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蔡的菜园子
老蔡的菜园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13,114
  • 关注人气:4,5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历史

文化

人文

史话

宋朝

分类: 史海漫步

现代史上,北平文化界有著名的“三沈”即沈士远、沈尹默、沈兼士三昆仲,笔者家乡为此专门建有“三沈纪念馆”。无独有偶,北宋时,也有个“三沈”,即沈括、沈遘、沈辽。这里面,大家熟知的是沈括,缘由《梦溪笔谈》这本涉及自然科学的中国最早专著,还源于沈括做人不怎么地道,道德上有瑕疵,是苏东坡“乌台诗案”的始作佣者,此外,沈括还是个不世出的通才,是跨领域多学科的专家学者型人才。令人诧异的是,沈括还是一个怕老婆的主儿,经常被善妒的悍妻家暴。

 

 

标签:

历史

人文

文化

史话

宋朝

分类: 史海漫步

这是发生在宋朝时的一起案件,案件的性质属于敲诈勒索,是一群坏人利用小三和私生子的身份作案,从此案中,我们可以依稀看到宋朝时的社会世相,以及风土人情,也可以感受到宋代司法重事实讲究逻辑推理的办案理念,该案在法官的明察秋毫下渐次清晰,最后推翻了诬告者自认胜券在握的伪证,让作奸犯科者最终受到法律严惩。

 

此案载于周密的《齐东野语》。话说在浙江吴兴,一个风景秀丽的鱼米之乡,有一位姓莫的富翁,虽已年过花甲,却人老心不老,一日酒壮色胆,把一位略有姿色的叫做双荷的粗使丫环给糟蹋了,要说这位莫老头还真是一位百步穿杨的神箭手,双荷居然就有了身孕。眼看着这肚子越来越大,纸里包不住火了,莫老头着急了,他一怕善妒的大老婆发飚;二怕事情败露,大伙耻笑,本来吗,双荷年方二八的年龄足够做他

标签:

历史

文化

人文

史话

宋朝

分类: 史海漫步

说起宋朝的才女们,大家耳熟能详的是宋词婉约派代表李清照,易安居士要说是宋朝才女第二,恐怕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亦有后世粉丝直接冠其为“古代第一才女”,李清照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个人最喜欢她的《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除了李清照,宋代有史可查的还有其他几位才女,如朱淑真、吴淑姬、张玉娘,严蕊等等。这些才女们大多正史鲜见其迹,却在稗官野史和宋人笔记中屡屡出现,朱淑真有一段公案,就是那首《生查子 元夕》的诗,'

标签:

历史

文化

人文

史话

宋朝

分类: 史海漫步

北宋名相王安石的儿子叫做王雱,老子英雄儿好汉。王安石是北宋政坛跺跺脚都能引发官场地震的大人物,而儿子王雱,则天纵聪慧,是个不折不扣的神童,年纪轻轻就在文学界暂露头角,在儒、释、道方面成就斐然,二十二岁高中进士后,一路顺风顺水,从太子中允直做到天章阁待制侍讲,因才华横溢,深受神宗皇帝赏识。

 

据说王雱小时候很聪明,有客到访,指着堂下笼子里关着的獐子和鹿问道,”何者为獐?何者为鹿?”小王雱眨巴着眼睛说到“獐旁是鹿,鹿旁是獐。”客人大为惊奇,觉得这个小盆友不同凡人。其实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呢?兄弟我小时候最怕的数学问题就是鸡兔同笼,净馋红烧兔肉麻辣鸡腿了,谁管多少鸡兔?当然课堂上你要是按照王雱这样的回答,对不起,可以回家请家长了。不过在宋朝,王雱这样作答,那就是货真价实的神童。


 

标签:

文化

历史

人文

史话

宋朝

分类: 史海漫步

仁宗朝时的名臣赵抃,之所以被称为“铁面御史”,有两个原因,其一,肤色黝黑,那脸膛像是被刷了一道锅煤一样,黑中透亮,但此人却面黑心热。其二,他刚直不阿、疾恶如仇,不管腐败分子有多位高权重,他一个也不放过,上至宰相、枢密使、参知政事,下至贪官污吏,仅有名有姓的就有十多位。后世甚至认为,他的不畏强权,敢于碰硬,以及公正廉洁,不在包拯之下,也有人认为包青天的历史原型正是赵抃。

 

赵抃进士及第后多在基层历练,难得的是赵抃虽为幕僚,却长于处理政事,他在通判泗州时,知州昏聩无能,他一面竭尽全力处理好政务,一面巧于维持知州的体面,最终使他的上司能够安然离职。他执法虽严,但也不乏变通,知晓人情世故,能够与人为善,所谓面黑心善。他还成功扑灭了濠州士兵因粮饷问题而差点酿成的兵变,翰林学士曾公亮尽管不认识他,但鉴于其在基层的突出政绩而举荐他担任侍御史,赵

标签:

文化

生活

随笔

健康

人文

分类: 生活随笔

以前,谁劝我戒烟,我和谁急。我说过,戒烟么,多大点儿事?一旦我想通了,就会立马戒掉,这一想,竟然就想了近三十年,好在最后终于想通了,于是这烟也就戒掉了。

 

