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只花蛤
一只花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023,149
  • 关注人气:25,4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文/姚斌

在贾雷德·戴蒙德的“人类大历史三部曲”中,第一部《枪炮、病菌与钢铁》思考了为什么在不同的大陆上,人类会以迥然不同的速度发展?第二部《崩溃:社会如何选择成败兴亡》探讨了人类社会何以崩溃的宏大问题。第三部《第三种黑猩猩》则进行了更完整的铺陈,揭示了“人异乎禽兽”隐秘而黑暗的一面。

为什么人类会被称为“第三种黑猩猩”?因为人类与其他两种黑猩猩的基因组的差异不过1.6%。早在20世纪40年代,分子遗传学研究就已经显示,我们与另外两种黑猩猩的基因组有98%是相同的。人类与黑猩猩的遗传差距,甚至比亲缘关系中的两种鸟类还小。因此,我们难怪要背负着当年的“自然禀赋”。

虽然我们与黑猩猩只差距1.6%的基因,只经历了一些微小变化,最终却产生了迅速而巨大的后果,表现出奇异的行为:能够控制火,以及依赖工具。实际上,只有几万年的时间,就使得我们展现出来让自己变得独特又脆弱的能力。我们独特的素质,使我们这个物种在自然界赢得今天的地位。其他的大型动物没有一种在各大洲都有“原住民”,也没有一种在沙漠、极地

文/姚斌

本杰明·格雷厄姆是价值投资的倡导者。对格雷厄姆以及投资生涯早期的巴菲特来说,价值投资意味着买入价格低于内在价值的股票,并以此作为最重要的投资原则,然后等待二者趋同——希望通过股价上涨而不是内在价值下降。其后,在其他投资者手中价值投资变成了一种过分简单化的方法,即投资低估值股票。对此,特里·史密斯将其称为“所谓的”价值投资。

特里·史密斯是谁?是英国最成功的基金经理之一,被誉为“英国沃伦·巴菲特”。特里·史密斯早年曾在巴克莱银行和瑞银工作。后任德利万邦和高林斯特两家证券公司首席执行官。他于2010年创立了Fundsmith基金,并任首席执行官和首席投资官。截止2020年12月31日,Fundsmith基金管理规模330亿英镑,投资回报率449.3%,年化收益率18.2%,成为英国规模最大的主动股票和总回报基金。

1

特里·史密斯认为,一家公司股票的估值可能很低,但其内在价值甚至可能更低。购买这样公司股票并不是投资成功的秘诀。无论是成长型投资还是质量型投资,如果不考虑估值的话,都是

文/姚斌

基础科学的三大革命分别是相对论、量子力学和混沌理论。所谓的“混沌”是一种确定的系统中出现的无规则的运动。混沌理论所研究的是非线性动力学混沌,目的是要揭示貌似随机的现象背后可能隐藏的简单规律,以求发现复杂问题普遍遵循的共同规律。

1960年,爱德华·洛伦兹在天气预报的理论方面进行开拓性的事业时,偶然发现了一种后来被称为“混沌”的现象,这种现象表面上看是随机的,不可预报的,而事实上却是按照严格的却经常是易于表述的规则的运动。虽然更早的时候有人已经发现了现象,但他们只是认为那是他们在求解方程组或在其他方面妨碍了他们的研究工作。只有爱德华·洛伦兹是一个例外,他把混沌看成是一种因它本身的原因而值得研究的对象。

1

“混沌”一词最初表示完全缺乏具体形态或系统排列,之后用来表示某种应该有的秩序却没有出现。伊利亚·普里戈金在《从混沌到秩序》中研究了许多无序系统自发地获得有序结构的方式。控制论创始人诺伯特·维纳强调说明诸如一群随机分布的气体分子或云中杂乱无

文/姚斌

《进化的偶然》是我读过的第二本肖恩·卡罗尔的书,之前读过他的第一本是《生命的法则》。在这本《进化的偶然》书中,肖恩·卡罗尔向我们揭示了偶然在我们的身体和地球形成过程中发挥的巨大作用。

