不出尿来,没事就去猫砂盆里刨,刨半天也尿不出多少。我当时就琢磨别是结石了,带去医院看,拍了片子,还好只是尿道发炎。打了针,吃了药,恢复畅通,哗哗的。

过了两三年,灰灰再次犯病,尿血了。再去拍片,已经看出膀胱不光滑,但没有明显的结石。打了针,吃了药,好了。

一晃又是三年过去了,所以,这次依旧是灰灰嫌疑最大。每当天气转凉,都是灰灰容易出问题的时候。啥也别说了,收拾完手头的活,抱着灰灰进了太空舱,开车去医院吧。

果然,大夫压了压灰灰的肚子,啪嗒滴出一滴尿来,红的。来,拍片。


拍片有拍片的问题——灰少胖了。

用大夫的话说,肚子上脂肪太厚,这个医院的X光机貌似分辨率低,拍了片子出来

标签:

杂谈

只用了三天,糊糊就把自己身上的绷带小马甲给拆下来了。看看她的伤口,还有一道明显的缝隙,红红的,而且肿着一个大包,跟小馒头似的。这状态不行啊,还得带到医院,让医生再给做一身。由于手术时剃掉的毛还没长出来,糊糊的肚皮露着,白白嫩嫩的。小桃子姐姐看我端详糊糊的肚子,就问,长得怎么样啊?我随口答:糊糊的皮肤比你白哎。就这句话,把小桃子姐姐得罪了,半天没搭理我。

再去医院,糊糊可就没以前那么乖了,挣扎着不肯进太空舱。估计上次挨的那一刀,让糊糊彻底改变了对医院的看法。医生护士们三四个人才把糊糊按住,凃了碘酒,穿上了新马甲,看上去仍然是别别扭扭的。我就问医生,是不是再穿个三四天就可以了?医生说,那可不成,怎么也得十来天吧。

我一点信心都没有。我觉得这件衣服,也维持不了几天。

果然,没过四十八小时,糊糊身上又变得丝丝缕缕了。为了分散糊糊的注意力,小桃子姐姐发明了一个玩法,就是人躺在床上,手里挥舞逗猫杆,从左到右,在从右到左,逗猫杆会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糊糊可喜欢了,从床的这一边,跳到床的那一边,蹦得床板直颤悠。但因为担心她的伤口,这种相对剧烈的运动都玩不长,玩上三五个回合,就要

标签:

杂谈

 
这像个论文题目,其实不是论文,更像观察记录。
想起这件事情,是因为昨天上午糊糊喝我的水了。当时我正在电脑前坐着,搪瓷杯子放在一边,糊糊跳到电脑边,很熟练很麻利地用右手伸到杯子里,蘸了水,往嘴上抹,一把又一把吧嗒吧嗒没完……如此大方不避人,就好像这个杯子是为她准备的一样。
我都看傻了。不见外是一方面,水资源共享是一方面,最关键的是,她会使用手。
回想起糊糊刚来家的时候,还不太会喝水呢。水盆放在面前,小孩儿知道是喝的,一脑袋就扎了下去,弄一脸水。当时觉得,这是多小的猫啊,啥都不会。
这才半年,都会使杯子了,教育得真好。
再联想糊糊用手抓着馒头往嘴里送,用手抓着小耗子玩具往天上扔,就更认定,说人是唯一能用手劳动的,属于伪科学。
糊糊扬长而去后,我开始仔细端详我的水杯。心说这次是我看见了,指不定在我没看见的时候,练了多少回呢。

知道使用前肢,显示出猫在进化。知道站立,更显示出猫在进化
标签:

杂谈

 
这像个论文题目,其实不是论文,更像观察记录。
想起这件事情,是因为昨天上午糊糊喝我的水了。当时我正在电脑前坐着,搪瓷杯子放在一边,糊糊跳到电脑边,很熟练很麻利地用右手伸到杯子里,蘸了水,往嘴上抹,一把又一把吧嗒吧嗒没完……如此大方不避人,就好像这个杯子是为她准备的一样。
我都看傻了。不见外是一方面,水资源共享是一方面,最关键的是,她会使用手。
回想起糊糊刚来家的时候,还不太会喝水呢。水盆放在面前,小孩儿知道是喝的,一脑袋就扎了下去,弄一脸水。当时觉得,这是多小的猫啊,啥都不会。
这才半年,都会使杯子了,教育得真好。
再联想糊糊用手抓着馒头往嘴里送,用手抓着小耗子玩具往天上扔,就更认定,说人是唯一能用手劳动的,属于伪科学。
糊糊扬长而去后,我开始仔细端详我的水杯。心说这次是我看见了,指不定在我没看见的时候,练了多少回呢。

知道使用前肢,显示出猫在进化。知道站立,更显示出猫在进化
标签:

