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涵涵
涵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463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宝玉坐在黛玉屋中正说着话,湘云闯了进说:“爱哥哥、林姑娘你们天天见面还嫌不够,我好不容易来了也不陪陪我。”说着拉起宝玉的就往外走。

    黛玉望着湘云笑咯咯地说:“呀,几长时间不见了,就变成爱哥哥了,往后再见面还不知是什么哥哥。”

    “你也是说惯了嘴,你不担心她也咬你。”宝玉看了一眼宝玉说。

    湘云噘着嘴,叉着腰,气鼓鼓地说:“林姑娘嘴不饶人是出名的。但是我说一个,你可有话说她,我算服了你。”

 

    宝玉说耗子精取笑黛玉,宝钗又说宝玉在元宵晚上元妃来省亲时不知“绿蜡”之典。宝玉本来担心黛玉睡多了,得了病,见黛玉坐在一起说笑,也放心了。

    突然,隔壁宝玉房间放来李嬷嬷的叫骂袭人的声音。黛玉说:“你妈妈也是的,袭人平时多尊重她老人家,她老人家还这样……。”

    宝起身往外走,宝钗拉着他的手说:“你妈妈年纪大了,老糊涂了,你多理解她吧。”

    宝玉点了点头,和宝钗、黛玉回到自己屋里。李嬷嬷用拐杖敲得地上咚咚响,大声骂着袭人道:

     宝玉来到黛玉屋里,黛玉正微闭眼躺在床上。宝玉走到跟前伸手推黛玉,笑着说:“整天睡觉,小心睡出病来。”黛玉知道是宝玉,把身子往里挪了下,背朝宝玉,说道:“昨儿晚上没有怎么合眼。你走开些,让我睡一会。”

    “我俩枕一个枕头,说说话吧。”宝玉说着就要上床。

     “放屁,”黛玉翻身坐起来说,“外间有枕头,你去拿来,靠在对面床头。”

      宝玉到外边去了,回来说:“那腌臜的枕头,我不要。”

 

    为了迎接元妃省亲,贾府上下一片忙碌,凤姐又尤其忙。宝钗与黛玉、宝玉到王夫人房里坐了一会,不是有人找凤姐拿钥匙开库房领细纱,就寻凤姐安排人收亲朋好友送来各种金银礼物。王夫人也没有空闲说话。宝钗只得和黛玉、宝玉到贾母屋里去坐。

    贾母知道宝玉近来因为秦钟夭逝,心情郁闷,总想法使宝玉开心,有时还要下人陪着宝玉到园子里去散散心,现望着宝钗、黛玉、宝玉三人走进屋来,高兴得眯着眼,笑着说:“你们姊妹间就是要多在一起走走。”宝玉、黛玉听了两人不由相视一笑。

    客官知道为什么笑。原来两人刚进王夫人的屋之前还闹了一曲。贾政带众清客和宝玉游大观园,各处景致要宝玉题匾对,宝玉不负众望,

(2024-04-09 21:37)

    近日,读了英国女作家艾米莉勃郎特写的《呼啸山庄》一书。《呼啸山庄》讲述了发生在英国十九世纪一个偏僻村庄有两个庄园,一个是呼啸山庄,一个是画眉山庄发生一段凄婉悲壮,动人难忘爱情故事。

    故事主人翁叫希刺克厉夫,是一位被遗弃的孤儿,在很小时候流浪到伦敦街头,几乎快要饿死时,被呼啸山庄的主人恩萧先生发现,并把他抱回了山庄。恩萧先生有一双儿女,儿子叫辛德雷,女儿叫凯瑟琳。自从希刺克厉夫的到来,打破了家庭平静。老恩萧同情希刺克厉夫,想用对待自己子女同样爱来抚

    贾政正与众清客在书房闲聊,贾珍进来说道:“省亲园子工程已经完工。大老爷看了可以,现等老爷看过后,还有什么修改处,再是请老爷把各处匾定下来。”