有人说了,别吹了,戒烟能有这么容易?你能戒掉烟,我把饭戒了。这个赌还真不敢打,我能戒烟,你未必能戒饭,我若搞出一个人命案来,那就不值当了。也有人说,你没烟瘾,自然能戒。乖乖,我这烟龄不算长,如果从上大学那会儿算起,也就二十八年了,算不上老泡儿,但也是盗亦有道的资深烟民了。最高记录是熬更守夜,为了一篇充满狗血的文章,浪费了三包烟,嘴角燎泡,“只为拎着一杆枪,穿过大街小巷去爱你。”那会儿,哥年轻,年轻无极限,有大把大把挥霍生命的本钱。再后来,就曲不离口,烟不离手了,几十年的烟熏火燎,早就成华阴老腔了。


标签:

历史

文化

人文

史话

宋代

分类: 史海漫步

北宋年间,襄阳有个读书人叫做杨孜,这位公子哥家世中落,贫困无依,为了求取功名,辗转流离来到了京师。然而京城却是个销金窟,你就是有再好的学问,但是没有钱那是万万不能的,拜师访友,投宿驻店,以及社交应酬,三两个月下来,杨孜就傻眼了,眼看着所带甚少的银两渐渐告罄,杨孜愁坏了。

 

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杨孜困顿无助,甚至想到了打道回府,明年科场卷土重来之时,有一位天性善良、楚楚动人的风尘女子伸出了友谊的小手。杨孜做梦也没有想到,前几日被同乡生拉硬拽去了风月场所,一晌贪欢之后,却迎得了一位叫做玉枝的妓女无限的垂怜之情。杨孜心想罢罢,春梦一场了无痕,我且暂别佳人,若有缘,明年春天再相见吧。当玉枝满怀欢喜的望见情郎时,却发现这位风度翩翩的青年才俊满腹心事,郁郁寡欢。待问明原因后,玉枝嫣然一笑,”相公不必再为银两发愁,奴家愿将多年积蓄拱手相助,只求相

标签:

历史

人文

文化

史话

宋代

分类: 史海漫步

“去国一身轻似叶,高名千古重如山,并游英俊颜何厚,未死奸谀骨已寒”。这是北宋大臣、词人李师中称赞唐介的一首诗。唐介,仁宗朝著名谏臣,名如其人,狷介耿直,与同朝为官的包拯一样清正廉洁,刚直不阿。唐介以直名震天下,被朝臣称之为“真御史。”

 

唐介这个人,无论是做县令,还是官至御史中丞,都是一样秉公执法,不避权贵,他的眼里时刻容不得沙子,总是在弹弹弹,纠弹贪赃枉法大臣,甚至对位高权重者的道德瑕疵一样绝不放过。李师中所写的这首诗,就是源于唐介对名臣文彦博的紧追不放,文潞公曾经购置蜀灯笼锦献媚于后宫张贵妃,以期邀宠,却事有不密,被台谏集中攻击,首发难者即唐介,后来宋仁宗觉得唐介小题大做,一个是自己宠爱的贵妃,一个是当朝大佬,唐介你莫非因之邀名?于是干脆将唐介贬谪岭外了事,李师中赋此诗兼为唐介抱打不平。

 

标签:

文化

历史

人文

史话

宋代

分类: 史海漫步

滕子京,应该叫做滕宗谅,子京是他的字。他和名臣范仲淹是同年一起高中的进士,两人私交不错。官场上有这个潜规则,一起同过窗,扛过枪,上过炕的,相互间都有灵犀,一点就通,范仲淹也逃不过这个坎,总是在蔽护和提携滕子京,如果没有身居高位的老同学照应,滕子京早就让人在官场上踩成肉饼了。

 

滕子京一生并未做过多大的官,曾经担任过司法部门一个处长,在边远地方当过小市市长。范仲淹为什么看中滕同学?因为滕子京豪爽大气,是个拿银子砸水花眼睛眨都不眨的主儿,他不仅花自己钱大方,花公家的钱更是不含糊。当然,如果滕子京就这点本事,范仲淹肯定看不上眼,滕子京和范仲淹都是坚定的保皇派,政治主张一致,一个比较明显的例子是,两人多次劝说刘太后让位。滕子京更是借皇宫失火,直言不讳的说刘后窃位,是赵宋火德缺位,因而朝纲不振,政失其本。可见,这哥俩一个出主意,一个充当急先

(2017-09-24 15:56)
标签:

阅读

书评

随笔

饮食

文化

分类: 读书感悟

汪曾祺曾经说过“有毛的不吃掸子,有腿的不吃板凳,大荤不吃死人,小荤不吃苍蝇”,算是“吃货”的最高境界了,能把纯粹的口腹之欲与高雅的文化之间无缝链接的,汪曾祺大概算是文化界的第一人了。陈晓卿的《舌尖上的中国》断断续续看过几集,觉得此人功德无量,饮食男女,饮食是第一位的,能行走江湖,挖掘山野中林林总总的美食,且每每让人馋涎欲滴,活色天香,嗅觉、视觉受到极致诱惑,就有一种强烈的我辈中人的认同感。

 

读陈晓卿的饮食文字,没料到比电视里的色香味还更具冲击力,与汪曾祺不同的是,汪氏是形而下饮食,形而上美学。而陈氏则是地地道道的人间烟火,更接地气,舌根上厚积,舌尖上薄发,深入草根之心。无论家常,还是大排档,或是隐藏于阡陌小巷,一经陈氏鉴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