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爱智求真敢问真
爱智求真敢问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6,700
  • 关注人气:1,2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What is an educated man?

It is very often seen that two people fought on the street just as a result of a dispute over a parking place, and one was shouting to the other one: Come on, you are an educated man?” What is an educated man?

标签:

杂谈

一般人认为,最终独身的人,要么是被别人挑剩下的,要么是太挑剔别人把自己剩下的。

在力学学科的历史上,有一批很有名的学者,他们的独身也可能不属于这两种情况,而是迷恋于自己的事业。正因为他们对待事业,比霍去病“匈奴未灭,何以家为”,比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还要更执着。牛顿说:“对于我来说,世间任何荣誉和地位都比不上推进科学。”顺治皇帝在表扬钦天监正汤若望的碑文上说他“不婚不宦”“敬业奉神,笃守弗忘”。正是由于他们这种敬业精神,所以才事业有成而青史留名。他们

标签:

杂谈

导引:感谢校内刘淋嫄同学的分享链接!

Weierstrass函数的表达式如下:
http://fmn.xnimg.cn/fmn037/20091219/1210/b_large_ghnz_21c4000059772d0b.jpg
此函数处处连续但是处处不可微,原理与卓里奇习题上的Van der Waerden类似,分形的思想,但是老魏这个我不会证,大家看看热闹就好了...

我们知道连续可微函数虽然整体图像可以很复杂,但是不断将图像放大后总能近似于一条直线,如下面这个函数(四幅图为不断放大的函数图像):
http://fmn.xnimg.cn/fmn038/20091219/1220/b_large_81ZC_08a400005db92d12.jpg

然而,我们华丽的Weierstrass函数(此处取a=1/2,b=3)在任意小的局部都和整体具有相同的复杂性,下面四张图大家看仔细喽:

标签:

杂谈

导引:今天早晨8:30到下午的18:50,才把《数学分析期末试题》批改完毕,特别累!王博:60;郝冬磊:64;任鲁晋:72;曹博:64;藏博:74;张宗浩:93(卷面成绩90,是很不错的成绩)。其实两个班级一共是24不及格的,但是导师挽救了5个(杨弘名、郭志宣、胡丛伟等,当然是在原则之内的)!很想勉励挂科的同学们:《数学分析》挂科的同学们:你们要有继续学习、拼搏的斗志!(当年我的数学分析学的可不如你们好哇。)

挂科名单:

信息计算科学09-1班:

苏志华、李蒙、武彦星、徐傲、孟和巴图、王倩楠、李菲、刘大川、张迪、雷勇。

信息计算科学09-2班:

王晓亮、刘国强、张艳萌、

标签:

杂谈

我这辈子最大的一个失败,是向学校推荐了一位不成器的海归。尽管过去了很多年,想起来还有点心有余悸。这位老兄在美国多年,博士毕业后在美国已经有了正式工作,不过拿的还是中国护照。由于“911”的缘故,一时回不到美国去了。在申请湖南大学职位之前,已经在中国科学院两个研究所和另外一所大学工作过。
这位海归拥有一般人根本无法比拟的显赫出生和学术背景。简历中从中学、大学、研究生经历中一系列令人眩晕的记录,连我这位老江湖也无法自持。例如,他拿的是UIUC凝聚态物理博士学位。凝聚态物理是物理学中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二级学科,而UIUC的凝聚态物理专业一直雄居全美第一,当然是国际上物理学研究的重镇。看到他的求职材料,我当时急切和兴奋的心情,只有“跣足而出”可以形容。如果不能及时引进,简直天诛地灭。仅仅靠数个电话,我就决定向学校全力推荐。要求学校所有的正常手续都从简,连正常的见面、试讲等必要的程序也免了。我和他大学同学交流过,他告诉我,

标签:

杂谈

 导引:任晓丹博士是同济大学与德国某所高校联合培养的博士,任博士的方向是土木工程的混凝土结构研究,此文是任博士的硕士论文致谢,虽然文章短小,但足见作者的感情真挚、文采横溢,是少见的美文!

    人们形容岁月的流逝总是喜欢用“无痕”,的确,岁月的流逝总是让人觉得匆匆而难以把握。可是回首往昔,岁月虽是无痕,却总是经过,经过便有了距离,在这段人 生历程上--或长或短、或直或曲--总是有一些熠熠发光的点伴随着岁月的流逝如水落石出般凸现出来,令人久久不能忘怀。行文至此我不禁掩卷沉思,思索三年 的硕士生活,思索我来到同济后的日子。

    我并不是一个善于忘记的人,然而任由我搜索记忆的每一个片断也无法拼凑起来同济的那条路,只是依稀记得经过了教室里的旷日持久

标签:

杂谈

   导引:这是北京大学谢广明教授的一篇随想日志,对于想读博士的同学很有益处。

   每年招生我都很重视,都要下很大的功夫,花费很大的精力,目的无非就是为了能够招到更多更好的学生。
   今年由于名额很少,我根据情况,确定只招硕博连读的学生。这样的情况下,学生真的很难招。首先很多很好的学生都直接出国读书了;其次,很多学生只想读个硕士就工作;再次,我就是一个普通老师,没有名气,很少有优秀学生优先考虑我;最后,我们的专业名字不好,几乎所有控制理论与控制工程专业的学生都不知道一般力学与力学基础也是他们可以考虑的研究生专业。
   我几乎会对联系我的学生都进行回复。不合适的学生我基本都会明确告诉对方,让他们赶快联系其他地方。感兴趣的学生,我首先会告诉他,根据目前的招生形式,我只愿意招愿意读硕博连读的学生。如果他还想申请,我就会继续了解他的详细想法,比如为什么读博,对读博士怎么理解,博士毕业之后如何打算等

标签:

杂谈

导引:这两天从图书馆借到了一本由科学出版社出版,许志才、殷志祥、许峰编著的《现代数学基础》,在该书的259页提到了富有传奇色彩的年轻法国数学家、分形理论的创始人B.B.Mandelbrot,有人译为曼德尔布罗特,有人译为曼得勃罗等等。【有机会一定要看看该书,写得非常好,面向的是工科博士】不管怎样他是个值得了解的人物,然而,就目前来讲我们对他的了解还很少,甚至还不够准确,我就在不同的书中看到了他的不同的身世,不知哪个更准确?!还好,北京大学的刘华杰教授给我们提供了比较丰富的资料。有机会看看Mandelbrot的经典著作《分形图:形状、机遇和维数》。

 

(2009-05-08 18:49)
标签:

杂谈

 

         朱捷教授全家照(拍摄于松花湖,舒婉婷提供照片)

 

标签:

杂谈

形如

dy/dx=P(x)y2+q(x)y+r(x)

的方程被称为里卡蒂方程,它在常微分方程的早期历史中引起很大的注意。意大利数学家里卡蒂在1724年给出了它的特殊形式,后来引起许多学者的研究,如伯努利家族、欧拉和达朗贝尔等。对这类方程的研究不仅有助于求解二阶方程,而且提供了降低常微分方程阶数的方法,这将是处理高阶方程的主要方法。达朗贝尔在1763年给出了它的一般形式,并首先称之为“里卡蒂方程”。1841年,法国数学家刘维尔证明了里卡蒂方程一般不能通过初等积分法求解,他的工作使常微分方程的研究方向发生转移。

学术报告:On the *-Riccati Equation XAX*+XB+CX*+D=0

报告人:Eric King-wah Chu  (Monash University, Australia)

报告地点:厦门大学数学学院实验楼105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