    “园里工程好定,只是这各处匾额题对还真有些难办,”贾政边说,边站起身来,若有所思,捋着胡须,走到房中间来回踱着方步,“按理所说,这匾应有娘娘赐题才对,但是元妃并未游历,如何虚拟;但是若大观子没有匾对,游玩起来甚觉无趣。”

    众清客中有的站起身来笑着说道:“这匾对断不可不题,亦断不能定。我们众人先合议下,世翁择优取之,再请娘娘定下。岂不是两全之美策。”

 

    秦钟宝玉陪凤姐在铁槛寺照应一番后,一起回城。宝玉的书房已整理好,只等秦钟来陪着夜读。只因秦钟身体虚弱,天冷受寒,加上与智能几晚幽情缱绻,回来后,茶饭不思,头晕目眩,卧床不起,宝玉只得作罢。

    凤姐应了馒头庵老尼静虚所托之事,已令来旺先进城私下找到主修文书的,假托贾琏之名,撰得密信一封,送到一百里外长安节度使云老爷府上。云老爷姓云名光,早已仰慕贾府盛名,全力效劳。原长安县守备只得忍气呑声,收回来聘礼。没想到贪财的张财主生了个念情重义的女儿。金哥听了退了前夫,一气之下,拿了条白汗巾自缢身亡。那知守备儿子听了金哥死了,二话没说,也投河自尽了。张家和李家到头来落得个人财产两空。倒是凤姐白得三千两银子,无不欢心。从此尝到甜头,胆子越来越大,背着王夫人、贾琏又干了多少这种事,此是后话。

 

    秦钟宝玉陪凤姐在铁槛寺照应一番后,一起回城。宝玉的书房已整理好,只等秦钟来陪着夜读。只因秦钟身体虚弱,天冷受寒,加上与智能几晚幽情缱绻,回来后,茶饭不思,头晕目眩,卧床不起,宝玉只得作罢。

    凤姐应了馒头庵老尼静虚所托之事,已令来旺先进城私下找到主修文书的,假托贾琏之名,撰得密信一封,送到一百里外长安节度使云老爷府上。云老爷姓云名光,早已仰慕贾府盛名,全力效劳。原长安县守备只得忍气呑声,收回来聘礼。没想到贪财的张财主生了个念情重义的女儿。金哥听了退了前夫,一气之下,拿了条白汗巾自缢身亡。那知守备儿子听了金哥死了,二话没说,也投河自尽了。张家和李家到头来落得个人财产两空。倒是凤姐白得三千两银子,无不欢心。从此尝到甜头,胆子越来越大,背着王夫人、贾琏又干了多少这种事,此是后话。

 

    王熙凤送灵到铁槛寺,晚上带着宝玉、秦钟等人一起去了馒头庵。馒头庵与水月庵一势,离铁槛寺不远,因庵中馒头做得好,被人们称作馒头庵。

    庵中主持静虚老尼带着两个徒弟智能智善在大门前欢迎凤姐一行。智能见了凤姐主动上前来搀扶。一段时间不见,智能越发长得高挑漂亮迷人了。秦钟在一旁看得眼都直了,宝玉用胳膊肘碰了秦钟一下,狡黠一笑,秦钟才如梦初醒,一脸绯红,跟着大家一起进了庵门。

    “师傅这段时间怎么也不到府上去了。”凤姐问道。

    

    凤姐受贾珍之托协理秦可卿丧事,细想起来,总结出宁府管理上的五大弊端:一是人口混杂,财物贵失;二是事无专管,互相推诿;三是需用不清,滥支冒领;四是任无大小,苦乐不均;五是家人纵豪,有脸的不服铃束,无脸的不思长进。

    宁府总管赖升把管事婆子媳妇们召到一起,说:“珍大爷已托那边府的琏二奶奶来帮助管理内务一个,她可是出了名的烈货,脸酸心硬,不讲情面,大家宁可辛苦这个月,早点来,晚点走,别碰到点子上,把老脸丢了,就没意思了。”

    “说的很是。”众人都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