1

所谓的“偶然”是指一种罕见、不可预测或者是随机的事件,又或者说是一种需要很多变量或影响因素才能发生的事件。这样事件的发生具有随机性。我们迄今为止见过的世界,包括小行星撞击,地球构造板块的形成、移动和碰撞,以及地球气候的快速变化,都是这种偶然事件。与偶然不同,“意外”是指一种对特定结果产生所必需的过去发生的事件和过程。如果结果依赖或取决于一系列事件或过程,导致如果其中每一个事件没有发生,结果就不会发生,那么其中涉及到每一个事件或过程就是一种情理之中的意外。因此,偶然与事件本身有关,意外则是通过事后的领悟才显现出来的。两者的相关性在于,偶然事件可以通过它产生的影响变成一次历史性的意外。情理之中的意外是意料之外的偶然结果。小行星撞击是一个意料之外的偶然,但它同样也是一种导致哺乳动物、

文/姚斌

1

何谓“不确定性”?最早界定“不确定性”的定义来自弗兰克·奈特。1921年,奈特在《风险、不确定性和利润》中指出,可测量的不确定性与不可测量的不确定性截然不同。不可测量的不确定性,根本不算是不确定性。对此,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在《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中指出,他所谓的“不确定性”是指欧战爆发、20年后铜价与利率、新发明变得过时或1970年私人财富拥有者和社会地位的那种不确定。这些事情没有科学基础作为计算概率的依据,我们根本无从知晓。这就成为不可测量的不确定性。不可测量的不确定性才是所谓的风险,可测量的不确定性则不是。

奈特和凯恩斯区别了“风险”和“不确定性”。经济学家约翰·凯则以“可解决”和“极端”不确定性来取代那种区别。“可解决”的不确定性是指可以藉由借阅来消除的不确定性(例如不确定河北省的省会在哪里),或是可用已知结果的概率分配来表示的不确定性(例如轮盘赌的旋转)。“极端”不确定性是指没有类似的方法可解决的不确定性,即我们根本不知道。极端不确定性面向模糊、无知、含糊不清

文/姚斌

1

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为什么前两者循序渐进,而从“三”开始可以跳跃到“万”?《三五历纪》又云: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故天去地九万里。我们都知道,汉语表现“3”现象的成语和俗语有很多,比如“三人行,必有我师”、“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这些都表达了一种古代的智慧,其中必然蕴含着某种玄机

视觉大师鲁道夫·阿恩海姆在《视觉思维》中指出,在童话故事里,如果讲到最小的兄弟如何战胜对手、最后取得成功,其兄弟的总数目必定是三个,因为三个哥哥的数目是展示小弟英雄的行为最合适的数目。如果出现四个兄弟,则显得多余;如果是两个兄弟,就会造成一种封闭和对称的组合,而这种组合展示的是两种极端行为之间的对比,比如善与恶、真与假或智与愚之间的对比。“3”则代表了三位一体,之所以需要三个,主要是为了再现一种交际关系而不是一种对比关系。

古典文学名著《三国演义》之所以成功,其原因也正因为“三分天下”,由此构成了一种复杂而清晰

文/姚斌

《纠缠》是一本由“交谈”构成的书,展现了物理学家之间频繁的意见交换是如何改变了量子物理学发展方向的。在这其中,我感觉到了一种闪耀的哲学光芒,一种深邃的科学思想,进而可能有望达到理解世界本质的状态。科学的力量在于它能够消除历史的偶然性,直抵纯粹的知识。这样的知识是由一个个身处特定时间和地点,各自身怀独特激情的人,一点一滴积累而成的。受限于具体情况,科学会沿着某些特定方向发展。量子物理学就是属于这一种。

1

任何时候,只要两个实体相互作用,就会发生“量子纠缠”。这与它们是光子(光的微粒)、原子(物质的微粒),还是由原子构成的更大实体,诸如尘埃、显微镜、猫或人,完全没有关系。不管这些实体离得有多远,只要它们不再与其他东西发生相互作用,量子纠缠就会一直保持作用。

