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脑洞故事《实验》​

实验室的所有人都困惑白树怎么考上的研究生,因为他看起来实在太弱智了。

虽然他能恰到好处地完成教授分配的工作,可除了实验与吃喝拉撒睡,他什么都不做,就像一台待机的机器,挂着弱智地笑容坐在人群之中,一言不发,两眼放空,不断点头。

我们私下谈论他,由他的姓氏和民族联想到许多肮脏的交易。不过大家都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不兴中小学生排挤的那一套,于是无论心里多少mmp,面对白树的时候,大家还是笑嘻嘻。

前两天,一个学姐给我们推荐了一部有趣的纪录片:一个科研小组为了研究南极企鹅的群体生态,制作了一个仿生企鹅机器人,让它扮作走失的企鹅幼崽接近被观察的企鹅群。机器人很快被小企鹅们发现,它们纷纷围着它玩耍、叫嚷。幼崽们的行为吸引了成年企鹅们的注意,它们观察企鹅机器人后,终于把它当成了一个有点古怪的幼崽接纳了它。

我趁吃午饭的功夫用手机看了这个纪录片,被企鹅们萌得直叫:“啊啊啊萌化了!”

笔直坐在我旁边的白树突然扭头,罕见地露出了微笑之外的表情,挑眉问我:“你觉得很萌?”

“不、不萌吗?”我被他的搭话吓了一跳。

他恢复了弱智

标签:

杂谈

​万万没想到,2017年下半年的第一次催婚不是来自父母,而是来自于同辈。

之前吃喝玩乐拉的微信群突然热闹起来,是里面一个姑娘要结婚,我难得冒泡说了声恭喜,就被准新娘追问“有没有对象?”“你28了,还不结婚吗?”“不能光等着,要自己主动找啊!”

当一个人享受爱情的时候,就会像饭了新偶像一样拼命安利,巴不得所有人都跟着一起跳坑。

我跟准新娘说“我不着急”,群里的其他人也帮我说话,说“小餮是不婚主义”“她女权,眼光比较高”“反婚反育”云云,我哭笑不得,还没想好从哪里开始解释,准新娘就已经切入了心疼模式,觉得我是经历情伤后不相信爱情了,使劲儿鼓励我,还给我推荐了一本正能量的书,说是一个博主和老公秀恩爱的书,看了就不会恐婚反婚了。说实话,看了这书,我反而更加坚定,我不着急结婚,一点也不着急。

于我而言,分不清是炫耀还是关怀的催婚我全当好意收。对于别人的好意,我总要正正经经地给一个交代,于是整理思绪之后写这篇文章,说说28岁的我为什么不着急结婚。

——不着急结婚,遇不到合适的人就不结婚——

 

标签:

杂谈

​算不上影评,只是观后感和由此展开的一些小话题。毕竟我是给片子打满分的人,此时的我正在狂热,现在跟我将讲道理客观分析,我只能听进耳朵里听不进脑子里。

首先形容一下我看《大护法》这部动画的感觉:就像我小时候,在济南,夏天,黄昏,平房,窄路,炎热,我左手被我姥姥牵着走,右手拿着一根西瓜雪糕津津有味地舔,这时路过一小院,院里种着棵特别高特别粗的大树,树下坐着一拿着蒲扇的老头,身边围了一群小孩。老头喝口茶兴致勃勃地讲着啥,小孩们听得一惊一乍,我松开了姥姥的手叼着雪糕跑进院子,在不认识的小朋友身边盘腿坐下,瞪大眼睛跟着听起故事来。

这个故事,我不知道主角是谁,不知道开头也不一定能听到结尾,只知道跌宕起伏十分精彩,我姥姥喊我回家吃饭我都舍不得挪地方,虽然人小,但我清楚的知道,这院子、这树、这个老头、这群不认识的小孩、这个没有开头没有结尾主角没有来处没有去除的故事,我能记一辈子。

这就是《大护法》给我的感觉。

我现在想问的是,看这篇闲扯的你,有多长时间没有沉迷一段没有开头没有结尾英雄没有出处的故事了呢?

