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策马入林
策马入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90,413
  • 关注人气:8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22-03-29 07:25)

“孩不嫌娘丑,狗不嫌家贫。”孩子和母亲血肉相连,从坐胎成形,喝着母亲的血,长成了一个完整的小孩出生。身上流着母亲的血,母子连心,谁生他,他亲谁,别人的娘再俊,也不亲。主人家里再贫,狗也不会离开主人。猫就不一样,谁家拿好吃的喂它,它就住下不走,忘了曾经养它的主人。狗呢,别人给它好吃的,它也吃,吃饱了,还要回到原主人家,大都是这样。

哥哥嫂子家养了一条狗,看家是一把好手,家里不管什么东西在外边放着,它不离半步,生人路过,汪汪警告。有一次,我母亲去喂它,把食碗放下,可能又动了一下,狗误以为要夺它的食,六亲不认,一口咬了母亲的手背,撕出一个三角口子。赶紧去诊所缝好,打了针。把侄子广兴气坏了,连自家老人都咬,抄起什么家伙,把狗一顿好打,最后竟然打死了。狗死得可惜,养这样一条狗也不容易。

我们家养的第一条狗,背上是黑色多、灰色少,肚皮是灰白色,算是一条花狗。我家在村北使麦场、种园,狗子白天黑夜守着,忠心耿耿。大侄女红卫家种

(2022-03-25 20:47)

照相在我眼里很神奇,咔嚓一声,花草树木、男女老少就留下了样相。我十几岁时,和嫂子照了一张合影,这是第一次照相。第二次是二十岁拍的个人照,第三次是二十四岁和同龄闺蜜,照了一张全身合影,手里拿着一本毛主席语录。一九七〇年,大儿子八个月时,我们三口去照像馆照了一张合影。然后是约莫二十年没有拍照片。

一般农村家庭,没有挣钱的门路,能填饱肚子,就不简单,哪有闲钱照相,更买不起照相机。九几年,大儿子毕业几年后买了照相机,陆续给小孩和家人照了好多照片。孙女八个月时,我抱着拍了一张,那时我五十三岁,头发还是黑的。

 

(2021-02-22 23:14)

正月初十竟然二十多度,春时似急躁冒进。冰融太快,释放一堆泡泡,也是水泊里封印的枯草重见天日发出的长啸。冰水透凉,春虫未醒,水下世界昭然若揭,待春雷惊蛰,尔等蠢蠢,必搅起一池水浑。枯木逢春,却无发荣,残冰逢春,归于春波,迨冰未泮,顾盼晶莹。等我拍完,它正软软濡濡化作一汪春梦。

(2021-02-16 09:23)

《你好,李焕英》打动我的,是女儿要为妈妈牺牲:拆散“妈妈”和“爸爸”,因而不再有“我”,避免妈妈未来因自己间接导致的车祸丧生;更是妈妈要为女儿牺牲:为了这个女儿,不改初衷,视死如归,无怨无悔。这个矛盾冲突,对立统一地冲击着物欲世界疲惫不堪又不失柔软的心灵。这作为叙事方式是穿越、是梦境(早期白话小说包括名著都大量运用),而现实中,当改变命运的机会到来,如果需要付出昂贵的代价,你是不是还会义无反顾。所谓真诚、真挚,就是一种承诺,特别是为了履诺而作出的牺牲。直达人心,就是直达理想和诺言。

(2021-02-14 09:00)

棠花睡去我未睡,棠花醒来我已醒。窗外青喜声声唤,案头落瓣点点红。[植悟]677

(2021-01-27 18:09)

(2021-01-14 18:36)

老乡李岩峰一月九日因病去世,享年五十岁,寒风中闻此凶信不由难过。约三十年前我回乡与某中学学弟座谈,初识岩峰。他报考双学士时来见,始交往。听说他为省盘缠,曾夜宿楼道,也是能吃苦的。我时任小编,他的投稿言之有物文通字顺,后来他求职媒体,说这些稿子成了敲门砖。作为中文系才子,其出口成章文采斐然,写报道写讲话游刃有余,乃受器重。他有才气还有勇气,初来帝都街面偶被人欺,敢拉架子硬刚且能全身而退,又听说他手能劈砖,功夫了得。几年前听说他患病,治疗效果不错,孰料不测。多年未见,彼此微信招呼,查最近互动是十二月十七日,离世二十多天前还有心力为人点赞。岩上有峰,峰立于岩,岩有硬核,峰指云天,无惧臧否,阅罢人间,好汉岩峰,渡于彼岸。

(2021-01-14 00:09)

坐便器漏水,换个最少也得千把块,还要拆旧装新,折腾。上天猫换套进水排水组件吧,不到一百块。安装时发现旧的似乎更结实,稍加调整就好,喜新厌旧啊,还是换了。发现了机关,调低水位,可以省水。前些日子洗菜盆下面的热水器漏水,换整个的,费钱费事,网购个隔电墙,就是那个白白粗粗的部位,十几块解决问题。老款炒锅把手一颗螺丝钉丢了,晃里晃荡,网上终于找到类似几种,五颗十颗起售,二十五颗五元钱,店家免邮发来,果有一颗适合俺锅。滤水壶注水盖、出水嘴坏了,淘宝一搜,这也有,刚下单。吸尘器尘杯底盖断了,不是在网上买的,找找旗舰店试试,人家问了出厂编号,判断在保,免费寄来一套尘杯组件。东西出毛病,能修就修,尽量换零件,就像人,有问题解决问题,别动不动闹掰。电商真的伟大。

(2021-01-01 10:53)

2020年最后一天,那只蝴蝶还在。这枚中土小粉蝶翼展约寸,窗玻璃面积大其百倍,小蝶向上直行,至边缘乃起舞,回旋至半途,复又起步。如此循环往复,间亦驻足凝神,双翅微合,似有所思。其从何来还是个谜,外面天寒地冻久矣,夏虫早入轮回,室内或有其蛹,倒是奇妙,反季孵化吗,若是成虫何以长期潜形。植物多了,昆虫也多,有些小小小小飞将军在丛林间攻掠开拓,渐成气候,突现巨大蝶影着实惊艳。不是说若有芬芳你便自来吗,捉你就花朵,你又闪开。你这小蝶一来就要成仙,死守纱窗,欲效寒蝉,昨关窗防寒实为留你一命,汝今不思悔改继续向死,也罢,也好。某曰:蓬荜芬芳君不恋,定向寒牖图涅槃。自古逢蝶寄喻多,物我生死一梦间。最是化蝶断人肠,练衣香雨几多暗。取道彼岸求光明,春来花开再相见。是谓新年献“辞”。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