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万行
万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9,198
  • 关注人气:3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猫们饿了,它首先会与你招呼。告诉你它饿了。

  

如果你正忙,或者你不忙却忽略了它们的请求,它们就会用另一种方法来提示你。它就会站到你的腿上,进一步地告诉你它饿了。 

 


你再耳背,就会有下列现象出现: 

   


第一、满地奔跑。用奔跑来表达身小的存在感。因为跑得你烦了,你就



一天的琐碎也就罢了。

早晨涵清就到我枕边看了我好几次,我微睁着眼看它怎样,它是等我醒来。但见我没有睁眼,它也就没有动作。涵清毕竟有高贵的品质,它一般是悄悄地待。待我的腿稍微动了一下,这可暴露了我的现状,涵清迅速从地板上跳起来,拖长身体抱着我的腿不放,哇哇叫着,把我往食碗边拖。它爷爷早起来了,它不找他是因为爷爷给的不如奶奶给的。

 

(2013-01-12 01:06)

己经习惯了在阴台上望窗下了,类似于怀春的少女望那少男必经的道路。那天阳光好得出奇,而我放置在实验楼窗下的那个猫窝里,并没有安放着灰咪淡定的身影。几次定睛,结果都一样。



阳光很好的白天,灰咪是睡在那里的,一动不动,直睡到天黑,然后回垃圾筒里侯它的晚饭。

 

 

(2012-10-15 23:30)
标签:

杂谈

猫王最懂道

 

小白洗澡的表现,是猫界的典范。它不仅知道程序,而且就算放到水中没有人管制,它也会自个儿站着。第一遍洗完,尽管它己经不耐烦了,它还是站着等着接下来的淘。淘完它会自己跳上洗衣机,对着镜子等着吹风。有时候你不给它吹风,它就会要求。

无可奈何的是,这样的乖乖,它己经老了,老得不能再洗澡。夏天我给它洗过澡后,它整整感冒了一周。我就再也不敢洗。所以,现在的局面是,把涵清与它放一起,小白就是只灰猫。灰就灰吧,娘不嫌。老就老吧,照样是猫王。猫界依旧得拥戴。

别看它腿脚不利索,眼睛不得劲使,整天呕吐不止,但它依旧是威风猫王。这其中的原因,是因为它懂道。

 

话说这天,是个凄迷的秋雨夜。这样的天,我的心是难平静的。中午买了两根火腿,卖火腿的人问:又买上喂猫?恩。雨天可怜,得吃点别样的。灰子一根,妞儿一根。算是午餐交代了。

 

 

(2012-05-31 22:35)

雨点说下来,就从天空批发来了。原来在风里裹夹着,后来,风走了,留下了雨。雨点落在屋顶上,盖楼的铁板如鼓一样响着。点点滴在我心上。

有雨,无电。这光景真是原始。我在屋子里拿着手电来回走,找粮,找火腿,找包,找伞,找长裤,找鞋,找外套。它们也懂得避雨。我在天快黑的时候,看见草间窜出了灰咪,它一定是躲雨。

四只我的都在地下室。它们喜欢听雨,那里更近便。四只非我的,是不是在园子里,我不知道,但我必须下去。手电雨伞粮包。雨急着下。我就下去了。

在园子里找,显然没有。在车棚里找,据说没有。车棚大姐说不在。就到邻近的单位找,也没有。都避雨去了。它们不在。它们自然不会在园子里一任雨淋,但晚饭却没有了着落。

每当下雨的时候,我就格外的心焦。我就会早点去,送点好滴。但今天,它们不在。冷雨里,冷肚肠。想一想是份凄凉。

绕了一个圈,它们不在,我没有办法。回到地下室,除了乌龙,其余三只从窗外跳回来。它们站在阳台下观雨还是看娘

标签:

杂谈

丈夫是那种朴实无华的人。这让我活得很轻松。我无需华丽地穿着,无需紧俏地做发型,无需花大价钱忙着把脸上抹东西,无需紧急地赶那俗气的时髦。总之,我还可以活成一只自在的林间逸鸟,虽然只清苦地以树籽为食,但也乐得无官约束、无人欺负,有翅能飞,蓝天也可以说是自家的。

