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催泪热评墙
催泪热评墙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7,573
  • 关注人气:1,2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5-06-08 09:38)

作家作文类似恶搞
沧浪客


    总是认为,每年高考,考罢语文当天,邀约作家与应届高考生同题作文,是个令人尴尬的坏创意。作品与作文,原该一样却不一样,这可能是咱们语文教育的悲哀,只不过,此一传统从科考那儿沿袭下来,已经拥有千百年的悠久历史,也着实令人伤感,难怪唐代屡试不第的著名诗人贾岛会写出《下第》这样的诗:“下第只空囊,如何住帝乡?杏园啼百舌,谁醉在花傍?泪落故山远,病来春草长。知音逢岂易,孤棹负三湘。”
    我是想说,姑且不论写出《本草纲目》的李时珍三次落榜,连童子试都考不过关的郑观应却撰著了《盛世危言》,单说贾岛、张继、蒲松龄、吴敬梓等大诗人大作家,终其一生,就硬是没把自己的“高考作文”弄及格过……由此观之,作家们写的高考作文,在阅卷老师眼里,也未必前程远大。
    于是问题来了:旧时科考的八股文,题目一律出自四书五经,文体则由破题、承题、起讲、入题、起股、中股、后股、束股八部分组成,还必须得用孔子、孟子的口气说话,四副对子平仄对仗,不能用风花雪月的典故亵渎圣人……也就是说,贾岛和蒲松龄他们,或者“入股”不够

老昆明:记忆的街和街的记忆
姚霏


    只要历史不以跳跃式,或者说不是以断裂的方式演进,那么任何一座城市,无论人间风云如何变幻,它的街道,肯定都最能遗传其原始的基因。当城门、城墙那些古城元素都消亡殆尽之后,老街或许只须换上一套时新的着装,便能顽强地存活。譬如昆明的老街,从元、明、清时代的“三坊十八铺”到民国时期的6区488条大街小巷,尽管在数量、功能甚至名称上,一直都在扩容和流变,但大体上,其“今生”的身上,总隐现着其“前世”的模样。
    我的意思是说,街道是有记忆的,你可以毁灭它,但永远也别愚蠢地以为你可以从一座城市的记忆里将它删除。即便像今天,我们壮士断腕地把大街小巷和连同它的小伙伴们,用挖掘机、推土机集体消灭,但至少,在随后的历史中,只要这座古城还没有被彻底毁灭,它们都将在文字、影像以及代代相传的口语中,作为证据提供给后人反思。就像在影像缺失、文字阙如的时代,昆明的老街们,依靠传说存活到了今天一样。
    但很显然,是时候浏览和刻录我们记忆中的昆明老街以及老街的记忆了。在商品经济大潮的涤荡之下,它们事实上已经气

标签:

杂谈

伦敦的八卦和闲篇

沧浪客


    第四个比赛日,看陈若琳/汪皓、雷声、林清峰和叶诗文们砍瓜切菜地摘金,轻灵浩然,酣畅淋漓,本来我是想由衷地自豪一把夸耀一番的,但还没等发出声来,我们的前方解说和评论嘉宾,就举重若轻地使用了“空前绝后”、“创造奇迹”甚至“改写历史”等宏大词汇,弄得我眨巴着无知的眼睛,直接就失语了。
    虽然性质不同,但很奇怪,前一天无辜的小姑娘周俊创造中国举重队前所未有的“羞耻记录”时,咱们举重界最权威的专家立马诠释说:“奥运史上,尚无B组第一名的成绩,能胜过A组前三名。”然而话音未落,“朝鲜黑马”温熙哲马上就上演了“B组奇迹”,夺得了男子56公斤级举重金牌……当时我的哑口无言,与此番欲赞美却无语的尴尬,竟然完全相似。
    所以不如扯点八卦和闲篇。
    伦敦奥运迄今为止最拉风的八卦,无疑是让英国BBC解说员给扯出来的。那个家伙在他们女王的外孙女扎拉·菲利浦公主出战马术比赛时,拍马屁的功夫简直是登峰造极:“公主出来了!哇!公主出来了!我打赌每个男人看见她都像看见蝴蝶一样!”问题在于,男人们

标签:

