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iuzhongbonk
liuzhongbonk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373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章梦奇的《三个女人和自画像》(2011)采用了自我审视的基本观念,追究自我性意识萌发的过程,重新梳理三代女性在一起经过的生命故事,也是一部关于自我性教育和自我成长的纪录片。章梦奇舞蹈专业出身,有两部当代舞蹈剧场作品,一部是《自画像及和母亲对话》,另一部是《自画像和自我性教育》,两部作品存在着一条由被教育到自我教育的线索。《三个女人和自画像》中母亲讲述生育以及逼迫她写早恋检查的部分来自于前一部,而和外婆讨论性教育以及舞台上红衣裹红绫来自于第二部。创作者将这两部剧场作品的演出影像作为素材也放入了纪录片之中,为了避免剧场影像构成纪录片形式的破坏力,审慎地使用剧场里的片段,这种形式的临界感来自于剧场影像的表现力太“强”了。生活场景的纪实段落和当代舞蹈剧场影像达到了一种形式的平衡感,影片主题还得到了舞蹈剧场化的演绎。

 

标签:

情感

受访者:顾桃 纪录片制作人

访问者:刘忠波 南开大学文学院教师

时间:2012年7月1日下午

地点:天津影迷幼儿园(哪吒CLUB)


刘忠波:以北方少数民族为题材的片子,除了《敖鲁古雅·敖鲁古雅》、《雨果的假期》和

标签:

转载

(转自SINOREEL)

 

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电影节主席Ally Derks在数日前的开幕式上,出于对全球在经济危机影响下各国纷纷减缩文化产业预算的行为的愤怒,以及对意大利民间艺术机构自发组织的抗议行为的支持,以及对文化、对艺术的大爱,做出了如下激情澎湃的演讲:

 

亲爱的朋友们,今晚我们将以Leonard Retel

标签:

刘忠波

90年代

灰鱼

小说

县城主义

 

某年清明节,一个女人的电话从火车站打来。这个女人如花似玉,怀了情人的孩子,计划瞒着丈夫和情人把孩子拿掉,说我要在天津呆几天流个产,你这里最安全。我说你应该提前告诉我,至少让我跟家里的女人通个气。她说我也是没准备才怀上的。我说好啦好啦你想好了一定要打掉吗。她说你住在哪里,我给你带了活鲷鱼,它们就快死掉了啦。成年之后,对于童年友伴我从来都努力经受住各种友情大考验,提供一个舒适又温暖的医院,并且保守秘密又算什么。况且,保守别人的秘密正是我的嗜好。


放下电话,我立刻想起基耶斯洛夫斯基《十诫》中,一个女人怀了情人的孩子,而她的丈夫正生命危在旦夕。她进退两难,面临着一个异常艰难的困境。如果丈夫死了,她就计划生下情人的孩子。如果丈夫活着,她就需要打掉情人的孩子。现实中没有发生那

标签:

杂谈

受访者:罗兵 纪录片工作者 草场地“民间记忆计划”参与人

访问者:刘忠波 南开大学文学院教师

时间:2012年6月10日下午

地点:天津影迷幼儿园(哪吒CLUB)@天津影迷幼儿园

 

刘忠波:你回罗家屋发现了什么?

罗兵:我以为自己对这个村子很熟悉。出生在这里,长大在这里,越采访越陌生。之前,我认为采访老人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第一次回去之后就傻掉了。老人们都不认识我了,我不断地往外走,老人也不断地老。罗家屋是个自然村,行政村叫长兴村。出了罗家屋,几乎没有人认识我。影片里也可以看到我必须找任定其带着我去。采访前我有过各种预想,唯独没有想到的是拒绝。有老人拒绝,奶奶反对,更多的是老人不理解。我才发现以前并没有意识村子的本来面貌。

 

刘忠波:很多老人是不愿意甚至拒绝在镜头面前发言的,你也说罗家屋只有任定其和俞茂立是理解你的行为的。奶奶也在影片里说你“反潮流”、“要犯了法”和“不要反抗政府”。我觉得这里面有体制规训下的一种恐惧在里面。