这个故事有有点画风都不太一致的角色,有漂亮得没话说的水

标签:

杂谈

脑洞故事《实验》​

实验室的所有人都困惑白树怎么考上的研究生,因为他看起来实在太弱智了。

虽然他能恰到好处地完成教授分配的工作,可除了实验与吃喝拉撒睡,他什么都不做,就像一台待机的机器,挂着弱智地笑容坐在人群之中,一言不发,两眼放空,不断点头。

我们私下谈论他,由他的姓氏和民族联想到许多肮脏的交易。不过大家都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不兴中小学生排挤的那一套,于是无论心里多少mmp,面对白树的时候,大家还是笑嘻嘻。

前两天,一个学姐给我们推荐了一部有趣的纪录片:一个科研小组为了研究南极企鹅的群体生态,制作了一个仿生企鹅机器人,让它扮作走失的企鹅幼崽接近被观察的企鹅群。机器人很快被小企鹅们发现,它们纷纷围着它玩耍、叫嚷。幼崽们的行为吸引了成年企鹅们的注意,它们观察企鹅机器人后,终于把它当成了一个有点古怪的幼崽接纳了它。

我趁吃午饭的功夫用手机看了这个纪录片,被企鹅们萌得直叫:“啊啊啊萌化了!”

笔直坐在我旁边的白树突然扭头,罕见地露出了微笑之外的表情,挑眉问我:“你觉得很萌?”

“不、不萌吗?”我被他的搭话吓了一跳。

他恢复了弱智

标签:

杂谈

​万万没想到,2017年下半年的第一次催婚不是来自父母,而是来自于同辈。

之前吃喝玩乐拉的微信群突然热闹起来,是里面一个姑娘要结婚,我难得冒泡说了声恭喜,就被准新娘追问“有没有对象?”“你28了,还不结婚吗?”“不能光等着,要自己主动找啊!”

当一个人享受爱情的时候,就会像饭了新偶像一样拼命安利,巴不得所有人都跟着一起跳坑。

我跟准新娘说“我不着急”,群里的其他人也帮我说话,说“小餮是不婚主义”“她女权,眼光比较高”“反婚反育”云云,我哭笑不得,还没想好从哪里开始解释,准新娘就已经切入了心疼模式,觉得我是经历情伤后不相信爱情了,使劲儿鼓励我,还给我推荐了一本正能量的书,说是一个博主和老公秀恩爱的书,看了就不会恐婚反婚了。说实话,看了这书,我反而更加坚定,我不着急结婚,一点也不着急。

于我而言,分不清是炫耀还是关怀的催婚我全当好意收。对于别人的好意,我总要正正经经地给一个交代,于是整理思绪之后写这篇文章,说说28岁的我为什么不着急结婚。

——不着急结婚,遇不到合适的人就不结婚——

 

标签:

杂谈

​算不上影评,只是观后感和由此展开的一些小话题。毕竟我是给片子打满分的人,此时的我正在狂热,现在跟我将讲道理客观分析,我只能听进耳朵里听不进脑子里。

首先形容一下我看《大护法》这部动画的感觉:就像我小时候,在济南,夏天,黄昏,平房,窄路,炎热,我左手被我姥姥牵着走,右手拿着一根西瓜雪糕津津有味地舔,这时路过一小院,院里种着棵特别高特别粗的大树,树下坐着一拿着蒲扇的老头,身边围了一群小孩。老头喝口茶兴致勃勃地讲着啥,小孩们听得一惊一乍,我松开了姥姥的手叼着雪糕跑进院子,在不认识的小朋友身边盘腿坐下,瞪大眼睛跟着听起故事来。

这个故事,我不知道主角是谁,不知道开头也不一定能听到结尾,只知道跌宕起伏十分精彩,我姥姥喊我回家吃饭我都舍不得挪地方,虽然人小,但我清楚的知道,这院子、这树、这个老头、这群不认识的小孩、这个没有开头没有结尾主角没有来处没有去除的故事,我能记一辈子。

这就是《大护法》给我的感觉。

我现在想问的是,看这篇闲扯的你,有多长时间没有沉迷一段没有开头没有结尾英雄没有出处的故事了呢?

这个故事有有点画风都不太一致的角色,有漂亮得没话说的水

标签:

杂谈

​​

​最近码字群和私信都有一些小伙伴来问怎么写大纲~那我就分享一下自己的心得。

以下内容只是一家之言。我本身只是个扑街写手,跟大家分享一些自己总结的经验,权当抛砖引玉,重在交流吧。

1、要不要写大纲?

