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伯庸
马伯庸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86,987
  • 关注人气:20,0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7-01-30 11:57)
标签:

杂谈

​过年了,爆竹响了一夜。

到了早上,马小烦揉揉眼睛,从梦中醒来,发现爸爸正紧张地看着他。

“烦烦,还记得昨晚我给你讲的年兽的故事吗?” 爸爸问。

马小烦点点头,他依稀记得,什么有一头叫“年”的怪兽,三十晚上要出来吃人,大人们要放爆竹把它吓跑什么的。马小烦睡觉时攥着玩具水枪,就是怕它会突然跑出来。

爸爸摸摸他的脑袋,在耳边轻轻说:“年兽马上就要出现了哟。”

马小烦一骨碌从被子里爬出来,四处张望,可是却看不到怪兽的身影。爸爸说:“年兽现在进化了,它就像西游记里的妖怪一样,会变成人的形状,像一个普通客人或亲戚来到你家里,你根本分辨不出来。然后趁大人离开,年兽就张开大嘴,啊呜一口把小孩子吞下去。”

马小烦很紧张,这可怎么办?

爸爸把马小烦抱起来,说:“我有一个好主意,你还记得爸爸妈妈教你的唐诗吗?”

“记得!记得!”

“年兽虽然可以变成人形,可是它没有文化,一听到有文化的东西就会头疼,这是它唯一的弱点。所以过年的时候,要请一位最勇敢最有文化的勇者,在每一个客人面前背诵唐诗,它就会露

标签:

杂谈

马小烦已经三岁多了,智力和表达能力又上了一个台阶,只有颜值停留在原地,比起他爹当年的玉树临风还差得很远。人丑就要多读书,所以这一年来我努力地给他买了许多童书,希望能跟上他成长的步伐。

这十本书都是经过马小烦亲自甄选。他作为书评人非常合格,好看就反复翻阅,不好看就弃如敝履,直抒胸臆,从不考虑其他因素。他的选择,有时候也会让我们特别意外。

1《冲冲和蓝色小车厢》


火车迷马小烦的年度最爱。说实在,这本书讲起来很累,页数多,字数多,读一本相当于读三本,特别容易父母绝望。可是马小烦就是很喜欢,一天得讲好几遍。

这是个很典型的美式英雄故事,冲冲是个老式火车头,总被人嘲笑,但在一场暴风雪中,只有他挺身而出,拯救了一辆最新式的流线列车,抱得美人(蓝色小车厢)归。马小烦特别喜欢其中的拯救部分,尤其是冲冲进入雪地拖出流线列车的部分,每次他都特别激动,大概是天生的英雄情结作祟吧。

而我们两个成年人并不激动,觉得这段情节挺中二的。直到今年武汉内涝,我

标签:

杂谈

​天冷极了,下着雪,又快黑了。这是圣诞节的平安夜。在这又冷又黑的晚上,一个乖巧的创业者,抱着笔记本在街上走着。他从家里出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个充电宝,但是有什么用呢?那个充电宝已经快没电了,一闪一闪的警示灯像天空黯淡的星星。

创业者是开网店卖创意火柴的,可是他太穷了,连网费也交不起。在这平安夜里,网终于断了,他只好抱着笔记本,来到冰冷的街头。

可怜的创业者!他又冷又饿,哆哆嗦嗦地向前走。在他身边,每个窗子里都透出灯光来。他打开笔记本,看到每家每户都开着wifi,路上走过的行人,个个都开着热点,因为这是平安夜。

“行行好,请给我一个wifi密码吧!”他喊道,可是没有人理睬他。

创业者的一双手几乎冻僵了,啊,哪怕一个免费的低速wifi,也能让他连上网去,处理网店里的订单。可是没有人理睬他,大家都行色匆匆。长长的无线网络名字列表里,每一条都带着一个残酷而冷漠的小锁图标。他一个密码也没要到,就连咖啡厅的服务员都说请您先买一杯咖啡,密码就印在单子上。

创业者蜷缩在一家互联网公司的门外,哆哆嗦嗦地打开笔记本。虽然不能上网,但至少可以打开位于本地的PPT。

“唰”,他颤抖

(2016-11-24 11:08)
标签:

杂谈

 马小烦最不喜欢的,就是吃蔬菜

这些绿油油的鬼东西,实在是太难吃了,一放到嘴里,又苦又涩,还不好嚼。马小烦简直不敢相信,这种鬼东西居然和炸鸡块、冰淇淋、爆米花、巧克力、甜麦圈一样,都被称为食物。