 

这样的我,站到女人堆里,人是看不见的,甚至忽略得不如一股扑面而过清风。于是,我就脱离了人堆。我进入了书堆。十年夜读不是白的。在人堆里,家长里短也不会怎样地长进自己。那么,读书,一直就是和某个领域里的高手对话。因为书是不能抄的,能写本书的人,对于他写的领域里的东西,一定是有所长的。

 

十年夜读给我的,一是脱离了人群。一是充了电了,机器却要报废了。但报废的机器也是有电的。不能说有多少电,但只要充,总还是有一些的。十年夜读,我对人生的了解不再片面。

那天我的好友,我是她的孤岛、她也是我的孤岛级别的好友,她告诉我:这个世界,只有我与老孙知道你

(2011-09-15 21:55)
标签:

杂谈

 

曾经不解了很多年,猫夜间出去究竟在忙啥。当年,就是小白还是个翩翩美少年的时候,我发现它黄昏时候,会到还有夕阳体温的草间,卧着慵懒。绿的草,白的猫,七彩晚霞,我心目中的绝世风景一道。

小白长大了。每个夜晚照例在出去。如果你一夜不开门,它就叫一夜。除了伤到绝无战斗力,能有家忍呆一两夜,其余的夜晚,不出去就白活了似的。

我知道,夜间是人的夜晚,可那是猫的白天。但我不知道猫在它们的时段上有什么作为。

悬念了五年那么久。

 

后来我发现了猫界大男人小白的疆域寥阔得不俗。我终于灵光一闪:猫在夜里,不是创业,便是守成。有江山的,一如有自家公司的人,得守成。无江山的,一如打工族,得创业。有女人的,一如人类有女友的,要约会。没有女人的,也得到公共场合,去寻觅。猫也一样。所以,凡是猫,除了特别没有条件的,它就要夜间出去。猫夜间出去,等于是人类社会的人等,接触社会。如果一只猫夜间安

标签:

杂谈

    





     我国有五福之说。五福之首是寿。五福的第二位是富贵。

     富,没有人会不想富。贫穷是种无奈的状态,至多是种不太在意,君子固穷。

 





    憨傻的小白与聪明的黑妞,它们于两年前的七月二十六日前,在人世间开辟出一块猫世间,上演着它们的爱情绝唱。白的猫,是白郭靖。黑的猫,是黑黄蓉。



 

标签:

杂谈

  夜深了。我去丢垃圾袋。路上有些灯,在远处。近处一片黑暗。大多数人家睡了。从楼后,绕道到楼前,再往东走,校门与我们的楼的中点上,有个垃圾池。有狗在叫。我一个人,一个人。说过那天听了音乐不敢在夜晚去出了,但现在,老公不在家,丢垃圾必须由我来做。我就惶恐地往前走。听着自己的脚步声,想入非非。似乎身前身后都有问题。

  紧紧地往前走。那垃圾一丢,又紧紧地往回赶。盘算还有几家人家没睡。

  突然间觉得眼前晃着一团黑。定睛的时候,那团黑就停在脚边了,故意蹭了下我的腿。我的黑咪,它一直跟着我。只是我没有发觉而己。现在它发现我不知道它跟着,就提示我了。

  我附身抱起它来。它就乖乖地站定让我抱。仿佛这一路尾随就是等着这场拥抱一样。现在黑咪己经没有了最初来时的狂野。它不再吼吼,不再乱发脾气嫌饭桶没有带饭。总是温柔地等着我摸,与乌龙争宠在我怀里呆很久。黑咪也知道了贴脸,它总会在我抱住它的时候,自动扭过脸来,与我贴脸。随着我说一声亲亲,它就递过脸来。

   黑咪的脸美,它的身材不美。如果它竖立起来,就是一个保龄球瓶。那个与头足不相随的大肚皮,就是瓶身。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