但是,亚原子粒子的运动确实受到量子纠缠的支配。当它们相互作用时,量子纠缠就开始了,在这种情况下,它们失去了独立的存在状态。无论它们相距多远,只要其中一个受到调整、测量或观察,另一个似乎就

(2022-06-07 16:15)

文/姚斌

1

如果说尤瓦尔·赫拉利的三部曲(中信出版社十周年畅销纪念版)中的第一部《人类简史》概述了人类的过去,审视一种几乎微不足道的猿类怎样成为地球的统治者,第二部《未来简史》中讨论了生命的远期愿景,思考人类最后可能会如何成为神,智能和意识最终又会走向怎样的命运,那么第三部《今日简史》中则聚焦人类命运大议题。这个大议题包括科技颠覆、生态崩溃和核战争,着重于已在迫在眉睫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危机。其中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正在颠覆原有的社会结构和分配方式,数据成为最重要的资源。

赫拉利发现,人类思考用的是故事,而不是事实、数据和方程式,而且故事越简单越好。人类相信,故事能够解释人类过去、预测全球未来。在《今日简史》中,赫拉利着重讨论“自由主义故事”。从20世纪40年代到80年代,自由主义故事就成为人类了解过去的主要指南,未来无法取代的使用手册。在自由主义的故事里,讴歌着自由的力量和价值,人类为自由而战,让自由站稳脚跟,民主政权取代了残酷的独裁统治,自由企业克服了经济上的限制,学会了独立思

文/姚斌

如果说尤瓦尔·赫拉利的三部曲(中信出版社十周年畅销纪念版)中的第一部《人类简史》概述了人类的过去,审视一种几乎微不足道的猿类怎样成为地球的统治者,那么他的第二部《未来简史》则讨论了生命的远期愿景,思考人类最后可能会如何成为神,智能和意识最终又会走向怎样的命运。

1

过去几千年来,人类始终需要面临三大问题:饥荒、瘟疫和战争。它们永远都是人类的心头大患。但就在第三个千年开始之际,人类似乎已经成功地遏制了饥荒、瘟疫和战争。从过去不可理解、无法控制的自然力量转化为可应对的挑战,而且通常都能成功。因为成功,也因此孕育了野心。今天人类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繁荣、健康与和谐。

从人类过去的记录与现有价值观来看,接下来的目标很可能是长生不死、幸福快乐以及化身为神。这三个议题有可能被预测成为21世纪的目标。然而,这三个目标(a)是21世纪“人类整体”可能会做的事,而不是大多数人直接参与;(b)这仅仅是一项历史预测,而不是政治目标;(c)追寻并不代表就能够得到,历

(2022-06-05 15:45)

文/姚斌

要想成功,就要努力建立格栅思维模式。然后学会以善于联系、多学科并用的方式思考。查理·芒格先生很早就告诉我们,一旦这些格栅思维模式深植于你的大脑中,你就拥有了解决任何问题的百宝箱。“你就能够把握解决整个问题的方法。你所需要做的只是了解它,养成正确的思考习惯。”这或许就是湛庐创始人韩焱女士的新书《把思考作为习惯》的由来。

成功的思维会让我们事半功倍,而错误的思维则会让事倍功半。韩焱女士认为,高明的经营者的思维方式已经从“发现变化”过渡到“发现变化的趋势”。只有持续不断地独立思考,自我迭代,才能看清局势,把握方向,匹配不断变化的时代。同一个问题在不同环境下就需要运用不同的思维方式去解决。有时问题比较复杂,就需要转换多种思维方式。在复杂多变的现实中,没有哪一种思维方式永远行之有效。因此,必须因地制宜,具体问题具体方式。谁掌握的思维方式最多,谁就更有可能找到复杂问题的解决方法。

为什么有的人十分容易陷入失败的境地?根本原因就在于“无知”。这种的“无知”按照康奈尔大学教授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