妈妈耐心地劝他,说蔬菜有利于健康。马小烦一摆头,响亮地回答:“就不吃!” 爸爸严厉地瞪起眼睛,说不吃蔬菜肚子里会生虫虫。马小烦一拍肚皮,豪爽地回答:“让它在这生!”  爷爷奶奶拿出许多绘本,说你吃一口就给你讲一个故事。马小烦冷笑地回答:“我不吃,但我还是要听故事。” 姥姥姥爷把蔬菜剁碎掺到粥里和面里,马小烦能够准确地识别出这些杂质,张开嘴,大喊一声:“呸!” 全都吐出来。

全家人都拿马小烦没办法,只好随便他。

马小烦这回可高兴了,一个没有蔬菜的世界是多么美好哇。他吃了饼干又吃巧克力,吃过红烧肉又吃炸鸡腿,把小肚子撑得滚圆滚圆,躺在床上半天起不来。

如果每天这样该多少啊,马小烦心想。

他的心愿实现了,从此餐桌上再也看不到任何蔬菜,可以尽情地吃东西了。这些食物被马小烦在嘴里嚼得碎碎,顺着食道滑到胃里,然后化成能量,让他跑得更带

标签:

杂谈

首先向大家推荐这篇文,可以学到很多东西,真心推荐。(《关于秦始皇帝「书同文字」的新知,兼驳马伯庸《小篆战争》https://zhuanlan.zhihu.com/p/21802393)

不过对于该文涉及到我的部分,我觉得还是有几句话想说说。

不是驳《驳马伯庸》,我一个业余文史爱好者,这方面跟赵老师、葛老师等专业学者是没得比,也没什么好驳的。这只是几句解释,因为我觉得这篇文章写得太好,既有诚意,又有十足干货。劳动两位先生专文,不认真回复,未免失礼。

在此之前,我建议大家抽空先把《小篆战争》看完,有一个直观印象,避免人云亦云,才好自行判断。(《小篆战争》https://zhuanlan.zhihu.com/p/19705184)

事情是这样的。

文学创作中有这么一种荒诞手法,它刻意使用不符合逻辑和常识的夸张表现方式,从而达到讽刺或隐喻的效果。它的醉翁之意并不在酒,真正的目标从来不是文本本身中所描写的故事或人物,而是别有意图。

这是一种充满乐趣的创作体验,但同样也存在风险。它想要通过一个故事或一个场景表达另外一重意义,营造出“间隔”之效果。读者却未必与作者那么有默契。作者一旦处理不好,他

(2016-08-01 13:51)
标签:

杂谈

怎样拯救三只小猪

马小烦已经听过了许多童话,他尤其喜欢听三只小猪,每天都要反复听。

有一天,我决定考考他,问了一个问题:如果你要去救三只小猪——尤其是要救前两只,该怎么办呢?”

“告诉他们稻草房子和木头房子都不结实,让他们躲进石头房子。”  马小烦回答。

“很好,这是个好主意。那么,还有其他办法吗?”

马小烦陷入沉默,过了一会儿,他说:“把石头房子挪到第一个位置。这样大灰狼一开始就没办法吹倒,他就走了。”

“也不错,那么,还有其他办法吗?”我为了鼓励他,又提示说,“其他童话里的东西也可以用哦。”

马小烦想了半天:“我可以用灰姑娘的水晶鞋吗?”

“可以,但是你打算怎么用水晶鞋救小猪呢?”

“把水晶鞋扔在房子前面,大灰狼就会捡起鞋来,去寻找脚刚好适合的灰姑娘。”

“大灰狼可不是王子,他会吃掉灰姑娘的哦。”

“爸爸你不是问怎么救三只小猪吗?”

…………好一条移祸江东的毒计。我暗自感叹,拍拍他的脑袋,表示鼓励:“那么还有其他办法吗?”

“白

标签:

杂谈

卷土当年的两部作品:《王牌进化》、《最终进化》是无限流里我相当欣赏的系列。他的书里不止有飞扬的想象力,而且还很严谨与精密。尤其是对角色能力的运用与对战过程,读起画面感十足,非常过瘾。这种过瘾,来自于他构建起一个世界的规则体系,然后又巧妙合理地利用规则寻求突破,看他的小说,就像是看一个高手玩游戏的直播一样。我一直在想,如果卷土完全没束缚地构建一个新世界出来,该是什么样子?