罗兵:老人是真的忘记了还是选择性遗忘,这是一个问题。有些事情,他们必须去遗忘。你不去问的话,主动去记忆这些

标签:

杂谈

     《润身》首先讲述了一个和“搞破鞋”有关的故事,作品却不是“下半身”时代的欲望叙事,意义的能指背离了本书柔腻的名字,悄然给读者的是关乎生活的偶然性和荒诞性,其中包含了诸多无奈与苍凉。在几条线索的叙事和人物行程中,作者刻意预留了停顿的空间,造成了一种“悬空”的传达效果。于是,这个关乎生命存在偶然性的寓言就这样实现了意义的拆解。小说处处可见突兀的却又莫名欢愉的情感节点,或许正是借此来涂抹书中传达的生命之灰色一斑。( 刘绪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晚上看了会子林语堂《中国新闻舆论史》,读了将近一半。抄了几句话,都没多大意思,但我手痒,见了就抄,手痒不是病,病起来真要命: 
 在中国,暴君在生前有多少虚假的光环和魅力,死后就有多少难堪和狼狈。p26  
 有无能的理想主义者,没有无能的骗子。p59  
 研究任何制度的不二法门是考察它如何运
标签:

杂谈

小说

润身

刘忠波

90年代

——————————————————

 某个下午,跟一位刚转行做翻译的朋友坐在北大南门的一个咖啡店里,边翻看桌上掉了封皮的书,边等迟迟未上的菜。朋友从包里取出一本小说。我看了一眼,说这本书我看过。

两个人吃完四人量的烤鱼之后,我喝口白开水,说我手痒了,我要写点东西。朋友以为我吃多了说胡话,没理我。我已经很长时间不写东西了。

《润身》据说是仓促间起的名字,刘忠波原先想用的题目是《浴足》。

浴足,职业病吧,我想到封面要怎么做:用手绘的效果,画面偏黄,一个胖而壮的女人,曲线饱满而慵懒,坐在澡堂的池子边上,脚浸在水里,头发从一边垂下来,遮住半个胸部,弯腰斜着身子,一只胳膊够向水面,无意识地撩一下水。女人眉眼清淡,脸的轮廓有点粗俗,眼睛无神地低着,有种安稳的、柴米油盐的美。女人笼在水汽里,池子以及水以及挤挤挨挨的人体,都模糊在潮湿的水蒸气里。

 

标签:

杂谈

父亲退休之后,每日依靠一本俄语词典和一本世界地图消磨时间,日常功课就是记忆俄语单词,或者寻找某一个国家的地理位置。我正汗流浃背写《润身》,写得颠三倒四,一头雾水,不得要领。父亲六十年代从交通学校毕业,进了一个和汽车有关的工厂,干了三十多年,得过劳动模范的称号。一日,我说爸你把知道的厂里搞破鞋的故事都告诉我吧。我确实是用了搞破鞋这个词,在我的印象里,某个年代,似乎除了夫妻,任何一种暧昧的男女关系都可以被理解为搞破鞋。在我很小的时候,经常看到有些成人脸上挂着一种神秘又轻盈的表情,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理解他们这种表情的动力来源。每当工厂里某个桃色故事,风一样刮过人脸,那些工人就露出了这种表情。

 

父亲沉默寡言,我们的关系是再单纯不过的父子关系,也就是我们之间没有建立起一点儿类似兄弟、朋友、领导与被领导或者其他的情感关系。这是一次重要的交流,父亲一直讲了一个下午。比如,一位女工匪夷所思的出轨方式。比如,一位老厂长毫无征兆地给最漂亮的女工写了求爱信。比如,妻子名声被人搞臭之后

(2006-12-20 23:31)
整个人都慵懒倦怠
特别容易看睡着
 
你确定不知道死亡是什么滋味吗
睡去不就是在经历死亡
 
 
(2006-11-03 22:34)
别问我苹果的事情,不剩几个了。
别问我写诗的事情,不会给你看的。
别问我白天的事情,白天在睡觉。
别问我爱谁的事情,你说呢。妈的。嘿嘿。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