杂谈

追问奥运情怀
沧浪客


    伦敦奥组委没有承认,他们把启幕时间安排在20时12分,寓意2012年,是学咱北京奥运将揭幕时间定于20时08分,暗含2008年的意思。当然这种纯属抖小机灵的举措,让他们模仿了也无关痛痒,与我泱泱华夏相比,英国钱少人更少,决然玩不出咱北京奥运开幕式那形式大于内涵的排场,所以我对他们会不会盖过咱4年前的奥运风头毫不担心。
    不过,与前一届北京奥运的“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相比,这届伦敦奥运会以“奇妙岛屿”为主题,的确是玩弄机巧且占了个大便宜。咱们放眼全球面面俱到,人家却只立足岛屿,冒着被企鹅、北极熊等“地球村民”抗议的风险,直接把高山大河南极北极等许多这个地球不可或缺的东西屏蔽,理由却相当简陋:省钱。
    更不可理喻的是,伦敦奥运会开幕式的总导演博伊尔在透露他们只花费了2700万英镑(约合2.68亿元人民币)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搞得地球这边的我们一片哗然——4年前咱那开幕式,花了多少钱啊!虽说近些年我们政府的巨额支出,基本上都是云山雾罩,说不清也道不明,但据当年国家审计署发布的第8号权威公告,至少也是花了8

标签:

杂谈

人人都是伪奥迷
沧浪客


    就广泛性而言,奥运会无疑是全球最大的体育盛会。与之相比,恐怕也只有号称“世界第一运动”的足球世界杯堪与比肩。但正如世界杯期间,无数连越位是个什么东东都没整明白的“伪球迷”,倒比真正的铁杆粉丝更来劲一样,玩儿的就是一把疯狂。从这个意义上说,每届奥运会,虽然都有数以百万计的各类肤色的人前往举办国凑趣,全球至少还有几十亿人次通过电视转播观看,个个都装出一副“奥运控”的样子,但其实,大家都是伪奥迷。
    还真不是故作惊人之语。就像我这个从1984年就开始观看第23届美国洛杉矶奥运会的一介“老奥运”,迄今已经历7届28年了,但若有人乍猛问我,当今的奥运会一共设置了多少项目,其中有多少大项多少小项,拢共有几块金牌?作为一个“迷”,诸如此类的问题应该是幼稚得近乎弱智,但我面对它们,指定像个白痴,猝然间哑口无言,或者顾左右而言他。之余,详查资料,方敢出门,作百度状,作谷歌状,与人炫夸:伦敦奥运会一共设置了26个大项、302个小项的比赛,也就是说,如果不出现并列的话,全部金牌数是302块,奖牌总数则是302乘以3;虽然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是28

标签:

杂谈

特郎斯特罗姆诗抄及赏析

姚霏/编撰



    本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是一个捕捉意象的高超能手,善于在看似平常的日常生活事物中撷取丰富而新颖的意象,经过诗人的提炼和巧妙的运思,或直接进入诗篇,或构成引人联想的隐喻,用外在意象的繁复表达内在隐秘世界的沉思,努力抒写内心、下意识甚至梦景的自由流动,使他的诗能够在短小的篇幅里,产生幽深的神秘感和极大的冲击力。他的诗的意象,往往来源于对周围自然界的锐敏观察,寓意丰富,精炼简朴,在意象营造的世界中,诗歌语言具有极强的张力和穿透力。
    但诚如特朗斯特罗姆自己所言:“写诗时,我感受自己是一件幸运或受难的乐器,不是我在写诗,而是诗在找我,逼我展现它……更真实的世界是在瞬息消失后的那种持续性和整体性,对立物的结合。”由于语言文字的局限,诗歌翻译,总是最难传达原文意蕴及意韵,故除选登《风暴》《树和天空》《自一九七九年三月》和《序曲》等四首诗供读者鉴赏之外,我们还特别选登了分别由北岛、李笠、董继平三人翻译的同一首诗,以供读者品鉴。
    此外,北岛先生针对李笠、董

标签:

杂谈

1979—2009三十年中国十大诗人之:于坚
沧浪客


    年底了,三百六十行都热闹起来。文学方面,先是,鲁迅文学奖出了个“羊羔体”,搞得网络一片喧嚣。接着是吴怀尧先生的年度“作家富豪榜”在云南昆明新鲜出炉,单一个美国女作家J·K罗琳凭借“哈利·波特魔法”就羞辱了所有的中国作家。再接下来,《钟山》杂志社又组织了十二位评委,对1979—2009三十年以来的“十大诗人”进行评选。说实话,目前的中国文学,仍在难以自处的精神困境中挣扎,基于文学自身的社会评价尚未建立有效的机制,所以关于当代文学和作家真正的评价,即便是秉承“完全公开”的原则,在很大程度上,恐怕都只具有部分统计学上的意义。从这个角度说,或许只有流浪于民间的评选,更稍具说服力。
    我的意思是说,此番《钟山》杂志社邀请敬文东、耿占春、张学昕、何平、燎原、陈超、沈奇、黄礼孩、唐晓渡、何言宏、吴思敬、张清华等12人作为评委,让他们本着透明公开的原则,自我承担责任与压力,审视近30年来的中国诗歌创作,推荐出最有成就的“十大诗人”,或许并不完全精准。他们评选出来的最后榜单,也只能代表他们作为个体文化人的艺术

标签:

文化

存文学:文学是土地的诗篇和山谷的寓言
沧浪客

 

    存文学这个人,另类。从外貌看,他基本上像个种地的,淳厚胖大。听他扯直了脖子吼歌,又感觉像个猎人——整天在苍茫的大山里逡巡,他可以很长时间不吱声,一旦开了腔,却能吓跑豹子。
    然而存文学是个作家,而且是个有着近30年创作经验的哈尼族作家,这就比较令人称奇了。好在,与他交逾20余载,我知道他“表里不一”,不会被他的外貌所蒙混。他其实心细如发,并且是那种特别谦和、特别能够涵容别人的人。比如他认为,眼下咱们“小说沉沦”的主要缘故,是因为我们没有拿出激动人心的作品,这就足使许多同跻汗颜。
    日前,笔者从广西电影制片厂获悉,根据存文学长篇小说《碧洛雪山》改编的同名电影已经完成所有前期筹拍工作,将于春节后到云南怒江实景拍摄——这就是个“话题”了,因为近年来,云南作家的不少作品先后被国内的影视导演相中,被改编成影视作品而广为人们所知,比如夏天敏的《好大一对羊》,影响就不小。但针对这种状况,不少作家评论家并不以为然,反认为云南作家的作品被改为影视剧其实是云南小说创作的悲

(2008-09-04 04:10)
标签:

娱乐

越大越娱乐
沧浪客


    所谓大片,其实就是烂片,这谁都明白。可我就是不明白,现在的人对烂片的承受能力怎么那么差呢?知道《木乃伊3:龙帝之墓》的宣传费用是多少吗?我知道也不告诉你,因为这是它被誉为“大片”的商业秘密之一。
    相信会有人理解我的苦衷:拍电影是个系统工程,拍大片,那可不就是一个系统大工程不是?所以别骂演员,也别骂导演,甚至别骂投资方。骂谁呢?骂自己,骂自己弱智,不领悟当下“越大越娱乐”的游戏规则——有本事,你别看啊,没人强迫你。但你看了,还骂,那你就不仅白痴,而且疯了。
    《木乃伊3》我也是看了的。先是在影院公映一周前看的“枪碟”,没弄明白是咋回事,然后到正规电影院又看了一次,结果还是没有完全弄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惟一搞清楚的是,这部电影制作团队中发挥最出色的就是为影片制作视觉特效的创作人员:绝不亚于《指环王》!比如片尾那段,李连杰的“龙帝大军”出动,千万兵马俑不断涌出,杨紫琼则召唤出亡灵大军对抗龙帝的军队,两军混战之际李连杰驱马杀出,手中杀气之剑直逼杨紫琼,两人在古城墙上展开宿命对决,震撼人心

 

独村老门(短小说)
    沧浪客

 

      村是独村,在东西两个乡之间的大山沟里猫着。离两个乡政府所在地的小镇都是八十多里,就没有一个公然承认它属于自己治下。独村于是类似世外村落,自享刀耕火种和生育之乐,令人邪异。
          也不是什么桃花园。独村有三十多里长的一条路通向北边,路边的石头上有青苔,不知是哪辈辈修出来的,四、五尺宽,坑坑凹凹,可以通小马车。路的这一头是老门家,那一头是一个石膏厂。石膏厂边有个小卖部,老板娘是厂长的婆娘,她卖针头线脑和油盐酱醋。
          三十岁上,老门他爹死了。几乎是在同一天同一时间,石膏厂厂长也被哑炮炸死了。四十九天之后,石膏厂厂长的婆娘把小卖部盘给了新任厂长的婆娘,坐着老门的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