这次有幸先读到卷土的新作,感觉不错。这是一部dnf官方游戏小说,游戏小说很不好写,对一般作者来说,很难控制游戏还原和文学作品之间的分寸。太偏向游戏,文字和情节会显得僵硬,太注重文学性,又让玩家产生不了共鸣。不过这个问题,对卷土来说不是障碍,甚至可以说是优势所在。《王牌》和《最终》证明他能游刃有余地在数值体系和人物命运之间把握平衡。从目前的开头来看,卷土没有甫开新篇的生涩,几乎立刻进入状态。

对作者来说,这类小说有一个难点:如何尽快把世界观和规则展现在读者面前,但又不致沦为纯设定集,干扰到情节推进。

我从前读过类似作品,就因为开头连续数页都在喋喋不休,这个规则,那个种族历史,不耐烦而放弃。卷土显然注

(2016-07-17 21:17)
标签:

杂谈

今天我带着马小烦去京郊的园林博物馆去玩,发生了一件小事,值得跟大家分享一下。

首先推荐一下园林博物馆(强调一下:不是园博园,是园林博物馆),这个博物馆很有意思,里面集中了大量各地园林的仿真景,还有一个超大的圆明园沙盘。对大人来说,能一次把中国园林观摩个遍;对孩子来说,也有足够宽阔的空间奔跑、攀爬和吵闹,家长们可以稍微放松一点,甚至馆内还有一个少儿专用的体验区。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这些都是在室内,有空调。


博物馆除了里面的一大堆园林展厅之外,在后面还有一座小山,山不算陡峭,步道刻意做成崎岖盘折的样子,用高高低低的石阶和木条组成,中间还搭出一个落差不小的石制洞穴。


这条路对大人来说,没什么难度,对孩子来说,可不是个太平地方。一脚踏空,很可能会连续跌下去三四阶,然后头撞带树上或石头上。尤其是接近洞穴的地方,怪石嶙峋,路面跌宕起伏,小孩子自己走,恐怕连从哪里下脚都不知道。


很自然,从这一段下山时,我们如临大敌。他妈妈紧紧抓着马小烦的手,我走在前面,万一跌下来,还能有个肉垫。


(2016-07-06 18:33)
标签:

杂谈

今天爸爸妈妈第一次带马小烦去参加别人的婚礼。马小烦问:“婚礼是什么?”

“就是两个人结婚。”妈妈回答。

“结婚又是什么?”

“就是两个人每天都睡在一起。”爸爸回答。妈妈用手肘捣了爸爸腹部一下,爸爸赶紧又补充了一句,“就是两个人每天都住在一起。”

“我和妈妈也每天都睡在一起呀,我们是结婚了吗?”

“不是的哟,必须是原来两个不认识的人,后来认识了,然后才能结婚。” 妈妈耐心地解释。

马小烦似懂非懂,不过婚礼现场很好玩。又有彩带,又是气球,还有会发出奇怪光芒的射灯,简直比游乐场都有趣。不过最有趣的是,漂亮的新娘子。

当新娘子穿着白色的婚纱走进现场时,全体宾客都起立鼓掌。马小烦从椅子上站起来,挥动双手,从来没这么激动过。爸爸端着酒杯,

(2016-06-30 10:47)
标签:

杂谈

这是听我的友人樊少卿说的。

在他的故乡鹏城,有一位姓丁的编码匠人,技艺炉火纯青,天下的码学门类没有不精熟的。无论什么需求,他都可以瞬息写出适当的程序,客人在车内等待甚至不用熄火,着车可取,可谓神乎其技。大家都把他称为“丁全栈”,久而久之,连本名都不大有人提起了。

有一天,丁全栈加班到了子时,回家时见到门外站着一位黑袍客人。客人礼数恭谨,说我家国主久闻先生高明,特夤夜来请,有要事相商。丁全栈不能推绝,只好随他离开。两人上了一辆青绿色的汽车,汽车腹部圆大,前灯有无数复眼,发动机的盖上还有触须伸出来。

汽车把他带到一处城池,城头写着槐荫国三个字。城内人头攒动,热闹非凡,不过行人袍色只有黑色与白色两种。使者把丁全栈引到大殿,国主倒穿了鞋子出来相迎。

国主对丁全栈说:“周易里的革卦是这样的:大人虎变,小人革面,君子豹变。如今朝廷鼓励创业,岂不正是闻风而动、顺从王命之时吗?先生精研编码,孤粗通经营之道,倘若我们效法刘备孔明、苻坚王猛那样的做法,必能成为互联网的未来。”

丁全栈平日听得见得太多,并不为所动。主人再三勉强,他才缓缓说道:“在下听说,创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