写不写大纲看写手的个人爱好和习惯。

我自己的话,10万字以下的内容是不打大纲的,因为字数有限、故事情节和人物的复杂程度也有限,估摸着写就行,有没有大纲都无所谓;

而10万字以上的内容我会拉大纲,第一是为了把比较复杂的故事和人物串联起来;第二是防止忘梗、漏伏笔;第三是方便把握故事节奏;第四是提高写作速度。

早几年的时候,其实我是不打大纲的。因为我是那种“我把故事口头讲一遍,爽过了这个故事就结束了,我不会写(写完)它了”……

后来是什么改变了我的想法呢?是因为我开始挑战长篇的时候,发现超过15万字我就必须得反复回顾前文,否则就会忘梗忘人设……

而且我发现,在脑子里大概构思一个故事跟真正把它写出来是两回事,后者有着独特的趣味和挑战:脑补的内容未免能写出来,脑补的内容未免有写出来的好玩,脑补的内容在

标签:

杂谈

​​

写在前面:本来说好昨天更新的,但昨天身体不舒服就失约了……觉得特别对不起大家QAQ

作为补偿吧,这一篇更新就不弄成付费了。反正3月8号到今天我也发了3篇付费,当时花4块钱买了包月的小伙伴这一波没亏XD~​闲话不多说,开始故事吧,我爱你们❤

前情提要:

46岁的唐淮跟20岁的唐朵朵是一对相看两厌的父女。某次争执之后,两人一觉醒来发现身体互换,爸爸变成女儿,女儿变成了爸爸。

不仅如此,他们还发现,女儿唐朵朵的现任男朋友邱枫,正是爸爸唐淮在网上包养的糖宝枫枫!!!(所谓糖宝,就是通过网站结识有钱人并接受资助、提供相应回报的年轻人。资助糖宝的有钱人叫做糖爹)

这边,唐朵朵亲耳听到邱枫表白“唐淮”,声称从没爱过自己,在“唐淮”面前诉说了自己被父母“教唆逼迫”骗感情的心路历程;

那边,唐淮的三观因为女儿正在使用的卫生棉条备受冲击。他跟女儿通过电话,被科普生理知识突然发现,当初新婚之夜没有流血的前妻

(2017-04-03 19:17)
标签:

杂谈

​​

​少女手里举着偶像的海报挤在人群里,不知挨了谁一手肘,身体一歪,幸好被一双大手扶住,她顺着大手往上看,藏在棒球帽下的是那张她挚爱的脸,是偶像!

少女瞪大眼睛,一瞬间连呼吸都忘了,身体微微颤抖。偶像俏皮地对她眨眨眼睛,比了个“嘘”,转身欲走。少女猛吸一口气,伸手抓住了偶像。

偶像苦了脸,小声道:“放开。”

少女哆嗦着嘴唇说:“带我走吧。”

偶像翻了个白眼,拉着她挤出人群,走员工停车场的通道进入经纪公司。

进入楼里的楼梯间,偶像挣脱了少女。

少女痴痴盯着偶像的脸,颤声问:“我、我能不能抱抱你?”

偶像叹气,跟她谈条件:“抱一下你就走哦?合影签名什么的还需不需要?”

少女使劲儿摇头,扑进偶像怀里,失声哭起来。

偶像被吓到了,他虽然见多了哭泣的粉丝,但扑到自己怀里哭得鼻涕都流出来的,这还是第一个。他手足无措,不太确定地扶住少女的肩,笨拙地问她:“你还好吗?”

“不好,我不好!我、我不想活了……我本来打算来见你一面就去自杀……”少女哭得肩膀一耸一耸,“妈妈把酒鬼爸爸杀死了,被判了死刑……所有亲戚都不愿要我……

标签:

杂谈

​​

​简单翻了翻自己的微博,发现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写过人生感悟之类的东西啦。

仔细想想,好像25岁之前很喜欢写些周记般的人生感言?把自己跟他人相处的小技巧拿出来,好像急需业绩的销售员一样拼命推销:“效果很不错的,试一试吧!”

那时候我年纪小,喜欢热闹,喜欢把身边的稀奇事到处分享,幼稚地、炫耀般地、人来疯似的,迫不及待地想要别人知道:“看,我的生活多有意思啊~活着很有意义哦,你也开心点吧!”

可自从过了25岁,我越来越少这样做了。

25岁之前,我每一年的生日都给自己写一篇文章。有的时候写在日记本里,有的时候发在网上,总结过去的岁月,展望即将到来的人生。除此之外,每一年的年初和年末我都会给自己做年度计划和总结,似乎这样,我的生活就能如自己期待的那样实现和改变。

25岁之后,我厌倦了写给自己的“生日贺文”。我也不再写仿佛永远实现不了的新年计划,不再自顾自地写进行总结……

写给谁看呢?裹着被子玩手机的时候我漫不经心地想,都多大的人了,成熟点吧。

于是我度过了成熟的26岁、27岁。

……老实说,过得并不好。

于是在28岁来临之际,思来想

个人资料
风小餮tie
风小餮tie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34,311
  • 关注人气:1,1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