杂谈

糊糊对屋子越来越熟悉,也就越来越把自己当个山大王了,有时候她喜欢蹦到书架上去,往格子里一坐,乍一看,就是个小摆设,装的态度还特别严肃认真。有时候,她会跑到茶几上,那里放着一个巨大的玻璃果盘。糊糊就卧倒在果盘里,乖乖地看着我们卖萌。我看着糊糊在盘子中小小肉肉的一坨,咽了口口水,对小桃子姐姐说,你看啊,糊糊长得很好吃的样子。小桃子姐姐就急了,大声对糊糊说:糊糊你不许躺在餐具里。
说到这个果盘,真是命运多舛啊。这还是我上上上次搬家的时候,邻居送的,祝贺乔迁之喜。当时没舍得用,就放起来了,这一放就是好多年,反正我自己水果吃得也不多,想不起来。可是小桃子姐姐爱吃水果啊,再加上网购生鲜发达,经常买到些山东的苹果、云南的金丝枣鹰嘴桃什么的,必须有高大上的果盘。所以就把它找出来,用上了。没想到,糊糊立刻看上了这个果盘。里面放上小苹果,她就在半夜,一个个扒拉出来玩(当然,还有别的不自觉的老同志帮着)。早晨起来一看,鞋架子底下有苹果,沙发底下有苹果,盘子倒是空了。小桃子姐姐倒是不那么讲究,想吃水果了,蹲在地上看,看见一个,用扫帚给拨出来,洗洗就吃了。
基本上,果盘里东西扒拉空了
标签:

杂谈

有一天晚上,难得平静。小桃子姐姐在沙发上看电视,玩手机,我在刷网页,本来刷得一切顺利,突然网页无法显示了。
断网了。
我们一点都没慌。这种事以前也常有,通常情况下,就是把路由器的电源一拔,数十下,再插上,重启,齐活。
可这次,插了拔拔了插,电脑重启,试了好多次,不灵了。一查,错误xxx,赶紧给联通打电话,问是咋回事。人家一听,说,你欠费了吧?
这个我知道,欠费一分钱,说断网就断网,都不带通知的。所以我一口气买了俩包年,可这才过去一年啊,不可能欠费。我就说没有。对方说,那你去看看调制解调器,灯亮着么?
看了,灯亮着啊——就是亮得多了一点。除了绿灯,还有个红灯。
对方说,那就是线路问题。应该是外部线路,我给你报修了,你等着师傅跟你联系吧。
当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师傅要来,也得明天了。我想,幸亏是周五啊,要是别的什么日子,就出大事了。因为,我经常要早起给单位干活,写稿发稿,从早晨五六点干到十点多,只有周六的早晨,不是我值班。
我还跟小桃子姐姐说呢,是外部线路,指不定是哪儿有故障了呢,不是咱家的事儿,和咱们没
标签:

杂谈

糊糊的伶牙俐齿开始显示威力了。
糊糊刚被捡回来的时候,就喜欢咬人手指头。其实灰少和抱抱也爱咬,比如给灰少拍猫屁的时候,他爽到极点,会回头来咬一口。只不过,灰少只是示意性地咬咬,并不下狠嘴。抱抱呢,喜欢玩“看我咬得着咬不着你”的游戏,把手指在他嘴边晃悠,他就咬啊咬的,我和他比赛,看他能咬到我几次。有时候实在多次咬不着,抱抱就急了,伸手抱住我胳膊,吭哧就是一口。当然,也不是下狠嘴,这么咬会疼,但不会破。
糊糊可不这么客气,好几次了,咬我的手——给她手指咬,觉得没意思,要咬就咬虎口,咬住以后,还有个撕的动作,把我给疼的。
这小孩应该是和她妈学过捕猎,动作和电视里的狮子老虎豹子没啥区别。
所以,跟糊糊玩要万分小心,因为糊糊玩到高兴的时候,抱着人就真咬啊,小牙倍儿给力,没有思想准备,招架不住。
比如哈,小桃子姐姐抱着糊糊,就跟抱着小孩儿似的,俩人又是亲又是挠的,正腻歪呢,我看着就忍不住,也上手摸摸糊糊的脑门啊,下巴啊,有时候玩两下尾巴。糊糊就兴奋起来,张牙舞爪的,随便逮着谁的手就咬。所以,和糊糊玩的原则,就是不能俩人同时上手,不能让她嗨得

当我再次出现在老师家里的时候,带着太空舱,还揣了个猫罐。

然后又是一遍翻箱倒柜。可真下决心了,今天要是找不到这个妞妞,我还就不能回去了。

依旧没踪影。我就琢磨,昨天没找的地方还有哪里?

接着我就想到了门厅外的过道。

老师家的木门外有个防盗门,两扇门之间,是一个窄小的过道。这个过道之所以总让人想不起来,是因为它没放什么东西,就是一侧的墙上,斜靠着几张老师的画框。看上去似乎一目了然,但画框后面是不是能藏猫呢?我小心地挪开画框,果然,妞妞躲在画后面,陪伴她的是几串臭便便。真相大白。

这下,就知道她为什么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她坚持白天不出来,可晚上老师要睡觉,防盗门和木门都是习惯关上的。于是,妞妞就被关在狭小的过道里。不是她不想吃,是她吃不着。都说性格决定命运,一点没错,妞妞就因为坚持白天不打照面,饿了好几天。

谁能想到她在这里呢?

妞妞看到自己被发现了,猛然大叫起来。一听这声,我就松了口气,这猫没事。

拼命地反抗挣扎没用,我还是强抢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